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論】路透社:駐港部隊司令主動約見美國防部高官 表明絕不干涉 (音頻/視頻)

石濤
2019-07-10 09:42

大家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七月七號到七月八號,整個香港的事情就出現了非常不太一樣的一種概念,我們回過頭來看,就這麼兩三天的時間,整個香港事件向海外擴展,在九龍大遊行它的方向面對的是大陸人,在這點上對所有人,對全球的媒體來講都是覺得非常的吃驚,而且感到香港人的智慧。等到了七月八號,何韻詩到了歐洲,到了瑞士聯合國的人權理事會,僅給了她兩分鐘的時間,她卻佔據了整個世界大媒體中國問題的整版,完全是頭版,何韻詩兩分鐘的時間征服了世界的媒體。在她的對比之下正是中共本身,中共在聯合國代表兩次打斷她,兩分鐘還兩次打斷她,在這種相互的對比之下呢,中共政權把自己的整個位置就擺明放在那兒了。中共是跟全港人作對的,跟我說叫三百八十萬人次大遊行作對的,全港只有七百多萬人,因為他的所謂干預的說法,所謂的對一國兩制的爭執的說法,所謂的聯合國的憲章的概念,當他拿出所謂這些東西的時候,他的內在的生命的屬性是反人的,是殺人的,這是一個很顯著很顯著的特點。

 

另外一個就是《壹周刊》的,也是《蘋果日報》的老闆,黎智英,出人意料的來到了華盛頓DC,他有錢,他是富翁,這是沒錯的,他有錢他是富翁,但他又是全香港唯一一份到現在沒被中共影響到的一份媒體。沒有影響到的概念意思就是在他的媒體中講的是真實的人的東西,而不是摻有高級動物那種宣傳的東西,那種直接殺人傷害人的東西,沒有,截止到現在,這是《蘋果日報》太難能可貴的。而香港聚集了相當多的亞洲的富翁,絕大多數亞洲的富翁全都默不作聲,因為他們在大陸的利益太多,所以你看到香港的富翁不作聲,香港的媒體只剩下《蘋果日報》,香港的影藝界人士只剩下兩個女人,這就是非常令人瞠目結舌但你可以看到這是一種煉獄的過程,這是一種在現實的環境中生命的一種淘汰的過程,說實話是生命淘汰的過程。人們在身體之外就是錢,在身體之內就是色慾,人們在這樣的一種誘惑下,絕對絕對大多數是無力抗爭的,在中共的這種,你讓我說就叫魔鬼的品質,現在香港的天主教徒全都這麼稱呼中共,這是我們基本看到的故事。

 

這是一個相當大的轉折,而轉折的本身,它特點就是在時間上很準確,很瞬間,很驟然的就到這一步,所以經過八號這一天的對七號的那件事情的消化,九號林鄭月娥就出來,再次做了一份重申,但再一份的重申,她用了一句“壽終正寢”透顯出她的冷血,非常冷血,非常殘酷,非常令人難以接受的那種冷漠,但是我以為是應對了她的生命來的。我昨天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我說很有趣,因為有朋友跟我說,說董建華是七月七號出生的,我後來也看到了是七月七號出生的。然後我昨天夜裡的節目中說,我說如果他是七月七號出生的話,我不知道他的那一年裡是不是帶有七,咱就不知道,如果董建華帶有七的話,去應對林鄭月娥當選三條七,這事完了,香港這件事情最終的結果是一個七的定數的一個詮釋。董建華是一九三七年七月七號出生的,他真搭上了七,一九三七年七月七號出生的,林鄭月娥是七七七當選的,一個生日,一個當選特首,一個最早特首,一個走到今天的概念,這是一個我眼睛裡非常有趣的這麼一個圈,這麼一個套在裡頭,這是一個詮釋了,這是一個在現實環境中我們看到的一種大的天象的任何人都無從解釋的。

 

我跟大家解釋過習近平逃不出七的這個數,其實從另外一點你同樣可以看到七,我記得我們原來跟大家講過,解釋過,那是很早了。當時沒有講到七的定數,當時在講文藝復興時期的哥白尼,哥白尼的日心學說,是對應着文藝復興時期的三傑對神的敬仰,特別是米開朗基羅,所以他們兩個是對應的。而哥白尼同樣是從宗教里出來的,他是從教堂里出來的,他的日心學說是以物質化的,與肉身同在的物質化的表面形式為中心。而堅持地心學說的是宗教,在中國的宣傳中把宗教視為邪惡的力量,其實當時的宗教是地心學說,是以人為中心,人是神造的,所以在整個這天地人當中,太陽系的環境中,是應該以人為中心,太陽系這個環境是給人造的,那它的中心點呢在地球上,我們當時基本上是從這一點上講的。

 

在行星上,金木水火土五行,誰給定的金木水火土這五顆行星的名字?你查不着,我查過,說誰定的金木水火土?這五個名字超過了語言的差距,超過了種族,超過了地域,超過了歷史,你查不到當時誰給的這個名字,這個大家要明白。而金木水火土如果加上太陽的話,地球正好處在這六顆行星的中間,地球是第七個,它在中間的平衡點上。你不要把太陽按照太陽系,按照行星跟恆星之間的關係,你別那麼想,你只把人當成中心,生命為中心,地球是第七個,在最中間,而這樣的認識在人類歷史中連續了兩千多年。

 

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這三顆行星是在近百年的歷史中才發現的,在此之前沒有。用了冥王星的概念,冥,地獄來的,你要知道如果按照九顆行星算的話,地球的位置從前算是第三顆,天地人,如果地球的位置從後算,它是第七顆,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三魂七魄。這份玄妙,我們從七的定數中,我們今天看到這個環境,這是一份玄妙,非常有趣的玄妙。有朋友說你不能這麼算,那沒問題呀,你可以隨便怎麼算,你愛怎麼算你怎麼算,沒有人這麼算過,我們只是在講這七的定數中我們看到這其中的奧妙,而這一份的奧妙和用人的環境人的知識難以解釋的,根本無法解釋的這種展現出來的現象,卻跟中國人的傳統人的文化,生命的文化,三魂七魄這種東西,天地人,是完全吻合的。甚至你可以在《西遊記》中,《封神演義》中,你都可以找到這樣的天文與人之間的關係。

 

自己的師父很早一開始就講過,人就是個小宇宙,聽不懂,師父就講的很詳細了,就從這個粒子的生命的角度去講述,說實話聽不懂,又懂又不懂,表面上是懂的,其實根本從生命上內在沒有感悟的,修了二十年都感悟不到,只是一個表面的字。在我們講七的定數之後,就像我剛才講這個概念的時候,哎就似乎能感悟到自己的身體,就是自己的人,跟整個這太陽系也好,乃至之外也好,你會感覺到是融為一體的,能夠有這種縱深感,在空間上有這種縱深感。我說過,如果你把人的生命鑲在時間的這種槽裡面,時間縱着看的話,你能感受到自己的珍貴,類似,所以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其實這幾天的節目都在從各個角度,天地人的角度,跟大家分享自己對生命的珍貴,那一份珍貴,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其中的。

 

所以當在這一份的珍貴的背景之下,這是香港正常人的社會,一個警察做出這種事情的話,他講黑警害全家,那就不只是黑警害全家,他現在為了錢,那天講的很清楚,一百二十個小時最高津貼可以拿到十萬港幣,說明在警察裡面的津貼是有區別的,津貼不是每一個人均分的,就要在現場上表現,那現場上表現就得跟他們頭兒的要求是一樣,如果他們的警司就以這樣的暴力的方式來達到他想要的目的的話,他們就各個爭先,這就進入魔鬼的概念。這裡面講的就很簡單,林忌,一個專欄作家,在《蘋果日報》他寫這麼一個概念,如果他做的很理直氣壯的話,那就好嘍,靠社交媒體的方式,結果就必然會牽連到他的家人,黑警害全家,不但害了全體警員,是。那警察會以法律的名義去說,如何如何如何如何,但是呢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我們講從剛才我們詮釋的這種生命理念上說,他會容易徹底毀掉自己,因為他與魔鬼同在。

 

在這種暴力衝突的背景之下,路透社披露個消息,在六月十三號,解放軍駐港司令曾經會晤了美國國防部的高官,稱無意干預香港的事務,這是顯得非常的特別的做法。六月十二號香港出現了暴力的衝突,在這種暴力的衝突的背景之下,香港警方使用了過度的武力,然後衝突一直影響到今天。林鄭月娥到今天也沒有把有關暴動的說法,暴徒暴動的說法給它去掉,她堅決不去,可這一份定性的本身是對香港人的侮辱,這是十二號。十三號,他講,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的司令員陳道祥少將上個月曾經與美國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首席副助理部長,海大衛,David,有會晤,時間六月十三號,就在十二號開槍鎮壓示威者之後。大家要小心這個時間,十三號的同時我們記得是韓正去了深圳見的林鄭月娥。十五號習近平的生日,林鄭月娥提出了暫緩和另外那個梁先生的死去,前後的時間是這麼對應的,而它的激發點是在十二號的警察的開槍鎮壓的背景之下出現的,這裡就出現了非常詭異的現象。

 

消息人士講,陳道祥在會上說,解放軍駐香港部隊不會違反一直以來的政策,去干預香港的事務,雙方的會面是由陳道祥發出的邀請,是在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的大廈內進行的。他主動邀請他,那為什麼去邀請美國國防部的亞太地區的主管的官員,為什麼是在六月十二號之後他即刻發出邀請?幾乎同一個時間是習近平參加經和會議,習近平同天應該是去的俄羅斯,因為十五號的生日他是在俄羅斯過的,普京給了他蛋糕,所以這是習近平真正的想法。在我個人眼睛裡習近平自己不想把香港的事情鬧崩,而駐港部隊主動去找美國人說明他們非常忌諱,也非常在乎,怕美國在貿易戰的這種大的背景之下,以香港目前的狀況而言,出現更加強硬和激化做法。因為這個時間點同樣是習近平見川普的兩個星期之前,而那個時候的消息基本確定川習峰會已經要進行,主動提出來這個說法,所以他是一個軟化,是一種表態。而軍隊是獨立於地方的,韓正很可能並不知道,也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習近平在透過軍隊的系統中有這樣的安排,直接找到美國軍人來表態他的態度。那這種態度的表態,就是表明軍隊將真正履行一國兩制,而這種軍隊履行一國兩制的話,習近平有他自己軍隊方面的獨立做法,不妨礙韓正跟林鄭月娥的交代。

 

所以在我的眼睛裡,中共上層在習近平的最貼心的最集中的他的智囊團當中,如果他還有智囊的話,是分化的,變相的說習近平更傾向于維持一國兩制,更傾向於他想做的,這是一個方面;另外一個方面就是他非常懼怕美國人的動作。而香港人的利益,香港的現在的狀況的保持下去,對現實中共上層的各大家族的利益至關重要,他們的錢財,他們的一切都跟香港有着密切相關。他當然可以不透過香港把錢財弄出來,這是單一的一個說法,但是香港的存在對於他們的幫助太大了。香港是全球的第三大金融中心,只弱於紐約跟倫敦。第三大,超過了東京和新加坡。李克強印的錢,權貴家族們把錢攏起來,然後以各種方式進入到香港的金融中心的系統,從而把錢合法化洗出去,相當有勢力的家族一定是可以這麼做的。透過賭場的那是個方式,但終歸那是一個數量是有限的,透過金融中心洗錢,那個數量是就目前而言是最大的。所以我以為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消息,相當能夠窺視到中共上層內幕之間的圍繞着習近平他的態度。

 

消息人士講,這是令人意外的,因為是由他自行提起來的,在這個敏感時期它是一個清晰的信號,清晰的信號沒說什麼清晰,能動軍隊,能讓駐港的司令主動去跟美國人接觸,只有習近平個人。如果換個第二個人敢去有這樣的軍隊行動的話,這個人能抓監獄給判了,對不對?軍事法庭得給他判了,不可能的。這個系統是跟政治局的系統完全是分開的,所以這是習近平的態度,他想保住,他有他自己的一個說法,那這個說法應該從某種意義上講是很正面的一個消息。有朋友可能不愛聽,說濤哥你又給習近平洗鞋是洗腳,瞎掰,這是人家報出來的,它這個東西是非常非常不一樣的。所以韓正的做法是公開的,而軍隊的做法是他隱蔽的。不願意透露身份的美國國防部的官員證實了,陳道祥曾與國防部的一名高官會晤,並提到駐港部隊不會幹預香港的事務,但基於會面屬於私人性質的,所以拒絕透露更多詳情。

 

我們不知道路透社是怎麼拿到這個消息,但路透社他願意去透過不同的環境去證實一件事情,這是另外一個渠道證實這件事情的存在,私人性質這是習近平個人的做法。你還記得在川習峰會之後,納瓦羅很出人意表的平靜,在有關華為的問題上他也出人意表的平靜,而美國貿易代表到現在默不作聲,其實你看美國財長也沒有講話,只有庫德洛在講話。庫德洛他是負責媒體的在講話,而講話的內容主要是解釋有關華為的問題,而納瓦羅在他的一次談話中他無意中透露出來,他說習近平跟川普之間的私交很好。納瓦羅那麼反共,他為什麼強調這點?這中間一直在包含着這東西,而在他那種最高級的內聊的會談當中,到現在習近平八十分鐘談的什麼?我們就聽到名古屋的乒乓外交,其他我們都沒聽到,而名古屋的乒乓外交的說法是王滬寧寫的稿,他上來就念,跟那次是一樣上來就念,所以這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概念。為什麼這麼講?這裡面再次透露類似的東西,我們很難說後面的方向是什麼,但是這是路透社拿出來的消息,我們只能面對它。

 

解放軍一名消息人士也向路透社表示,駐港部隊現在沒有任何計劃干預香港事務,這是由香港政府去解決的香港問題。這是明確的一國兩制的說法,對吧?很明確的態度。另外一個不具名的美國高官稱,美國留意到解放軍駐港部隊的低調態度,如果他們需要去到一個地方要有解放軍去干預香港,那是承認香港失去了控制。是,大家注意到這是一個相互對等的消息出來,所以大家要注意,路透社這篇報道當中他引用了不同人的說法。另外一個解放軍的消息,他從另外一個概念去講,很顯然這個消息來源,就這個人評價的說法相對比較靠外,就是他並沒有靠到香港內部,香港事務的中心,但是他多少知道一些,也就是說他的級別低一點。而另外一個美國官員呢他直接談到在美國軍隊和政府官員中,他的觀察有關香港事務的時候,他們有一個衡量的標準,低調,整個過程中非常低調,如果他們真的要去幹什麼的話,那就完了。承認香港失去了控制,那就是說一國兩制被傷害了,第一個;第二個,中南海真的直接動用軍隊,那就基本完了。

 

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解釋只是說針對十二號的事情,我們說習近平到現在沒有能力控制軍隊,在香港演出當年三十年前的八九六四,他沒有,他沒有信心去把軍隊可以任意的這樣去做,但是相反,軍隊的不參與他卻很容易做到。現在的軍隊來講,不參與他很容易做到,而參與卻是很難把握的。愛國主義情操那是騙人的,愛國主義情操是為了七月一號佔領立法會。解放軍旗下的中國軍網第二天在微博上發布消息,香港部隊二十六號出動了海陸空三軍兵力,在香港附近的海空域組織聯合進行海空巡邏演習,重點考驗提升部隊的應急出動、機械部署聯合行動等作戰的能力。該消息一度引起不少人猜測,擔心解放軍會幹預香港事務。王滬寧乾的,那個東西沒有時間沒有地點,這種訓練沒有時間沒有地點,他隨便找一個地方就可以拍,攝影棚都能拍,瞎掰的。那這前後對應的王滬寧乾的話,你可以看到習近平在處理香港事務中出現了兩個完全分離的做法,真正擁有實力的東西是軍隊,卻按照非常綏靖的態度,而且直接通知美國。

 

而在香港的事務中他用了韓正,韓正在前後的過程中,他是想把事情緩解,但決不讓步,到現在他也不讓步,對吧?他就不說撤回,他叫壽終正寢,壽終正寢這個詞是不對的,但壽終正寢確實應對了習近平的方得始終,他自己把自己整死了,壽終正寢。董建華生日中含有三個七,林鄭月娥三個七上選的,林鄭月娥來了一句壽終正寢,完了,這事基本就完了,這是整個中共在九七年回歸第一個行政長官到林鄭月娥這完結完蛋了,這是一個非常明確的標誌。很有趣,我跟大家說這東西,我們就是從他們自己的話,他們自己的作為,他們自己的表態中,我們看到定數中從中能夠反應出他無可抗拒的命運的本身。但就在韓正低調的做法,軍隊主動去向美國人表態不干涉的背景之下,國內的宣傳卻像要把港島燒乾了鍋,全都燒毀,那是王滬寧控制的。

 

所以這是一個在中南海上層,在習近平自己的左手跟右手有着本質上的區別,表面做的一切跟他下面要做的一切中間是有分離的,我不想說是好,我也不想說是不好,但他習近平只要跟共產黨拴在一起,他逃不出這七的定數,而這七的定數上至太陽系,下至每一個人的三魂七魄,很有趣的生命,這是今天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這種外表的事務中的對稱之下,人們有機會能夠看到更深刻的我們生命的自己的真實。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