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下一個大殺器:斷絕華爾街給中共輸血。(視頻截圖)
美國下一個大殺器:斷絕華爾街給中共輸血。(視頻截圖)

蕭茗:美國的下一個大殺器 斷絕華爾街給中共輸血

鄭清源
2019-06-10 13:28
本台特約評論人蕭茗根據自己對美國社會長期的觀察和眾多主流人士採訪,得出結論:美國的下一個大殺器,將是斷絕華爾街給中共輸血,清除美國資本市場的中國公司,凍結中共官員在美資產。 美國此舉也是為了本國的國家安全。

本視頻來自著名媒體人蕭茗的YouTube自媒體“蕭茗看世界”,經過其本人授權。本期節目基於她對美國業內政商兩界名人的採訪和長期觀察製作。

蕭茗, 是新唐人金牌節目《世事關心》主持人,以美貌、知性、智慧而深受觀眾好評,曾獲美國“最佳深度新聞報導” 獎,該獎被譽為少數族裔的普利策獎。現在該節目改版成英文節目,直接面向美國主流民眾。今年5月,她推出了自己的中文自媒體節目“蕭茗看世界”,剛一誕生,就以一個深度觀察《蕭茗:美國鷹派要對中共“一鍋端” 不希望中美達成貿易協定》獲得16萬次以上點擊,受到追捧。

文字稿:

大家好,我是蕭茗。

今天我想談一下美國對中共下一個可能的大殺器, 就是,斷中共財源,切斷華爾街給他們輸血。 在美國的資本市場大舉清除中共的勢力。 美國為什麼要這麼做,以及這樣做會給中共,尤其是中共權貴階層什麼樣的打擊。我們今天來分析一下。

首先,我想大家現在基本上都有一個共識,就是中美之間的衝突已經遠遠超出了貿易戰,而是逐漸進入了全面對抗的狀態。 就向當年裡根總統一樣,他一旦確定了蘇聯是一個邪惡帝國,在冷戰中,美國的戰略就是“我們贏,他們輸”。 而里根總統在全面打擊蘇聯的戰略中,最核心的就是他的經濟戰。可以說,是里根的經濟戰拖垮了蘇聯。

現在中美之間事實上正在進入冷戰。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雙方都會祭出殺手鐧。中共那邊要打稀土戰。而美國這邊呢? 我認為美國鷹派的整體思路還是要打經濟戰,用經濟戰拖垮中共,貿易是其中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但是,能夠打到中共政權要害的是直接斷絕他們的財路。也就是要斷絕華爾街給他們輸血。 這就是要在美國的資本市場大舉清除中共的勢力。 而這個動作呢,不僅是打擊中共需要的,和美國的國家安全息息相關的。

里根總統當年的高級政策顧問,里根經濟戰的主設計師,Roger Robinson先生最近揭示了他的諮詢公司所做的一項調查。

調查顯示,現在有超過650家中國公司在美國的資本市場上交易。 紐約股票交易所有86家,納斯達克有62家,場外交易市場有超過500家。所以中國公司的主體就在這裡。這種場外交易市場是吸引“問題公司”,或者是惡意玩家的地方。也就是說,對那些想規避透明性和公開性要求的公司來說,這個地方是受監管最少,從而也就是最受歡迎的地方。所以這裡有各種各樣的公司。各種危害國家安全和侵犯人權的公司都聚集在這裡。

即便是前兩個地方,紐約股票交易所和納斯達克也會有這樣的公司出現。比如說,中國聯通,它就在紐約股票交易所交易。它就和中國解放軍有很多合同。南中國海上的很多軍事設施上的通訊系統,包括信號和偵查系統就是他們提供的。他們還是朝鮮唯一的互聯網服務商。 2014年美國司法部控告了解放軍61398部隊的三名黑客,侵入美國公司和政府的電腦網絡,盜取信息。61398部隊的“北京組”使用了一個專用的IP地址段,可以追溯到中國聯通(China Unicom)在北京的網絡。

另外,那個臭名昭着的,生產監控設備的海康威視,它不僅在紐約股票交易所交易,還同時在MSCI,也就是新興市場指數型基金裡面。這個MSCI的基金有16萬億美元。所以,當一家中國公司被加進Index Fund,也就是指數基金裡面的時候,那16萬億美元就自動都買了這家中國公司的股票。而這些基金是普通美國人的投資,是他們的共同基金,是他們的退休養老金等等。這樣一來,這些中國公司就迅速進入了美國普通老百姓的金融資產裡面。

Robinson說,現在中國公司在美國資本市場的資產已經有一萬億美元了。未來兩三年,美國會看到數萬億美元的中國資產湧入美國市場。可以想象的是,一天早上美國人醒來,發現他們中國的金融資產占他們退休帳戶投資組合的12%,15%,17%, 這樣高的比例被中國的金融資產佔據,你知道那時候會怎樣?如果我們今天覺得中共在美國的遊說力量很大,那個時候,就會知道,現在只是小意思。 而且,那時候,如果美國對中國的各種惡行進行處罰或制裁,都可能會使美國自己的資產貶值或者損失。這其實就已經直接傷害到了美國的利益。

而且,中共和美國金融界的關係是雙向的。 高盛(Goldman Sachs)、JP摩根(JP Morgan)、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黑石(Blackstone)等公司都在中國有巨大投資。美國的主要大公司,如蘋果、沃爾瑪、波音、英特爾、高通等公司都在中國取得了巨大的財富。 大量中共高幹的家庭成員為這些公司工作。 而這些擁有巨額財富的紅色家族也在美國股票市場和基金市場有巨大的資金,有些分析人士認為他們的力量大到可以左右美國的股市, 如果是這樣,大家想想他們對美國的金融安全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我問Robinson先生,中共的紅色家族到底在美國的金融市場有多少投資,聚集了多少財富? 他說華爾街的關係多麼密切。比如,前高盛的高管,也是前白宮首席幕僚Steve Bannon說:華爾街就是今天中共的投資關係管理部。

他是這樣描述華爾街的。 他說在習近平在達沃斯國際經濟論壇演講的時候,那些人都坐在那裡。你知道所有麥肯錫公司的人,所有博思艾倫諮詢公司的人,所有的律師事務所,所有的會計師事務所,他們所有的商業銀行,他們上了世界上最好的學校,在世界上智商程度最高的地方上班,他們動動手指頭就能得到全部的資訊。今天你告訴我,他們不知道中共政權奴役中國人民的事?他們有什麼不知道的啊?他們是視而不見!他們只要錢!

他還把那些受迫害的團體一個一個的列出來,維族人,法輪功,基督教地下教會,藏族人,等等。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也是一個非常有勇氣的認知。它不僅徹底否定了幾十年間由大公司主導的所謂接觸中國的政策。承認這個政策的失敗,並且承認這個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國人自己造成的。

在前幾次節目的時候,我說了一個概念,就是一個持久穩定的政策後面都要有一個清晰的判斷和認知。英文叫argument或者narrative。支撐中美關係大反轉的判斷是,中共並不是美國的朋友,而是美國的敵人。現在美國要糾正以前的這個錯誤,它還需要建立一個重要的判斷,那就是,這一切是怎麼造成的。我認為這個判斷正在美國的鷹派中形成。概括起來是這樣的: 美國的精英階層,尤其是金融和一些高科技商業巨頭,所有那些罔顧中共糟糕的人權記錄的利益團體,和中共權貴勾結,向他們注入資金,是這些利益集團一步步喂大了中共政權。

所以這些利益集團,整個華爾街才是中共的生死脈動所在,因為中共的錢就從這裡來。Robinson說,你知道為什麼沒人談這件事情嗎?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中美貿易戰上,沒人注意華爾街,因為這才是真正的關鍵,而他們不讓人民知道真相。 所以他們就讓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別的方面去。 這和當年的蘇聯的情況是一模一樣的。而那時的美國就是掐住了蘇聯的資金流動,美國堵住了西方政府和銀行向蘇聯提供借貸和投資。如果當時美國沒有那樣做,蘇聯今天還會存在。

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了,這個判斷實際上是把美國的金融和商界巨頭,把這些所謂的精英明確的點出來了,開始向他們問責。 這其實也反映了美國整體的政治環境的變遷。也就是以前精英主導的政治經濟秩序,現在正在回到民眾的控制之中。而代表他們聲音的就是川普總統。

我把過去幾十年的時間線大概的理一下。

自里根時代放鬆對金融業監管以來,最近30年中,美國出現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政治精英與金融精英的勾結。他們勾結在一起,普通民眾的利益受到損失。也就是說,美國政治精英與以華爾街為代表的金融精英漸漸偏離美國的立國原則,而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正好就被中共拉入了壓榨奴役十五億中國人的血肉筵席。與此同時,中共也進一步滲透、腐蝕、控制美國政治、金融精英以及實體。

班農在他的演講裡面說了一句話,他說,這裡面的最核心問題是,中共是如何讓西方寶貴的價值觀被拋棄,而讓我們只看重金錢的。

我們再回到現在。

2016的美國總統大選,是改變美國命運的一次選擇。美國民眾以自己天真、勇氣所帶來的洞察力甚至是直覺,選擇了川普。 川普作為一個個人和總統都遠遠不能說完美,但是他確實正在刺穿美國舊的精英階層,阻止了美國在一條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最近的消息是,在美國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被告知,美國政府意在更加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籤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籤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法輪大法明慧網說,美國國務院官員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前幾天,美國眾議院議長Nancy Pelosi說要督促川普總統把貿易和人權掛鈎,川普總統說,他已經這麼做了。

周三(6月5日),也就是Robinson先生髮表了他對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的報告之後沒幾天,美國國會共和黨籍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和民主黨籍參議員梅嫩德斯(Bob Menendez)為首的兩黨議員提出一項新議案,要求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必須嚴格遵從美國政府監管,提供完整的審計報告,違反監管規定的公司將被退市,三年內不得重新上市。

那這樣一來,大量的中國公司可能就會被逐出美國的資本市場。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大量做假賬,不久前,一部名為《中國喧囂(The China Hustle)》的紀錄片披露,大批中國公司偽造財務賬目和經營數據,到美國借殼上市,再經過美國券商和投行的包裝推廣,騙取美國投資,使美國養老基金和退休基金至少損失140億美元。

如果美國通過要求中國公司提供真實完整的審計報告的法案,那麼大量的中國公司肯定就不合格,不合格的理由可能多種多樣,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的,幫助人權和信仰迫害的,本身財務造假的。可能能剩下的寥寥無幾。不僅是公司,那些有人權迫害記錄的中共官員,美國現在也已經盯上他們了。現在是不准他們入境,那麼他們在美國的財產會不會被凍結呢?這是一定的。

美國本來就有這個法律,它叫Global Magnitsky Act. 就是,如果一個人有侵犯人權的記錄,那麼不管他身處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他在美國的資產都會被凍結,他本人也會被拒絕入境美國。這個法案的產生本來是針對俄國的,它的執行也不是很有力,因為要確認一個人是否有迫害人權的劣跡,美國政府的審核過程很嚴謹。但是,現在美國政府要求各個被迫害的團體舉報這些官員,提供證據,那就是要加快和更積極的執行這個法案。它現在重點針對的就是中共官員。

也就是說,到今天,擁有美國政治頂級權力的人,他們開始把中共的人權迫害,把中共對美國的價值觀的腐蝕,和自己的國家安全聯繫在一起,和美國的立國之本聯繫在一起。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反省。只有在這樣深刻和真誠的反省之上,美國才會有真正的改變。

今天就說到這裡,如果您喜歡我的節目,請訂閱和傳播我的頻道。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6-12 12:58

太好了,如果川普總統能掐斷中共的財路那就是要他們的命了!被共產黨統治中國人民一定會堅決擁護!感激川普總統和美國人民!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