曾任三屆的中共河南尉氏縣人大代表趙志勇,因姦汙25名在校未成年女學生被執行死刑。(合成圖片)
曾任三屆的中共河南尉氏縣人大代表趙志勇,因姦汙25名在校未成年女學生被執行死刑。(合成圖片)

權貴姦淫幼女冰山一角 人大代表強姦25女生被執行死刑

劉瑩
2019-06-6 02:02
6月4日,中共河南尉氏縣人大代表趙志勇,因姦汙25名在校未成年女學生,被執行死刑。趙志勇擁有上億資產,曾多次高調現身“慈善活動”。這一案件只是中共治下已成“產業化”的姦淫幼女罪行之冰山一角。

6月4日,中共河南尉氏縣人大代表趙志勇,因姦汙25名在校未成年女學生,被執行死刑。趙志勇擁有上億資產,曾多次高調現身“慈善活動”。這一案件只是中共治下已成“產業化”的姦淫幼女罪行之冰山一角。

6月5日,據陸媒報導,6月4日,河南省開封市中級法院發布布告稱,趙志勇、李娜等強姦、組織、強迫賣淫、協助組織賣淫一案罪犯趙志勇已于當日,執行死刑。

公告顯示,趙志勇初中文化,原系開封市天源面業有限公司(天源面業)法定代表人、十三屆開封市總商會副會長、尉氏縣工商業聯合會副主席、中共尉氏縣第十一屆、十二屆、十三屆人大代表,河南省尉氏縣人。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天源面業是當地的“龍頭企業”,始建於2002年,公司位於尉氏縣境內,佔地106餘畝,註冊資金5696萬元,是一家糧食加工企業。

案發後,天源面業於2017年12月22日變更了法定代表人,法定代表人由趙志勇變成了另一趙姓人士。但趙志勇目前仍是執行董事,並且是公司大股東,占股權65.84%。

作為天源面業董事長的趙志勇,案發前幾年曾多次高調現身“慈善活動”,並向尉氏縣張市鎮中心小學、小陳鄉孔莊小學、張市鎮中心小學等留守兒童,贈送價值數萬元的校服、麵粉、食用油等。

案發後,趙志勇的人設崩塌。

案件始末

趙志勇於2015年6月至2017年1月期間,與同案被告李娜(女,已判刑)合謀,由李娜到該省尉氏縣的中學,尋找年幼女學生供趙志勇姦淫。

李娜糾集多人(已另案處理),採取毆打、恐嚇、拍下體照片威脅等手段,先後強迫朱某等在校初中女學生與趙志勇發生性關係,共計25人32起,其中幼女14人19起。

趙志勇“特大強迫賣淫案”案發於2017年4月,同年11月20日開庭審理,2018年10月23日公開宣判,趙志勇被判死刑。李娜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限制減刑,並被處罰金6萬元人民幣;

一審宣判後,趙志勇提出上訴,並於2018年12月20日,被河南省高級法院駁回,維持原判。

姦淫幼女案頻發

實際上,全國各地頻頻爆出的官員權貴,甚至老師校長姦淫幼女事件。

如已被社會各界周知的如2009年貴州習水嫖宿幼女案,2011年陝西略陽嫖宿幼女案,2012年浙江永康嫖宿學生案等。

又如,2015年12月29日,中共湖南邵陽市紀委官網發布的通報稱,此前因誘姦初中女生案備受關注的邵陽市郵政管理局原黨組書記、局長、市交通局原黨委委員、副局長謝建軍、新邵縣人大常委會原正縣級官員龔小冰,兩人均因強姦罪一審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6年和7年。

通報還稱,謝建軍“採用金錢、手機、旅遊等方式引誘幼女與他人發生性關係”及有其它貪腐問題。龔小冰也被通報“採用金錢、手機等方式引誘幼女與其發生性關係”。 對此,網民質疑判決太輕。

香港《蘋果日報》曾報,2006年,前遼寧省政府副秘書長魏俊星控制的黑社會人員,在前往雲南避難時,還在當地找處女空運到北京、瀋陽,“進貢”給包括周永康、余剛、談紅在內的多名高官和遼寧省一些官員。

大陸《海峽都市報》2002年曾報,福建官場涉及六七十億的閩發證券大案主謀人吳永紅,是一個姦淫39名幼女(坊間指350餘名)的變態色情狂,其東窗事發後逃逸,始終沒有被捉拿歸案。港媒《前哨》披露,吳是因為有曾主政福建的賈慶林作後台,吳永紅除了向賈慶林輸送金錢外,還獻上不少女子。

大陸作家慕容雪村2015年10月29日在北京舉行新書發布會上披露,廣東一個大律師為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拉關係,向其定期輸送處女。

江澤民帶頭淫亂

眾所周知,江澤民以“色情治國”,帶頭淫亂。中國大陸各地色情產業逐漸“發達”,正是從江澤民主政時期開始。

海外中文媒體《看中國》時政評論人士鄭中原認為,中共數十年無神論洗腦,特別是“文革”深度毀掉了中國人存留的道德根基。1989年“六四”運動被鎮壓之後,人們全面投向物慾的追逐。

他表示,中國大陸的拐騙人口犯罪,多年來已形成一種“產業化”。女人,特別是那些被拐騙去賣淫的幼女,成為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她們先是被作為獵物誘騙,或是供商人姦淫,或由不法商人付費後輸送給官商權貴,而那些女孩子根本不知道嫖客是什麼身份。甚至,這些幼女直接就是權貴按需開出的訂單式受害者。

由此,在淫亂大行其道,甚至紛紛變成“產業化經營”之下,必然人人自危,民心不安,國家社會又何安?主政者若不從根本上思考這些罪惡的根源,不解決製造罪惡滔天的邪惡中共體制,在未來某日,亦必然要承擔不作為之罪責。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6-06 12:30

《共產黨宣言》里的第一句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

匿名
2019-06-06 23:19

魔鬼的宮殿在犯罪中動搖!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