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想,自己剛剛得到父皇的完全信任,只要不出軌,可以穩穩的繼承皇位,犯不上去冒風險,四弟元吉想得到好處,出此下策……
太子想,自己剛剛得到父皇的完全信任,只要不出軌,可以穩穩的繼承皇位,犯不上去冒風險,四弟元吉想得到好處,出此下策……

【大唐聖王李世民 】第32集 一個點子奪兵權 二員猛將破殺機 (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7-16 23:50
封德彝受賄後,向皇帝李淵獻計,奪下秦王李世民的兵權。李元吉與太子密謀殺害秦王李世民,但是,李世民機智的破解了危機。

聽眾朋友您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千古英雄人物》專欄,我是路平。今天播出的節目是大唐聖王李世民第32集《一個點子奪兵權 二員猛將破殺機》

上一集我講到李元吉重重的賄賂了封德彝老宰相。封德彝是怎麼樣一個人呢?封德彝是官家子弟,年紀很輕就進入隋文帝朝廷,成為朝廷的第二號大臣楊素的秘書,楊素看這個年輕人特別機靈,指指自己坐的椅子說:“你將來會坐上我這把椅子”,就把自己的堂妹許配給封德彝。隋煬帝時期,封德彝又受到把持朝政的內史侍郎虞世基重用,他與虞世基狼狽為奸,欺上瞞下,使得朝政日益敗壞。大臣宇文化及發動政變,隋煬帝將要被處死時,封德彝當著隋煬帝的面,宣讀隋煬帝的種種罪過。隋煬帝說:“封德彝,你是個讀書人啊,總該懂得忠義二字吧!”封德彝弄得很羞愧,只好急急退下。

隋朝滅亡後,封德彝到長安,李淵當然了解他名聲不好,對他比較冷淡。但是封德彝人品雖然不好,對朝廷的事還能盡責,所以李淵慢慢又提拔他,最後做到宰相的位置。李淵讓他在秦王府當司馬,他跟隨秦王李世民打洛陽,李世民也很重用他。洛陽勝利之後,封德彝曾經暗示李世民,在皇位繼承問題上不能太謙讓。李世民謝絕了他的好意。把他視為忠於自己的人。

封德彝這個老狐狸接受太子和李元吉的賄賂,做出政治投資的選擇後,就開始為太子和李元吉謀劃。

封德彝在一次朝會結束,官員們都離開之後,他靠近李淵說:“陛下,有件事一直想說,但是因為干係重大,微臣不敢說,不說出來呢,心實在難安。”

李淵說:“你我君臣多年,有何話不能說?但說無妨。就是全錯了,朕也絕不加罪。”

封德彝說:“陛下,微臣以為,秦王自恃功高,必然不甘心位居太子之下,這是久後釀成變亂的禍根。陛下如果不想立秦王為太子,那就應該趕快謀劃處理。”

李淵陷入了沉思,這正是他最擔心的事。他看看封德彝說道:“儲君乃國之根本,千秋帝業之基石,豈可隨意廢立?秦王功雖然高,卻非嫡長子,也只能做個親王。此事是早該考慮,朕亦思之再三,一時卻想不出良策。”

封德彝說道:“微臣倒有個主意,秦王權柄太重,第一要削弱的就是兵權。如今叛亂已平,十二衛軍制已沒有必要,陛下可下詔廢止。這樣,秦王兼領十二衛大將軍的職權,也就順理成章地被收回了。

李淵聽了十分驚喜:“嗯,這倒是個好辦法,既收繳了世民的軍權,又做得合情合理,天衣無縫。朝臣們覺得很自然,世民也不會感到難堪。”

封德彝看到自己的計謀被李淵採納了,就大膽的為李元吉幫腔:“還有,齊王元吉那裡,陛下還應該有意抬高一下。太子之下,兩位親王權位相等,勢均力敵,便可相互制衡。這樣,才能更有利於穩固太子之位。”

李淵急忙說:“還要抬高元吉?這可不成。他現在的爵祿職位已與世民相差無幾,若再抬高,豈不居於世民之上?不要說世民無法接受,就是滿朝文武也不會同意。那可真要自肇事端,加速禍亂了。”

封德彝忙陪笑道:“皇上,微臣所說之‘抬高’,並非是加官晉爵。而是要設法抬高他在朝臣們心目中的威望。比如說,皇上可有意地表示一下對齊王的特殊親近。有了餘暇,可以多去齊王府巡幸幾次。這樣一來,文武大臣將對齊王刮目相看。再說了,‘天下的父母愛小兒’,對陛下來說,這樣做也是人之常情,任誰也無可非議。”

高祖臉上終於綻開了笑容:“好啊,封德彝,真有你的。這才是社稷之臣,這才算得上是老誠謀國之見,就這麼辦。”

不久李淵照封德彝的辦法做,廢止十二衛軍制。

封德彝的一個主意就為李淵解決一個難題:奪了秦王李世民的兵權。秦王府的上上下下聽到這個消息,有如晴天霹靂,大將軍們將脫離秦王的統帥,分派到各地駐軍。秦王將成為光桿司令。

過不久,李淵開始按封德彝的第二個方案進行,李淵傳旨,將于近日巡幸齊王府,太子建成、秦王李世民隨行。

封德彝的回報來得如此之快,收穫如此豐厚,太子很是滿意。那麼李元吉呢?他的慾望更快速膨脹。他算計,要打得秦王李世民措手不及。李元吉立即趕到東宮,與太子密謀。李元吉一開口就說:“大哥,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太子說:“我們的事不是辦得很順利嗎?難道有什麼疏漏?”李元吉說:“大哥,做事要雷厲風行,我們應當先下手為強。”

太子建成一聽,急忙說:“這可是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魯莽不得,下手總得有個下手的機會。”

李元吉口氣得意的說:“老二要隨父皇和大哥一起行幸小弟的府邸,這不正是個絕好的機會?到時小弟在府中設下伏兵,為大哥將他除掉,永絕後患。”

太子建成搖搖頭:“怕不行吧?一旦刀兵相見,弄不好會誤傷了父皇。”

李元吉說:“放心!父皇自有他的侍衛們保護。我的人馬只集中攻殺老二,諒他插翅難飛。”

李建成還是有些猶豫不決:“我們當著父皇的面殺了世民,後果會怎麼樣啊。”

李元吉着急了;“哎呀,你這樣前怕狼後怕虎,非壞了大事不可。為什麼不幹?是小弟的人在小弟府上殺了他,父皇還能怪罪大哥不成?小弟一切都是為大哥着想,其實於我何益?如果失去機會,以後你可休要後悔。”

建成仔細想想,元吉說得也不無道理,天賜良機,稍縱即逝。隨口答應了。並且商定,到時太子說:“內急”,離開隊伍去解手,李元吉就動手。

隋煬帝有一個女兒嫁給李世民,另一個小女兒被李元吉強行收入後宮,叫小楊妃。小楊妃發現近日府里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懷疑李元吉會做出魯莽的事。就悄悄告訴姐姐秦王妃。

再說秦王府這邊,他們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個個感到憂慮。齊王府,是個虎狼之穴啊。李世民的妻舅長孫無忌說:“秦王,我看太子和齊王已起了殺心,不可不防。”

房玄齡歷來謹慎,沉吟多時說:“為防萬一,最好不去。”

秦王李世民說:“不肯奉詔,恐怕父皇會更加不滿。”

杜如晦說道:“以在下看,還是得去。"

房玄齡顯得十分擔憂:“道理是不錯。不過,此去實在太危險”。

杜如晦微微一笑:“殿下從邁進齊王府第一步起,便緊緊跟住太子,寸步不離。一旦有變,便以太子為人質。我想那李元吉再魯莽,也會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另外,可讓尉遲敬德和李勣將軍做為侍從跟隨左右,可保萬無一失。”

秦王李世民接受杜如晦的建議,於是留下尉遲敬德和李勣商議。

李世民說:“齊王府之戰與往日戰爭不同,敵在暗處,我在明處。暗箭難防啊!更兼我方不能身備武器,如何抵擋?”

李勣神秘的說:秦王說的是,末將只能借刀殺敵。到時只有向皇上的警衛‘借刀’。

李世民稱讚道:好辦法!

尉遲敬德說:末將與齊王似乎有前世的緣分,到時與齊王走得近些,擒賊先擒王,一旦事發,就扭住齊王。

秦王說:好。到時隨機應變。

到了李淵巡幸齊王府的那一天,先是李淵的御轎進入王府,太子和秦王幾乎是同時隨皇帝李淵跟進,齊王站在門口迎接。這時,太子和齊王同時發現,秦王后面跟着尉遲敬德和李勣兩員大將,不禁心中打鼓,他們一致冒出一個念頭,難道事機泄露了?太子開始忐忑不安,卻強自鎮定,向秦王打趣的說:“二弟出門真是統帥的排場,連警衛都是大將軍。”李世民馬上回答說:“臣弟那裡敢坐大?因為兩位將軍都是在戰場上與四弟出生入死的戰友,今天借光來瞻仰齊王府。我們今天是到四弟家做客,還用得着警衛嗎?”

不知道來歷的聽眾,也許會想秦王的回答也就是一般的常理,可是在齊王聽來,卻非常震驚,腦袋都大了。為什麼呢?原來這位尉遲敬德將軍在洛陽戰役時,與齊王做了一次比武。齊王以善於使用長矛自傲,以為天下無敵手。可是在比武的時候,尉遲敬德竟能空手奪下李元吉的長矛。李元吉親身體驗尉遲敬德的厲害,為這次慘敗,李元吉一直耿耿於懷。今天這個冤家對頭出現,不言而喻,一定是來反制刺殺秦王的。

這個時候,太子、秦王、齊王兄弟三人各懷心事,一邊走,一邊快速的思考。

太子想,自己剛剛得到父皇的完全信任,只要不出軌,可以穩穩的繼承皇位,犯不上去冒風險,四弟元吉想得到好處,出此下策,今天的刺殺計劃毫無把握,他知道元吉是個破罐子破碎的無賴,他輸得起,自己可輸不起。所以他對刺殺計劃迅速做出調整,放棄!

秦王呢,他一邊走,一邊觀察環境,這時正走進第二層殿堂,這裡東西兩箱各有比較低的偏殿,中間是一個長方形的天井。他想這個地方正是埋伏殺手的合適場所。秦王不失時機的發話了:“四弟!這裡的殿堂如此精美,你收藏的古玩文物一定是陳列在這裡吧!能不能打開,讓父皇和兄弟們觀賞、觀賞?”

李元吉的伏兵都藏在偏殿里呢,他慌忙回答:“文物不在這裡,不在這裡!”他知道事機已泄。但是,他不甘心就這樣敗下陣來,不如拚死一搏,哪怕害了李淵、建成,也在所不惜。於是,他把眼光射向太子,不意太子向他搖頭。而且轉過身與秦王顯出親熱的談話。李元吉心裡狠狠的罵太子道:“不識好歹!日後我也不會放過你!”

李淵對這場兇險的暗鬥,一無所知,玩了幾個時辰,開開心心的離開齊王府。秦王演了一出: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好戲。那麼,接下去還會演出什麼戲呢?請繼續收聽大唐聖王李世民第33集《李淵避暑遇險 秦王獵場遭誣》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