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享】《一滴淚》(63)——二牛

齊玉
2019-07-9 07:31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下面請您收聽長篇連播節目。今天我們將繼續為您播出巫寧坤先生的自傳小說《一滴淚》。

  第二天夜晚,小陳正在燈下入神地看中譯本的歷史小說《斯巴達克斯》,突然聽到鄰居家的狗叫。他急急忙忙把書塞到枕頭下面,打開了桌上的一本《毛澤東選集》。林師傅進來,看見他正在研讀天下唯一值得閱讀的書,滿意地宣稱:“小陳,我很高興看到你聽我的話讀毛主席的書,我真高興!我認為,沒有任何書能比得上毛主席著作。記住我的話,小陳。”他一走,小陳忍不住要和我們分享他的樂趣。“老冒,老巫,這簡直太妙了!我正在緊跟着斯巴達克斯騎在馬上飛跑,逃避敵人的追捕,這時候突然聽到鄰居家的狗叫。我的心跑得比斯巴達克斯的馬跑得還快。啊,多精彩的冒險!”

    這個期間,怡楷有時從劉莊上烏江鎮,來迴路上往往來看我一下。小陳一見她來,就說有事到村子裡去。我倆喝杯綠茶,講點閑話,談談不在身邊的孩子,或是揣測我們的前途。她每次都帶一包五香花生米和幾塊茶乾,她知道我愛這些小吃。她也跟我講她住在一個貧農家的故事。主人老劉兩口子待人很好,但是作為“牛鬼”家屬,她受一個俄語女生監視。兩人合睡一張不寬的竹床,這位“巾幗小將”佔了靠牆的一邊,睡得穩穩噹噹,讓老師夜夜冒一翻身就會掉地的危險。更糟糕的是,夜裡耗子在床上跑來跑去。“有一夜,兩隻耗子在我臉上打架,把我驚醒。我驚叫了一聲,吵醒了女將。我趕忙說對不起。她只說怕耗子是‘缺乏革命性’。反正我從來就沒有‘革命性’。第二天早起,我到水缸去舀水洗臉刷牙,看到水面上漂了一隻大耗子。這次我沒驚叫,跑去叫老劉來看。他伸手把死耗子抓出來,扔進垃圾堆。他說:沒什麼新鮮的。下次政治學習會上,我的‘床伴’揭發我膽小不如鼠,抵制貧下中農再教育。”有時候,她的好友、俄語女教師江楠和她一道來。我們的談話題目離不開“牛鬼”會如何處理。怡楷和我早已習慣于黨的反覆無常,不再為我們無能為力的事操心。可是江楠憂心忡忡,因為她的愛人、老黨員、校工會林主席在寬嚴大會上被宣布有嚴重問題,被押回校園單獨監禁、嚴格審查。怡楷和我盡量安慰她,說他的問題一定會順利解決的,雖然我們的樂觀是沒有根據的。

    社員們忙于春耕春播,革命師生呆在屋子裡沒完沒了地東拉西扯談論教育革命。紅衛兵頭目不準老冒和我參加討論,命令我們二人執行生產任務,去生產隊指定的一塊地上種白菜,供食堂用。冒老從來沒下過地,何況步履蹣跚,所有翻地、種菜、挑水、挑糞的活兒,理所當然都是我份內的事。他老人家高興時,幫我澆澆水、施施肥。其實,巴掌大一塊地,能有多少活兒。閑下來,坐在田頭,目標太大。我心生一計,我倆還有看菜地的任務,於是在一處田埂下面挖了一個洞,面向菜地,寬大足以容二人並坐。小小天地,不啻紅色海洋上的一葉方舟。冒老大喜,稱之為“二牛桃花源”。我幹活時,他可以倚靠在洞中抽煙養神,或小睡片刻。我無活可干時,二人促膝談心。他的話匣子一打開,你休想關起。這時我才知道他早年在北平攻讀俄語,因為系出名門,又人才出眾,隨意出入豪門。後來出使莫斯科,詩酒風流,名噪一時。此刻置身“桃花源”里,遠離批鬥會的唇槍舌劍,冒老講起往事來,津津樂道,毫無愧色。

……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