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錦州監獄(網絡圖片)
遼寧省錦州監獄(網絡圖片)

親歷者揭錦州監獄黑幕:見證兩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蕭晴
2019-07-5 16:46
日前,有親歷者向本台投訴一份文書,憶述自己在被關押錦州監獄期間的痛苦經歷,並直言自己就曾親眼見證身邊的兩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監獄方活活迫害死。他並表示,“將來法輪功平反了,我可以公開證明這件事兒。”

日前,有親歷者向本台投訴一份文書,憶述自己在被關押錦州監獄期間的痛苦經歷,並直言自己就曾親眼見證身邊的兩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監獄方活活迫害死。他並表示,“將來法輪功平反了,我可以公開證明這件事兒。”

這份投訴書是該親歷者親筆書寫而成,共計14頁,其中描繪了錦州監獄“拿犯人不當人看”、利用犯人“創收”、虐待和奴役犯人等多種邪惡手段。在外面只能在黑夜乾的見不得人的事,在監獄都是公開乾的。

作者寫道,“中共體制下的錦州監獄實際上就是個奴隸工廠。”“不服的(犯人)由警察帶到沒有攝像頭的辦公室,拳打腳踢、電棍通電;再不服(就)押進嚴管隊坐小凳……少則半月,一般一個月,直到妥協為止。”

所謂“坐小凳”,作者信中描述被關進嚴管隊的經歷:“每天從早上5:00到晚上21:00坐在小凳上,不準晃動。小凳類似木樁,固定在地上,高約30厘米,凳面直徑約16厘米。做幾天後,臀部便被硌掉皮,開始滲水、滲血,粘在褲子上,當每天坐凳結束後都要忍痛把這塊揭下來,否則長在皮肉上更麻煩。”

信中還提到,錦州監獄大約有4000多名犯人,共分20多個監區關押,除了老殘、直屬和生活監區之外,其餘監區均為“內創”監區,即內部創收監區。這裡的犯人被強迫每天長時間做苦工,為監獄賺錢,“很少有休息日,有的監區更絕,差不多隻休法定假日。夏天揮汗如雨,冬天兩頭不見日頭,監獄下發的掙錢任務必須完成……犯人的體力已經幾乎消耗殆盡。”

不過,即使被關押人員(或犯人)須要承受如此高強度、高負荷的勞動,他們的食宿條件卻極其惡劣,令人難以置信。

信中說:“8點鐘早飯給的幾根咸蘿蔔條尿氣衝天,給4千多人做飯的大夥房常年把蘿蔔堆在鹽池裡漚着,經常有人看到死耗子漂在鹽池裡或趴在蘿蔔上……即使這樣,一個菜桶里能有半桶湯。”犯人們經常需要支付比外面高出好幾倍的價錢,到監獄超市購買一些簡單食物,以求不會挨餓。

而宿舍條件就更差了:“長期以來,高強度勞動和精神壓力、生活壓力,使大多數服刑人員都心力脆弱,身體素質普遍偏低。監獄內有大量的患病人口,再加上多數監舍面積只有約50平米,卻塞進20多人的居住,流行病更容易傳播,嚴重時流感感染人數過半。”但犯人們必須自付醫療費用。

如果法輪功學員被關入錦州監獄,境遇會更糟糕。

據法輪大法明慧網報導,江澤民曾對迫害法輪功下發多項邪惡“政策”,包括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等;也曾給大陸各監獄、勞教所、洗腦班下發所謂的“轉化”(即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指標,導致中共政法系統內官員及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加不遺餘力。

這名親歷者就曾見證,他身邊的兩位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離世,而監獄方卻極力掩蓋罪惡。

“我呆過一個監區,有兩個法輪功(學員),有一個是朝陽市的法輪功學員,剛進來沒多長時間就被弄死了……。監獄買了800塊錢豬肉給大伙兒燉上,大伙兒管它叫‘封口肉’。”

“還有一個監區有一次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白天晚上都不讓睡,一瞌睡就弄起來,有個家住阜新市的法輪功(學員)熬了將近一個月,實在受不了啦,趁看守沒留神,從二樓一下紮下去(註:法輪功書籍要求不準殺生及自殺),當時就腦漿迸裂死了……”

今年年初成功逃離中國大陸的企業家、法輪功學員于溟,就曾被中共當局轉移關押過多個監獄。他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中共一貫顛倒是非黑白,因此在中共的監牢里,真正的罪犯反倒比良心犯們過得“舒適”。

【錄音】因為它這套整個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政策,包括方式、方法,都是從(中共)“司法部”下去的,執法部原先有勞教局,現在它下設的有監管局。那麼它這一套(迫害的)方式方法,全國都是這樣。你聽那(監獄)名稱是不一樣的,但是裡面的迫害方式、迫害手段,和那些“轉化”的方式方法,其實都是一樣,完整的一套。包括他們現在複製對待法輪功的這些模式來轉化、讓律師群體低頭,包括現在又在新疆搞“再教育營”,它那裡面(迫害手段)都是一樣的,都是從迫害法輪功群體中積累的一些“經驗”,又複製在迫害其他的一些群體中了。尤其像這種政治犯人、異議人士、良心犯,他只是因言獲罪,那麼在那裡面卻要求你像罪犯一樣,而那些真正犯了罪的、真正的刑事罪犯,他們在那裡面還(反倒)吃得開,因為他聽所謂的“政府”的話啊,所以說他們還是“很吃香”,而你真正拒絕它那一套管理模式的人,那你會生活地很悲慘。

于溟還透露,中共給警察制定了特殊的“法則”,即要求警察“打擊你(良心犯)的自尊、毀滅你的靈魂、貶低你的人格、損害你的健康”。

于溟表示,中共警察們在整人、在把自己的“快樂”凌駕於他人痛苦之上的同時,其本人也在經受着中共的洗腦、迫害及對思想的扭曲,最終同樣淪為中共體制下龐大的受害群體。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