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環球電視台(視頻截圖)
中共環球電視台(視頻截圖)

法媒:從香港事件看中共大外宣如何向西方散布謊言

李昂
2019-07-10 14:46
在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中,中共宣傳機構一方面對大陸封鎖所有相關信息,另一方面,還利用大外宣在國外進行謊言宣傳。周二(7月9日),法國媒體liberation發文指出,在香港事件中,暴露出中共對西方媒體的滲透,這種微妙而長期的滲透,對西方最重要的規範、價值觀和法律的破壞非常大。

在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中,中共宣傳機構一方面對大陸封鎖所有相關信息,另一方面,還利用大外宣在國外進行謊言宣傳。周二(7月9日),法國媒體liberation發文指出,在香港事件中,暴露出中共對西方媒體的滲透,這種微妙而長期的滲透,對西方最重要的規範、價值觀和法律的破壞非常大。

“支持香港!”,上周香港抗議者發出的求救信在英國、瑞典、德國或加拿大的報紙上被整版登出。在這些廣告中,親民主的運動向西方世界解釋了他們的訴求。對於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的居民來說,對抗中國共產黨的宣傳機器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自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他們已為維護自己所享有的權利進行了數周的鬥爭。

6月9日,當100萬香港遊行要求撤銷對中國大陸的引渡法案時,中國共產黨黨報《中國日報》毫不猶豫地用英文標題寫道《80萬人對法律表示同意》,在接下來的一周, 四分之一的香港人上街要求行政首長辭職,而《中國日報》文章標題則是《香港父母正在反對美國的干涉》。

這些謊言並沒有阻止法國《費加羅報》(Le Figaro)第二天在其版面上刊登“中國觀察”(由中共新華社提供)提供的《習近平用這把“金鑰匙”解鎖當前全球性問題 》的文章。中共向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全球約30家擁有1300萬讀者有影響力的報紙投放的大量的資金。媒體都不願就這些合作關係置評。但據《衛報》報道,《每日電訊報》每月出版一期,每年可獲得86萬歐元的收入。

這場代價高昂收買活動的目的已不是什麼秘密:它是為了塑造公眾輿論,影響外國的政治和商業決策,作為“中國人民偉大復興”的一部分。毛澤東稱之為“法寶”,習近平將其概括為“講故事”。在2013年披露的警告中共官員的中共“9號文件”中,新聞自由甚至被列為“西方七大危險”之一,與人權和司法獨立並列。

在中國,這意味着無情的審查。幾年來,谷歌、Instagram或Facebook都被屏蔽了,當地的社交網絡也受到了密切監控。中共當局每天都會向當地媒體發布指示,指示他們不要處理任何特定的問題,追查那些敢于忽視“維護黨的權威和團結”義務的人。外國媒體也受到了影響:任何有關香港示威或1989年血腥鎮壓天安門示威的話題,都會被黑屏。

另一方面,中國共產黨充分利用了西方民主國家對信息缺乏控制,並將其描述為一個“缺陷”。2012年,中共重新把形成於1942年、旨在滲透知識界的統一戰線納入戰鬥序列。超過4萬名官員被僱傭來監控中國在海外的形象,並繞開人權批評。北京在這些開支上毫不吝嗇,(向外國記者)提供赴中國旅行費用或進行“溝通培訓”,已成為家常便飯。

由於銷售和廣告收入下降,西方媒體的危機使其成為主要目標。當習近平今年三月抵達法國尼斯時,法國的主要大報,《巴黎人報》(Parisien)、《回聲報》(Les Echos)、《世界報》(Le Monde)和《費加羅報》(Le Figaro)以中共官方中國新聞社或者新華社提供的文章和照片發布了“廣告”。

對內容的攻擊伴隨着大規模的收買基礎設施。在非洲,中國公司現在主導着電視網絡。在巴基斯坦,北京正在安裝光纖網絡,根據合同條款,這將使“傳播中國文化”成為可能。新華社本身也在爆炸式增長。除了在不同的網站上發布新聞,它現在以18種語言內容發布新聞,而法新社只有6種。“起初,給外國人看的版本質量很差。為了提高水平,他們動用了西方失業記者的資源。如今,中央電視台(CCTV)或新華社的新聞編輯室里擠滿了拿着高薪的西方人。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法國媒體集團前董事表示。

“新華社不同於其他任何機構。無論是通過電子郵件還是電話,從來沒有人回復過我們的採訪請求。”

“信息不一定質量差,但它帶有偏見,因為它伴隨着經濟和領土征服的全球戰略,”一位前新聞主管表示。因此,有關中國的全部信息都被忽略了,比如西藏的抵抗,或者2017年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在中國獄中去世。

與此同時,中共國際廣播電台(RCI)也對數十家外國電台和電視台進行了干預,其中僅美國就有約30家,這一策略被稱為“借船過海”。自去年11月以來,法國BFM Business(隸屬於Altice group,如Liberation),每天晚上23:50播出《中國生態》。這個幾分鐘的節目從一個法語小題目開始,由RCI提供,以無害和友好的方式呈現中文題目。然後一位經濟嘉賓來談論在這個國家投資的興趣。

“如果我們沒有合作夥伴關係,我們在製作節目時就會遇到很多麻煩,”該合同的起草者、前編輯主任斯特凡•蘇米爾(Stephane Soumier)解釋道。RCI告訴我們:“你們談論在中國的業務,我們贊助你們,我們仍然對內容擁有主導權。”節目的觀眾不需要很大,但中共的目標是影響力。

中國共產黨向世界傳遞的虛假信息是,中國(中共)的崛起是不可逆轉的,也是和平的。此時,北京正以軍事手段吞併南中國海,並威脅對台灣動武。自1949年以來,台灣一直在擺脫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控制。記者面臨的壓力也遠非友好。

當流亡德國的中國記者長平譴責他在中國的同事賈葭被捕時,他的兄弟姐妹被逮捕,他的家人被傳喚,要求他“停止批評黨”。今年秋季,英國《金融時報》駐香港辦公室主任維克托•馬利特(Victor Mallet)在邀請一名獨立活動人士參加辯論後被開除。幾天後,攝影師盧光在新疆報道時被投進監獄,那裡有100多萬穆斯林少數民族被關押在“政治再教育營”。

儘管這些策略給中外記者帶來了恐懼和自我審查,但中共在西方獲得越來越多的媒體平台。美國國家亞洲研究局駐華盛頓的研究員納德吉•羅蘭(Nadege Rolland)警告稱:“北京方面所做的工作是微妙而長期的。“最重要的是看不見的東西,即對規範、價值觀和法律的影響。所有的民主國家都感到擔憂,每個人都必須保持警惕,毫無例外。”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