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得到得什麼?川普得到了最關鍵的就是中共答應從美國購買農產品。此時此刻川普心裡最關鍵關注的是他2020年的總統大選。
川普得到得什麼?川普得到了最關鍵的就是中共答應從美國購買農產品。此時此刻川普心裡最關鍵關注的是他2020年的總統大選。

【傑森訪談】深析G20川習會 川普在得到實惠中送習近平順水人情 (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7-2 19:01
川普因為他要倒逼中共經濟體改革,中共肯定不願意的,在這樣的情況下,談不攏就會一直談下去,一直談下去的結果就是很多在中國的生產的企業,很可能承受不住這種不確定性,會搬離中國。這也就是川普實質拖下去的目的,拖下去就會把企業拖出中國,拖出中國就是實質上也會達到中美貿易真正平衡,因為以後很多產品不在中國生產了,中美之間就不會有這麼大的貿易逆差了。所以這個事情在我看來,未來還會一直談下去,而且沒有終點的談下去。談的過程中,很多生產企業會加速離開中國大陸,使得實質上達到川普要求的中美貿易平衡這樣的效果。

傑森博士非常感謝網友、聽眾朋友對這個欄目的關注和支持。為了更好的和網友、聽眾進行互動,傑森博士新開了推特。傑森博士的推特是 傑森博士@jasonboshi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就前兩天剛剛結束的G20峰會上的“川習會”, 目前在網上有很多的討論,其中大家最為關心的問題是誰在這次會談中獲利最多?包括美國對華為公司的部分解禁,以及美中關係從前一段時間的“競爭對手”成為“戰略合作夥伴”的說法,更是引起網上的熱議。那麼這次的川習會,究竟美國得到什麼?北京得到什麼?會談產生的實質效果又是什麼?在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里,我們就請本欄目嘉賓旅美經濟評論家傑森博士來深入透析這個話題。

記者: 傑森您好。我看有報道評論說北京在這場會談中得到幾乎想要的所有東西,其中還包括美國對華為的“軟化”等等。您怎麼看?

傑森:其實這次結果出來了以後,網上討論紛爭很多,最主要的是到底這次好像是誰真正的在談判中獲利最多。包括國內的一些媒體宣傳,談到這次川普明確的表示美國公司又可以給華為賣一些產品了。

其實我的感覺上,網上誤讀的都很多。這一次川習會其實你要是看實質的東西,我覺得我同意很多網上另外一種評論的意見,中共得到了它們面子要得到的東西,但是川普得到了他實質要得到的東西。換句話說,一個得到了面子,一個得到了里子。

具體這麼說,我們就拿華為這個事來說。其實在六月25日《華爾街日報》有一篇報導。這篇報導中談到了一個非常讓人驚訝的一個事實,但是後來這個報導並沒有很多人關注。這個報導談到什麼呢?這個報導說,在美國把華為放在禁賣實體名單,換句話說我們簡稱叫禁賣令,就是說不允許把美國技術賣給華為這樣的命令之下,華為的這些美國對應的出售商,包括一些很大的公司,高通,Intel做芯片的一個公司,還有另外一個做內存其它芯片的美國公司,很多美國大公司科技公司,他們經過仔細研究美國相應的商務部的法律以後,他們很快找到了這個禁賣令的法律的一些可鑽的漏洞,基於這些漏洞他們已經開始重新向華為出貨了。

基本上它的核心就是說因為禁賣令就是禁止美國技術賣給華為,但是如果這個產品是在美國以外生產的,而生產過程中又使用了來自美國的技術低於25%的話,這個產品就不在禁賣令範圍之內。 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公司就利用這樣的辦法,要麼它就稍微調整一下,其實美國高科技公司很多東西都是在海外生產的,包括Intel一些芯片都是在海外生產的。海外就是指美國之外。包括高通的一些芯片,比如說台積電,它事實上是幫着很多美國的科技公司製作芯片,那麼這些產品如果他們能證明其中很多技術不來自美國本土的話,這些芯片可以給華為賣。甚至有人估計有一些公司,他們跟華為出貨的量已經達到了美國這邊禁賣令出台之前90%的出貨量。換句話說,很多公司幾乎已經恢復了當時對華為出貨的這種量,當然不是所有的公司啦。

記者:美國政府是不是可以起訴這些企業鑽法律空子?

傑森:這個非常非常難,原因是啥呢?第一,美國是一個法治社會,政府也在法律控制之內,不能說像中國那樣子,我開始用其它方法治你,給你穿小鞋,什麼給你衛生檢查,給你稅收檢查等等,逼着就範,或者把你的公司執照給你收了,美國不允許這麼做,只能法庭上解決問題。但是因為比如說一個產品,到底是擁有美國26%的技術?還是24%的技術?你在法庭上是非常難辨這樣的事情,因為它是極端全球化的情況下,很多技術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

量化的評估這個技術,海外生產的這個產品到底是25%來自美國,還是26%還是24%,這幾乎是在法庭上是很難辨出來。所以美國政府把這些公司起訴,在法庭上對簿公堂的勝算是非常小的。所以美國政府現在面臨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就是說他該怎麼做?所以這次川普他在峰會的發言中他答應,就是他允許美國的一些公司給華為出售產品。

這是什麼意思呢?如果你知道這個大背景的話,這個話的涵義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很多人的意思說,以前我不同意,現在我同意了,就是對中共華為開放了。另一種意思就是說,因為有些公司已經開始走這個法律漏洞了,而我再用法律手段很難阻止他,那我不如放他一馬,就讓他去做這個事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其實在我看來,你把他叫做順水人情,或者說是一個不花錢的免費的禮物給習近平。

當然他同時又強調了另外一點,第一,華為並沒有從黑名單上拿下去。第二,對於對美國國家安全有危險的這樣的產品,他們會阻止對華為出售。這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把針對華為出售的重點是從廣泛的不給華為賣產品,變成了一些核心的產品不給華為賣。其實你也知道高科技產品都是很精密的,你壞一個零件,哪怕一個電容電阻壞了,這產品都很難生產出來。如果真的很難替代的核心技術,你缺失一個,這個產品就得重新設計。那麼華為就很長周期的,目前至少現在很多它的現代產品非常難按如期的出貨,如期的性能等等這樣的問題。

記者:那像芯片這類產品呢?

傑森:芯片有一萬種,十萬種,幾十萬種,我可以賣其中的90%的或者99%的,剩下的1%你沒有,你的東西也生產不出來。所以在我看來,華為這個事情很多人認為是個巨大的變化,但在我看來,只是川普承認了一個既成的事實。因為畢竟華為從美國這邊購買的產品每年達110億美元,這個數量幾乎是中國從美國買的產品的十分之一。很多企業如果不給華為賣的話,很多企業經濟損失是很大的。這些美國企業在整個過程中,如果他為了經濟利益走的這些空子,川普說他也可以理解,他說很多美國企業確實損失很多,在這樣的過程中,他不嚴格追究這些公司的話,也使這些公司經濟損失少一些,但是實際的對華為的核心技術監控沒有消失,對華為實質的壓力其實並沒有減少。

記者:那當時制定這個禁賣令時沒有看到這個漏洞嗎?

傑森:這其實就是一個蠻複雜的問題。其實華為為什麼這次能鑽空子,其實就是美國對於華為這樣的企業警惕性太低,過去的十幾年都是不管,對這種事情放任自流。當時他出台這個法律也是考慮滿全面的,包括美國的技術,包括在海外生產的技術,但是你不能說在海外生產的技術,你只要有一點點美國東西都在我的控制內,這個有的時候就有點不合理,所以定了個25%限額。當時覺得其實好多海外的都是代工,技術都來自美國,25%幾乎已經控制的所有重要的產品。但是不幸的是,隨着海外國際化的概念,很多技術逐漸逐漸的就從美國這邊轉移到了國外了,25%能涵蓋的產品就越來越少了。這也就使得這次給華為銷售產品能鑽這個空子,而且華為做大了以後,確實是很多美國的企業就單一的依賴華為,很多企業很多產品大比例的都是賣給華為,這個也是美國這邊整個讓華為做大,結果出現這樣的後果。法律不可能預測到十幾年、幾十年以後,國際會發展成這樣的狀態,所以這也不能說法律的一個漏。

記者:那這個禁賣令不是最近才頒發的嗎?

傑森:禁賣令是依據美國的法律把華為放在它的禁賣令列表實體列表裡,而這個法律是很早以前制定的。美國不是說像中共一樣,一個紅頭文件就把法律掩蓋了,他的每個政府的決定都是基於一個現有的法律。所以在這個事情上,基於美國現有一個法律把華為放到了實體列表裡頭,產生對華為禁賣的這樣一個效果。

記者:您剛剛提到之前是因為美國對於華為這樣的企業警惕性太低,過去的十幾年都是不管,對這種事情放任自流。那目前這樣的決定會不會讓華為更加……

傑森:其實美國現在已經在這次有行動了,行動的結果就是華為自己也承認,它的非常快速的增長的態勢會被抑制住,所以這個效果還在那。任正非承認說,2018年它的整體全球銷售已經達到一千億美元,但是2019年就會受這個影響,每年20%,十幾二十几上漲趨勢可能就開始停了。甚至他估計2019、2020年甚至整個國際銷售會下降,這已經產生了抑制作用。但是這個事最終讓華為往哪兒走,這還是一個中美各方面博弈的一個環節之一。這也是為什麼川普說華為這東西非常複雜,我們很了解華為的情況,但是我不方便說,華為這個事到最後就是等中美貿易和談談到最後我們再說華為的事。

我理解,如果中共那邊真得是按中美貿易和談美方的要求做經濟體制改革,承認國際商業機制,放棄一切盜竊國際技術或者說其它一些做法,換句話說,把中共變得成了一個非中共的,成為國際大家庭裡頭一個合理的成員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那麼華為公司也可能就是像諾基亞,或者愛立信這樣歐洲的其它的這種大家可信任的電信公司。那時候也許華為這個事情就迎刃而解。但是如果華為一直站在中共陣營裡頭,為中共政治利益服務,而中共又完全違背國際的商業規則,用一切不合理的手段,違背它自己入世承諾的這種手段,在世界擴張,政治擴張,經濟擴張,那當然華為這個問題解決不了。所以川普的意思非常明顯,華為問題得放在整個中美大框架下做,不能單獨的說,此時也不能在華為這個事上做具體的決定,這就是華為這個事情的一個狀態。

記者:另外再有一個是大家關注的美中關係問題,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傑森:對,一個中國記者在問中美關係是什麼狀態情況呢?川普好像也說了一個詞叫做戰略合作夥伴這樣的關係。那個女記者問到底是合作夥伴呢,還是競爭對手?還是敵人?川普直接第一句話說的是“Strategic Partners”。這兩點好像讓人感覺是怎麼回事?川普好像在兩個最終關鍵的話題上,完全改變了以前的說法。

到底中美是個什麼狀態?大家說川普為什麼突然又說中美之間又成了戰略合作夥伴的關係,前一段時間不是說中美之間是一個戰略競爭的狀態?其實這是沒看到這個話的上下文。川普說,中美之間可以成為(戰略合作夥伴),但是中國現在的狀態不行,中國現在整個封閉的,美國對中國是開放的,中國對美國是封閉的,這樣是不行的。這話什麼意思?這話的意思其實解讀是非常明顯,就是說你如果跟國際上形成正常一個國際社會大家庭的一個成員的時候,中美之間互利互惠可以成為一個戰略合作夥伴。但是此時此刻你完全是破壞國際秩序的一個角色,那麼這是不可能的。

這是川普說話通常的一個方法,他在跟他的對手談判的過程中,他總是給他的對手畫出一個如果你跟我談成了,你的生活會多麼美好這樣一個願景。比如他跟北朝鮮談判的時候,他說你要是放棄核武器,你這個地方經濟會迅速發展,你的地理位置這麼好,處于日本,韓國,中國之間,我做房地產的,我知道這樣好的位置,將來前途無量等等,他就是給金正恩一個願景,讓金正恩放棄核武器。對伊朗也是,說你要是放棄核武器,跟我談判的話,你將來發展也是前途無量的等等,你的國家老百姓生活也會好很多。就是很多時候他說話的時候都是這樣,很多媒體斷章取義的把他這個話拿來,開始說他對北朝鮮也沒有原則了,對伊朗也沒有原則了,對中共也成了戰略合作夥伴了。不是的,他都是一種談判藝術。他說這樣的話的同時,從頭到尾沒有對北朝鮮制裁有一點點的放鬆,對伊朗的制裁是不斷的在加緊。對中共這一次貿易談判,中共五月初反悔之後,川普給它的兩千億商品增加了從10%增加了25%,增加了15%的關稅,這個關稅一點點都沒有撤掉。換句話說,你可以算個賬,兩千億的產品,額外15%的關稅一年三百億,就是中共反悔的代價是一年三百億美元,他一點點都沒有減低。

所以說川普可以跟你表面上說任何讓你高興的話,但同時他在談判過程中,他要什麼,對你強硬的制約的因素,他一點都不減。這就是川普談判他作為一個商人,這麼多年談判的一個技巧。他自己寫過書,“談判的藝術”。他談判藝術的核心就是用右手猛打你,用左手拉着你,安撫你,讓你一方面承受着,另一方面又跑不了。

北朝鮮也是這樣的,一方面強烈的制裁,另一方面不停的跟金三又是握手,又是見面,一次次見面,整個過程讓金三不知道怎麼辦了。他覺得自己在國際上,川普給他給足了面子,不好跟川普翻臉,但於此同時他的經濟整個外貿全被美國制約的根本他國家發展不了。他只有在這樣的情況下,幾乎沒辦法,很多時候幾乎面臨著是不是只能考慮放棄核武這樣的趨勢。這是川普談判的藝術。

所以我想綜合這兩點,川普得到得什麼?川普得到了最關鍵的就是中共答應從美國購買農產品。此時此刻川普心裡最關鍵關注的是他2020年的總統大選。最近因為畢竟中共因為增加了很多關稅,很多美國農產品就不再買了,這個過程中國老百姓承受的壓力非常大。中國老百姓現在的物價上漲最大的部分是食品,包括豬肉。中國的非洲豬瘟造成整個豬肉產量降低,而又停止從美國購買豬肉,兩方面造成中國豬肉現在上漲非常厲害,還有其它的一些食品上漲都非常厲害。事實上貿易戰過程中,你可以看到又是中國老百姓在承受。

美國這邊,每次出台一批對中共商品制裁,都有廣泛的社會諮詢。第三批三千多億,他廣泛諮詢以後,這次說給習近平又送了一個禮,說三千億我暫時不征了。其實不是說因為是放習近平或者中共一馬,他是在討論過程中,這三千億留到最後也是跟民生最相關的,他感到害怕徵收這三千億之後會影響美國老百姓的物價,所以他又次用這個三千億做個順水人情,說好我不額外再加你的錢了。其實他也是給美國老百姓減少了潛在的各種物價上漲的因素。

但是事實上在整個過去徵收的兩千五百億中國關稅,美國拿到了大概在兩千五百億25%,就六百多億美元財政收入這個前提下,美國老百姓的物價幾乎是沒有上漲,CPI的指數是衡量通常消費者通脹的指數只是1.6%,它是2%警戒線以下的。而中國已經將近3%了,而中國的3%還是一個非常可懷疑的中共統計下的結果。中共其實豬肉據說已經漲了百分之十幾了,水果漲了百分之二十幾了。整體來說,中國老百姓在承受貿易戰的實實在在的後果。而這次川普又拿到了他最想拿到的,就是剛才我談到的,中共承諾從美國這邊購買美國的農產品。

一方面這是中共的一個讓步,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中共這邊物價,中共擔心老百姓可能承受不住了。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答應購買,這就解決了川普一個很大的後顧之憂。因為川普的選民中,很大一部分是農民,他不希望他的這個最堅實的選民有任何的意見。中共當時拚命的咬着牙讓中國老百姓承受食品上漲,也就是想直接打擊川普中部最忠實的選民,農民這個選票。此時此刻,它(中共)又答應購買了,那麼川普忠實的選民也得到了實惠,川普在這部分的票源也得到了保證。所以川普拿到了他真正想拿到的東西。

其實在這次開會之前,很多來自農業洲的這些共和黨的議員,也是他本黨的議員,給川普很大的壓力,說你必須跟中國那邊達成某種協議,讓中國開始買我們的農產品,我們這老百姓已經經濟損失很大了。

其實很多我做了研究,損失不是特別大的原因是,碰巧最近這段時間,美國這邊農業洲水災很嚴重,造成了美國這邊農產品,不管是玉米還是大豆,整個產量都降低了很多。所以整體來說沒有出現非常大,因為一降低,整個這邊國際大豆的市場價格也就上來了,所以損失不是特別大。但是美國這邊就是這樣的,老百姓只要損失一點,政府就得趕快回應,政府就得做。這個時候,川普就讓習近平再接着購買大豆,中國現在立刻就開始購買大豆。整個過程中習近平得到了兩個順水人情,一個是我本來就不想漲的三千億,我現在說我不漲了。另外一個我本來就控制不住要給華為賣的產品,我現在答應讓他們公司給你賣了。但是習近平給了川普實實在在的幫助,就是購買美國農業的產品,讓川普最基本的選民對川普更加忠實。美國農民對川普的支持度達到了75%以上,就是在貿易戰美國農民損失最大的情況下,75%的農民支持川普,在這樣的情況下,川普幾乎是穩拿所有農業洲選民的選舉。

記者:之前每次川普都有一個期限,這次好像沒有提。

傑森:我感覺從這點上,我回到我們開頭說,這次G20峰會說中美之間從新開始談判。沒有確定剩下的三千多億什麼時候增加,換句話說,現在談判很可能會沒有終結線的一直談下去,這很可能是川普想要。川普希望通過中美談判,把中美貿易糾紛這個事從新聞焦點拿走,讓大選不要為這個事反覆爭論。

但是這個談判他也知道中共那邊非常難同意他的各方面要求,因為他要倒逼中共經濟體改革,中共肯定不願意的,放棄國有就中共央企的這種特別關照,放棄對中國市場的封閉,讓外國企業進來,中國老百姓能有便宜的油價等等,這中共絕對是不答應的,因為它要保護它自己央企的利益。

在這樣的情況下,談不攏就會一直談下去,一直談下去的結果就是很多在中國的生產的企業,很可能承受不住這種不確定性,會搬離中國。這也就是川普實質拖下去的目的,拖下去就會把企業拖出中國,拖出中國就是實質上也會達到中美貿易真正平衡,因為以後很多產品不在中國生產了,中美之間就不會有這麼大的貿易逆差了。所以這個事情在我看來,未來還會一直談下去,而且沒有終點的談下去。談的過程中,很多生產企業會加速離開中國大陸,使得實質上達到川普要求的中美貿易平衡這樣的效果。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違者必究。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7-03 14:00

以前有網友提到一個經濟學裡面的一個專業問題:就是中共每每在“國民經濟”低潮、很不景氣的時刻,就開始大量印鈔—— 這是導致“通貨膨脹”的一個因素。而我的問題是,中共印錢是政權穩定的需要;除了平衡“國民經濟”不景氣所帶來的壓力意外,印鈔出來以後“原始使用者”可以壟斷很多東西,可是這些“權貴利益集團”權貴們什麼都不缺,什麼都可以“特供”——那他是如何將這些印鈔“轉化成”自己合法的“私有財富”咧? 這個問題已經困惑我很久了,,,

Jason
2019-07-04 03:16

每次大量“印錢”之後,最先刺激到的往往是房地產或基礎建設項目。發地產直接帶來的是賣土地收入和大量稅收,同時它和基礎建設項目帶來的是大量可能的權錢交易。

匿名
2019-07-04 05:47

謝謝謝謝!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九天鍵盤俠
2019-07-03 00:29

就“華為”這個事兒來說,雖然有美國公司在賣給它芯片與電子配件—— 但華為的信譽、華為的金字招牌,盈利的訂單都大大縮水了!我在中國大陸都看得到華為手機都瘋狂地在電商、超市、專賣店叫賣,大打廣告,試想:一個昔日風光無限、全球霸主的權貴企業,有必要吃回頭草嗎?有必要“可憐”到這種程度嗎?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