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興被美國制裁後中共計劃研究自主芯片 AP
在中興被美國制裁後中共計劃研究自主芯片 AP

打造中國芯困難重重 中共高官經濟學家曝中國芯片短板

董筱然
2019-06-18 03:38
美國在近年來先後制裁了中國通訊企業中興和華為,讓中共官方意識到芯片自主的重要。一時間,中共官方開始密集打造“中國芯”,但遭到一些經濟學家和學者的質疑。近期,中共發改委前官員及工程院院士先後發聲,皆承認中國芯片產業與美國差距大,並表示中國芯片還是主要靠進口。

美國在近年來先後制裁了中國通訊企業中興和華為,讓中共官方意識到芯片自主的重要。一時間,中共官方開始密集打造“中國芯”,但遭到一些經濟學家和學者的質疑。近期,中共發改委前官員及工程院院士先後發聲,皆承認中國芯片產業與美國差距大,並表示中國芯片還是主要靠進口。

6月16日,中國經濟周刊刊發發改委前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前局長張國寶的文章。

張國寶在文章中指,中國每年進口3000億美元芯片,芯片是中國的第一大宗進口物資。

文章分析了中國芯片產業為什麼不僅落後於美國,也落在了韓國和台灣地區後面。他認為,影響集成電路發展的主要有四大因素:人才、資金、體制和產業鏈配套能力。

6月12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俠客島”發表了對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倪光南的專訪。

倪光南說,目前在芯片製造領域,佔有領軍地位的企業大多來自美國、日本等國家,中國芯片製造廠80%的裝備需要從國外進口。

倪光南說,中國在芯片設計領域存在設計工具方面的“短板”。芯片設計需要依賴電子設計自動化工具(EDA),這一工具使設計者能用計算機進行邏輯編譯、化簡、分割、綜合、優化、布局、布線和仿真等工作,最終完成芯片設計。不過,提供該軟件服務的主要是三家美國公司。

在芯片製造領域,包括製造工藝和製造裝備方面,中國能力尚弱。此外,芯片製造所需的材料也大量依賴進口,有的材料如光刻膠需全部進口。

倪光南還說,到目前為止,雖然中國有華為海思、中芯國際等芯片設計和芯片製造企業,但相較國際一流水平還有較大差距。“從供應鏈安全的角度來看,一旦供應鏈的某個環節‘斷供’,就會使整個行業陷入被動。”

中國經濟學家吳敬璉在清華大學CIDEG主辦的學術年會上表示,“不惜一切代價發展芯片產業”是危險的。

他說,芯片是受摩爾定律支配的龐大的全球競爭性產業,妨礙中國高端芯片業突破的,既有產業鏈綜合技術積累不足的原因,也有更基礎的教育環境甚至人文社會環境方面的原因。對於一個分工精密、高速迭代的高科技行業,自搞一套絕對行不通,舉國體制絕對行不通。無論何時,它都要以市場為導向,通過開放合作,通過時間積累來厚植基礎,然後才有可能在某個時刻實現逆襲。脫離常識,一門心思想着彎道超車恐怕是欲速而不達。

吳敬璉說,財政支持當然仍有必要,但並非越多越好。過去十幾年從地方到中央,錢投了不少但效果並不好,有些還起了消極的負作用。財政的錢通常會引來大量的分肥者,一個動歪心思的人會想方設法迎合政府發布政績的心理需要,它取得的短期成功會摧毀一批放眼長線紮實做事的企業,本來後者才是希望之所在。

吳敬璉認為,守正出奇才是正確的態度。產業環境和社會人文環境改善了,規模大了,基礎厚實了,逆襲才有可能發生。現在的問題是整天想着出奇,而少有人去依常識做慢慢的積累。真正的國家意志應該是創造環境,培植基礎,而非親自去做逆襲的計劃,逆襲意志的主體只能是企業,並且是民營企業。基礎環境好了,極少數具有實力且有遠大追求的民營企業在時機成熟時,就有可能打出漂亮的一擊。

芯片,又稱微電路,是指內部含有集成電路的硅片。製成這樣的硅片,要將上億個晶體管在指甲蓋大小的硅晶片上精確排布,前後要經過近5000道工序。

今年5月,美國對華為的封殺,令其遭到致命一擊。儘管華為自稱有“自主研發”的“備胎”芯片,但業內資深人士分析華為的短板,指出華為所稱的“備胎”芯片是忽悠外行的,因為過去鋪天蓋地的宣傳放大,導致人們高估了華為的真實能力。只要美國“斷芯”,華為是九成九死定的。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6-20 20:19

吳敬璉就是漢奸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