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從榮到衰就是因為政府干預自由經濟造成的 (圖片:Amazon)
經濟從榮到衰就是因為政府干預自由經濟造成的 (圖片: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16): 經濟從榮到衰是政府干預所致—斯考森論經濟之三

辛吉
2019-07-20 13:36
我們今天回頭看,在十九世紀轉入二十世紀的那30年間,先有第十六憲法修正案、聯邦所得稅的開始,包括後來的聯邦儲備局,再到後來的羅斯福新政,這都讓美國的經濟脫離了原來的自由經濟的軌道,走到現在,其實是一條錯誤的道路。

美國不是一個自然而成的國家,她是一個有心有意設計出來、有序地打造出來的國家。美國的自由市場經濟體制也是打造出來的。

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對很多問題的解答令人震撼,很多今天人們習以為常的經濟制度和常態,其實都違背了建國先父們的設計的。

本文涉及的內容包括:美國的經濟危機是怎麼開始的?經濟從繁榮到蕭條的周期是怎麼來的?美國聯邦儲備局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接上文)

美國聯邦儲備局是非官方機構,它享有的造幣權是違憲的

這個叫做聯邦儲備局的私人組織,現在已經普遍被人們認為是一個官方機構了。第一,它的名字叫做聯邦儲備局,人們以為是聯邦政府的一個機構,其實它不是的。第二,它的董事都是總統任命的,人們也由此以為它是政府機構,它也不是的。

在美國憲法第一款第八節中寫道說,國會具有製造貨幣和訂立貨幣價值的責任。就是說,那都是國會管轄的事情,是國會的權力和責任。然而通過聯邦儲備局的成立,國會把自己的權力和責任推給了聯邦儲備局。這其實在憲法的角度來看,應該是要通過一個修憲的過程才能做這個事情的,但是這個憲法修訂案從來沒有制定出來過,造幣權就這樣被丟給了這個私人組織。

後來憲法第十六修正案允許美國對個人徵收所得稅,這讓聯邦政府又可以把手伸進每一個人的口袋裡掏錢。這是極權政治,這是極權國家才能做的事情。有朝一日,我們要把第十六憲法修正案廢除了。

聯邦儲備局本質上是頂着聯邦帽子的私人生意

最初聯邦儲備局設計的目的就是讓它成為一種獨立的機構,不受任何政府的限制,所以它和其它政府機構只有細細的一絲聯繫,包括董事由總統任命啊,它只控制利率啊等等。但是,這個聯邦儲備局的運作中,讓很多人在其中通過制定利率政策,讓他們個人或者他們的公司從中謀利。

當初的設計是,聯邦儲備局非常的獨立,自我運作,它沒有政治利益,是以國家為重。聽上去很好是不是?但是,經濟應該是由美國人民來運作的,是由自由貿易來決定的。你另外設立一個獨立的機構,由它來告訴這個國家應該買什麼賣什麼,供求關係由它來定,由它來定這個利率是什麼,這對嗎?這違反了對價值的一個判斷。

比如,你說十塊錢買一塊巧克力糖塊太貴了。它說,我把利率降低啊,你很容易貸到十塊錢去買這個糖塊。它來幫你判斷說,你應不應該買這個糖塊。所以這個聯邦儲備局或者說它就是一種中央銀行,你把聯邦去掉後,它徹頭徹尾的就是一個私人機構,自己有自己的一套運作機制,它來管理這個國家經濟。所以這個聯邦儲備局本質上它自己就是一個生意,一個私人生意而已,只是在法律上頂着聯邦的帽子。

聯儲局的設計和運作都是錯的

聯邦儲備局的設計本身就是錯的,它沒有代表人民,它是一群個體、一群私人,他們去做一些事情是基於自己好的意願,甚至有的時候都不是好的意願,但是沒有人能夠規範他們、監管他們,這是第一點。第二點,聯邦儲備局的運作是在管理經濟,通過改變利率的方式來插手經濟,這也是錯的。

聯邦儲備局通過發行貨幣、對貨幣總量的控制、利率來影響經濟活動,它把利率提高,那麼很多小商業就貸不到款了,或者還不起款,他們就沒法去發展他們的公司。就是聯邦儲備局這麼一個私人機構,它自己對經濟做分析,分析完了它就做個決定說利率應該是多少。但是在現實中,這個決策,這種決定權應該留給人民,讓人民自由的去做選擇。

比如說,一個私人銀行它說,我覺得你很窮、很需要發展,我給你的貸款就0.5%的利率好了,我貸給你一萬塊錢,讓你發展起來。私人他可以這麼做。可是你要被聯邦儲備局管的話,它就會跟你說,不行啊,你最低就得是5% 的利率。那這樣他就貸不出這筆錢來,那個最需要貸款的小商業就拿不到錢。

再如,聯邦儲備局定的利率叫做基準利率,就是銀行互相之間借貸的這個利率。比如現在是2.5%,銀行以2.5%的基準利率從聯邦儲備局拿出錢來,它再去貸款給它的客戶。那麼銀行它要賺錢對不對?那利率就要提高,變成了4%到5%的利率,這樣它才能賺到錢,因為它要付聯邦儲備局基準利率的錢,要付利息給它。

所以在某個利益上說,這就有點象我們上次談到的最低工資是15塊錢的那個例子一樣,那麼銀行就沒法貸出比2.5%更低的利率,當然很窮的、需要貸款的小商家,它就得不到貸款的幫助,因為它一定要付2.5%以上的利率才行。

美國經濟的起伏是政府干預自由經濟所致

經濟的起伏就是因為政府干預自由經濟所造成的。比如說,一個農民他有很多桔子,他寧肯讓桔子爛掉,也不把它運到超市去賣,他的目的是為了維持超市的桔子價格。那麼,他有那麼多賣不掉的桔子,他當初幹嘛要種那麼多桔子樹?這個原因其實是來自政府的行為,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政府有的時候就會對農民,用補助的方式,去刻意的讓他們多生產一些東西,或者少生產一些東西。政府跟農民說,我給你補助,你要拿到這個補助,你就得照我們說的做。所以當這樣一個東西已經太多的時候,政府就說,因為太多了,不能讓你再去賣桔子了,因為那會讓桔子的價錢壓得更低。所以你既然拿我們的補助,你就不能再採收桔子。所以這個桔子就爛在地裡頭。這都是政府造成的。

自由市場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其實非常簡單,如果桔子樹太多了,桔子太多了,農民就把桔子樹砍掉種別的東西就好了,這樣非常簡單,這樣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由自由市場來決定你要種什麼,不要種什麼。

所以看到那些個農產品爛掉的照片啊,其實它不是資本主義造成的,正好是那些監管制度造成的。因為在自由市場的經濟環境下,農民非常容易做調整,很快就會避免這種過剩的情形發生,但是因為那些政府監管的存在,才造成了這種浪費。

我跟我太太有兩年的時間,每個星期六都會到雜貨店裡去買一些過期的食品,有的是麵包,有的是肉,有的是酸奶。它們雖然過期但並沒有壞,只是一個估計的過期時間。一旦過期,別人就不買了,我們就把它買下來,送給鹽湖城周邊的窮人。我們每個星期六做這個事,做了兩年。我們很喜歡做這麼一件慈善的事情。但是後來政府就訂立了一條法律,說你不可以把這個過期的食物給任何人,否則這個店就會被訴,你也會被起訴。結果這些商店就把這些到期但沒有壞的食品全部都扔掉。所以這裡頭的平衡該怎麼掌握?讓這些店家自己決定,讓我跟我太太決定,你政府不要來決定這件事情。美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人的成功和失敗都由人自己來自由決定的,政府干預只會讓事情更糟。

左傾勢力一系列插手經濟的做法使國家走入大蕭條

美國的國父們在十八世紀建立起自由經濟制度以後,美國在接下來一百多年裡經歷了經濟的繁榮。然後,人們就看到經濟危機在美國就那麼發生了。那麼是從什麼時候,政府開始插手經濟事務、干預經濟了?這個變化大概是在十九世紀轉入二十世紀這個檔口上。

那時候打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美國的經濟邁入很繁榮的時期。這裡頭整個的變化可能跟美國的演進勢力(Progressive,又稱左傾勢力)的成長有關。演進勢力他們所喜歡的就是社會主義或者共產主義性質的對經濟的控制,他們就試圖想來駕馭我們非常強壯、富有活力的經濟。為什麼呢?他們說我們要照顧窮人。他們打着道德的旗號,照顧窮人的旗號,斥責富人不會照顧窮人,所以他們就推出了劫富濟貧的經濟政策。 於是政府就開始破壞我們的經濟原則。我們都知道一個例子,給人一塊麵包,不如教他們怎麼做麵包。那個時候就開始給人麵包吃,而不是教人做麵包。這個事情就變得越來越流行了。

那時候第一次大戰開始,政府拿了很多的國家資源,拿到這些資源的同時,會造成很多貧窮,為了處理這些貧窮,政府就提出很多的監管制度。那個時候政府就出台了很多的規則,比如不許人們干這個干那個,不許人們囤積貨物,等等。總之就是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政府需要管理很多國家的資源,它們就出台了很多的政策,而這些政策都是由這些演進勢力他們來制定的,他們要解決經濟問題,他們不是從自由經濟着手,而是從政府的層面着手。

所有這些左傾力量或者因素,在那個時候都發生了。那個時候就通過了第十六憲法修正案,開始對老百姓征所得稅;後來又通過了聯邦儲備局的法案;再後來又通過了各種各樣的市場監管規則。

戰後,這些規則稍微放鬆了一些,但是並沒有完全放鬆。再往後,經濟進入一種極度的繁榮,接着又進入一種極度的衰退,就是大蕭條。大蕭條之後,政府又祭出一種更強烈的監管制度,這樣就導致美國經濟在30年之內,由自由經濟變成了一個被政府監管得蠻厲害的經濟了。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後來救了美國大蕭條的其實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因為戰爭導致整個國家為了戰爭而從事的經濟活動活躍起來了,很多人因為戰爭得去工作,所以很多人也開始買東西,儘管有很多限制,但購買還是很旺盛的。戰後,美國的這些因為戰爭而停止的自由原則又重新起作用,然後就帶來了空前的經濟繁榮。

不管怎麼說,回頭看政府對經濟的介入確實是越來越深了。今天回頭看,在那30年間,有第十六憲法修正案、聯邦所得稅的開始,包括後來的聯邦儲備局,再到後來的羅斯福新政,這都讓美國的經濟脫離了原來的自由經濟的軌道,走到現在,其實是一條錯誤的道路。

(待續,敬請關注)

閱讀本文上篇:締造美國的故事(15): 政府並非管理經濟的實體—斯考森論經濟之二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