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堯的故事】09-偷雞不成蝕把米 (音頻/視頻)

雪莉
2019-06-10 21:31

帝堯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千古英雄人物—帝堯的故事’,我是東方,我是雪莉。

我們今天接着講‘帝堯的故事’。上次我們講到陶唐侯接到朝廷命令要他派兵去滅封豨,殺巴蛇。殺巴蛇需要雄黃,因此要先滅九嬰。於是堯又向朝廷請命。羿帶領逢蒙眾人先去一舉殺死了封豨。

且說驩兜、孔壬、鯀三人自從接到陶唐侯請討九嬰的表章之後,當即聚集商議。

驩兜道:“我看起來,這是陶唐堯不肯出師遠征,所以想出這話來刁難我們的。殺一條大蛇,何必要遠道去取雄黃?況且他在東方,並未到過西方,怎麼知道有九嬰為患,豈非有意推託嗎?”

孔壬道:“這個不然。九嬰為患卻是真的,並非假話。”

驩兜道:“就使真有九嬰,與他何干?我叫他去除巴蛇,他反叫我去除九嬰,豈不是刁難嗎?”

孔壬道:“那麼你看怎樣?”驩兜道:“依我看來,我就不叫他去除巴蛇,我這裡自己派兵將前去。料想一條大蛇有什麼厲害,只要人多,多用些強弓毒箭就是了。等到我除了巴蛇之後,再降詔去切責他,說他託故推諉,看他有何話說。”孔壬道:“你這話不錯。我想九嬰既然在西方為患,天下皆知,我們朝廷儘管知而不問,總不是個辦法,恐怕要失天下之心。現在你既調兵南征,我亦派師西討,趁此機會,一振國威,你看如何?”驩兜道:“甚好甚好,只是我們調多少兵去呢?”

孔壬道:“我聽說九嬰甚是厲害,我擬調兩師兵去。”驩兜道:“我亦調兩師兵去。”孔壬道:“除一條蛇要用兩師兵,不怕諸侯笑話嗎?”鯀在旁聽了,亦說道:“太多太多,用兩師的兵力捕一條蛇,勝之亦不武。就少些吧。”驩兜不得已,才派了一師兵。

原來那時天子之兵共有六師,如今兩師往西,一師往南,保衛京城的兵已只有三個師了。您說,這驩兜 、孔壬這次怎麼會熱心為民除害了? 其實驩兜要除巴蛇,是因為他自己的封國在南方,巴蛇危害了他的封國; 孔壬要除九嬰,是怕將來九嬰勢大,阻絕了他和相柳之間的勾結的原故。各人都是為私利起見,並非真有為民除害、為國立威之心。至於鯀,和哪裡都沒有關係,所以也就都毫不在意了。小人之心,唯利是圖,千古一轍。

且說那三師兵將派出去,驩兜、孔壬就靜等佳音。忽然一天宮外有人說有捷報到,二人慌忙召來一問,原來是陶唐侯的奏表。說道:“封豨已誅,桑林地方已經恢復原狀。”等語,二人看了都不作聲。又過了多日,忽見南方將士紛紛逃歸,報告道:“巴蛇實是厲害,我們兵士被它吃去很多,有些被它絞死,更多的是中它的毒氣而死,那蛇太厲害了!我們這一師人,只剩了五分之二的人逃回來了。”

驩兜聽了,忙問道:“你們不是帶着許多強弓毒箭嗎?為什麼不射呢?”

那些將士道:“怎麼會不射它呢?那蛇巨大,它來得太快,來不及射它已到面前;二則那蛇鱗甲極厚,射着了亦不能傷它;最厲害的還是它的毒氣,隔到幾十丈遠就受到了。一受毒氣,神智不清,心腹疼痛,站立不住。哪裡還能抵敵得住呢?”

驩兜道:“你們沒有設立各種障礙物和陷阱嗎?”

那些將士道:“巴蛇的身軀大得很,無論什麼障礙物都攔它不住,區區陷阱,更不必說了。”

驩兜聽了,長嘆一聲,心中深恨自己的失策,悔不該不聽當初神巫之言, 應該叫羿去的。哪知這時亳都和附近各地的人民聽到這個消息, 頓然間起了極大的震動,一霎時父哭子,兄哭弟,妻哭夫的哭聲遍野。

原來那時候的制度是寓兵於民,不是募兵制度,所以這次出師南征西討的兵士,就是京城附近各邑人民的子弟,一家出一個壯丁南征的兵士,五人中死了三人,算起來死亡人數當在千人以上,就是千家失去了親人, 他的親屬怎麼能不痛哭呢?那被派去西征的將士的家屬也不由得懸掛在心。這一日,好不容易盼到消息,說西征軍有使者回來了。

孔壬忙叫那使者來問道:“勝敗如何?”那使者已是衣衫不整,狼狽不堪, 道:“大敗而歸了。”

孔壬問:“如何會敗呢?”

那使者道:“我們初到那邊,就叫細作先往探聽,原來那九嬰不是一個人名,是九個孩子,而且內中有四個是女的。我們將士聽了,就放心大膽,不以為意。哪知第一夜就被他們放火劫寨,燒傷不少將士。第二日整隊對壘,要和他們正面交鋒,哪知他又決水來灌,那個水亦不知是從哪裡來的,因此我們又吃了一個大敗仗。自此之後,他們不是火攻,就是水淹,弄得我們無法抵禦,精銳元氣都喪失殆盡,只好退到山海邊靜待援軍,望朝廷從速調遣,不勝切盼之至。”

孔壬一聽,做聲不得,救是再救不得了,還是叫他們回來為是。

遂又問那使者道:“現在全軍損失多少?”

那使者道:“大約一半光景。”

孔壬聽了,把舌頭一伸,幾乎縮不進去,就下令叫他們迅速班師。那使者領命而去。這裡各處人民知道這個消息,更是人心惶惶。驩兜、孔壬到這時候亦無法可施。

後來帝摯知道了,便召二人進去,和他們說道:“依朕看起來,還是叫陶唐侯去征討吧。他有司衡羿在那邊一定能夠平定的。”

驩兜道:“當初原是叫他去的,因為他刁難推諉,所以臣等才商量自己派兵。”

帝摯道:“不是如此。陶唐侯堯乃朕之胞弟,素來仁而有禮,對於朕決不會刁難,對於朕的命令決不會推諉。大約他的不去攻九嬰,要先奏聞朝廷,是不敢自專的意思。現在朕遵照古例,就賜他弓矢,使他以後無論對於何處,得專征伐,不必先來奏聞,那就不會推諉了。”

驩兜、孔壬聽了這話,出於意外,不覺詫異,都說道:“這樣一來,陶唐候權勢太大,恐怕漸漸地不可制伏,那麼將如之何?”

帝摯笑道:“這卻不必慮。朕弟堯的做人朕極相信的,決不會有奪朕帝位之心,就使有奪朕帝位之心,朕亦情願讓他。因為朕現在病到如此,能有幾日好活,殊難預料,何必戀戀于這個大位。況且平心而論,朕的才德實在萬不及他。為百姓計,這個帝位,實在應該讓他的。朕已想過,倘使朕的病再不能痊癒,就禪位於他,所以你們說的‘不可制服’這一層,是不必多慮的。”

二人聽了這話,都默然不再作聲。

次日,帝摯就降詔賜陶唐侯弓矢,叫他得專征伐,並叫他即去征服九嬰。陶唐侯得到詔命,就召集群臣商議。

務成子道:“現在朝廷起了三師之兵,南征西討,均大失利,所以將這種重任加到我們這裡來。既然如此,我們已經責無旁貸,應該立即出師。但是,出師統帥仍舊非老將不可,老將肯再走兩趟嗎?”

羿道:“軍旅之事,老夫不敢辭,不過現在出師,自然先向西方了。但是九嬰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何以朝廷兩師之眾仍然失敗?老夫殊覺詫異。老先生可知道嗎?”

務成子道:“那九嬰,就是個水火二物之怪,除了善用水火,別無其它能力。說起這九嬰的來歷,還于太昊伏羲氏有關係。 太昊伏羲氏出生於成紀這個地方,他自幼年時就創造一種符號為天下所用,就是現在所傳的八卦。後來倉頡氏因了他的方法,方才製造文字出來,所以伏羲八卦實在是中國文字的根源。

但是伏羲氏畫八卦的地方不止一個,而最早的地方就是在成紀,後人在他畫八卦的地方給他起了一座台,作為紀念。每逢下雪之後,那台下隱隱約約還有所畫八卦的痕迹。精誠所結,日久通靈,遇到盛世,就成祥瑞,遇到亂世,就為災患。那九嬰就是坎、離二卦的精氣所幻化而成的。坎卦四短畫,一長畫;離卦二短畫,二長畫,共總九畫,所以是九個。因為伏羲氏幼時所畫的,而且卦痕多不長,所以都是嬰孩的樣子。

坎為中男,所以五個是男形;離為中女,所以四個是女形。坎為水而色玄,所以五個男嬰都善用水,穿黑衣;離為火而色赤,所以四個女嬰都善用火,穿紅衣。大抵這種精怪所依仗的,是人不知道他的來龍去脈, 所以敢于為患。老將此去,只要將他們的根底向軍士宣布,他們自然膽怯心虛,雖有伎倆,亦不敢施展了。再加上老將的神箭,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羿聽了十分高興,連連向務成子稱謝,拜辭了陶唐侯,挑選了一千精壯 兵士,和逢蒙率領向西進發。

那麼,羿率兵此去,勝敗如何呢?請聽下集,羿殺九嬰取雄黃。

好,聽眾朋友,我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我是東方,我是雪莉,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

紫君根據鍾毓龍《上古神話演義》編輯整理

==============

更多請看:

如日如雲 昭昭聖君-帝堯的故事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