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在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網絡照片)

正念正行換了天【音頻】

慧光
2019-07-9 14:40
在中國大陸河南省的一座中等城市,有一位在工廠上班的中年女性,長期受病痛和精神雙重摺磨,看不到任何希望,都不想活了。在同學的引導下走入法輪功修煉,從此找到了人生目標,開啟了新的人生。為了讓更多人都能在大法中受益,她利用一切機會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真相,有了全新感受。

我生活在中國大陸河南省的一個中等城市,是一名普通的中年女性,在當地一家工廠上班,按照現在流行的說法就是“上班族”吧。

從外表看,我的身體微胖,給人的印象是健康的樣子,實際上我是個“病秧子”,全身上下細說起來哪兒都有病,尤其是婦科病折磨我很多年。發病時全身麻木,到醫院檢查了很多次,醫生都找不到根兒在哪裡。每次到醫院醫生總是不停的盤問,可我覺得哪兒都不舒服,找不到一塊沒病的地方,搞得醫生很無奈,最後都煩了,說沒法查了,無從查起,所以很多次去醫院看病都是無功而返。

其實我心裡知道,我是陷在常人的情中不能自拔,飽受精神折磨所致。當初我和丈夫結婚是出於不得已,所以婚後我總是看不起他,嫌棄他,提起他就有無盡的怨恨。我多次提出離婚,但是在家人的阻撓下總不能如願,與家人的關係也越來越僵。我每天都處在痛苦的折磨中,身體自然就好不了。那時候我總感覺人活着沒意思,我可能活不到四十歲,看不到任何前景和希望。幾次想到自殺,想早點兒做個了結,可是兒子還小,一想到他我就猶豫了。

2008年,實在走投無路了,有一天我找到一位要好的同學,向她傾訴了我的苦楚,沒想到她跟我說:“煉法輪功吧!只有走入大法修煉才能解脫。”說著拿出了一本《轉法輪》書,讓我認真閱讀。不知為什麼,當接過書時,我的眼淚不由自主的“嘩嘩”流下來,就像一個流離失所的人突然見到久別的親人一樣,當時是淚流滿面。其實我在1999年就看過這本書,但還沒有看完,中共的全面鎮壓就開始了,就不敢再看了。

那一天,我將《轉法輪》帶回家,心情非常激動,我高興的對家人說,我要煉法輪功了!

當晚我盤着腿坐在床上看書,看累了就順勢躺在床上,想休息一會兒再接着看。就在我剛剛閉上眼的那一瞬間,眼前顯現出了七彩光環,非常鮮艷漂亮,還在不停的旋轉,我驚叫道:“孔雀開屏了!孔雀開屏了!”後來才知道那是法輪在旋轉。

那一晚,我全神貫注的看書,忘掉了一切,好像周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全身麻木的癥狀感覺不到了,所有的病症都沒有了,身體被強大的能量包裹着,有一種難以訴說的美妙。

書中的法理通俗易懂,使我在人生中多年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我知道了人活着的意義是什麼,從此有了人生目標,對今後的道路充滿信心。我從心底里感謝師父把我從地獄裡救出來,不然我的生命也許真的就沒多長時間了。

因為起步較晚,我意識到必須抓緊實修,才能彌補之前的損失,所以在修煉上不敢馬虎。

修煉後,我事事處處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做事,遇到矛盾向內找,再也不挑丈夫的不是了,家庭從此變得平靜祥和。以前我經常和丈夫打架,孩子在家裡壓力很大,臉上總是陰雲密布,一副不開心的樣子,現在兩個孩子放學回來總是有說有笑的。每當遇到我做的不好時,兒子就嚴肅的對我說:“媽,你還是修煉人嗎?”丈夫雖然不修煉,但看到我的變化,對大法和師父也很尊敬。

我的轉變對父母和姊妹的影響也很大,父母在我的引導下也開始修煉了。當我勸姐姐、姐夫修煉時,他們還嘲笑我,沒想到當年秋天,姐夫就突發心臟病一命歸西了。姐姐對他用情很深,整天哭泣,都不想活了,差點兒隨他而去。之後我天天陪着姐姐,給她講大法的神奇與超常,講人與人之間的緣分,讓她看大法書。最後她終於在痛苦中振作起來,用了半年時間抄寫《轉法輪》,抄了一遍後又接着抄《轉法輪(卷二)》。白天抄,晚上煉功,身體很快就恢復了,心情也平和了,對姐夫的情也放淡了許多。

親身的體驗讓我意識到,還有很多有緣人因為中共的殘酷迫害對法輪功有誤解,不能享受大法的福澤,於是我就把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當成自己的責任和使命。

我每天的生活軌跡很簡單,就是家裡——廠里。家人明白了真相,我就開始在廠里講。我首先給廠長講,告訴他法輪大法是救人的高德大法,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福報,沒想到廠長的悟性真好,每天見到我就雙手合十,然後大聲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笑着回念一聲!即使旁邊有很多人在場他也不在乎。這給了我很大鼓舞,讓我去掉了怕心,以後每天上班時,我就堂堂正正拿着真相資料派發,同事們大多都能高高興興接過去。

有一天上班時,我在廠門口看到領導們都在那裡查崗,當我走到跟前時,廠長突然大喊一聲:“法輪大法好!”我接着喊一聲:“真善忍好!”在場的人都笑了。我趁機走到他們跟前,掏出真相資料,對他們說:“每人一本,得到是寶,明白是福!”

那天我派發的是從明慧網下載打印的《天賜洪福》和《明白》小冊子,有的還問:“跟上次一樣不?不一樣就多給我點!”有的還說:“前面幾期還有嗎?給我一份全的!”我高興的說:“全有,保證供應。”

平時在我辦公桌的抽屜里就放着真相資料與真相光盤,有人找我辦事,我就先問對方:“家裡有沒有DVD或VCD播放機?”有就送光盤,沒有就送小冊子或其它真相資料,看到的人大都很高興。當然也有不理解和唱反調的,但是這些人沒有市場。

有些黨員、幹部明白真相後,明確表示同意“三退”,也有的聽後笑着說:“沒入,那玩意兒過時了!”看着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我笑了——天真的要變了!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