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論】三十五歲梁生義逝于習近平生日 堵死中共生之門 天意也 (音頻/視頻)

石濤
2019-06-19 10:46

大家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一個星期之後,七天之後,六月十六號,香港兩百萬人出現在街頭上。這是最著名的一個鏡頭,(錄音)在推特上傳遞最多的一個鏡頭,它講述的是在遊行的過程中後來大概有二十幾個人中暑,身體出現不適,這是遊行到晚上,到了金鐘廣場,幾萬人聚集在金鐘廣場的時候有人身體出現了不適,當救護車過來的時候,不是一輛,這是其中一個,而且跟大家分享的也是一個版本,而這個版本應對着有些人的一種說法,所以我用了這個版本。救護車進來的時候人們,都是年輕人,學生讓出了車道,當救護車走了過去的時候,人們又恢復到原來。有一個說法說就像當年摩西呀,帶領着猶太人走到了紅海,後面有追兵的時候,藉助了神的力量,神賦予他的力量,打開了通道,被救出的人們過去猶太人過去,等人們過去之後紅海又合上,是做了這麼一個比喻,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一個,因為他的隱喻太深刻,他的隱喻令人們極其感嘆。一個簡單的視頻,另外的人講說,這就是林鄭月娥嘴下的“暴徒”,這是中共政權指稱的所謂的“暴徒”,這是我們看到的他們嘴中的暴徒。

 

在星期日的節目中,跟大家分享了當時遊行結束後的那個節目,那個節目是落淚了,兩百萬人意味着什麼?我剛才查了一下,中共國現役軍人兩百零三萬,他的人數對等了中共國今天習近平權力的最基礎最要命最根本的人數,這是兩百萬人的概念。中共今天的《人民日報》的社論是說,外國勢力鼓動了這兩百萬人,欺騙了這兩百萬人,出現在街頭上。我做個比喻啦,今天他習近平是中共國現在最具權力最有獨裁品質一切都是以他最為核心的一切,他有多大能力,他有多大本事,能夠把兩百零三萬現役軍人調到北京城來一把?他不敢,他也不可能,那如果作為一個獨裁者,作為今天這地球上最獨裁的中共體制,最具有權力的人,他都不敢把自己的軍隊調到北京城走一圈,外國勢力可以在香港,蠱惑香港人走出兩百萬人,走出了跟中共軍隊等同數量的人,哈,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很有趣的比喻。星期日我們節目非常恰時的跟大家分享了當時的場面,太多朋友關心石濤了,是,拍完那期節目之後,說實話挺累的,從六月九號大遊行到了六月十六號我們看到的故事的演變,基本上在大的事情中是跟隨着,是說了一句,等了十二年就等今天了。

 

當時說的五月十三號意味着什麼?中共死定了,在人間表現出來中共死定了,那一劫那個時間點開始啦。節目中我們用了巴黎聖母院大火的概念,巴黎聖母院着大火是四月十五號,是西方宗教中受難周的第二天,受難周的第一天是按照星期日說的,那是四月十四號。四月十五號同時是胡耀邦的祭日,三十年,是八九六四爆發的起點,兩個月後六月十五號是他習近平的生日,同樣是中共的黨魁。在四月四月十五號受難周的那天,巴黎聖母院着大火的時候,我們跟大家講過那是標誌,雨果的全燒毀了,神的留下了,那是整個過程。胡耀邦的死卻應對了這個時間點的出現的本身,在隱喻着開啟的一切就是救贖的一切,開啟的一切從那個時間點上出來的。巴黎聖母院的大火是一個縮影,而胡耀邦死的祭日是一個時間點,是生的點,應對了他習近平二零一七年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是終結的開始,死是生,大火的一切燒掉了雨果的,然後神的東西生了。我們就在節目當中跟大家說了,我說我們將看到巴黎聖母院的故事。

 

五月十三號,我說做了十二年節目,有朋友說子丑寅卯,濤哥你應對了那個,十二年,確實我做了十二年的節目,二零零七年開始,六月四號,這個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跟我們現在看到的場面是一樣的,完全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對吧?這個東西根本不是我個人能力能控制的,我當時做節目的時候這個場面已經出現了。五月十三號習近平一早召開政治局會議,宣布要跟川普打貿易戰,直接硬碰硬,那意味着什麼?人民幣、毛澤東、共產黨死的一切習近平抱定了,對壘的是什麼?對壘的是在美元上印的這個IN GOD WE TRUST,川普、美國社會代表了一種神的背後的力量,他是生,中共國、毛澤東的頭像代表的是死的,滅絕生命滅絕人性的,因為它是高級動物來的,IN GOD WE TRUST美國人的意念中他相信人是神造的,如果不相信人是神造的,他無法印上IN GOD WE TRUST,那中共國它表現的概念一定是生靈塗炭的殺人的,因為毛澤東代表的是殺人的,它代表着槍杆子裡頭出政權,它是高級動物的生命品質,它們的爹媽都是猴兒變的,北京山頂洞人一切它是對生命的侮辱,對每一個人的侮辱,包括他習近平,包括她林鄭月娥,這是對應出現的,五月十三號。

 

六月九號大遊行應了一個九,是生的;六月十號的子時,這個東西要算是跟我們中國人有關的,子時是六月九號夜裡二十三點,夜裡十一點的零七分,香港政府堅持要送中,一切都不退縮,面對一百零三萬的大遊行的隊伍,這是我們跟大家說了,我說過六月十號,應對着六一零辦公室,一切是跟法輪功相關的。六一零辦公室,二十年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組織,五年前,二零一四年香港六一零白皮書,我跟你講都在定數中。五月十三號是法輪大法日,而那一天同樣是林鄭月娥的生日,沒有人能解釋,當你只相信利益的時候,這是我跟大家解釋的。所以巴黎聖母院的大火應對着整個這個事件的過程,我們前面已經兌現了兩個,大火和塔尖的崩潰,那應對的第三個呢其實對習近平而言最殘酷的就是十五號的那個人的死,梁先生的死。

 

六月十五號大遊行前頭梁先生去世,因為人死了這很難評價的,我不好說什麼,但是在節目中早跟大家介紹過,今天的逾越節,就是猶太人的逾越節跟復活節是頂在在一起的,跟基督教天主教講的復活節完全時間是吻合的,早跟大家解釋過,逾越節復活節,神的復活的一切是有着人的層面的生命的代價的,我們在節目中就這麼跟大家說的,對吧?看我節目的朋友都知道我曾經這麼描述過,所以我說這個時間這個日子這個過程是不容易的。逾越節就是羔羊的故事,猶太人要殺掉羔羊,用羔羊的血抹在柱子上,同樣在埃及出現的是人的生命的頭胎,胎生的頭胎全死掉,豬狗羊,凡是胎生的,第一個,兒子也好,姑娘也好,全死了,包括當時埃及的國王的長子也死了,這是人的死去。復活節,耶穌的逝去,被殺,同樣的概念,寓意着後來神的復蘇,他的隱喻的概念就跟巴黎聖母院着火的概念一樣,雨果的全燒了,神的東西全留下了,完全一樣。十五號姓梁的先生走了,我節目當中還跟大家說了,我說十五號,六月十五號加在一起是二十一,三條七,梁先生的死是三十五歲,五七三十五,我只是說,在這一天把習近平釘在了柱子上,釘在了生死的柱子上。

 

在此之前我認為他還有機會,他的生就是死,胡耀邦的祭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胡耀邦的祭日四月十五號,出現的巴黎聖母院的着火,所以他的死代表着生,人們看到了神的一切留下和在當天巴黎人跪倒在街頭,唱着聖歌的概念是一樣的。而他的生日,習近平的生日六六大順的生日卻代表着死,我只希望朋友們能夠不要用從利益上看待這一切,這是在過程中,而且只剩下最後一段了,會慘烈的,雨果的全給燒毀了,人的邪惡的一切,這種利益的一切很多東西就沒了,會毀掉的。而在習近平的生日上出現了一個死去的人,而那天他恰恰掙脫的是黑色的背心,他身體比較胖比較重,而他所展現的一切,留有遺書死控林,這是反共。反送中就是反中共,這是我們節目中跟大家講的很清楚,今天已經用這樣的標題在寫文章了。在原來的節目中,前期的節目中跟大家說過,很悲壯的概念,說這段時間過去了就沒了,所以五月十三號是個日子,六月十號是個日子,我們都看到了發生,後面是七月二十號。

 

跟大家分享另外一篇文章,習近平六十六歲生日,普京當面送了六六大順冰激凌,送了冰激凌,普京太壞了,他知道習近平上了大火了,吹牛皮我跟你說,誰都這樣,吹牛皮呀,還送冰激凌,有人說俄羅斯送冰激凌這是個傳統,統你個大頭鬼呀,愛傳統不傳統,他就這個時候給了他六十六大順的冰激凌,他着老了火了,哈哈哈哈,你讓我說就是命運嘲諷他,命運嘲諷他習近平咧,吃不吃冰激凌,愛吃不吃,對不對?你涼快不涼快,愛涼快不涼快。習近平太強硬,激怒了香港人,是,現在不是林鄭月娥的事情,完全是他習近平的事情。文章蠻長的,跟大家分享其中的梗概,他的概念確實是有這個概念。背後老闆當局一聲不吭,被要求下台林鄭月娥公開發表道歉,組織反送中的泛民民陣不接受,拒絕他們提出的五項訴求,市民不罷休,今天局面誰造成?是習近平造成的。香港港府已經公開發表道歉信,這都沒用,他們拒絕宣布撤回,他們拒絕撤銷掉六月十二號所謂“暴動”的說法,他們拒絕釋放被抓捕的年輕人。百萬大遊行包圍立法會,港局對站在背後北京越來越不利,是。

 

美國國會提出了認證自治,叫《香港民主人權法》,他是要放在美國香港政策法的法規上頭,作為一個條件約束,是這麼來的,所以它是背書的,這個背書的概念直接衝著香港的那些凡是要送中的人,在執行送中的官員,迫害香港人權的官員,把他們的財產沒收,問題在這兒。韓正南下,林鄭月娥星期六暫緩,那都沒用了,這因為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只是用他怎麼去分析的。是習近平的災難,強權者的崩潰,上台對港政策極其強硬,自治變成中央給予地方的自治,取消基本法承諾的普選,一國兩制被踐踏,公然劫持銅鑼灣書局,這是舉的具體的事情。佔中領袖被判,學生領袖被關押,星期一佔中的學生剛剛被釋放。越來越不可一世的強硬態度迫使香港人破釜沉舟,爆發了歷史性的對抗。林鄭月娥不能滿足,當局會不會秋後算賬,十六號有了組織者稱有兩百萬人,七百多萬人的城市極其罕見,沒有過。

 

我剛才已經給大家對比了,兩百萬的概念,等同中國軍隊現役軍人的總體人數。現在多倫多猛龍隊獲得歷史性的突破,NBA的總冠軍,整個多倫多市,整個加拿大進行大遊行,來慶祝多倫多NBA的猛龍對奪得冠軍,他預計出來兩百萬,這個概念是什麼?如果你按照一個社會層面上說,在一些社交媒體上說,人們關注體育明星和關注影藝明星的比例,如果按照一百說的話,他們佔九十七到九十八,如果跟新聞對比,剩下的百分之二才是新聞政治事件,也就是說在多倫多NBA這種體育明星的巨大歷史性事件中站出來一百個人,才能裡面對等的出現兩個人會上街遊行的,這是一種比喻,所以香港的兩百萬人,對等的如果按照這樣的比例說,在社會層面影響了等同是兩億人,如果按照影視明星,體育明星的說法,基本類似的概念,所以大家就清楚這兩百萬人的數量的對比。兩個概念,中國軍隊總數兩百零三萬,NBA今天的遊行預計兩百萬,還不是真正達到的。

 

香港不是北京,太古廣場不是天安門廣場,這都是形容了。林鄭月娥發表聲明致歉,政府重申沒有重新啟動的時間表,但示威者堅決要求撤回逃犯條例修改。《明報》說,聲明中提到政府重申並無重啟,時間表等同死亡形同撤回。它的卑劣性在哪兒?這是強姦民意,是它共產黨的背景之下強姦着所有香港人,它為什麼不撤回?撤回共產黨崩潰,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所以為什麼我說它是屬驢的,就在這兒。這一說法的可信度並不低,那你一樣了,所以這些都是混蛋邏輯,混蛋邏輯在哪兒呢?它是在於撤回是一種正統性。文章寫的太長了,港人憤怒其實指向更深的內容,就是從他們的生命中說,民眾提出五條訴求:完全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追究警察開槍鎮壓;不檢控和釋放反送中示威者;撤銷暴動定性,林鄭月娥下台。如果政府不回應,三罷,直到勝利為止。所有香港人的反抗,世界所有人的支持,他支持的什麼?港人拒絕和支持的做法都是一條,香港人不願意置身於習近平的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統治之下,所以港人的反送中就是反中共,問題在這兒,是吧?這是共產黨完結的過程。

 

要求過分嗎?權力發動領頭人的遭遇,銅鑼灣書局,百萬人示威者的矛頭恐怕指的是背後習近平,中共跟習近平。港人曾被允許直選,雙普選,但他們被玩弄了,是在習近平的手上,以極其強硬蠻橫的方式埋葬的。是。當局不願顧及市民人人自危反對強行修例的主流願望,硬是把一把柴火點上了,這是命運了。它將一把柴火點燃了,就我說的,巴黎聖母院是天火了。所以剛才我說梁先生的死呢很難解釋,不好這麼說,其實梁先生用他的死激發了太多人在星期日出來了,我相信很多人是因為他的死,人都死了,它的概念很清楚,對吧?撤回惡法,林鄭下台,那是穿在他的雨衣上,所以他用自己生命的使命。他是把那黑衣服給扒下來了,衣服掉了,人掉下去了,三個四個消防人員救他,就沒抓住他的身體,抓住的是他的衣服,而整個遊行一開始就講的是黑衣服,為什麼黑衣服?這個惡法,黑暴、黑政,所以梁先生用他的死扒掉了黑衣服,來展現出生命的含義,同時把中共、習近平、林鄭月娥釘死在死柱上,非常具有隱喻,提醒着所有的人,喚醒自己的善念,真的。

 

北京跟香港越走越遠,泛民主派捍衛自由發起佔中,而輿論強調的是社會的對峙和撕裂,林鄭月娥擔任特首,她的首要任務是彌補這種撕裂,但港人今天的示威的行動捍衛自由的決心的鐵定,對峙的目標的一切,向著中共和它們的傀儡港府。網絡的反應看,即便近幾年到香港的大陸移民也參與了遊行,他們不願意回到那被遏制自由的中共體制。是,就是那句話,他們真正反對的是反對中共,反送中實際含義反中共,而反中共是全民的覺醒過程,這是覺醒。未來特首是誰?香港人現在清楚自己的目標。當局利用佔中失敗後支持的建制派分割民主派,這種難以奏效。是,這一次在香港出現了一些假警察,香港的假警察,但很顯然他們沒有得逞,非常顯然。最大的問題中國大陸正面臨著充滿着自由精神氣息的香港的威脅,這種自由精神越來越凸顯,敢于抵抗獨裁聲音越來越大,不能不說和習近平培植的把關的太古廣場當天安門如何如何,這些都是從政治層面來講,而我剛才跟大家講的是一種生命層面。

 

把香港當成大陸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雨傘革命、反送中,抗議的主導年輕的一代越來越自信,香港的絕大多數人已經丟掉了對中國政府的幻想,這話,對中共政權的幻想,因為香港的社會是一個,人太多地域太狹小,是一個為了生存極其爭取的一個社會,為了生存滿足在利益上,在利益上的一種需要的背景之下,根本不去觸及任何政治上的東西的時候,在這個背景之下人們激起來了,所以人們捍衛的不是政治,政治是表象,人們捍衛的是每一個個體的尊嚴,覺醒的尊嚴,這是一再一再跟大家講的。那香港人的這種覺醒,就像我們說大火燒的過程中,,神的一切出現了。香港的年輕人一直伴隨着聖歌吧,希望能夠感悟林鄭月娥吧。在十一號的晚上他們唱了一宿,十六號的晚上他們也在唱。進行捍衛自由、法治的最後決戰,這個決戰不僅在街頭,更在人們的心頭!我覺着這句話說的相當到位,生命的覺醒。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