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加強網絡審查 AP
中國加強網絡審查 AP

數字極權下中國人遭監控詐騙 美記者談中國互聯網的兩個世界

董筱然
2019-06-17 01:39
香港人的不屈服和抗爭贏得了政府的道歉,而大陸民眾連說句“加油”都是奢侈。中共布下的大數據監控網將十幾億中國人死死的勒住。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盡在官方和科技公司的掌握中。你要麼被消費,要麼被欺詐,要麼被監控。在中國,沒有人能逃過極權主義加上大數據打造的互聯網監獄。

吸引了全球目光的香港,昨天刷新了這個城市的遊行歷史,為了反對中共及香港政府的修訂條例,200萬香港人上街遊行。儘管香港行政長官昨晚就處理事件失當向民眾進行道歉,但港人自發的罷工、抗爭、佔領運動仍在繼續,為的是要政府完全撤回對《逃犯條例》的修訂。香港的小朋友、學生、全職太太、老年人守護香港民主的態度打動了很多大陸民眾的心,他們用各種“借道留言”的方式表達“香港加油”也屬實不易,新浪微博上“香港加油”也成了禁詞。

香港人的不屈服和抗爭贏得了政府的道歉,而大陸民眾連說句“加油”都是奢侈。中共布下的大數據監控網將十幾億中國人死死的勒住。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盡在官方和科技公司的掌握中。你要麼被消費,要麼被欺詐,要麼被監控。在中國,沒有人能逃過極權主義加上大數據打造的互聯網監獄。

《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近日報導了題為《中國與非中國互聯網是兩個世界》(The Chinese and non-Chinese internet are two worlds)的文章。該報北京分社工作的Alice Su談到了穿梭在這兩個世界的一些經歷與思考。

首先是翻牆問題。Alice Su表示,在中國,世界互聯網的大部分內容無法訪問,人們需要使用一個VPN來打開谷歌、臉書、推特等,其它應用程序也是如此。為了在兩個互聯網上看到所有的相關報導,她必須不斷開關VPN來轉換平台。

她說:“如果我想訪問一個中國網站,比如外交部的中文網站,我必須關閉VPN,因為如果我在西方互聯網上,我就無法打開這個中文網站。在北京,我要不停地打開、關閉VPN以查看中文的報導,然後查看西方世界能看到的版本。”

除了不斷翻牆的困擾,Alice Su還提到了一些應用程序開始變本加厲的搜集用戶信息。她說,現在又出現了身份驗證的嚴格規定:“幾年前還沒有。許多應用程序要求你把自己的護照拿到面部旁邊自拍,並將護照照片發送到這些應用程序。”

中國互聯網科技公司的面具

曾幾何時,中國的互聯網公司是中國人心中的創新先鋒、財富偶像、天之驕子。然後光鮮背後卻是人們發現越來越多的為富不仁、飛揚跋扈、敷衍塞責。他們無時無刻不在消費着中國民眾,把隱私作為獲利手段,用無處不在的監控掌控你的方方面面。

2018年,中國互聯網科技公司頻頻東窗事發。先是支付寶面向用戶推出“2017支付寶年賬單”,引起刷屏,被人發現了授權漏洞。支付寶在色彩斑斕的圖片下方隱藏了已經默認的用戶同意協議。這個冗長的協議翻譯過後就是:我們可以將用戶的數據賣給第三方,並且對造成的任何風險概不負責,騷擾電話也包括在內

一些用戶才後知後覺發現,我是不是被泄露個人隱私了?這讓人挺害怕的。但發現好像2015年開始就已經被騙過授權了,整個人都不好了。

接下來是今日頭條通過麥克風竊取用戶隱私的事件。在那段時間裡,網民集中曝出自己剛剛說了什麼,頭條馬上推送相關的廣告,讓人感到細思恐極。事實上,使用者在下載頭條的第一時間都會收到這樣的詢問“是否允許頭條訪問你的xx權限”,而多數用戶都會在第一時間毫不在意地選擇允許,而你不選擇允許,你基本就無法正常使用軟件。

通過監控用戶的搜索習慣、閱讀習慣、GPS定位以及日常生活錄音,今日頭條的算法就可以根據大數據清晰刻畫出每個人的人物畫像:包括你的經濟狀況、居住環境、購買力水平、愛好、習慣、需要、日常出行路線、甚至即將需要的物品。

收集這些隱私喜好除了投放廣告外,還有一個齷齪的目的:精準詐騙。

2018年1月,今日頭條推廣“販賣假學歷廣告”就被被財經頻道曝光,而且被工信部約談。根據今日頭條官方統計,其用戶日活量就達到了2.4億,且絕大多數都是二三線城市的人,加上根據監控得來的用戶畫像,今日頭條親切地為用戶配上了精準的詐騙套餐,當時這個學歷廣告可是把大量急需學歷的用戶都坑的找不着北。

在被曝光之後頭條決定痛改前非,清除了賣假學歷的廣告,卻悄悄改賣“黑五類”,將相關的藥品推給那些通過監控被刻畫出有“黑五類需求”的用戶。

強大的算法系統與精準的信息來源,為今日頭條提供了針對性策略,它在一線城市推正常廣告,而在二三線城市推補血,治糖尿病等違法廣告。

如果說魏則西事件是用戶自己搜索導致的被動欺詐,那今日頭條已經成功做到了精準主動欺詐。

靠吃人血饅頭起家的百度李彥宏則更直接,他表示“中國人更開放,願用隱私換效率”。

李彥宏這句話被知友@周賽對此作了犀利點評:

1、如果你不輸入手機號,就用不了。

2、輸入手機號則表示同意註冊協議。

3、註冊協議說明輸入手機號則表示公司可以推送各種廣告。

4、從本公司泄漏出去的一切信息都不是本公司的有意行為。個別員工的作為本公司不予負責。

5、本公司有權收錄本公司有技術實力收錄的一切信息。如果你反對,你可以選擇不用。

6、所有能夠找到的產品都有上述第5條的信息收錄策略。

7、由此得出結論:中國人的隱私都是自願主動泄露的。

百度、支付寶、今日頭條這些大公司作的惡正在一步步以我們為代價浮出水面。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公然違反《隱私保護法》過度搜集個人信息,越來越多的人變得麻木,接受侵害,大家已經接受在中國沒有隱私的事實。這並不能怪中國人太麻木,而是中共政府的監管制度、法律制度出問題了,而且是很嚴重的問題。

封鎖互聯網的目的限制思考

在中國,信息受到審查,人們的思維受到限制或被操縱。中國人不能在自由信息世界裡徜徉,他們所得到的消息都是被精心修改、過濾過的。

Alice Su說:“在中國,大部分新聞都是國家媒體發出的國家新聞。一切都很類似,你在10種不同的報紙上看到的是10個相同的頭條新聞。有一個笑話這麼說的,如果你讀報紙或看電視新聞,它總是20分鐘關於中國的好消息和10分鐘關於世界其它地方的壞消息。人們取笑這種方式,但它確實影響了他們的世界觀。”

她進一步舉例說:“我聽到中國人一直在說,‘這裡真的很安全。’如果你要去美國,他們會警告,‘小心,這很危險。’”

作為一位在中美兩國工作的媒體記者,Alice Su表示,自己必須保持清醒的頭腦。她說:“我需要小心地指出,我報導的世界是受控制的。我可能會採訪很多中國人,大多數人可能會以某種方式思考。如果我從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中引用一些東西,我必須清楚,其中大部分都是經過精心製作的。”

Alice Su還說,在美國也有一個隔離的華人世界,它之所以是隔離的,是因為有一個黨派和政府在指導它,劃定界限並決定什麼是可以說的,什麼是不可以說的。

她還提到了中國人的通訊軟件微信。微信會根據用戶註冊賬戶的位置,對聊天進行不同的審查。她表示,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University of Toronto’s Citizen Lab)的研究人員曾分析了微信審查的趨勢。根據他們的調查,微信的中國賬戶比外國賬戶受到更嚴的審查,而且即使中國賬戶後來更新到外國電話號碼,它仍將被審查,就好像它仍然在中國一樣。

她還說:“如果美國賬戶向具有中國賬戶的群組發送敏感信息,中國用戶將不會收到這些信息。所有被過濾的文章都會從微信中徹底刪除,因此即使是美國的賬戶,你也無法看到它們。”

現在中國到處都安裝了攝像頭,並使用面部識別技術。身份驗證的規定出現後,中共政府監控又多了一個重要個人信息。 Alice Su擔憂的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會保存在你的設備上,並與你的面孔、位置、銀行賬戶和身份相聯。”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6-17 08:47

西方政商無視這些才能獲取最大利益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