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縱橫】彭斯蓬培奧會見黎智英 北京強烈不滿

石濤
2019-07-10 14:22

在網上看到一段視頻,有時候是版權問題,我們不好用。這是推特上傳的,山東航空公司,在飛機起飛之前,我們知道都有一個安全演示,對不對?那都是一個安全警告了。那新的飛機現在都是用電視了,用熒幕。老的飛機沒熒幕,還得靠人。

結果山東航空公司,在這個過道站着一堆小小的小丫頭,二十歲左右吧。服務生長官就是那個管服務的那個頭頭,拿着那個機內電話,叫什麼“為黨獻忠心,一生跟黨走;為黨獻忠心,堅決走黨指引的路,終身為黨服務”等等,我都學不來了。當時我看了之後,它只有10秒鐘的視頻,“一切聽黨的話,為黨願意獻終身”,大概是這個。

這個話呢,50年前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有這話。1968年、1969年習近平從北京跑到梁家河的時候有,但那個環境都是什麼毛主席語錄啊,政治學習啊,是在那個環境。在日常生活中說飛機要起飛的時候,願意為黨獻終身啊,那飛機掉下來你不就死了嗎?你為黨獻終身都說這個不吉利的話,對不對?那個乘客跟你不是一個環境的,所以那個說法已經超越了當年的文革。所以我當時看我說這是假的吧,然後看了七八遍,應該是真的。

山東航空公司,這是今天,就習近平而言,就今天的中共黨的統治而言,習近平什麼都沒有了,就是熬,什麼都沒有。

有一句話不好聽,男人熬干鍋,升崩升頂。男人熬干鍋什麼意思呢?縱慾到了極點,完全是個空殼。你別樂,今天肯定有些男人就是這樣,你只是不敢說而已。所以這是一個完全空掉、崩掉的一個社會。

我在這個社交媒體中轉了,因為昨天看到的,很多人說這不可能吧,但怎麼看都是真的,山東航空公司。所以這是我們今天面對的社會,習近平用這樣的東西去應對所有今天面對的困境,為黨獻終生,面對一切苦難,面對一切全世界所有正常人對中共的唾棄,這可是慢刀子啊。慢刀子,其實我以為,它應該反映給今天活着的人,最大可能給今天活着的人,在魔鬼的角度,在生命的角度認識共產黨,而不是政治。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這麼說的,現在的新聞太多了,國內的很多新聞都已經不叫新聞了,所以它太多了,我們這麼去趕節目都覺得費勁。黎智英,《蘋果日報》的老闆,《蘋果日報》的創辦者,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那他從2014年的雨傘運動、佔中運動過程中一直走到今天,你可以說香港媒體的唯一的一個真正反共的人、拒絕共產黨的人。

《蘋果日報》,拒絕共產黨的媒體,其他的你就不用說了,《明報》什麼的這些都瞎掰了,就是全都完了。所以相當難能可貴。周圍一片黑暗,在媒體一片黑暗,就剩下這麼一個概念。

在星期一的時候他突然去了北美,然後先見的美國國務卿,後見的彭斯。彭斯為什麼見他?是彭斯主動見的,還是他跟彭斯約好的?這沒有明確講,太多的細節沒出來,但是很顯然美國的立場很清楚。

那美國對《美國香港關係法》直接關係到中共中上層以上的人,所有的利益人,所有的這種勢利家族的他具體的利益,他們在大陸弄的錢財,一切的東西,幾乎有一個算一個,都要藉助香港的跳板。不是說他所有的錢財都要走香港,而是說香港這塊跳板對於他們來講是一種至關重要的,致命的。

香港是世界上第三大金融中心,僅次于紐約、倫敦,它是第三個,它遠遠超過新加坡、東京。這是藉助金融中心的位置,可以使得把中南海李克強印的錢很容易給轉成美金出去了,就這麼簡單,對吧?所以大陸的錢可以有機會用賭場的方式出去,但是它太招眼了。

而香港跟中國大陸的22年來的所謂回歸之後的這種被大陸的蠶食已經很難分開了。所以香港還具有着金融中心的這種客觀位置,那就大批印好的票子直接就過去了。所以對他們是致命的,對他們個人的利益是致命的。所以美國人只要一說話,一提溜繩,那邊就叫。

北京強烈不滿,所以很顯然,這是美國對黎智英的這種態度,和中共對黎智英的態度,對這個行為的態度,表明今天的中南海跟香港人跟“一國兩制”之下的人的制度,人的社會,人的一種尊嚴的表達是堅決反對的,也是非常懼怕的。美國副總統彭斯跟國務卿會見了香港商人黎智英,即刻引來了北京的強烈不滿,前後幾個小時。黎智英辦的《蘋果日報》據稱是唯一沒有被染紅的香港媒體。

《美國之音》裡面有很多從大陸來的,可能原來在中國做媒體的,所以它的用詞跟說法有着很深厚的共產黨黨文化的東西。共產黨的黨文化,它注入了生命,把知識注入了生命,而生命的本身卻是惡的。

你還聽不懂,我們就說最簡單的,一隻狐狸進入了妲己的身體,所以妲己的人的身體,女人的身體,被注入了狐狸的生命,所以她就是惡的。越妖艷,越誘人,越讓男人不能自已,說明她的邪惡之力越強。所以咱們講說大陸盛行狐狸臉,有人說叫什麼半蛇臉,什麼都成,弄了那個臉兒,那上只狐狸去,真的保不齊的。所以你會看到在今天的社會中年輕的女孩子那麼去放縱,毫無節制,毫無那什麼,有她生命的緣由。

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她真的就是狐狸,真的是妖怪。所以現在的共產黨下的大陸的男人,只能以李蓮英的方式娶了4房老婆來顯示男人的威武。李蓮英,宦官,娶了4房老婆表示自己很男人。但今天的中國社會中很多男人,他不僅僅是打折了脊樑,香港的很多藝人一樣的。熒幕上都是男人,熒幕下都是李連英的後代。李連英有本事啊,那超凡的本事,他就這個。

中共外交部駐香港公署,沒聽說過啊,這是第一次咱們聽說。中共外交部駐香港公署發言人,不是中聯辦,在網站說堅決反對外部勢力插手香港事務,絕不會坐視國家主權的安全和香港的繁榮穩定受到傷害。沒有署名的發言人還說內外勢力相互勾結,禍港殃民註定沒有好下場。說的相當擲地有聲,用了相當侮辱跟邪惡的語言,他知道這不是人說的話,絕不署名。

政治局常委,“咔”一蓋章,沒署名。政治局,“咔”一蓋章,沒署名。全是蘿蔔章,個個不是人。你看在西方社會全是人簽字畫押,對不對?你看美國總統他得簽字畫押,人家認這個簽名。跟共產黨相關的沒有簽名,邪了門了。

其實你只要細琢磨,你就知道這不是人的社會。你拿的良民證不叫良民證,叫居住民,你買的房子不是你的永久,你是住70年的租約。有人不當回事還在那炒房子,我有錢就行,你是傻蛋。因為你完全是一個被侮辱的,完全是一個被蔑視的,完全是一個不存在的任何人之尊嚴的一個高級動物手下的一個肉湯,我也找不着別的詞兒了。所以這是很有趣的,我們從來沒聽過什麼中共外交部駐香港公署發言人。

香港的外交事務和香港的國家安全是歸中央政府管的,這是“一國兩制”下的說法。彭斯國務卿星期一見了黎智英,討論有關香港修訂《逃犯條例》爭議事態的最新發展以及“一國兩制”的最新狀況。沒有任何細節出來到現在。香港發生的事情引起了世界關注,前後一個月。幾次大遊行,一兩百萬,這個說話,黎智英在用這些詞的時候很含蓄的。

你知道林鄭月娥說什麼?林鄭月娥說香港人民和平表達他們的意見,有達10萬人進行表達。就這麼胡說。有人說她沒胡說,因為警方說的就是那麼多人。網上留了一個視頻,在7月7號,九龍大遊行的時候,那是個女警察站在了過街橋上,下面是人流,完全是人流。所以用了“be water”,就是李小龍的話。

人挨人這麼走,她拿個計數器,你知道這個計數器咯噠咯噠,這個女的右手拿着,咯噠咯噠,她前頭過去一百人、兩百人都有了,她還咯噠咯噠,這個拍這片的人沒理她,就這麼慢慢把這個手機過去,就這麼拍着她。這個女的就這麼看,她這麼一扭臉,她看見那個人在拍她了,趕快咯噠兩下,那是手指頭,你怎麼摁呢?對不對?她又多摁了兩下。然後她知道有那個了,她就把身轉過去了。跟黨走的人都是自然那個生命屬性,她一轉過去,她穿着警察的背心呢,背心後面印着警察的番號呢。

另外一個警察在她邊上去擋。公開作假,公開助紂為虐,為了自己的工資,工資多少錢?120個小時不算工資,最高的津貼,15,000美金。所以警察出手極其邪惡,要拿到最高獎金。人死在錢上,惡的勢力死在錢上,太淋漓盡致了。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了,所以才誘發出我們現在看到的場面。

對於美國政府高層見黎智英,中共外交部駐香港的公署發言人說強烈不滿,堅決反對。有一次耿爽在說這話,我們當然是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你說呢?他自己都知道這是個非常荒謬的表達。

那個視頻我都存着呢,他就這麼說的。他說黎智英是什麼人、一貫持什麼立場,在香港社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美方心知肚明。這是個殘害人的社會,什麼叫黎智英是什麼人?那你發言人連名都不署的話,那你是人嗎?共產黨講的自己不是人,叫高級動物來的。一切都是以侮辱的方式。

持什麼樣的立場,天、地、人,你家的媳婦兒跟別人家的媳婦兒不一樣,你說她是什麼人,你是什麼人?共產黨用詞對人的侮辱它根本沒有反應,對吧?一貫持什麼立場?你媳婦兒的獨立思想跟你小姨子的獨立思想不一樣,你說她持什麼思想?她要一樣的話,你是娶你媳婦還是娶小姨子?胡說嘛。

你娶她做你媳婦兒,就是她的獨立嘛,對吧?你都沒資格有思想,因為習近平說了叫看齊意識,那你是人啊?還是被關的填鴨呀,豬啊?什麼東西啊?這是明確的侮辱人。很多大陸的朋友根本沒能力認識了,“對啊?她是什麼立場啊?”對不對?人是獨立的,每一個個體都是值得尊重的。所以正經八百的信仰,沒有任何一個信仰,允許別人自殺的。生命他的淵源之處遠遠高過你。

如果一個人有着獨立的天、地、人的話,你的人的這邊死了,你的天、你的地的部分可沒死,所以那是相當不能做的事情。發言人說美國高層在當前的香港敏感時期排着隊去會見這麼個人,別有用心,發出嚴重的錯誤信號,美方無視《國際法》和《國際關係準則》,一再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干涉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法律在他們嘴裡頭變成了二奶,年輕漂亮招之即來,揮之即去,不負任何責任,盡顯自己的慾望之放縱。

結果二奶呢,是只狐狸。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