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正邪性命攸關 選大法前程無限
明正邪性命攸關 選大法前程無限

他見證了一個生命的最後抉擇【音頻】

慧光
2019-07-5 21:36
在中國大陸北方的一座中等城市中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堅定的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面對中共的殘酷迫害始終不動搖。妻子不修煉,在“610”人員的淫威下總是擔驚受怕,最後妻子得了癌症,將不久人世,在丈夫鍥而不捨的規勸下終於醒悟。因為錯過了最好的時機,最後還是走了,但走的很安詳。

我是中國大陸北方人,生活在北方的一座中等城市,年輕時受中共的無神論教育,什麼都不相信,人生沒有目標,整天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生活沒有樂趣,沾染了不少壞習氣。但我妻子知書達理,積極上進,她在一家金融單位上班,是本市金融系統的優秀職工。我知道我不好,但我的家庭很幸福。

1998年下半年,我走入法輪功修煉,才知道人活着的意義是什麼。因為找到了人生目標,整個人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朋友都說我像換了個人似的。以前我只想自己的事,從不關心別人怎麼樣,修煉以後完全倒過來了。

然而好景不長,1999年“7.20”中共動用全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妖魔化宣傳,煽動民眾仇恨,把煉法輪功的人視為敵人,實行殘酷打壓。為了向政府講述真相,我曾兩次被綁架。在第一次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妻子受到市、區及社區的長期騷擾,“610”的人還給我妻子的單位施壓,甚至唆使她與我離婚。社會的壓力、親戚朋友和同事的白眼、嘲笑,給她造成了嚴重的心理恐懼和精神傷害,她對我說:你要是再被抓進去,我們就離婚。

我始終堅信法輪功沒有錯,我做好人沒有錯,堅持向政府和民眾講真相,不久又被綁架了。這一次出來後,妻子真就不讓我進家門了。無奈之下,我只好住到母親家。妻子很長時間都不搭理我,但作為修煉人,我仍然關心體貼她,主動接近她,家務事能做的都主動去做,她看到我的變化後,漸漸的消除了對我的誤解,七個月之後終於向我敞開了家門。

隨着我在修煉上的提高,身體越來越好,對她也越來越關懷體貼,我的家庭又和睦了。她也由反對我修煉到慢慢理解我,不反對了。但是在邪惡的環境下,她還是心有餘悸,每當看到我在街上向民眾講真相時,她就特別害怕,千方百計阻攔我,回到家就對我大發雷霆。但我沒有氣餒,堅持不懈講真相。有一次在出租車上我給司機講真相,她就使勁擰我的大腿,但當看到司機同意“三退”時,她又輕鬆的笑了。

2015年,妻子被查出患有癌症,這對我們一家來說真是晴天霹靂。我知道很多患有絕症的人都通過修煉大法康復了,就勸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而她卻似信非信。她的娘家人來了,一個勁兒地叫她念那些宗教中的咒語,並給她一些宗教中的護身符之類的東西,還請來有附體的氣功師給她發功治病,這讓我很無奈。最後花了七十多萬元,大醫院進了,中西醫都看過了,貴重藥品也用過了,而病情卻越來越嚴重。

2017年9月,妻子去醫院複查,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醫生跟我說“病人最多只能活一個月左右”。聽到這話我心痛至極,如果她能夠早些相信大法,也必然會受到大法的恩澤,可她就是不醒悟,我當時心急如焚。

妻子怕自己不能活着出院,讓我給她的單位領導打電話,要安排一下後事。領導接到電話後立即飛到上海醫院來看望,我藉此機會給他們講了法輪功受迫害真相,以及大法中許多祛病健身的神奇故事,他們聽後也對我妻子說:“你先生說的有道理,不妨你就試一試,煉煉法輪功吧。”也許是我的鍥而不捨感動了她,有一天她清醒過來了,開始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我也讓她聽我們師父的講法錄音,聽了幾天後她就明白了,堅決要求出院。她的娘家人此時又出來阻攔了,堅決不同意她出院。她明確的對她的娘家人說,醫院已明說無法治好她的病了,不想死在醫院裡。

到家後,她主動把家中那些宗教的物品一一清理乾淨,每天都堅持聽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過幾天,她的身體開始發生明顯變化,臉色也好了,本來只能坐十幾分鐘,後來能坐幾個小時了。

她姑姑是居士,還時不時的拿來廟裡的宣傳品,她堅決不看,並叫趕快拿走。也有人說要給她發功治病,她堅決不從。她說:“我修煉法輪功了,你們以後不要再來了。”

有一天她突然大喊:“快來呀!快來!”我急忙跑了過去。她說:“有一條大黑蛇從我的頭頂上往我的身體里鑽,我害怕的很,快幫我。”我立刻發正念清除,不一會兒她就平靜下來。

還有一次,她的一位親戚來看她。剛走到床前,她就突然大聲喊:“叫他出去!快叫他出去!”親戚走後她就平靜了。過後她說:“這個親戚是個殺驢賣肉的,他一進我的房間,就有一團黑色物質像靈體一樣在空中盤旋,他一走黑靈就不見了”。

有時她也能看到另外空間美好的景象,此時她的臉上就會露出燦爛的笑容。

時間飛逝,離開醫院有四個多月了,已經超過了醫生的預期。

因為在醫院多次的放療化療,使她的身體受到了致命損傷,加之病痛的干擾,造成她吃飯很困難,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煉功。在疼痛難忍的情況下,她還要靠一些藥物及吸氧機緩解痛苦。她娘家人又想把她往醫院送,她堅定的說:“不去,醫院早已判我死了。我還能活着,全靠法輪大法之福!”。

在最後的時日,一天她坐在床上對我說:“是我姑姑把我害了,把我耽誤了,我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她在夢中看見姑姑領了一群小鬼硬把她往地獄裡邊拖。我明白了,鼓勵她不要害怕,沒什麼可怕的,常言道“朝聞道,夕可死”,只要堅信大法就會有美好未來。

臨終那天早上,她主動要看《轉法輪》,在床上安靜地學了一會兒,感覺很好。晚上孩子們下班回家,她還跟孩子們有說有笑的,到後半夜就漸漸地沒有了呼吸,安詳地走了。

她的離去讓我很悲痛,不是因為她離開了我,是因為她不辨是非,錯失了最好的得救機緣,如果她能早些聽我的話,走入修煉,也許不會有這一天。但我也有一絲欣慰,她在生命最後時刻終於有緣聽到大法,平靜的沒有任何痛苦的走了,我想她是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了一個美好的去處,才能夠這麼安詳的走吧。

痛定思痛。中共建政以來,血雨腥風,殺了無數有良知的人,很多都是社會精英。不僅如此,他們還破壞傳統文化,現今連空氣、水等自然環境全被毀壞。更殘酷的事實是,他們通過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徒,把中國社會僅存的道德毀之殆盡,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大法弟子為了挽救世人才克服重重困難、甚至冒着生命危險講真相,就是想讓那些還有一些良知的有緣人認清中共的本質,不要相信中共的欺騙宣傳,不做中共的陪葬品,通過我妻子的經歷我看得更清楚了。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