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12 老儒生劉君琢-陳至剛 (音頻/視頻)

雪莉
2019-06-15 20:24

* 收聽點選128K,感受更好音質 *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雪莉。《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  

紀曉嵐的敘述在我們面前展現了中國前輩祖先敬天信神,舉頭三尺有神靈,相信善惡有報的民俗風情。

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於:

劉君琢

       交河縣有位老儒叫劉君琢,家住在聞家廟,卻在崔莊設館教書。一天夜裡,他喝醉了,忽然要自己回家。當時剛下過幾場大雨,回家的路上要過兩條河,都因下雨而暴漲,他竟然忘了。走到河邊,忽然又想洗澡,卻怕洶湧的河水很深。

忽然旁邊有人說:“這裡原來有可洗澡的地方,我帶你去。”

走到一個有一塊大礁石的地方,類似漁人常用的碼頭,就和那人一起洗澡。劉君琢酒醒了一些,

又嘆息道:“從這到家不過十餘里,被水阻隔,要多走四五里了。

那人說:“這裡也有可以淌水過河的地方,我帶你去。”

於是劉君琢跟着那人,兩人提起衣服一徑涉過河去,快要到家時,那人匆匆告別而去。他叩門進屋,家裡人都驚訝道路受阻他是怎麼回來的。劉君琢自己也想不起是怎麼回事。琢磨那人,像高川鎮的賀某人,或是留不住(村名,取名的含義不了解)村的趙某。後來他派兒子前往感謝,兩家都說沒有這事。尋找河中礁石,也沒有蹤跡了。這才知道是碰上鬼了。鬼大多戲弄喝醉的人,而這個鬼卻扶助醉人。大概因為劉君琢一生因循守禮,做事謹慎有古君子之風吧。喝醉了過水深浪急的河,是很危險的,可能是神明在暗地裡幫助他吧。

===

陳至剛   

據蒲田人李裕翀 說:有個叫陳至剛的人妻子死了,留下他和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一年後,陳至剛也死了。他的田地房產,全被兄嫂收去,他的兄嫂對外聲稱要撫養他的兒子和女兒,實際上卻虐待他們。不久,他兄嫂住的屋子後面每天都聽到鬼哭聲。

鄰居們早就對他們不滿,知道那是至剛的魂在哭,就登上屋頂喊:“你為什麼不作祟害你的哥哥,哭有什麼用?”

鬼魂聽後退到幾丈遠之外,嗚咽說:“最親近的人就是兄弟,手足之情使我不忍心作祟。父親以下兄長為尊,按禮法我也不敢作祟。我只能哀告乞求而已。”

他哥哥聽後心受感動,責罵妻子說:“都是你使我無法做人。

他也登上屋頂說:“兄弟,不是我要乾的,是你嫂子要這麼乾的。

鬼魂又嗚咽說:“嫂子是兄長的妻子,我對兄長不能作祟,對嫂子怎麼可以傷害呢?”

嫂子慚愧得不敢露面。這以後兄嫂對他的子女很好,鬼也不再哭泣了。假如世上那些兄弟不和的人,都像陳至剛那樣,還會發生骨肉相殘的事嗎?

====

文字由紫君根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整理

更多故事請看:

紀曉嵐 閱微草堂筆記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