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超百萬港人上街大遊行反對“送中”惡法。(攝影:俞鋼/SOH)
6月9日超百萬港人上街大遊行反對“送中”惡法。(攝影:俞鋼/SOH)

超百萬港人遊行反“送中” 否定“一國兩制” 美國有大牌可施壓中共

子涵
2019-06-11 07:56
香港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本台時事評論員蕭恩先生認為,這標誌着港人對”一國兩制”的否定,以及中共對香港司法獨立和言論自由的侵蝕越來越嚴重,而美國不會坐視不管,並且手中有大牌可以施壓中共。

6月9日發生在香港的百萬人大遊行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100多萬香港人在6月9日下午冒着酷熱的天氣走上街頭,要求香港政府撤回“送中條例”,也叫“逃犯條例”。這次香港大遊行有哪些看點,本台時事評論員蕭恩先生對此做了一個點評。

“送中條例”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想強推的一個立法,其主要內容是,如果中共認為誰犯罪的話,那麼香港政府可以不通過司法程序,只要香港特首點頭的話,就可以把誰抓起來並引渡到大陸去審判。

6月9日大遊行的主辦方民主陣線宣布遊行人數達到103萬,這是2003年反“23條”50萬港人遊行人數的兩倍,也是創了一個新的歷史記錄。

上百萬港人遊行反“送中”是對“一國兩制”的否定  標誌“一國兩制”失敗

記者:你怎麼看這次遊行的人數達到上百萬,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人參加反“送中”?

蕭恩:這一次大遊行的意義非常深遠,2003年反“23條”共有50萬人上街,為什麼過了十幾年之後竟然又有上百萬人上街抗議一個法律條文的推動呢?這反映了過去十幾年裡面,香港的情況不但沒有好轉,反而進一步惡化了。所以,應該說是有更多的港人對中共政府在香港推行的各種政策感到更深的失望,或者說香港正在失去“一國兩制”的獨特條件。所以能有這麼多人上街抗議這條法律。

在一定程度上,這標誌着所謂的“一國兩制”的概念是失敗的,因為這麼多香港人都不信任它。

這個送中條例的全名叫做“逃犯暨刑事適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如果只是從這個法律條文來看,很多人一開始會覺得,這隻針對犯罪的人,刑事犯,有可能被引渡到中國大陸。本來大陸可能覺得在香港應該不會遇到太大的阻力,所以林鄭月娥推出這個條例的時候,她只給了公眾幾十天的討論期,就想要強行推過去。但是卻沒有想到會引發這麼大規模的抗議。

這就表明了人們不相信所謂的“刑事犯條例”僅僅是針對刑事犯。現在香港人已經很明確知道,在中國大陸不存在司法獨立。所以這次遊行中會看到很多人擔心,中共用這樣的一個條例表面上是針對刑事犯,但是會威脅任何有不同政見的人,還有對經濟犯罪也可能用刑事犯罪的名義把你定罪成是一個刑事犯,然後把你引渡到中國大陸去。那你到中國大陸後,你就不可能指望能面臨一個公正的審判。所以這就讓所有香港人都擔心這是一個很大的威脅。

咱們開個玩笑,甚至從中國大陸逃到香港的一些貪官,或者躲在香港的貪官都會覺得有威脅。所以這個事情觸及的面是相當廣的,一定程度上就是表明這麼大層面的香港人,他們對中國的司法體系沒有信任,換句話說,就是對中共的整個政權的體制沒有信任感。

所以,這件事情在一定程度上標誌着整個“一國兩制”構想的失敗,是對“一國兩制”的否定。

“送中條例”的推出不是正常立法過程  中共侵蝕香港司法越來越嚴重

記者:針對這次上百萬人大遊行,香港政府和中共官方媒體《環球時報》都有回應,他們認為這本來是香港特區的一個正常的立法活動,但是卻被一些反對派和國際上支持這些反對派的力量做了一個嚴重的政治炒作,被貼上了威脅香港人權的標籤。你怎麼看這個說法?

蕭恩:這個事情並不是一個正常的立法程序。如果真的是在香港有法律漏洞的話,那就是如果要把香港人,甚至是香港以外的人包括台灣人等,引渡到中國大陸去的話,這裡面本來就牽涉到多方的協議,這個法律條文的制定過程應該更加嚴謹,公眾討論時間也應該更長,不應該象現在這樣一個流程,要趕在6月12號之前就進入立法院二讀。這就明顯是香港政府在強推這個法律,所以這不是一個正常的過程。

另外,對香港公眾來說,他們特別擔心整個香港的言論自由、法制都受到嚴重的威脅。特別是今年4月份,香港對於“佔中九子”不是全都判有罪嗎?這個事情實際上對香港人來說,是看到了香港法制面臨的一個非常危險的境況。

當初很多人都覺得,希望中共不會秋後算賬,不會事後追究當年的“佔中”運動,就是參加過“雨傘運動”的人,他們為了普選做出的努力。沒有想到5年之後,香港政府仍然判他們九人有罪,其中最長的刑期有十八個月。

這件事情就等於是告訴香港人,你不能相信中共政府會放過你對它有不同的政見,這件事情等於是在這個層面上摧毀了香港人對中共體制的信心。

現在香港政府要推一個“送中條例”,人們就不相信它只是一個刑事犯罪引渡條例,他們覺得這背後的政治企圖遠遠超過這個刑事法律的本身,所以這本身確實也不是一個正常的立法過程。

香港有一個律師法官團體,叫作“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法政匯思),他們出了一個很全面的報告,談2018年整個香港的司法現狀回顧,其中就談到香港司法的很多方面被中共侵蝕的問題,人大釋法的問題,媒體自我審查的狀況等等,都比以往更加嚴重。所以你不能說,“送中”條例是一個很正常的立法過程,因此才會引發這麼多人出來抗議。

中共一直在侵蝕香港司法獨立和言論自由 還倒打一耙

記者:針對這次香港“逃犯條例”,美國國會議員也有相當程度的關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提出說,要檢討是不是繼續給香港在貿易和經濟上的特殊待遇。針對美國議員的這些做法,中共官媒說,這是因為美中貿易戰正在進行,美國是把香港作為中美博弈的一個籌碼,甚至不惜損毀香港的繁榮為手段來抑制中國的發展。你怎麼看這個說法呢?

蕭恩:這就是倒打一耙。這個因果關係被顛倒過來了。實際上是中共政府一直在侵蝕香港的司法獨立、言論自由等等。你看魯比奧參議員在他的聲明中提到說,自從2014年“雨傘運動”以來,中共加強了對香港事務的干擾,香港政府積極配合壓制政治參與和言論;過去一年的情況,特別令人不安;香港“一國兩制”框架下的自治權繼續遭到了侵蝕,而且針對“佔中九子”的指控判決就是對政治異見人士的懲罰,香港減少了言論自由與和平集會的空間。

這很明確地說明,中共當局和香港政府過去一年多的行為,每次都是加重了這種情況。

美國的國會議員,不僅是馬克·魯比奧,還有“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的中國委員會”(簡稱CECC),它的委員會主席,國會議員詹姆斯·麥戈文(James P. McGovern)也發聲明譴責大陸對“佔中九子”的判決,並且敦促香港政府大力捍衛法制與自由。所以對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的理念,香港人特別看重的一個是普選的問題,另外一個就是司法獨立的問題。

對“佔中九子”的審判,標誌着“佔中運動”在中共的高壓下的一種失敗。香港人說,即使我們現在不提到普選的問題,但是司法獨立,相當於是最後的底線,我們要保住這一點。因此會有這麼多的香港人出來。

“送中條例”在香港不得人心 連“親中派”人物也出來反對

蕭恩:昨天(指6月9日)我們看媒體報道,連陳方安生都出來參加這個抗議集會。陳方安生是有什麼影響的人物呢?她就參與了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的起草。然後,在“九七回歸”之後,在中國要加入WTO的時候,她又是主要的遊說力量。她來到美國,遊說美國步幫助中國加入WTO。

在很多人眼中,可以說陳方安生是一個比較“親中”(pro-China)的人。她現在都站出來反對這個“佔中條例”了。而且她在今年早兩個月的時候,還專門來到華府,面見美國的國會議員和國務院的官員,專門談她對“佔中條例”的憂慮。

所以這個事情不是象中共政府所反對的那樣,中共說是外國勢力的影響和反對派的影響,不是這樣的。連原來最支持中共的這些政治人物,連陳方安生這樣的人物都出來反對它的話,這就說明“送中條例”這件事情在香港是非常不得人心的。

香港事務不是中國內政 英美都在監督中共是否遵守“一國兩制”承諾

記者:北京當局另外一個說法是說,香港事務是屬於中國的內政,香港反對派和西方勢力勾結進行政治操作,比如像我們看到的在美國的一些城市,如紐約、舊金山,洛杉磯,還有澳大利亞、德國都有城市在遊行,呼應香港的遊行行。北京當局說,這個是一種政治的串聯秀。你認為這是一個各地搞的串聯嗎?

蕭恩:這不需要串聯。因為“送中條例”這個事情不得人心的話,各地的人看到有不公的話,他們自然也會出來表達自己的關注。香港學子在外面留學的,他們也都會集結起來,向當地的中國使領館表示抗議,都有這種現象。

“串聯”這種說法只是中共政府慣用的詞彙,用來打擊不同的政見表達。

實際上,香港事務從來就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中國內政的問題,“一國兩制”的框架就表明了實際上香港人是不接受中共的共產主義統治這個制度的。

鄧小平當時為了妥協,才出來了這麼一個“一國兩制”,實際上就是表明人家不信任你這個“一國兩制”嘛。在《中英聯合聲明》簽訂的過程中,當然是英國和美國都參與了這個討論,而且中共政府也要諮詢這幾個西方國家的建議,得到支持,最後才通過這個《中英聯合聲明》的。它本來就是各個西方民主力量都參與的事情,因為大家都希望香港能夠繼續成為亞洲的一個金融中心,希望這個地位能夠持續保留下去。沒有人希望香港回歸以後,香港的繁榮就不在了。

所以西方政府一直在監督“一國兩制”的體制能不能有效的運作,監督中共能不能兌現它的承諾。

現在看到過去這幾年裡,中共不斷的通過人大釋法、對“佔中九子”的審判等等,不斷侵蝕香港的司法獨立。香港人通過遊行表達對中共政府這些做法的抗議,也表達對這個“一國兩制”體制失敗的心態。

香港百萬人大遊行也反映出,這是大陸不斷高壓、不斷高壓,把香港民眾這麼多年積累的frustration(挫折感)激發出來了。

反“送中”大遊行影響深遠  看中共和香港當局是否堅持強推“送中”

記者:針對這麼大規模的遊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回應是,針對“逃犯條例”的二讀會如期舉行。北京方面也說,這樣的遊行撼動不了香港大局。你認為這個遊行會帶來什麼影響呢?

蕭恩:它的影響會是非常深遠的。它的影響也不僅僅會局限在香港,甚至會影響到台灣明年的選舉,因為台灣一直在看香港,香港是怎麼樣對待中共的。這對台灣民眾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借鑒,它對台灣的選舉會有影響。

另外,香港本身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有很多國際公司投資在香港,本來他們是把香港作為一個跳板,再投資到東南亞或者中國大陸去。如果香港的司法獨立不能保證,你會看到很多的外國公司會撤離香港。

很多中國在香港的公司可能也要考慮搬到其它地方去。因為很多中國的貪官們把香港作為一個避稅天堂,做一個投資基地、轉移資金的基地,一旦香港的司法不能獨立,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被抓回去,會以貪污、嫖娼等各種刑事罪名被抓起來,剝奪他們的財產。所以在香港的中國貪官他們也要考慮往哪逃的問題。

看到有上百萬人上街遊行這樣一個巨大的民意基礎,香港特首政府也要認真思考一下他們自己還能不能夠繼續執政下去。雖然現在林鄭月娥口氣比較硬,但香港政府中還是有開明的人士,他們一定會對林鄭月娥施加更大的壓力,香港的商界也會對她進一步施加壓力。林鄭月娥有可能在中央政府的施壓下強推“送中條例”,但是這隻會激發更大的民間反彈。

這個事情現在到了比較關鍵的時候,另外一點要提醒大家要關注的是,上個周末星期六大規模抗議之後,到了夜間,又爆發一些抗議民眾和警察的衝突。這種衝突,會不會在今後進一步升級,會不會讓政府以這個理由來打壓民眾,政府會說,你們這是通過集會煽動百姓抗議政府,造成暴力事件等等,然後以這些理由來打壓這一批反“送中條例”的民眾,他們也可能殺雞儆猴抓一批組織者等等。中共和香港當局會不會採取這種手法,國際社會應該給予關注。

總體來說,這件事情還在醞釀之中,這個民意通過遊行表達出來了,但是還有可能進一步激化。

要謹防中共派人故意攪局、製造暴力事件

記者:針對警方和抗議者的衝突,香港特首說是因為有人襲擊了警方。你的觀察是什麼?

蕭恩:因為是在夜間發生的,現在傳出來的視頻都不足以能夠支撐林鄭月娥一方面的說法,到底是不是有人從中挑動,這些參與暴力衝擊的人,他們有沒有什麼樣的背景,這都需要進一步觀察。

中共政府是特別善於調動一些暴力分子,讓他們從中攪事,製造事件,就象前幾天大家還在談論的“六四”事件一樣,當時很多所謂的暴民、燒軍車的事等等,後來都有一些質疑,很多的暴民其實是中共政府派人故意攪局,造成的這種局面。中共很會用這套手法,所以,這個事情都是要進一步觀察的。

美國不會坐視不管 若取消對香港優惠政策是對中共施壓大牌

問:美國國務院也表示對這次上百萬人的大遊行密切關注。之前,眾議長佩洛西和國務卿蓬佩奧都接見了香港的反對派,美國為什麼要介入到香港這次的事件之中呢?

蕭恩:一方面,美國現在的整體戰略確實是調整到印太方面來,而香港在印太的地位又非常重要,香港相當于中國最重要的一個窗口,讓西方社會能夠接觸得到、能夠有影響力的窗口。香港能不能保持它的司法獨立,能不能真得維持住目前的“一國兩制“框架,對於美國在整個印太地區的經貿往來也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美國看到,連香港都不能保住的話,這肯定也會對美國自己商人的利益產生巨大的傷害,所以美國一定會有實際的做法介入到這件事情中,美國不會看着這個“送中條例”在100多萬民眾反對下讓香港政府強行通過,然後還默默無聲地讓它這樣進行下去,美國一定會有聲音的,

而且美國現在的川普政府本身就知道中共在貿易方面有很多地方都沒有遵守承諾,如果香港再不遵守所謂的“一國兩制”的承諾的話,美國政府一定會有措施,不管是外交,還是經濟方面,美國對香港會有一定的措施。

參議員魯比奧也提到了,美國一直在給香港的貿易和經濟一個特殊待遇,如果美國取消這個待遇的話,那麼對整個中國的經濟來說,會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美國有這麼一個強有力的牌在手上,這對中共政府的壓力也是非常大的。

取消香港優惠待遇這件事情只是一個參議員提出來的,中共方面就不得不出來反駁,指責說這是西方在損毀香港繁榮等等。那麼反過來就說明,美國這張牌是真的能夠影響到整個香港的經濟,影響中國經濟狀況的。香港是中國非常重要的對外貿易的港口,也是大量資金進出中國的重要樞紐,大陸不僅僅有上海和深圳,其實香港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地方。

所以美國政府一定不會只是坐觀其成,不會看着香港政府強行推進“送中條例”就讓這件事情慢慢淡去,美國政府不會這樣做的。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