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政府不受中共在美滲透勢力的影響。圖為川普總統。(AP Photo/Alex Brandon)
川普政府不受中共在美滲透勢力的影響。圖為川普總統。(AP Photo/Alex Brandon)

為中共遊說者給川普寫公開信 反映中共無法影響川普的絕望

子涵
2019-07-10 18:17
在上周三(7月3日)有90多位美國的亞洲事務專家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了一封給川普總統和國會議員的公開信,他們對美中兩國關係惡化表示擔憂。本台時事評論員蕭恩先生認為,這封公開信里提到的讓中共融入國際秩序的觀點已經在過去幾十年里被證明是失敗的了,而這些為中共遊說者拋出公開信的形式也反映出中共在美滲透勢力的絕望,因為他們對川普政府沒有影響力了。

在上周三(7月3日),有90多位美國的亞洲事務專家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了一封給川普總統和國會議員的公開信,題目是《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Enemy),他們對美中兩國關係惡化表示擔憂。怎麼來看這封公開信?本台時事評論員蕭恩先生給了一個點評。

這90多位美國專家來自學術界、外交界、軍事和商業界,他們中很多人的整個職業生涯都是在關注亞洲。他們對美中兩國關係惡化表示擔憂,他們認為美中兩國關係惡化是不符合美國和全世界利益的。

最近這一兩年里,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以及各界對中共的政策幾乎是一個聲音,是一致反共的,所以現在感覺好像是突然出現這樣一封不同聲音的信,在替中共說話,我們該怎麼看這封公開信?請本台時事評論員蕭恩為我們點評一下。

公開信繼續講要讓中共融入國際秩序 期待中共內部的改革派

子涵:這封信的主要要點是什麼?

蕭恩:這封信提到七個方面的要點。簡單概述起來就是,這封信強調了中國確實是給美國帶來多方面的威脅,它也認為美國應該有一個堅定的回應,但是它說目前川普政府採取的方法是起反效果的。

另外,這封信並不認為美國需要全方位地對中國進行對抗,雖然中國帶來了威脅,但是它認為中國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很可能應該有改革派,或者是溫和派,那麼(美國)稍微溫和的政策會支持中國的改革派和溫和派,在中國國內會有更大的影響。

公開信認為川普政府目前的做法有可能會孤立中國,不利於讓中國更有效地融入國際社會,它甚至希望中國在全球化、或者是環境方面能夠起到更好的作用。它認為如果把中國孤立了,對這些會不利。信中甚至提到,中共的參與對一些國際組織是essential(必要的),對這些組織的存活是必要的。

公開信認為目前對來自北京的威脅的說法可能是被誇大了。總體上它的一個結論是,應該通過建立更多的全球聯盟(coalition),讓更多的國家一起來敦促中國融入國際秩序,不要採取孤立主義,所以信中強調“中國並不是敵人”,而是應該進一步地讓中共融入(engage)。這封信基本上是這樣一個思路。

公開信的觀點經不起推敲 中共不遵守規則 只會破壞秩序 如何融入?

子涵:你怎麼看這封信的主要觀點呢?它承認中國(中共)的威脅存在,但說是全球面臨的挑戰,美國的處理方式適得其反。你怎麼看?

蕭恩:剛才提到信中這麼多思路,總體上來說,那並不是最近剛剛冒出的想法,因為美國過去幾十年,特別從1979年中美建交以來,以基辛格為代表的整個美國外交圈的思維,基本上都是對中共採取engagement(融入、接觸)的策略,就是跟中共接觸,希望中共融入這個國際社會,相當於是鴿派的想法。

這一整套的思路,在過去一兩年裡面,特別是蓬佩奧當了美國國務卿之後,整個美國的外交政策逐漸轉向鷹派。這裡面牽涉到一個大的思維調整,他們比較更全面地重視中國(中共)對美國帶來的威脅。

相對來說,這封公開信上提出的很多觀點,還不能經得起推敲。比如,信里承認了中國對美國帶來的方方面面的威脅,信里也提到說要有堅定的反應。但是到底怎麼反應呢?這個威脅到多大程度?都沒有一個客觀的評估。

信中提到川普政府目前的做法可能讓中國孤立,但實際上目前整個川普政府對中國採取的政策,特別是貿易戰方面,實際上是敦促中共履行自己當年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時曾經做下的承諾。

這就相當一個人不遵守規矩,你要讓他遵守規矩後才能融入國際社會。如果他繼續不遵守規矩,那你還把他留在這個遊戲中,這不是破壞了整個遊戲秩序嗎?

就象一個流氓或者一個罪犯,他老是幹壞事,你不讓他停止他的惡行,怎麼能讓他成為一個守法的公民呢?

公開信的最大問題是沒有分清“中國”和“中共” 沒有認識到中共是與人類為敵的

在邏輯上,這個公開信裡頭有很大不足。如果放大來說,信的題目說,“China Is Not Enemy”(中國並不是敵人),是啊,中國並不是敵人,但是中共是整個社會、整個全球文明秩序的敵人。我覺得應該從這個角度去看,這個公開信的最大問題是,它沒有把中共跟中國區分開來,因為中共的一整套統治的理念、思想體系、政治系統,及其本身都是與人類為敵的,所以你才會看到,在過去幾十年里,或者上百年歷史裡面,全球上億的人成為共產主義迫害的犧牲者。

前不久,還在華盛頓有“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專門召開的一年一度的獻花儀式,如果你去看這方面的信息,你就會知道,全球多少國家受到了共產主義的危害,現在共產主義在中國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在呈現它對國際社會秩序的破壞。

公開信的觀點已被過去幾十年證明是失敗的  川普政府真正正視矛盾

而現在的川普執政團隊,他們是意識到了中共全方面的威脅,甚至會動搖到美國的基本民主體制,所以他們才會採取更鷹派的做法,實際上這是正視矛盾,而不只是簡單地說希望保留跟中國的engagement(融入)的做法,寄希望于中國內部的溫和派能夠起來,起作用。

但實際上,中國過去歷史上,中國的改革派如胡耀邦、趙紫陽這些人,他們的命運是多悲慘!從江澤民到胡錦濤,到現在的習近平,裡面真有改革派能夠起到作用嗎?基本上沒有。最終起主導作用的仍然是中共本身的邪惡體制所決定的,它仍然對中國民眾採取方方面面的壓制和迫害。

這個公開信里的期望實際上仍然是沒有看清中共邪惡的本質,仍然把中共政府、中共的體制當作一個正常的政府來對待,希望通過融入國際社會甚至建立更多的國際盟友,就能夠把中共這個體制給改變過來,這本身就是過去幾十年的失敗,已經表明了這種想法是一個天真的想法,是一個錯誤的方向。

美國兩黨對中共威脅的認識是有深刻區別的 美國只是部分覺醒

子涵:去年底有30多位中國問題專家和學者的報告,是來自胡佛研究院的報告,當時講到中國影響和美國利益,分析了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去年彭斯副總統還在哈德遜研究院演講,也講到中共問題。之後好像兩黨、各界對中共的態度比較一致,好像新冷戰開始的態度。但是自從這封信出現之後,和之前的感覺有點不太一樣。你怎麼看呢?

蕭恩:目前兩黨雖然對中共方面的很多態度是一致的,但是他們也有蠻深刻的區別。民主黨的很多人,包括起草這封公開信的很多專家,他們意識到了中共的威脅,但是他們並沒有看清中共邪惡的本質和共產主義整個理論體系的邪惡本質。他們很多人並沒有從這個角度去看問題,只是覺得現在中國對美國是方方面面的威脅,不管是政治、經濟、軍事、科技領域,方方面面對美國都是威脅,他們只是從保護美國利益的角度,說“OK,我應該對中國要強硬”,很多人是從這個角度出發的。

你剛才提到的胡佛報告,那也只是證實了中共在美國的滲透和影響,比如在政府、學術界、智庫、科技領域的多方面滲透。這只是表明,一部分的美國學者開始覺醒了。

過去江澤民講悶聲發大財,胡錦濤講韜光養晦,習近平上台後特別是推行了終身制以後,西方社會一下子感覺到,原來對中共的期望落空了。中共在近年還有更明顯的對信仰的迫害,還有中共在經濟方面不遵守國際規則越來越嚴重,帶來貿易逆差,還有科技方面的“2025計劃”對全球帶來的威脅,美國學者他們一下子意識到了中共方方面面帶來的威脅。所以他們會覺得要保護美國利益,防止中共的滲透,所以會有胡佛報告出來。

胡佛報告有這方面的作用,是個歷史性的文件,也很重要,但是你看其中的參與撰稿人,例如哈佛大學的傅高義(Ezra Vogel),他參與了胡佛報告的起草,但他也是這封公開信的起草人。所以說,他其實並沒有對中共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在外交政策上,他仍然覺得應該跟中國進行engagement(接觸),應該讓中共留在這個體系之中,相當于globalization(全球化)的一個體系中,他的思路仍然沒有改變。

所以我覺得胡佛報告只代表美國部分地覺醒,並不代表兩黨整體對中共和共產主義邪惡本質的清晰認識。你會看到,目前自由派的民主黨人特別推崇社會主義化的一些運作,本身就是因為他們也沒有看清楚社會主義化其實就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最終還是會導向共產主義邪惡的理念的。

拋出公開信反映了中共在美滲透勢力的絕望 對川普政府沒有影響力了

所以這個公開信出來也並不奇怪,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目前中共在美國滲透的影響、或者說為中共利益遊說(China Lobby)的這部分勢力比較desperate(絕望)了,比較孤立無援,有點絕望的狀態。因為目前川普團隊絕大多數都是鷹派的人,以至現在的這些China Lobby 這部分有影響力的人,也是起草這封公開信的這部分人他們有點對川普政府說不上話,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例如,這封公開信起草人之一的蘇珊·桑頓(Susan A. Thornton),她是奧巴馬時期的國務院的亞太助理國務卿。在川普執政的第一個階段,在蒂勒森做國務卿的時候,她還仍然是亞太方面的助理國務卿,她一直是比較溫和的鴿派人物,對中共人權方面沒有嚴厲的批評,她主導了美國的亞太政策很多年。

但是自從蓬佩奧上台她被換下去以後,她就沒有辦法能夠對現在的東亞政策有影響力了。所以用公開信的方式來寫這樣的內容,實際上反映了他們這些人沒有辦法影響到川普政府的決策了。蘇珊·桑頓的接班人是美國空軍退役的將軍,大衛·史迪威(David R. Stilwell)將軍,他的提名已經獲得參議院的通過,他已經上任了。

在這樣的一種情況,為中共遊說的這些人他們會看到,他們以後對川普政府的影響力越來越小,越來越說不上話,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就拋出這樣一個公開信,希望借川普前一段在G20峰會的時候,對中國的口氣有所緩和的機會,把這封信給拋出來,這也可能是中共在美中貿易談判陷入僵局以後,在美國加大力度運作,不得不推出的這麼一個產物。

其實不僅僅是這封在《華盛頓郵報》上登出的公開信,類似的在《紐約時報》上也有一份報導,是針對香港的,說很多中國大陸的人也不完全認同香港人的做法等等。其實這些都是配套的,都是中共想在美國施加影響力的表現,想引導美國民意,同時也想引導川普政府對華政策的改變,不得已的辦法,私下的渠道用不上了,也只好用公開信的方法,希望能夠引導美國民意。這件事情會有它的影響力,但是對於川普執政團隊的影響力不大。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