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權運作的政體是天才的設計,以有效防止政治決策功能上的左或右帶來的弊端 (圖片:Amazon)
分權運作的政體是天才的設計,以有效防止政治決策功能上的左或右帶來的弊端 (圖片: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9):建國先父們的天才設計 — 分權運作的政體

辛吉
2019-06-10 12:33
美國的建國先父們設計了一種取中的方法,叫做分權運作的政府,這樣的政府有足夠多的力量來對社會做管理,同時又保留足夠多的自由,讓人民在這樣的政府中起着主導作用。這是一個天才的設計。這樣的設計目的,在於可以有效防止政治決策功能上的左或右帶來的弊端。

美國不是一個自然而成的國家,她是一個有心有意設計出來、有序地打造出來的國家。

美國憲法學者、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以及他的父親克里昂•斯考森(Cleon Skousen)先生,也是著名的憲法學者和作家,兩代人皓首窮經,歷經70年時間寫下了對美國當代極具深遠影響的兩部探究憲法內容和精神意義的著作:《跨越5000年》(The 5000 Years Leap)和《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我們的系列專訪正是圍繞着《締造美國》展開。

政治光譜中的左和右應該怎麼理解?法西斯主義應屬於政治光譜的什麼位置?為什麼說聯邦政府不應該搞福利,而應讓地方政府做?斯考森教授繼續和我們分享。

(接上文)

「政治光譜」中的左右概念意味着什麼

談到政治光譜中左和右的概念,斯考森教授舉例子說,從美國國徽的這隻鷹來看,有兩個翅膀,左邊的翅膀代表着政府解決問題的能力,右邊的翅膀代表着保持和保護人民的權利,這樣的話,這個國家才可以長久不變。

我父親在《締造美國》這本書裡頭把這個事情說得很形象,他說,左邊這個翅膀就代表着解決問題,我們存在很多問題,我們存在貧窮的問題、安全的問題、不公平的問題,政府有責任去解決這些問題。另外一個方面,我們還存在一個需要,就是保護保持人民的權利,比如說,你要解決問題你就要花錢,你是不是一直花,一直花,不問結果也不問公平,一直這樣花下去呢?或者說就是隨意隨便地給人權利,但是那造成的是傷害別人。別著急,不能那麼簡單地要解決問題就一路下去了,所以左邊和右邊這兩邊要商量,最後找出一個最平衡的能夠兼顧的解決問題的辦法。

當這左右兩個翅膀都能平衡和兼顧的時候,這個鷹就能扶搖直上,它就可以飛到它想飛到的任何地方去。

但是如果你只顧一方,一方面特彆強,另外一方面不考慮,比較弱的話,就會走歪,比如說社會主義。我們誰都知道免費的東西挺好,免費教育、免費住房、免費食物,大家都可以拿免費的東西,如果只強調這一點的話,用免費的方式去解決貧窮的問題,不考慮保護人民的權利的話,那麼這個鷹就會偏,它就會向一邊歪,最後會栽下來的,最後摔得粉碎。

這種不平衡的例子,現在象歐盟就經歷這樣的事情。歐盟它們認為,它們組合在一起,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但是這裡頭有很多問題,就象當初蘇聯的蘇維埃共和國聯盟一樣,它們組織了一個很大的聯盟,最後還是會出問題。

左翼就會變成一個花錢狂,拚命徵稅,徵稅才有錢花,然後把錢花在窮人身上,這樣來解決貧窮問題。而右翼就比較尊重保護憲法,保護美國所確立的原則。

左派就是想幫助窮人,那是不是意味着右派不想幫助窮人呢?不是的。右派也想幫助窮人,只是方法不一樣。左派就是免費給人們食物,給人們免費的東西。右派認為,免費的東西只能是臨時而短暫的,從長遠來說,要產生出工作機會來給他們,這樣才能解決問題的根本。所以右派就是說,要如何才能產生更多的就業機會。

美國左派走入極端帶給國家的沉重問題

現在美國的問題是左派走到極端上去了,覺得政府有責任對什麼社會問題都要出手出錢,甚至包括軍隊裡頭都可以變性(Transgender),說一個人要做變性,從男的變成女的,從女的變成男的,可以允許,因為要對他們同情,所以政府應該出錢。右翼就說不對的,是你自己要改變你的身體,這是你自己的事情,政府為什麼要花納稅錢幫你做這件事情呢?

這種左右的摩擦左右的衝突,這是一種健康的事情,所以經過這樣的雙方協商也好,國家才能平衡發展。比如說右翼吧,如果右翼太強,左翼不行的話,大家會忽略社會面臨要解決的問題,所以很多問題就會被忽略,就會長期存在,這樣也不行。所以左右翼的功能都要全才行。

憲法的美好之處就是它提供了一個框架,在這個框架裡頭可以往前走,而不是任何一邊可以整個壓倒性的控制局勢,所以這些工作就是在憲法的框架之下通過人民的代表,或者叫做議員來解決這些問題。所以如果任何一方面過強的話,國家都會出狀況。

今天我們美國的國債已經是到22萬億了,而且還在不斷增加,為什麼美國有這麼大一個負債呢?原因就是因為左派強制的一定要在某些方面花錢,如窮人的福利這方面,所以就花得非常多。這個過程會造成美國繁榮的經濟機器出現問題,它現在已經被過度的管制,過度的監管,已經是遲緩下來了。所以沒有辦法不斷的創造新的經濟繁榮。

為什麼這麼高的外債呢?簡直是太愚蠢了。即使今天連川普總統都擋不住,因為很多花的錢,它是法律規定的,包括說社會安全這方面,為了應付通貨膨脹,社會安全的撥款也可以不斷的增加,所以就會出現美國的國債不斷地向上增長這麼一個情形。

聯邦政府或州一級政府做福利有何本質區別

在美國建國國父們看來,這個社會總是會有窮人的,但是聯邦政府不能夠去介入這種福利。所以現在我們需要把聯邦政府重新逼回到它原來的、憲法給它規定的範圍之內,它不能超越這個範圍去花很多很多的錢,辦各種社會福利。窮人的福利由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來做,聯邦政府是不能管這個事情的。

所以福利要留給各個州自己去解決,這些州應該把給聯邦政府搞福利的錢留下來,留下來解決它們自己州的貧窮的問題。

象猶他州,也給窮人福利,但是有個條件,他要去工作,所以他通過工作,其實他會更有動力,會讓他感覺更加自信,更加充實,他工作完了之後才能拿到那張福利的支票。所以這些領福利的人,除了少數真的是病得很厲害,殘廢,真的是做不了事情,大多數人它是可以做工作的。所以通過這樣一種參與工作,他們會更加活躍,更加忙碌,也會對自己感覺更好。這才是真正解決他們貧窮的方法。

州政府離老百姓更近,所以他們的腳是踩在本地的社區裡頭的,他們的眼界看着本地的社區,他們會了解現實的情況。今天你從聯邦政府拿福利,怎麼拿呢?到網上填個表,然後就收支票了,人家就寄支票出來。所以,其實聯邦政府在當地的官員,他們也只是看著錶格上的這些條件,一個個對上,對上就可以給你了。所以這樣的福利就不能做到位。

對州政府來說,則可以針對每個不同的人提供具體的解決方案,才能在本地具體地看申請人的情形。

比如說,一個窮媽媽,有小孩,她自己還在上學,她打兩份工,她連車都沒有,還得坐公共汽車,這就很難嘛。如果州政府、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員跟她談,了解清楚是怎麼回事的話,就可以跟她說,我們現在可以給你一輛車,這是一輛舊車,但是可以讓你代步,可以上下班方便,然後你的小孩子沒地方吃飯,我們可以給你提供一個中心,他們在那裡可以吃飯。就可以提供很多有針對性的、準確的解決方案。而不是象聯邦政府這樣,填個表,然後看條件能滿足就寄支票出去。

不同政體概念的涵義及建國先父們的天才設計

法西斯和共產黨在我看來是一回事。整體而言,有兩種不同的政府: 一種叫做專制政府,象共產黨、法西斯、集體主義,都是屬於這一類的。另外一種叫做自製政府,就是人民來做政府的主體。

不能把川普總統的執政行為叫做法西斯主義,因為川普總統他是在國會所規定的框架內在行使着他作為總統的權力,有的時候可能會出去一點,那麼國會又把他拉回來。這個政府就是這麼工作的。

但是民主黨他們的方向,就是會用他們的權利來樹立這種絕對的領袖型的人物,所以說,民主黨的發展方向,再往下的話,它就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就會集中權力,最後這樣的權力會排斥人民的參與和人民的聲音。

所以川普總統他不是專制,他也不是法西斯,他只是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他是在憲法範圍內工作的,他所帶來的是正確的變化,幫助美國能夠繼續保持它的傳統。

而民主黨這邊所做的事情,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已經被實驗過了,這種走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這個路,它是行不通的。

法西斯本質上就是一小群人控制和統治一大群人,這個和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是一樣的。所以對我來說,我不會把它放在政治光譜的右翼的極端,象一般人說的那樣。我是把它放在左邊,就是左翼,鷹的左邊和右邊的區別。

在我的政治光譜中,左翼走到極端就是暴政,就是獨裁;右翼走到極端就是無政府主義,就變成群眾暴力,沒有秩序,政府失去功用,社會失去秩序。這也是不對的。法國大革命的時候就是這麼個情況,殺作一團,沒有任何的秩序和政府的功能。

所以美國的建國先父們,他們就設計了一種取中的方法,就是在這個中間,它叫做分權運作的政府,這樣的政府有足夠多的力量,來對社會做管理,同時又保留足夠多的自由,讓人民在這樣的政府中起着主導作用。這是一個天才的設計。

(待續,敬請關注)

閱讀本文上篇:締造美國的故事(8):失去建國先父們倡導的原則就會失去自由

閱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