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享】《一滴淚》(66)——小孫

齊玉
2019-07-15 07:41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下面請您收聽長篇連播節目。今天我們將繼續為您播出巫寧坤先生的自傳小說《一滴淚》。

對陳宇“不分敵我”的抨擊原來只是一場前哨戰,更嚴重的罪名是反對以林麻子為代表的工人毛澤東思想宣傳隊。

    “每次林師傅用毛擇東思想幫助他,陳宇總是頂撞林師傅。”小裴宣稱 。“不僅如此,他還散布流言蜚語中傷我們大家十分敬佩的好師傅。林師傅是工人階級代表,是毛主席派來領導我們進行文化大革命的。陳宇反對林師傅就等於反對工人階級,等於反對毛主席。打倒陳宇!陳宇必須低頭認罪!”

    全場高呼:“打倒陳宇!陳宇必須低頭認罪!”

    “我小時候,我爹媽總教我當個誠實的孩子,不要對他們隱瞞什麼。”陳宇好像在顧左右而言它。“後來毛主席教導我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正因為林師傅代表工人階級,是毛主席派來的,我覺得我對他也得像對我的爹媽、對我的老師、對我的同學一樣。如果由於無知或傲慢,我出於無心地冒犯了林師傅,我現在當眾向他請罪。”

    “陳宇狡猾抵賴!陳宇必須承認反對工人階級、反對毛主席的罪行!”小裴帶頭喊起了口號。

    出乎意料地,林麻子發言,收拾僵局。

    “同學們,我們大家在這裡開會是為了幫助陳宇,不是把他一棍子打死。我是工人宣傳隊的一名隊員;我的任務是幫助大家在革命的道路上向前進,而不是計較對我個人尊嚴的冒犯。陳宇讓我操心,因為他浪費時間讀什麼夢啊、樓啊,什麼郭沫若、阿Q,什麼魯迅和猴子,亂七八糟,全都是古人、死人。為什麼不好好讀毛主席著作呢?天下沒有比毛選四卷更好的書。我一貫跟他講的,現在我在這裡向你們大家講。小陳,回屋去,好好想一想,寫一篇自我批評。”

    我猜想,林麻子自以為得勝了,大可擺出一副寬宏大度的勝利者的姿態。第二天話傳開了,林麻子和其他工人階級代表一起慶祝他征服小將的勝利,喝了半瓶白乾。

    至於陳宇,當晚他一回到屋裡就放聲大笑;“想治我!門兒也沒有!不過你們倆得格外小心。我不信他們能拿我怎麼樣,但是他們隨時可以跟你們過不去。我必須多讀魯迅的雜文。他對那個時代和他同代人那些鋒利的批評在今天也同樣適用。若是他活到今天,他也會被打成極右的,沒錯兒!”兩天以後,小陳被分配到另外一家,和一個階級弟兄同住。老冒也搬到另一家去了。屋裡只剩下我“孤家寡人”,這家的小主人、小金把他的四柱卧床搬進來和我同住。

   外語系“牛鬼”一半已在“解放”後下放農村,剩下的五人歸一名英語畢業班男生小孫監管。他受到工人師傅信任,因為一來他出身貧農家庭,二來天生羞怯,不會跟師傅們頂嘴。他住在系領導所在的一個村子,不時把我們五人從各村集中到一起學習或勞動。他從來不教訓我們,不咋呼,不大聲說話,而且動不動就臉紅。晚飯後他往往來找我,陪我去散步。他說,他對我的事一清二楚,因為他聽過我的檢討,看過我的自傳和其它材料,他看不出我有什麼問題。時間一長,他就把自己的情況講給我聽。他從小父母雙亡,他和弟弟就由一個嫁在附近一個村子的姐姐撫養。過了幾年,姐夫再也容不下兩個孤兒了,姐姐二話沒有,帶着兩個弟弟和自己的一兒一女回到父母的茅屋。(當地)公社以產梨聞名,叫做良梨公社。姐姐多干多得,不僅養活四個孩子,而且送兩個弟弟上學。1965年小孫高中畢業,考上安大,全村歡慶。不久,小孫要搭火車去省城入學。車站離家十里。小孫身材矮小,姐姐二話沒說,背起弟弟的行李,一路走到車站。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