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說俄國對於中國給它建5G,內心中其實是充滿了懷疑,這種生意能最後進行到什麼程度,是不是現在簽了協議,先騙騙中共,到時候再說,這個也是巨大的問號。
應該說俄國對於中國給它建5G,內心中其實是充滿了懷疑,這種生意能最後進行到什麼程度,是不是現在簽了協議,先騙騙中共,到時候再說,這個也是巨大的問號。

【傑森訪談】中共為何寧可虧損對俄國貿易讓利也要聯俄反美? (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6-11 20:39
每年中美貿易,中共從美國賺3000多億美元的利潤,而中俄貿易,中共給俄國賠了100多億美元的損失,你說到底是哪一個國家對於中國的利益更大一些?它能用負的100多億來補它掙的3000多億的虧空嗎?這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中美貿易的問題決不可能以中俄什麼全面合作協議來解決的。中共這個時候跟俄國親近,完全是作戲,並沒有太多的實際上的意義。

傑森博士非常感謝網友、聽眾朋友對這個欄目的關注和支持。為了更好的和網友、聽眾進行互動,傑森博士新開了推特。傑森博士的推特是 傑森博士@jasonboshi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有報道指,美中貿易戰已經升級為科技冷戰。中共為應對困局,近日中共習近平在俄羅斯訪問時稱要加強與俄國的貿易往來,並與普京簽署了《加強全球戰略穩定聯合聲明》。有報道說,中俄關係因美中貿易戰的升級而進入了黃金時期。那麼,中俄聯盟真的會讓在美中貿易戰的中共面臨的困局出現新轉機嗎?如果不是,那中共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

記者:傑森,您好,我看到很多報道說,中共因為美中貿易戰升級,這次又和中俄結成聯盟。您對中共的這個舉動怎麼看?

傑森:整個事情我們知道它的大背景,就是在中美之間出現了貿易戰。但事實上美國和俄國之間其實也是有很多的糾葛,目前來看俄國和中共這邊跟美國都有不同形式的衝突。俄國在五年前入侵了烏克蘭,而且佔領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包括一些歐洲國家對俄國採取了經濟制裁,俄國的經濟從2015年以來一直很疲軟,俄國的盧布也貶值的非常厲害,普京一直對於西方社會因為這種侵略性做出的經濟封堵有點耿耿於懷。因為畢竟全球的貿易都是以美元為基礎,俄羅斯在這個過程中,而且全球貿易處處被制約,盧布的貶值各方面來說,他就想尋求一個美元的替代方。同時最近這段時間從2018年下半年以後,中共和美國也出現了貿易戰,特別是近期中共在毀棋之後,美國對於中共這邊貿易戰更加的嚴格,其結果就是俄國和中共這邊覺得好像為了讓美國有所顧忌,所以就聯合了。

他們大概上個星期三專門簽署了一個“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協議”。這個協議本身是比較空泛的東西,某種程度上講就是摟在一起給美國看的一個樣子的行為。當然這個過程中,習近平也去了三天,這三天他其實也不是白去的,他實質上也是達到了一些經濟上的協議。比如他帶去了大概上千個商人,據說要跟俄國簽購買俄國方面六百多億美元的產品的訂單。而俄國針對中共這邊,也說他們最大的電信公司也跟華為簽了相關的協議,讓華為給他們開發未來俄國的5G產品。互相是通有無的,感覺想在經濟上做的更加的緊密些。

當然普京這麼做的過程中,他事實上是有利可圖的。因為我們知道俄國和中共這邊前幾年貿易並不是很熱絡,但是在過去兩年,特別是17年、18年,俄國和中共這邊的貿易越來越熱火,主要原因就是我剛才談到,俄國遭受西方社會的制裁,它的很多商品出口是被制約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給他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出口它產品的機會。俄國本身沒有太多的製造業,它其實主要出口的都是像石油天然氣這樣原始的資源,中共這方面正好需要這個,所以兩個國家一拍即合。

但是出現的結果是什麼?以前俄國東西大量的是往西方社會出口的,但是他需要在中國這邊買中國的輕工業,重工業產品,就像2015年俄國和中共之間的貿易,在兩國貿易中中方是凈賺了15億美元。雖然15億美元這樣數量很少,但畢竟是凈賺的成分。推到2018年。這次開會的時候,普京就非常興奮說,你看我們兩國的貿易總額已經達到了超過了一千億美元,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數字。但是增長的過程更多增長的是俄國到中國出口這個部分,而中國到俄國出口這個部分增長數量就比較少,其結果就是等到2018年,中俄之間的外貿,中方已經處于赤字了,大概一年有110多億美元的赤字,這就是為什麼在中俄貿易之間,俄國是沾光的。

俄國沾光主要是因為中共給它填補了一個遭受西方制裁以後,市場缺乏這樣的問題,而且可以讓它在這個貿易中凈賺100多億美元,這對俄國來說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經濟支持。俄國其實整體經濟規模已經很小了,它GDP的數量可能比南朝鮮還稍微少了一點,在國際上排名已經是非常低了,已經不是歷史上是跟美國競爭的那個世界的第二超級大國了,已經不是那個概念了。基本上它屬於那種經濟上已經是比較羸弱的,全是靠整個出口自然資源,中共現在徹底的幫它解決了這個問題。目前來看中俄之間的聯盟,在我看來俄國受益是遠遠多於中共這邊受益,從貿易上兩方面的赤字,你就可以看到,俄國是沾了光的。中共在這個時候,在俄國已經貿易沾光的情況下,又帶領代表團去大買俄國產品,它主要是想形成一個俄國跟它鐵了心跟他站在一起的架勢。

歷史上,中共多次是想拉俄國的,比如說什麼上海經貿協議等等這樣的,很多次都是想拉俄國的,包括歷史上其他的當政。當時江澤民跟俄國簽署一些邊境條約各方面,事實上是喪失了很多中國的這種歷史上可以爭回土地的機會。但是這個過程中,主要的目的是想讓俄國跟中國睦鄰友好,最後抵抗美國等等這樣的概念。但最終的結果幾乎俄國一次一次的在利益中需要中國的時候,他跟中國簽署一切中共想讓它簽的協議,在邊界上等各方面都沾了光,而且中國歷史上被外國侵略,掠奪最多土地的國家也就是俄國。日本二戰侵略過中國,但是最終二戰結束以後,也都真正實質上沒有佔領中國什麼土地,但是俄國我們知道,幾乎是中國歷史上大量的土地,可能有將近中國現有國土三分之一的土地其實是被俄國佔領的。

我們知道本身像共產主義思想這些東西,也都是從俄國那邊輸送過來的。換句話說,你要是從中華民族的角度來說,俄國確實是對中華民族是有一個巨大的傷害的。但是中共事實上是把它整個政權的利益放在最高位置上的,它卻從來不把俄國當成敵人,一直把從來歷史上是源源不斷的幫助中國的美國作為敵人,完全是因為中共意識形態上的問題。

整個過程中,在我們看來這次所謂的什麼中俄全面戰略合作夥伴協議,大家都知道是一個很可笑的做法,其實就是中俄摟在一起給美國看,但事實上中俄之間,特別是俄國對中國這邊,戰略上是持懷疑態度的。因為俄國國內事實上是有一套軍事理論的,這套理論就是叫“地緣政治學”。這個概念有點像中國過去戰國時期的遠交近攻這樣的概念。他認為只要跟我邊境接壤的大國都是我的危險。我可以跟遠方的國家結交,而近處的國家是我的敵人,這是俄國對於中共一貫的態勢。而俄國一個常規的思想是它一慣有強烈的擴張性,而且一旦擴張以後,它是要自己的邊界之外還要形成一個隔離區,以保證自己國土的安全。而中國這麼大的泱泱大國在它的東方,俄國人口又這麼稀少,俄國對於中國的緊張懷疑態度是根深蒂固的。

但是中共不斷的跟俄國輸送利益,從最開始這種作為俄國的一個海外支部,想把整個中國都賣給俄國,到後來成為他的小兄弟,一直到現在從利益上不斷的輸送。所以俄國對於中共這邊來說是充滿了利用,經濟上利用,政治上利用。但是中共因為自身的這種意識型態和它存在危機的角度來說,它就要永遠把中華民族的真正的友邦美國踢在門外,作為真正長期的敵人,而把真正對中華民族歷史上和現在威脅最大的俄國卻作為友邦,這完全是它一黨的利益決定民族的利益的走向。所以整個他們現在做的事情,在我看來其實是沒有很多任何歷史價值的。華為要在俄國建5G……

記者:對,您怎麼看中俄的“支持華為同盟”?

傑森:我想俄國人也不傻。他可能現在簽這個條約,未來真的他們能多麼信任華為的5G,這個也是個大的問號。當然畢竟華為的價錢比較便宜一點,俄國本身又沒有這個技術,俄國可能也是抱着非洲的心態,花錢少一點,先搞一個,等我有錢了以後再慢慢琢磨的換,其實俄國對於中共的懷疑是根深蒂固的。應該說俄國對於中國給它建5G,內心中其實是充滿了懷疑,這種生意能最後進行到什麼程度,是不是現在簽了協議,先騙騙中共,到時候再說,這個也是巨大的問號。

記者:您剛剛提到,共產主義這種意識形態,也都是從俄國那邊輸送到中國的。不過,大家都知道俄國已經拋棄了共產主義。

傑森:對,俄國是拋棄了共產主義這樣的一個意識形態的東西,共產黨在俄國已經不太存在了。但是俄國作為歷史上共產主義的那種某種程度上講是黨文化,就是共產主義下的那種擴張性或者說那種東西還存在。中共對於俄國的態度一直都是基於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這樣的概念,它就覺得美國是我的敵人,俄國是美國的敵人,它就自然是我的朋友。其實我剛才談到了俄國從來不認為中國是它的朋友,只是中國是可以利用的一個對象而已。

記者:我看有評論說中俄聯盟在技術上的合作會影響全世界。

傑森:俄國其實在軍事和航空技術上可能還有一點點技術上的優勢,那是吃老本。俄國本身現在的技術其實已經是很落後了,俄國其實沒什麼技術。過去歷史上俄國的技術發展的還不錯,當時是蘇聯體制下集中一切國家力量發展軍事、科技,在過去這麼多年以後,俄國整體技術是非常羸弱的,它本身整個經濟變成了完全依賴于石油、出賣資源性的這種經濟模式。俄國的技術其實不足以壯大中共,可能在軍事上,比如說航空母艦這樣等等有一些飛機這樣的技術,俄國有一些老本可以跟中國共享。但事實上其它的中共現在急需的,比如微電子技術,或者其它的一些半導體技術,這些東西俄國是遠遠幫不上忙的,他解決不了美國對於華為禁賣造成的巨大損失。這種技術合作我覺得也是樣子貨。我反覆想強調一個概念,俄國已經不是歷史上那個第二超級大國的那種概念的俄國了。俄國的GDP還不如南朝鮮,它已經是一個經濟上非常羸弱,整個經濟發展非常單一的一個地緣龐大的,充滿了懷舊思想的一個頹廢的帝國了。中共這個時候跟俄國親近,完全是作戲,並沒有太多的實際上的意義。

記者:對美中貿易戰會有影響嗎?

傑森:沒有什麼影響。在俄國,習近平第一次在講話談到,我的朋友川普等等……他突然把川普叫朋友了。其實原因很簡單,每年中美貿易,中共從美國賺3000多億美元的利潤,而中俄貿易,中共給俄國賠了100多億美元的損失,你說到底是哪一個國家對於中國的利益更大一些?它能用負的100多億來補它掙的3000多億的虧空嗎?這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中美貿易的問題決不可能以中俄什麼全面合作協議來解決的。中共這種莫名其妙的亂拉朋友造成這種很奇怪的現象。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違者必究。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