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將與川普在G20大阪會議期間討論解決貿易問題(美聯社)
習近平將與川普在G20大阪會議期間討論解決貿易問題(美聯社)

北京憂心被世界孤立 習近平站在了十字路口

鄭清源
2019-06-11 20:32
目前,北京方面憂心忡忡被WTO世界多邊貿易體系孤立、被科技孤立。是戰是和?即將在6月底舉行的大阪G20的川習峰會,習近平站在了十字路口。

摘要:一年多來為了應對中美貿易戰,中國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最終都無功而返或者收效不大,目前,北京方面憂心忡忡被WTO世界多邊貿易體系孤立、被科技孤立。是戰是和?即將在6月底舉行的大阪G20的川習峰會,習近平站在了十字路口。

最新一期的《財新周刊》,報道了中國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公開表達對世界貿易體系和多邊主義無法繼續存在的擔心,而6月底的大阪G20會議,WTO改革是主題之一,美國正在發起將中國逐出WTO的行動。為此,周小川還對歐洲央行前行長特里謝提出了一個看起來不太可能的替代方案—-擴展CPTPP,納入中國和歐洲。

周小川並不是最近唯一表達此類擔心的中共決策圈的人,習近平最近的俄羅斯之行,看起來也是試圖打破美國對中國(共)封殺的僵局、建立新的國際聯盟的舉措,不過普京當著眾多世界領袖的面,公開說在中美衝突面前,自己想當一隻聰明的猴子,坐山觀虎鬥。

上周,清華大學中國科學技術政策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董潔林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更稱中美“科技脫鉤”比貿易摩擦更可怕。而6月9日在香港舉行的財新峰會上,親北京的經濟專家、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劉遵義也坦言,中國應警惕被世界孤立。

多邊貿易 前路不明

6月10日發行的《財新周刊》報道,在5月底的三十人小組(G30)年會之際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的一次圓桌會議上,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中國央行前行長周小川表達了中國對歐洲示好,試圖強化中歐關係的意願。

開場便坦言,在中美貿易摩擦的背景下,他很關心全球貿易體系和多邊主義是否還能維繫。即將於6月底舉行的G20 大阪峰會,是接下來的一場重要國際會議,WTO改革將是重要議題之一。

由於川普上台之後,重塑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原有的全球多邊體系遭到挑戰。與會的一名歐盟前高官提問,在當前的困難時期,歐洲正在維繫多邊體系,想知道中國方面的真實立場。

周小川回應,中國在認真考慮新一輪的WTO改革,會提出自己的立場和方案,為此已認真研究了去年歐盟發表的立場文件,以及德國、加拿大專家的建言性文件。對於歐方對中國一些實踐存在的不滿,中國會通過改革和擴大金融開放等來回應。他表示,WTO談判,對中國來說,有意願,也視此為一個機會強化中歐關係。

不過他坦言對美國的立場並不樂觀。由於歐洲已經有自己的貿易體系、亞洲也在構建自己的貿易體系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CTPP),他提出一旦美國否決WTO改革,全球可能會進入一個沒有完整全球化的時期,他建議考慮擴展後者,納入中國和歐洲,作為一個替代方案—-儘力拓展諸邊體系。

目前,北美自由貿易新協定—美墨加協議塵埃落定,歐盟與日本的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也於2019年2月1日正式生效,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由此誕生。日美貿易協定也接近完成,一旦WTO改革無法完成,中國將被很大程度排斥在全球貿易體系之外。所以,中國方面對WTO改革前景或之後的走向,自然非常看重。

不過,CPTPP的前身是有美國參加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本身就是奧巴馬時期為了應對中共破壞WTO規則,試圖重起爐灶的一個方案。此舉被國際戰略專家解讀為ABC,即“中國除外”(AnyoneBut China),目的就是邊緣化中國。

TPP要求,成員國需要高標準地實施知識產權和環境保護,建立獨立工會和開放互聯網自由。還要求國有企業和私營企業享受相同的待遇,並限期逐步實行國企私營化。這些要求現階段在中國幾乎是不可能滿足,一些條款甚至在相當長的時期內都難以做到。

所以,中國如果不能與美國達成類似的知識產權保護等共識,那麼也顯然無法進入CPTPP,所以,周小川的建議,或者只能被認為是一個落寂的看客的心聲表達而已。

劉遵義:中國應警惕被世界孤立

6月11日,財新網報道了香港中文大學藍饒富暨藍凱麗經濟學講座教授、前校長劉遵義的觀點: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整體是可控的,對於中國而言,一個很大的風險是被世界孤立、被世界排除在外、被包括投資和貿易在內的多邊秩序排除在外。

“不管有沒有貿易戰,中國應該進一步開放。”劉遵義在6月9日出席財新峰會香港場歡迎晚宴時表示,中國最好的解決方法是,在互惠的基礎上向所有外國投資者提供國民待遇。中國受益於經濟全球化,應該繼續支持改革開放以及支持這種多邊合作。

劉遵義認為,美國的出口佔GDP的12%左右,其中貨物出口約佔GDP的8%,對中國的貨物出口僅佔GDP的0.6%,因此貿易紛爭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也非常小。

中美“科技脫鉤”比貿易摩擦更可怕

科技創新史學者董潔林長期關注中美科技交流。近日她連續撰文,表達對中美緊張關係可能導致兩國“科技脫鉤”的擔憂。在上周接受FT中文網採訪時,她說,相比于貿易摩擦,中美科技脫鉤帶給中國的衝擊更深遠、更嚴峻。

她提到,“我的感覺是,美國這麼嚴厲地對待科學家,這種情形大概只有在1950年代麥卡錫時期發生過。”現在她圈子裡的華裔科學家變得很謹慎,甚至避免跟中國的交往。比如,過去他們回國看父母時,順帶會去北大或復旦做個講座,但現在也許就只看父母,講座就不做了。

當前,美國正在限制一些敏感科技領域的中國學者、學生的參與,收緊了簽證,而且還抓捕了多名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被中國(共)納入“千人計劃“的華裔科學家。

儘管認為美國系統性的排查華裔學者可能存在冤案,但是董潔林承認,如果一個學者在美國做教授,同時又通過“千人計劃”這樣的項目全職受雇于中國的大學,而他又沒有向美國大學和相關資助機構做完整披露,並得到學校和相關機構的許可,那他的確是違規了。

她認為目前中美科技脫鉤的情況,不是一時風潮(wave),而是一個“大逆轉”(reverse)。這個過程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科技脫鉤比貿易摩擦更嚴峻。因為貿易戰由兩國政府主導,而貿易畢竟是互惠的,所以雙方都會有動機要去解決。但科技交流的大門關上,不僅反映了美國政府的態度,也顯示兩國民間的善意正在枯竭”。

FT中文網提問,“您認為美國學界對中國的善意也在枯竭嗎?”董潔林回答,美國學界中那些所謂“China hands”(中國通),一般來說是人文類學者。他們原來對中國相當友好,但最近他們似乎在集體拋棄中國,因為他們意識到,他們一直以來試圖說服美國人的那套對於中國的理論和判斷——即,經濟增長會促進中國社會轉型,推動中國向西方靠攏——出錯了。中國的發展路徑與他們的預測並不相符。這耗盡了他們的學術聲譽,也耗盡了他們的善意。

北京的解決方案在南轅北轍

在過去一年的中美貿易衝突中,中國做了諸多嘗試,包括與美國談了又斷,加強與歐洲和日本的聯繫,擴大“一帶一路”,以及最近的習近平訪問俄羅斯宣布建立“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但是最終都並未取得突破性進展,或者失望而歸。

歐美、美日之間,儘管也一度發生了要加征關稅的威脅,讓中國官方媒體和輿論興奮,但是最終都很快的通過談判得到了解決或者推進。—正如6月初的美墨之間的非法移民衝突一樣,來得突然,解決的也突然。

在馬德里的對話中,周小川表示,中國會積極與美國經貿談判,但是重點似乎放在了與歐洲加強關係上。但是,看起來,歐洲也在加入了美國對中國的技術封殺中,不僅這次對華為的禁令,歐洲科技巨頭ARM等加入;2018年11月,歐盟也通過了立法,審查外國投資,意圖就在防範中國。

“一帶一路“的嘗試,讓發展中國家大舉欠下中資銀行債務,已引起包括中共傳統盟國巴基斯坦、在內的諸多國家的擔憂。由於問題較多,以及外匯儲備開始緊張,4月份,外界報導指出,北京方面正在對海外建設熱潮踩煞車。

最近的習近平俄羅斯之行,高調宣布建立“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還撒出去據說有600億美元。聯俄抗美意圖彰顯。但是,表面的熱火和互贈博士帽的熱鬧,被普京一句“坐山觀虎鬥”澆滅。

6月7日,習近平、普京等不少國家元首共同出現的第23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當有記者問在美中貿易戰中,俄羅斯處于什麼位置時,普京表示,俄羅斯目前就如同坐在山上的猴子,旁觀山下美國和中國(中共)兩隻老虎相鬥。當天,習近平在與觀眾握手時,還險些栽到台下,被普京的保鏢拉住,無比尷尬。

川普要雙規習近平

日前,川普對習近平發出了“雙規”(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交代問題)似的要求,規定他要在G20大阪會議期間討論解決貿易問題,並稱如果習近平不到場,立即加征3000億美元關稅,如果談判不解決問題,也立即加征關稅。網絡開玩笑,習近平連請假都不行了。

對此,6月11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我們注意到近一段時間以來,美方多次公開表示期待安排中美兩國元首在G20大阪峰會期間會晤,如果有這方面消息,我們會及時發布。關於中美經貿問題,我們態度是明確和堅定的,中方不想打貿易戰,也不怕打貿易戰,如果美方願意平等協商,我們大門敞開,如果美方執意升級貿易摩擦,我們將會堅決應對,奉陪到底。”

剝開模稜兩可的外交辭令和戰鬥口號似的語言,耿爽實際上給中共留了兩個可能性,第一個就是接受公開的會晤“期待”,而賞臉參加,並且最終解決摩擦,“賜和”;另一個就是所謂的“奉陪到底”打下去。

那麼,到底是繼續戰鬥,還是“賜和”?對中共官方來說,對習近平來說,這都不是一個小的決定。他會選擇哪一條路呢?

讓我們拭目以待。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6-11 21:43

合作雙贏。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