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 習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將再次食言,原因何在?

伍凡
2019-07-8 18:01

今天要講的題目是《習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將再一次食言,原因何在?》

7月4號,中國商務部向全世界發表了講話說,除非美國答應把中國的貨品到美國去的加上去的關稅全部取消的話,中美貿易談判不會簽字,不會有結果。這是第一個講話。

第二個講話,第二天,7月5號,他講得更凶,他說,如果美方的談判代表談判的態度不好的話,中共也不會去買美國的農產品。

我看了以後,我覺得很納悶,為什麼事情才剛剛過了一個禮拜,6月29號川普和習近平在日本大阪協議,重新在原來停止的地點開始談判。習近平也知道,談判是從你否定的那個地方,也就是談判了十輪以後,也就是幾乎要簽字了的那個協議的基礎上,再繼續談判下去,你現在橫加枝節的要全部取消關稅,我再談判,那麼你不是打了川普的臉了嗎?你又否認你們兩個人達成的協議了嗎?這種做法究竟原因何在?並且你這樣下去以後,會引起很大的麻煩,因為全世界各國包括西方國家,跟中國要做生意的國家,都看到了,你習近平也好,中共也好,是講話不算話的,隨時可以改口的。

那麼下面這個冷戰就要開始。這個冷戰不僅僅是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意識形態、人權、自由、民主要求在中國實現,這些冷戰都會一步步往前推進。

我問,習近平你為什麼這樣做?難道你不知道你跟川普達成的協議是有很莊重的政治意義經濟意義嗎?你這樣開玩笑,哪個人還可以相信你呢?

為什麼習近平會這樣做?

我們回過頭來,看看中美貿易談判的三部曲。

第一部曲,談了十輪談判,已經要達成協議,要簽字了,結果被中共黨內的反對,習近平也順水推舟否定了。是你習近平把它否定了。

到了第二部曲,就是第十一輪談判,中共提出三個要求,第一,取消全部加增的關稅;第二,採購問題,不同意美國要求採購美國產品那麼高;第三,協議的文本要求平衡,並且中文本不公開。

這些要求美國知不知道?知道。習近平知不知道?也知道。但是為什麼你在第三部曲,在6月29號,跟川普達成協議的時候,你當時為什麼不提出來,我要達成個三個條件我再談判,否則我不談判。可是,你一口氣答應下來談判了。並且在原來的基礎上繼續談判。可是一個禮拜以後,你又改口了。

這個就是小人,你在做小人!沒有誠信。你這樣下去的話,哪個還願意再跟你談判?並且口氣越來越大,不按照我的條件,我們就不必談。既然如此的話,可以看得出來,這場戲,這第三部曲是唱不下去的,能夠唱下去的就是冷戰,各方面的冷戰。

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情?就是第三部曲,一個禮拜之後就改變了。

為什麼習近平在6月29號,那麼急着要跟川普見面,見面兩次,第一次沒公開的見面,達成了習近平所允許的,說我願意購買美國的產品,我們繼續在原基礎上談判。你口頭答應了,第二天,正式公開了。你當時講得那麼好聽,到現在否決了。可是當時你是急着要去談判的。

為什麼急着要去談判?因為你可以看到,由於中美貿易這樣一個戰爭,使得中國出口的產品減少,並且出口到美國的貨品關稅加大,很多訂單都減少了。這對中國的經濟、就業以及最大的毛病就是外國企業外國資金往外走了,這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問題。緊接着,這些官員們消極怠工,等着你習近平下台。所以他急着希望能夠通過談判來改變中國的經濟狀況。

可是你現在又急於要去把它否決掉,是不是不想談判了?因為你開出這麼一個條件,美國會同意嗎?所以這個前後的矛盾非常大,原因在哪裡?

原因就是共產黨內部。共產黨內部對習近平在這次中美貿易談判中所走的路線、策略都不認同,一直反對,並且共產黨內的反對的聲音越來越大。所以一開始,第三部曲的一個禮拜,幾乎要走向了談不下去了。

關鍵就是共產黨內的反對,所以他的一尊的地位就不存在了。這麼樣的急劇變化,共產黨的人說你這樣做,等於你是賣國賊。你願意做嗎?所以他現在又是回到了第一部曲的最後,否定。這樣否定的結果,冷戰下去,對中國絕對沒有好處。

這是一個共產黨內部的因素。

我再看看另外的局面,另外的形勢有什麼變化。

因為7月4號,商務部發表這個講話的前後,美國政治狀況也在發生變化,國際的形勢也在發生變化。

同樣的7月4號那一天,美國有100名政治、經濟、軍事、外交一些不在位的官員、學者、專家,他們聯名寫了封公開信,登在了美國的華盛頓郵報。他們說,"中國不是敵人"。他們認為川普現在的對華政策,是不符合美國的利益。

這封信開宗明義就這麼寫的:"我們非常擔心美中關係日益惡化,這並不符合美國或全球的利益。儘管北京近日的行為讓我們憂心忡忡,也需要強有力的回應。但我們也認為,美國的多番作為,才是雙方關係急劇直下的直接原因。"

這個信就直接批評了川普的對華政策。這個評論是誰呢?是麻省理工學院政治學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前美國駐北京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卡內基的研究員史文(Michael D. Swaine),哈佛的榮譽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以及前美國國務院代理亞太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A. Thornton),他們執筆。

這封信他們提了7個觀點,但是我認為,這僅僅是美國輿論界的一個方面的觀點,並不完全代表美國的政界尤其是美國國會的觀點。

川普對習近平也好,對中共的貿易戰所採取的措施,在美國國會,共和黨、民主黨兩黨的領袖一再支持,並且民主黨的領袖認為還不夠,還要加碼。

我們可不可以講,上一次習近平在中美談判的第一部曲的時候,最後把要簽字的協議推掉,他是不是誤判了美國的政治形勢呢?當時他認為,川普急着想要協議,乾脆我把它推掉。

現在這一次,7月4號美國的政界學者寫出了一封公開信,是不是也會造成中共內部以及習近平誤判了美國的政治局勢呢?如果你第二次再誤判的話,那麼你們這些中共內部的美國專家也好,中共駐美大使也好,這些人都白吃飯了,你根本就不了解美國嘛。

美國輿論很重,但是決策一個是行政,一個是國會,輿論往往不可能馬上決定和影響美國的政策決定。所以你拿一封信來作為一個借口,來阻止中美貿易談判,除非要滿足中共的要求。這個做法我看適得其反,恐怕會第二次誤判。你第二次誤判的話,沒人會再相信你了,沒有一個美國的政府,即便是,假如下一屆是民主黨當政的話,民主黨的人會相信你嗎?你這麼樣的一而再,再而三的食言,所以沒人會相信你。這是一個基本常識。

你利用一封信來改變你的談判的態度和決策,是非常可憐和可悲的。因為美國現在正在進入到2020年的總統大選的過程中,美國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已經開始了前奏,正式指定候選人之前,開始預選,美國民主黨有23名到25名候選人來競選2020年的總統。

前兩天,召開了兩次辯論會,在辯論會上,可以看得出來,美國的民主黨,對華政策裡邊分四大流派。這四大流派他們有一個共同的觀點,就是美中貿易現況不可以接受,必須要做出改變,不管你是用加強關稅也好,加強美國和其它國家聯盟來對中國施加壓力也好,或者在WTO進行改變也好,都要讓中共改變你的經濟結構,你的經濟決策–支持國營企業用高稅金高額的資金支持的科技來爭奪世界的霸權。這些做法,民主黨的各派人士都不贊成。尤其是不贊成盜竊美國的科技產權,強迫美國企業交出它的秘密的智慧產權,網絡上盜竊美國的科技以及設立不公平的貿易壁壘。最終一定要強迫制定一個規則,讓中共去執行。所以這一些在民主黨這四大派裡面,基本達成共識了。那麼你可以看,民主黨通過這個全國代表大會,不管選出哪一個人,如果他贏了,他還是要去改變你中美貿易現狀,否則你就不要做,不要往來,不要做生意了。

中共要極力想跟美國達成貿易協議,放鬆或取消中美貿易中所增加的高額關稅,你現在這樣的做法,到兩年之後,民主黨政府執政了,同樣是做不到的。

並且這裡邊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貿易戰的美國的代表,談判高手萊特希澤。萊特希澤是將近30多年前,是在日本簽定了"廣場協議",把日本人佔盡了美國的便宜,無論是汽車也好,電視機也好,各種各樣的美國發明的一些設備傾銷到美國來,把日本人打敗了,簽定了"廣場協議"。而這個談判的高手,正是劉鶴的對手。

中共它們所採取的辦法,很土。它拿65年前1951年到1953年進行2年的停戰談判為例,這個停戰談判中,中方所談判的一些技巧啊,策略啊,思路啊,全部搬到65年以後,中美貿易談判中間來。人民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一直在吹捧,朝鮮停戰中,中國談判贏了。

我不管你講的贏還是輸,我就問你,那是個戰爭,這是個貿易,這兩個完全不同領域,你這個談判的技巧,思路能打得通嗎?我看是不行的。為什麼?因為戰爭會死人,為了避免戰爭,為了結束戰爭。而貿易談判,起碼它不會死人,它可以拖很長時間,並且可以讓你貿易完全停止,不跟你往來。而下一步引發的冷戰、科技戰、金融戰,這些不是朝鮮停戰談判中那些過時的經驗所能代替的。

美國的談判高手萊特希澤,他有經驗,中共的劉鶴沒有經驗,沒有談判策略。所以中共在這次貿易談判中,所有它的指導思想,策略,思路輸了,而談判的對手,談判的主要官員也不如人家。所以你現在要耍弄花招,要美國人全部放棄已經徵收的高額的關稅,有可能嗎?我想完全不可能。

如果你現在中共不答應改變所有的東西,還沒簽字之前,你要求美國放棄所有的關稅,這在博弈上不現實的,美國談判代表已經講得很清楚了,因為中國欺負了美國。在貿易上佔了幾十年的便宜,所以現在美國就要求我要扳回來,我要讓你遵守我的協議一段時間之後,我才能放棄你的關稅。

川普已經講了好幾次了,中美之間一定達成這個很漂亮的貿易協議,但是不是對等的,一定要美國佔上風。為什麼?因為你中共佔了美國幾十年的上風了,現在他要扳回來一點,如果你現在不扳回來,那就等於又回到過去的狀態了,你佔便宜已經佔了幾十年,現在還要繼續佔便宜?美國不允許。所以這個談判看來,很難進行下去。

這是一個他們對美國國內政治形勢的誤判。

第二個,國際形勢也在變化。7月1號,《以色列時報》報導,大批的以色列的軍機,轟炸了在敘利亞內部的伊朗的指揮部和它的軍事基地,把整個軍事基地全面消滅了。

這個是把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總部,在敘利亞,在91旅的基地全部斬首行動消滅了。

這件事情在我看來,也會影響到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因為中共是始終站在伊朗這一邊的,這也是屬於冷戰的一部分,軍事行動也好,外交也好,會牽涉到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那麼,如果伊朗這件事情再繼續深入發展的話,我看中美貿易談判就根本不要談了。美國人不會同意說,你要支持伊朗跟我對着干,又要來跟我們談判貿易,又想佔便宜,這怎麼可能呢?所以這個事情的發展,非常迅速。為此,洛杉磯的《世界日報》,專門為這個問題發表了一篇社論,它的題目叫做《聯手伊朗,中國反其道而牽制美國》。它有聯手伊朗來牽制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

所以這裡邊我就可以解釋出來了,為什麼在川普和習近平在大阪會見達成協議繼續談判一個禮拜之後,形勢發生了大變?

我現在可以做個小結:

第一,中共黨內鬥爭激烈,習近平誤判美國政治形勢。

第二,國際形勢變化,中國聯手伊朗制衡美國。那麼你這樣走下去,就說明這樣的貿易談判,有嚴重的不確定性,無法可以預料什麼時候談出個結果來。一開始一個禮拜就變了。當然了,中共黨內鬥爭是主要一個原因,我想下一步,什麼時候有個苗頭呢?也就等待北戴河會議。北戴河會議元老們出來,各方勢力各方利益代表都來協商,究竟這步棋該怎麼走?再加上現在的習近平權位看來是很不穩定,第一次有人反對,你自己把要簽訂的協議把它推掉,第二次還沒談判呢,你又要把它推掉。那說明你是完全受制于黨內的鬥爭,你不是一尊,不是一人講話算話。

第三個原因,那就是香港問題。香港問題也是牽涉到中美貿易談判,因為如果香港一直鬧個不停,在北戴河會議中間不能做出最後的決定,怎麼解決香港問題的話,英國人會出來講話,美國人,美國國也會出來講話,為支持香港老百姓,他們的籌碼就在中美貿易談判中施加壓力。

所以中美貿易談判牽涉多方面的關係,多方面的利益,最終會有什麼結果出來,我想等下個月吧,北戴河會議,恐怕會露出一點信息,究竟該怎麼走?習近平能不能掌控大局,這是一個問號。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