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漢森教授(Prof. Victor Hanson)
美國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漢森教授(Prof. Victor Hanson)

了解西方文明(1):漢森教授會用簡單語言講述深奧的事情

馨恬
2019-07-6 17:05
為了幫助我們的華人朋友更好地了解美國的歷史和文化,以及更好地理解美國和世界的現狀和走向,本台奉獻給您一個了解西方文明的訪談系列,從中我們可以了解建立起美國的文化、文明到底是什麼,也就是西方的文明和文化與美國的建國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

美國是華人向海外移民的首選國家,生活在美國的華人也是海外華人中一個非常大的群體。為了幫助我們的華人朋友在美國能夠更好地生活、更好地了解美國的歷史和文化,以及更好地理解美國和世界的現狀和走向,本台奉獻給您一個了解西方文明的訪談系列,從中我們可以了解建立起美國的文化、文明到底是什麼,也就是西方的文明和文化與美國的建國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

漢森教授能夠用簡單的語言講述深奧的事情

談到西方文明,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話題,本台記者馨恬採訪到一位很厲害的嘉賓,他非常善於用我們能夠理解的語言來講述深奧的事情。我們這個“了解西方文明”的訪談系列就先從這位嘉賓自己的故事講起。

在美國,絕大多數人拿博士學位,都是為了能夠拿到教授、智庫,或政府工作。但是,如果說一個人拿到博士學位後卻去當農夫了,您是不是感到很好奇?在當農夫過程中,他還成了著名的學者;已經成為著名學者的他,卻仍然沒有放棄他的農夫生活。這時,您是不是感到更好奇了呢?

他就是本訪談系列的主角,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資深研究員漢森教授(Prof. Victor Hanson)。經常關注我們節目的聽眾和讀者其實是很熟悉漢森教授了,馨恬聽到很多反饋說,非常喜歡對漢森教授的訪談,尤其是以前馨恬對漢森教授的訪談節目,例如,為什麼加州會陷落,還有為什麼川普會當選啊,以及對川普政府執政的分析,包括美中關係問題,和朝鮮的關係問題等等,漢森教授都有非常獨到的、深入的分析。

今年3月份漢森教授還推出一本新書叫作《The Case for Trump》(暫譯《川普特例》),是《紐約時報》最暢銷書,賣得非常好,因為漢森教授是學者中非常少有的在2016年大選時是支持川普的,他對川普有很多客觀的分析。

經營家族農場的經典學和軍事歷史學專家

目前漢森教授是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經典學和軍事歷史學的高級研究員,加州州立大學經典學名譽教授,希爾斯代爾學院(Hillsdale College)的客座教授,同時他也是專欄作家,曾擔任《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和其他媒體關於現代和古代戰爭以及當代政治的評論員。

漢森教授於2007年被喬治·W·布什總統授予“全國人文獎章”,於2007年至2008年由總統任命擔任“美國戰爭紀念委員會”的委員。

與此同時,漢森教授還是一位農夫,擁有一個家族農場。

40年前當漢森從斯坦福大學拿到“經典主義學”(Classics)博士的時候,他卻決定成為一個農夫。那是為什麼?經典主義學又是一門什麼樣的學問?它與西方文明有什麼樣的關聯?它又有什麼樣的現實意義?帶着這些好奇,馨恬來到了漢森教授的家裡進行專訪,那是在加州中部弗雷斯諾(Fresno)附近一個小鎮的農場,他有一個杏樹園。

漢森教授說,他從斯坦福大學博士畢業的時候,祖母93歲,獨自生活,於是,他和他的兄弟、堂兄弟就決定要回到老家,看看能否把祖傳的農場盤活。但是,作為全職農夫的生涯只有四年就做不下去了。1984年,葡萄的價格從每噸1,300美元跌倒450美元。他不得不另找出路。

他拿着履歷表,開車25分鐘到了離家最近的大學 —— 加州大學Fresno分校去找工作。學校系主任看着面前穿着格子夾克衫和磨破的牛仔褲的漢森,要求他回去拿來斯坦福大學的畢業證書,意思是不太相信他是個經典學博士。

從那以後,漢森就過起了“雙重身份”的生活。他早上5點起床,打理葡萄園,後來變成杏園,然後開車將近30分鐘到大學教授希臘和拉丁語,他的很多學生來自墨西哥裔移民和工薪階層家庭。在空餘的時間裡,他寫了一系列關於古希臘戰爭的重要書籍,成為美國最卓越的軍事歷史學家之一。

22年之後,漢森教授從加州大學退休,又被胡佛研究所聘為資深研究員。他現在每周一次開車兩個多小時到位於帕洛·阿爾托(Palo Alto)的斯坦福大學的胡佛研究所工作。然後他的大部分時間還是待在農場里。

身兼學者和農夫的“雙重身份”源自一份使命

就這樣,集農民和古典主義者於一身,這就是漢森教授的“雙重生活”。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呢?

漢森教授說,這樣的生活他已經過了45年,其實並不容易,因為他所居住的農場環境跟斯坦福大學是截然不同的。在農場,所有人都是做體力活,而到了斯坦福,周圍的人不是學者就是高科技人士。

但是漢森教授堅持下來了,因為這樣的生活讓他感覺很踏實。在農場里,他面對的都是拖拉機、水泵、和本地人,這幫助他把那些知識分子的思想或抽象思維與現實框架相結合。另外,他也有一種使命感,因為他就出生在這個家族的農場,他的祖先來自瑞典,1871年來到這片土地安家落戶,傳到他這裡已經是第五代,他想要把這個農場經營好,再傳給他的兒子。

從斯坦福的“泡泡”里出來回到農場讓他更與現實接軌

漢森教授認為,這樣的生活也有助於讓他放鬆,碰到事情的時候不會太執着。比方說,他在斯坦福大學會聽到,某某教授沒能拿到一個任命,某某收到了一個差評,或者哪兩個人在爭執,各種人事紛爭。而他回到農場後,面對的是水泵,或者用壞的拖拉機,他就感覺這些都不是事了,這也就幫助他與現實接軌。

尤其是“川普現象”出現的時候,也就是2016年大選的時候,漢森教授周圍的人,在斯坦福大學和胡佛研究所里的,90%都是反對川普的,說川普贏不了。但是當他回到家,跟他周圍的另一群人交談時,這些人是來自不同行業、不同族裔的工薪階層,他發現45-50%的人都可能投票給川普,而這卻是在加州,自由派(左派)的地盤。

漢森教授就想,如果川普能夠在加州得到這麼高的支持率,估計他在密西根和威斯康辛那些州會表現很好,後來的事實證明也是如此。所以對漢森教授來說,這種“雙重生活”就像是讓他從斯坦福的“泡泡”里出來回到現實。另外,住在他附近的有一些是很貧窮的人,也有一些非法移民,所以他自己也要時時處于戒備狀態。

閱讀過漢森教授作品的讀者,也可以感受到他的這兩個身份的密切相關。從他早期關於伯羅奔尼撒戰爭(Peloponnesian War)的書籍,到他在“9·11”後關於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文章中,貫穿了農業與戰爭之間關係的主題,這為他贏得了廣泛的讀者群。而且,漢森教授也看到了農場與美國在世界上的角色之間的重要聯繫。

那麼,到底什麼是經典主義(Classics)呢?

前面提到,漢森教授在加大Fresno分校教了22年書,包括教授希臘和拉丁語、希臘和羅馬語翻譯、經典學和考古學,漢森教授說他接受的教育把他培訓成為一名經典主義學者,學會希臘和羅馬語,有利於研究西方早期的歷史和文化,從而了解西方文明是如何發展的。

那麼,經典西方文明對美國的建立起到了什麼樣的影響作用呢?請關注下一集的內容。

點擊這裡看本系列所有文章

來說幾句


匿名qqq
2019-07-07 07:20

精彩的採訪,期待下一集!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