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103萬民眾參與,震撼全球!(大紀元圖片)
6月9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103萬民眾參與,震撼全球!(大紀元圖片)

分析:北京對香港強行修訂《逃犯條例》引發“反送中”的核心原因

岳文驍
2019-06-14 19:24
連日來,香港特區政府因不顧民意,強行推行修訂《逃犯條例》,讓全港市民陷入恐慌。超過百萬的香港民眾6月9號走上街頭抗議。為阻止原定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二讀會議,12號又有上萬民眾圍堵在立法會大樓周圍,但遭到了警察的暴力鎮壓,並發生了流血衝突。有報道說該事件造成了近80人受傷。不過,14號又有報道,說北京改變了之前的態度,聲稱中央政府從未指示過香港修訂《逃犯條例》。那麼,真相到底是什麼?在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里,我們就請旅居美國的時政評論員傑森博士來談談他的看法。

傑森博士非常感謝網友、聽眾朋友對這個欄目的關注和支持。為了更好的和網友、聽眾進行互動,傑森博士新開了推特。傑森博士的推特是 傑森博士@jasonboshi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連日來,香港特區政府因不顧民意,強行推行修訂《逃犯條例》,讓全港市民陷入恐慌。超過百萬的香港民眾6月9號走上街頭抗議。為阻止原定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二讀會議,12號又有上萬民眾圍堵在立法會大樓周圍,但遭到了警察的暴力鎮壓,並發生了流血衝突。有報道說該事件造成了近80人受傷。不過,14號又有報道,說北京改變了之前的態度,聲稱中央政府從未指示過香港修訂《逃犯條例》。那麼,真相到底是什麼?在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里,我們就請旅居美國的時政評論員傑森博士來談談他的看法。

記者:傑森,您好。您對整個這件事怎麼看?

傑森:這次香港人叫做“反送中”。這個詞我們先解釋一下,反是反對的反,送是送禮的送,中是中共的中。這什麼意思呢?我們知道中共當時收回香港的時候,它當時對香港有個承諾,按鄧小平的說法是50年不變,而且鄧小平後面還補了一句,說如果50年都不變,50年以後也就沒有意義再變了。所以香港本身有一套獨立的司法,而且當時這套司法是英國人幫着香港跟北京簽署的。中間有特殊的條例,比如北京不能從香港直接的引渡人,香港和北京中共那邊沒有直接的引渡條例。

其實香港跟大概20來個國家是有正常的引渡協議的,這些國家包括像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印度這些周邊的國家,也包括一些發達的歐洲國家,德國,英國,法國,西班亞等等這樣的國家,也包括美國,加拿大這樣的國家。換句話說,不是香港人完全封閉到了不願意跟其它國家有任何的這種逃犯互相引渡的這樣的協議。

但是香港人問題出在要引渡的是中共。我們知道中共其實在過去這幾年裡頭,其實對香港已經是想做啥就做啥了。15年香港有個書店,出的書中共不喜歡,直接就到香港把書店老闆林榮基直接綁架到大陸去了,像黑社會一樣,當時是國安去,香港政府一聲不吭。後面大概是17年左右,當時有一個商人肖建華,長期住在香港,它也直接到香港把他抓走了,可能最近說要判刑。

所有這些過程,一方面讓香港人看到了北京那邊完全不顧香港作為一個獨立的行政區,像黑社會一樣隨便來香港抓人,使得香港人更加深了對中共無法無天的這種土匪行為的情緒。另一方面,香港人也看到了,整個現在的香港政府,其實對於中共淫威是零作為,它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反抗情緒。所以香港老百姓幾乎只能靠自己、靠自己的法律來維護自己,靠香港的政府幾乎是沒指望的。

從中共角度來說,它覺得這樣還不過癮,因為畢竟你得要自己去派一撥國安,偷偷摸摸去把這個人從香港綁架過來,中間萬一還引起社會輿論也不好看,它希望香港就像中國一個省一樣的,想抓誰直接就去抓了,或者當地公安直接就把人給你送到門口了,所以它就一直想找機會訂這樣一個法律,允許香港把它想要抓的人直接送過來,送到大陸,但是它一直很難找借口。最近出了個事,說是香港一個居民,一個男的,在台灣把台灣的太太給殺了,結果就跑回了香港。香港和台灣之間本身沒有一個引渡協議,這個人就鑽了這樣一個法律空子。香港現特首林鄭月娥以此為借口,說我們得要修改現有的這個“逃犯條例”,使得我們可以和台灣搞這樣的條例,但是它不光是這樣,以這個借口,她說我們把大陸也加進來。這就引發了香港人巨大的恐慌感,因為如果真的說大陸想抓誰,香港這邊警方就配合把你抓走送到大陸的話,那人人自危。雖然林鄭月娥反覆強調說,政治犯,宗教信仰人士,還有什麼言論方面的這種,我們是堅決不會給大陸送的。

但事實上大家都知道,大陸本身法律上也沒有什麼政治犯這樣的概念,它判所有這些良心犯的時候,或者宗教信仰把人抓起來後,它都給你安一個其它的罪名,擾亂社會治安,或者是貪污,或者是什麼偷稅漏稅,甚至是嫖娼,它以這樣刑事的罪名安到你頭上,以刑事犯罪的方式把你抓走。但事實上大家都知道原因,它其實就是因為政治上迫害你,因為你說話它不喜歡。所以從各種香港政府的狡辯,完全不能解開香港人對這個事情的顧慮。香港的法律秩序程序就是,政府起草法律的機構,起草好了以後,還得通過一個叫做立法院,立法院來討論。大家第一次閱讀了解一下意思,大家有個辯論,第二次閱讀,了解意思再辯論,然後交給一個特別的小組,這個小組再專門研究,研究完了以後,把研究報告再給大家在立法院其他成員再次解釋、分析,分析完了以後,回過頭來大家在統一投票,如果投票成功,特首簽字,就成為一個香港行政區的一個法律。所以它中間還有一個立法院審批的過程。這個立法院審批的過程經過一讀以後,香港人發現這個問題不對,為啥呢?發現立法院大量的是建制派,建制派就是支持北京的,另外就是其他各種各樣民主黨派,可能是想維護香港現有的法治的,建制派人數佔大多數。所以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建制派這麼硬推這個法律的話,香港人發現幾乎是沒有可能阻擋這個法律最後被通過。這也就是在本來計劃是6月12日要進行第二次閱讀。那麼所以香港人決定在6月9日舉行一次大遊行,來展現出香港老百姓對這個法律的反對。

這個遊行出乎預料的龐大。大家知道香港是700萬人,而這次遊行出來的人大約有103萬到105萬人,這是什麼概念呢?因為畢竟有些特別老的,特別小的,特別有病的,或者其他的出不來,而且當時香港的氣溫是(華氏)90多度,有人從下午兩點走到晚上十點,這一走都是將近10個小時的狀態,6、7個小時在那麼炎熱的情況下,這不是一般的有一點點小意見,他會吃這個苦來表達自己的申訴,有100萬人付出這麼大的辛苦來做這個事情,就是說這個法律不得人心到了幾乎有人說你可以認為是香港絕大部分的人是反對這個法律的。

而且香港人在6月9日全港大遊行的時候,展現出全球罕見的高素質。沒有任何的總體組織人員或者機構進行組織。香港在14年的時候有一個佔中“雨傘運動”,當時有一些組織領導者,很年輕的小孩,但是最終它就把這些領導的人,就按中共的方式給判刑了,香港秋後算帳判刑了。所以這次遊行的話,100萬人沒有組織,幾乎是網上大家傳播這個消息,最後自發的按這個道路走。而且整個過程中非常平和、理性,全世界都震驚于這個數量的龐大,而又同時震驚于香港人的和平理性。

其實本身如果說香港政府包括特首林鄭月娥,看到香港人如此龐大的反對意見,它如果真的是有一點點顧及香港民意的話,它會重新考慮這個立法的民意基礎,它會考慮這個事要不要硬推。但不幸的是林鄭月娥為首的香港這屆政府,完全沒有看到這麼龐大的民意,也沒有被這種和平理性的香港人民的行為所感動,反倒再次強推,又把那個謊言說一遍,說我們這個法律你們都沒理解對,我們只是對於刑事犯罪我們才給你送到大陸,像政治犯我們是不扭送的。這個大家都知道你是在說謊,而且還強調說,我們六月12日要如期進行二讀,第二次閱讀。

記者:您剛剛提到9號的百萬民眾的遊行是和平理性的。但根據報道,12號示威者與警方發生肢體衝突,演變到香港警方使用暴力打傷示威者。港府特首林鄭月娥把這個事件定性為“暴動”。您怎麼看?

傑森:這次完全激怒了香港人。因為香港人清楚的看到,在強權之下,像如此全世界罕見的上百萬人遊行,一個城市超過10%的人出來遊行表達意見,港府可以完全忽略,充分的展現香港政府這一小撮人完全不向香港老百姓負責,它只對北京負責。這種概念就激怒了很多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十幾歲,二十幾歲這樣的年輕人。他們當年在“雨傘佔中”行動的時候,只有13歲、12歲,但是他完全看到一個民主運動整個過程。而且也產生那種香港人的香港未來為己任的意識。這群人現在已經20歲左右了,這群人就成了6月11日晚上到6月12日佔領立法院核心的力量。他們主要的目的是希望把立法院圍起來,使得立法院的這些人不能去二讀,也就是阻止他們去把這個法律一步步往前推動。

整個過程中,警方的說法說是這些人在圍攻立法院。但事實上又有視頻冒出來,立法院裡頭的立法委員對那些警察的暴力非常痛恨,你不這個地方的主人,你有什麼權力在這個地方打這些學生?整個衝突過程中,也可能有警察是受傷了,但是不管怎麼樣,你從畫面上可以看到,一方是穿着T恤手無寸鐵的學生,帶着口罩,最多手裡拿一瓶礦泉水。而另一方是全副武裝戴着防毒面具,拿着護身盔甲,拿着警棍,甚至拿着橡皮子彈槍,布袋彈的警察,而且很多鏡頭可以看到那些警察直接瞄着人的臉在打,很多人在受傷。因為香港畢竟還是一個媒體自由的社會都市,所以很多現場的記者就把這些暴力的鏡頭都傳上來。整個據說衝突過程中,大概有72個人受傷,2個人重傷,甚至有人說那兩個重傷現在可能已經去世了,但這個消息現在大家都不知道。但是6月12日這個事情就把整個香港的六月9日和平請願的性質就變了,最開始鼓勵這種警察暴力對待請願的學生,事情上定性的據說是包括林鄭月娥為首的這些香港這些政府官員。林鄭月娥首先把學生的行動定義成“暴亂”,現場的警官說已經定性為“暴亂”,所以我們有權力做我們任何要做事情,包括針對學生用暴力。

這個事情你可以清楚的看到,這一切甚至是一種陰謀,激怒學生,把一個和平理性的上百萬人的和平請願,完全忽略民意,強推法律的過程中,用言語激怒學生,激怒學生以後的話,警民衝突的過程中鎮壓學生。而且香港大量的報道展現出鎮壓的手段極其殘酷,不是一般香港警察的作為,所以有很多人懷疑很多當時執行施暴的警察都是從大陸直接調過去的武警,有一些證據。比如說,至少在幾年前香港年輕人“佔中”的時候,香港警察用催淚彈的時候,有的時候有些學生眼睛被迷住了,警察趕快跑過去用水幫着學生清理眼睛,這是香港傳統警察普遍的狀態,就是有點人性的狀態。而這次這個警察展現出的這種暴力毆打,這種毫無人性的一群人把一個人打翻在地,不停的踢踹這樣的做法,完全不是以前香港警察的做法。而且有人說,很多警察說話是普通話,很多老百姓跟他喊粵語的時候,那些人根本聽不明白。甚至有人看到這些警察執行的過程中還排成隊在一些壁雕建筑前合影,有點像半旅遊狀態,大陸的警察過去在那合影的狀態。而且現場有人把一些警察的警徽拍下來,根據那個警徽他們到警察的網站搜索的時候,發現明明是個男的,網上顯示那個警徽上符號就是數字,卻是個女警官。而且有的警察甚至穿的衣服沒有任何的警號,沒有任何警徽。各個角度都證明這次參與施暴的很可能從深圳調過去的警察,但是這個不是問題關鍵。

記者:那您認為問題的關鍵是什麼?

傑森:關鍵是,其實香港政府已經完全站在了香港老百姓的對立面,這是問題的關鍵。整個過程已經不是說是一個香港自己的政府來在香港製訂法律,完全變成了中共的一個魁儡政府,在利用法律解決中共的難題,來控制香港居民。

這個法律其實不光是對香港人會有負面的影響,如果這個法律實施的話,任何從香港過境的人都很可能會被在這個法律的要求下被香港警方抓住送到大陸。比如這個人是奧大利亞的一個民運人士,或者是說了一些中共不喜歡的話的人,從香港轉機去美國。他轉機的過程中,香港的警察就可以把他抓走,送到大陸去。它事實上帶來一個龐大的一個不穩定因素,這就為什麼像德國這種和香港有互相引渡協議的國家,聽到這個消息以後,德國的態度就是如果香港簽署了這個法律,德國會從新考慮和香港的互相引渡協議,因為這個會把德國人放在一個不安全的狀態下。

國際上很多國家在9日看到一百萬人遊行的時候,基本上都發聲了,包括美國。比如說美國事實上是給香港一個特殊的自由港,特殊的自由貿易優惠這樣的一個特點。正是國際上給了香港很多這樣的優惠政策,使得香港成為一個國際性的大都市,一個東方的商業中心。如果說真的它簽屬這個協議,使得美國人開始顧忌自己的公民是不是能在那個地方不被中共的淫威所震攝,而不能自由行使自己的法律或者經濟行動的時候,美國現在有議員在考慮,如果這個法律通過我們也許會考慮取消香港這種特別的自由貿易城市的政策。

如果真的是像美國或者其它的西方國家英國有相應這樣的行動的話,那麼對於香港未來的經濟是個巨大的打擊。因為一旦你的政策不再是一個全球優惠開放的地方的話,很多公司可能會撤離香港。很多香港的居民也可能會因為擔心香港因中共的淫威而決定撤離。前一段時間我們知道那個書店的老闆林榮基,他當時被中共抓了,後來放了以後,成了驚弓之鳥,一聽說要有這個法律建立,嚇着他跟他太太商量趕快準備移民到台灣去。因為這個事情,對於每個香港人基本上是如果香港還是香港,而不是中國大陸的一個省的話,這個就是最後一道防線。

但是6月12日這次變成了一種暴力的鎮壓衝突,整個事情性質就變了。因為整個當時那種激烈的場景,香港的立法院不得不暫時宣布暫停第二次審議,但是下一步怎麼走?這個現在還不知道,現在大家都在觀望,香港市民這邊恐慌感開始產生了。

記者:我看到有報道說如果港府不改變立場,香港人不會沉默,這個周末可能會再次引發大的遊行。

傑森:因為他們看到這次香港政府已經完全變臉了,已經開始使用中國大陸的那種暴力的政策,很多香港市民其實已經開始考慮移民或者轉移資產等等這樣的考慮。而有一些年輕人自己知道這是我的香港,這是我的家,這樣的年輕人他們在考慮星期天再次舉行遊行。而且甚至希望下面的星期一就是6月17日做三罷,就是罷市,罷工,罷課,進一步抵制抵抗香港政府的這樣的行為。

目前來看,好像香港政府的態度他們並沒有想就此撤下來“逃犯條例”的行為,他們說這個事情還會往前推。主要是香港政府不想給北京看它給老百姓示弱了,想進一步往立法院推,最後責任就落到立法院那。但是具體這個事往哪走,這是個巨大的問號。

記者:我有看到14號有很多報道,北京表態說香港政府執意修法是香港特區政府所為。

傑森:9日遊行完以後,北京那邊的外交部發言人展現出極其無賴的態度。他們一方面完全忽略上百萬人上街遊行展現的民意,而強詞奪理說有一個支持修改 “逃犯條例” 網站上的簽名作為證據,說是大量的香港人是支持的。其實那個網站,你可以在全世界任何的地方填,包括中國大陸,而且你不要任何證件,一個人可以填無數次,甚至網上中共在組織很多人一次填無數次。網上這種隨便填,而且可以在大陸任何地方填,中共組織那麼多數百萬的五毛網軍,填個幾十萬個支持中共網上申訴太簡單了。很多香港人說,你讓那些人走上街頭啊,你能找到一千個那樣的人走上街頭支持的遊行,你都找不着的。但是就是這樣的情況下,外交部發言人完全是佔在人民對立面上,強詞奪理的撒謊。這本身也是後面6月11日和12日激怒香港年輕人的一個原因,因為他們沒有看見這麼流氓的政府,如此的欺騙老百姓。

但是6月12日發生的流血鎮壓事件之後,中共中央那邊突然開始變口了,一方面好像英國的中共外交官說,中央從來沒有讓香港做這個事,包括習近平自己都說我沒有讓林鄭月娥去修改“逃犯條例”。整個來說好像在推卸責任一樣,把這個帽子直接就扣到了林鄭月娥頭上了。林鄭月娥現在想做一個拍馬屁的事情,結果沒做好就被馬踹了一腳。

記者:您對北京突然改變態度怎麼看?

傑森:它事實上有核心原因的。中共其實就是特別希望香港能保持現在這種國際自由港的角色,為什麼?因為這是跟中共的統治階層核心利益是相關的,倒不是說是香港的經濟繁榮跟他利益有關。主要是中共的官員他們其實都是末世心態,不知道自已政權能維持多久,隨時都琢磨在把一些資金,家屬轉到國外去,而香港是中共官員把大量資金往外轉的幾乎如果不是唯一的通道,也是最重要的通道。

你要跟蹤一些大筆的資金外走方式,都是從中國先轉到香港,然後從香港轉到世界各地,幾乎全是這麼一個運作方法。如果香港完全變成了中國大陸的一個省分,它的金融這種特殊全球聯通的這種特性喪失掉了,那些中共的官員完全就沒有這個機會了。所以他們突然意識到,哇,我本來以為制定這個法律,讓我以後抓人容易點,現在真的傷害到我的利益,我連以後走錢的機會都沒有了。這時候他們都在往回收這個事,都說我們沒有說,這是林鄭月娥自己要做的事,整個事情全都扔到林鄭月娥頭上去了。與此同時香港政府也騎虎難下,因為她不能說是年輕人一抗議,好像我就得聽話,她還想學中共那點顯示一下政府淫威那樣的願望。

記者:您對事態會怎麼發展如何看?

傑森:我的感覺上,如果香港政府還往前推這個事的話,香港一百萬的民意可能下回不會展現這麼多人,但是非常堅定的哪些香港人絕不會退讓,這個事情“針尖對麥芒”就會出現進一步的衝突,甚至會引發下一次的暴力衝突。

所以在我看來,聰明的話,林鄭月娥應該在這個時候趕快收手。林鄭月娥倆個兒子加上她先生都是英國人,按中共的說法是裸官,她不是中共的嫡系,更不是紅二代。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她要如此的為中共賣命,她難道以為她能像李鵬一樣鎮壓完“六四”以後,在北京找個地方,有北京政府的警衛人員,醫護人員圍着給她一直有地方養老嗎?香港特首也不是終身制的。

她做幾年下來她總是要生活的,她又是一個來自自由社會的人,她的孩子、先生又都是英國的戶口,她將來肯定得要在自由社會生活,比如說英國,比如說香港。如果她這一次真是背上了年輕人因為她這個決定最後喪命了,人家北京都不承認的這個決定,讓年輕人喪命了,你說她將來怎麼樣能在自由社會再生存下去?她的孩子和她的先生如何能接着在英國活下去?整個來說,她利益薰心到了完全不給自己留任何後路的狀態。

林鄭月娥這個事情在我看來,她如果有一點點智商,把香港老百姓當成她的兒子對待,她也停止按中共那種強詞奪理的什麼“暴徒”、“暴亂”,有組織的反政府,把這些中共的言論放在一邊,聽聽老百姓的聲音,撤回這個惡法,撤回這個修例的決定。也許,香港人未來還給她一個機會。當然這個事情還沒有結束,如果再有發展,我們還可以再接着討論評論這個事情。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