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華裔導演李雲翔執導的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紀錄片《活摘》 明慧網
加拿大華裔導演李雲翔執導的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紀錄片《活摘》 明慧網

外媒專訪德國醫學博士:研究“中共強摘人體器官”暴行猶如噩夢

董筱然
2019-06-6 06:03
自從近期《紐約郵報》刊登了一名在瀋陽陸軍總院參與器官移植的實習生的親身經歷後,中共當局“活體摘除”法輪功修煉者以及其它良心犯器官的行為再次引發震動。2019年6月4日,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及人權狀況的雜誌《寒冬》刊登了對德國美因茨大學醫學中心(Th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of the 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 Mainz)教授李揮戈博士的專訪,聽他在研究“中共強摘人體器官”這一慘絕人寰的暴行過程中經歷,猶如一場噩夢。

自從近期《紐約郵報》刊登了一名在瀋陽陸軍總院參與器官移植的實習生的親身經歷後,中共當局“活體摘除”法輪功修煉者以及其它良心犯器官的行為再次引發震動。2019年6月4日,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及人權狀況的雜誌《寒冬》刊登了對德國美因茨大學醫學中心(Th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of the 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 Mainz)教授李揮戈博士的專訪,聽他在研究“中共強摘人體器官”這一慘絕人寰的暴行過程中經歷,猶如一場噩夢。

“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簡稱COHRC)於2018年7月發布一份長達300多頁的報告,其標題一目了然:《中共在改革的口號下持續強摘器官》。儘管這份報告還墨跡未乾,但依然無法阻止中共持續的恐怖行徑。

報導稱,令人毛骨悚然的極權主義中共政權所依賴的經濟支柱之一是“非法強摘”、“移植器官”行業,這些器官來自被鎖定的個人、種族或宗教團體。有的犯人在器官被摘取時還未死。更令人憤慨的是,這些網上通常可以免費、完整地獲取發布的文件、專業知識、相關報道和調查報告,全世界得以了解(或者說至少有機會了解)後,卻有部分國家仍與雙手沾滿鮮血和罪惡的中共政府正常進行政治交易和經濟貿易。

在一些知名人士以及行業專家的不懈努力下,“中共活摘器官”的證據越來越多的呈現在人們眼前。這些為飽受中共迫害者發聲的人中,不乏像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這樣的名人。

大衛·麥塔斯先生是來自加拿大溫尼伯的國際人權律師、作家和研究員,目前擔任加拿大聖約之子會(B’nai Brith)的高級名譽顧問。大衛·喬高先生是加拿大前內閣部長、議員、檢察官、律師、作家、專欄撰稿人和人權倡導者。麥塔斯和喬高均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2007年,他們合著發布了《血淋淋的器官摘取: 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獨立調查報告》(俗稱《喬高-麥塔斯調查報告》),並於2008年發布更新版,該報告也有中文版《血淋淋的器官摘取: 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獨立調查報告修訂版》。他們還與來自倫敦的中國事務分析師兼人權調查員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共同發起了“終止中共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ETAC)。

德國美因茨大學醫學中心的李揮戈博士在調查“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的獨立人民法庭提供證詞。李揮戈教授出過很多本科學專著。他說,雖然2018年7月召開的全球推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已經鄭重提過“活摘人體器官”這個駭人的話題,而且今年3月又在英國議會舉辦了辯論會(這確實是可喜的進步),但是要說的話、要做的事還有很多。

圍繞“中共活摘器官”的紀錄片《活摘》一經發布後在國際引發反響。這部片子,也承載這李揮戈的心路歷程。

《活摘》由製片商Flying Cloud Productions出品,獲得過皮博迪獎等多個獎項。電影一開場講的是幾個台灣病人,他們去中國大陸,在短短几周時間內就進行了“器官移植”手術。2010年之前中國還沒有器官捐獻系統,中共官員聲稱這些器官來自死刑犯。然而,死刑犯人數畢竟太少,遠不能解釋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更無法解釋為何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等待時間是世界上最短的。麥塔斯先生、喬高先生和其他人權活動人士的調查顯示,這些器官主要來自被法外處決的良心犯。中共這一罪行始於2000年,受害者大多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中國的一個信仰團體,從1999年開始遭到中共的迫害。

2016年,德語電視網絡3sat播出了德語版的《活摘》,片名是Ausgeschlachtet. Organe auf Bestellung,意思是《拆卸組裝:買來的器官》(Cannibalized:Organs on order)。李揮戈接受了3sat的採訪,並加入到這個德語版本當中。他所做的就是向他們解釋中國的狀況,比如為什麼並非所有死刑犯的器官都能用于移植。

“活摘器官”這一血腥事件特別針對法輪功。李揮戈說,正因為中共對法輪功進行殘酷迫害,才使“活摘器官”成為可能。那麼,為什麼法輪功會遭到迫害呢?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的2017年度報告說得對:這是中共打的一場中國靈魂爭奪戰。法輪功是“文革”後發展迅速的最大宗教團體,這就是法輪功成為中共打擊目標的原因。中共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發起消滅法輪功的運動,當時互聯網的使用並不像今天這麼普遍,中國人無法獲得多少真實的信息,所以中共對反法輪功的宣傳才得逞。

李揮戈說,中共不僅怕法輪功,凡是組織龐大且不斷發展的團體,尤其是宗教團體,它都怕。如今,基督教也因為信徒人數激增,受到中共越來越嚴重的迫害。

中共設立一個執法機構,專門鎮壓法輪功或其它中共認為“非法”的組織。這個機構就是“610辦公室”。儘管現在“610辦公室”被撤銷了,但其職能移交給了其他國家機構,在中共強摘、移植良心犯器官的惡行中仍發揮着重要作用。

“610”的權力貫穿全黨、政府和軍隊,可以指揮所有警力和司法機關,在按需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2017年韓國記者所作的調查以及2018年英國廣播公司BBC和其他媒體所作的調查均顯示,在中國,器官移植等待時間還像以前一樣,只需幾天到幾周。只有具備大型活體器官庫存,才能維持這種按需分配器官的系統。這意味着國家批准的器官犯罪仍在繼續,如果沒有“610辦公室”及其接管機構,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鮮少的器官捐贈與大量的移植手術和短暫的等待時間

中共政府聲稱,2010年之前,移植的器官主要來自執行的死刑犯。然而,由於執行的死刑犯人數太少,哪怕按最高的數字估算,也遠不能解釋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從2007年開始,被官方執行死刑的人數有所下降,但器官移植的數量反而持續增長。因此,大部分器官並不是來自死刑犯,而是來自未經法律程序被判死刑、法外處決的良心犯。

2005年,中共首次承認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十年後宣布,從2015年開始不再用犯人的器官。李揮戈說,話是放出去了,但器官捐獻的相關法律法規沒變。中國官員還計劃將犯人的器官納入自願捐獻系統,以便將這些器官看作是普通公民自願捐獻的。我和一些同事分析過,他們在玩文字把戲。到目前為止,中國從未承認過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徑。

中共政府聲稱,2015年後,所有移植的器官均是自願捐獻的,但這不可能是真的,李揮戈說。我們把2017年中國公布的官方數據跟美國公布的官方數據作一個比較。美國登記在冊的器官捐獻者大約有1.3億人,其中只有約5千名捐獻者是真正從死亡的人當中產生的,另有5千名捐獻者死在重症監護室(ICU)中卻未登記在冊。就算有這1萬名死亡者捐獻他們的器官,2017年美國腎臟移植平均等待時間仍需3.6年。從官方披露的捐獻器官數字來看,也根本無法解釋等待器官的時間只需短短几天到一周。這必須具備大型“活體器官庫存”,而且還必須有可以按要求提供器官的捐獻者才行。

中共的器官犯罪與其他任何國家都不同。等待器官時間很短,這種情況不是只發生在一兩家醫院,而是幾乎中國所有醫院都這樣,不是某個時間段如此,而是從2000年代到今天始終都是這樣。這背後必定有一個系統。只有得到中共政府支持,建立器官按需分配系統才有可能成為現實。

從2018年12月開始,由終止中共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發起的獨立人民法庭對中共政府“強摘器官”的犯罪行為進行了調查。法庭邀請了數十名專家、證人和受害者家屬,於2018年12月8日至10日組織了三場全天聽證會。法庭也給中共發了邀請,但中共拒絕出席。12月10日(人權日)當天,獨立人民法庭宣布了臨時判決:“本庭所有成員一致堅信不疑地認定,中共從良心犯身上強摘器官的行為已實施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涉及了大批受害者。”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