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0日,英國法輪功學員舉行反迫害20周年紀念活動。圖為在中使館對面靜坐。(唐仲寶/SOH)
7月20日,英國法輪功學員舉行反迫害20周年紀念活動。圖為在中使館對面靜坐。(唐仲寶/SOH)

紀念“7.20”反迫害20周年 英國法輪功學員呼喚正義良知

唐仲寶
2019-07-21 13:33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英國法輪功學員舉行了全日“7.20”反迫害20周年紀念活動。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將近中午時分,天空飄下了濛濛細雨。英國法輪功學員冒雨在倫敦波特蘭大街、中共駐英國大使館前召開新聞發布會,吸引了不少路人駐足觀看,驅車經過那裡的司機也在等待紅綠燈時搖下車窗伸出大拇指。這一天是全球法輪功學員“7.20”反迫害20周年紀念日。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迫害,至今這場殘酷的迫害已持續了二十年。在這艱難的歲月里,法輪功學員以堅韌不屈的精神堅守正信,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反抗迫害,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喚醒人間的正義和良知,讓正念尚存的世人擁有美好的未來。

7月20日,英國法輪功學員舉行“7.20”年二十周年反迫害大遊行。 圖為經過唐人街(晏寧/大紀元)

十二點,英國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隊伍從前中使館出發,沿途經過倫敦市中心的著名的牛津街、攝政街,穿過唐人街中國城。遊行沿途,很多路人接過傳單站在街上認真閱讀。許多大陸遊客拿着相機拍照,有的以法輪功遊行隊伍為背景自拍,有的接過真相小冊子,和學員交談。

近兩個小時後,遊行隊伍行進至聖馬丁廣場,天空放晴。學員們在那裡舉行了集會、講真相活動。

“那天的事 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

“那天的事,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清晰地刻在我的記憶深處……”燭光中 宋美英回憶起往昔痛苦而又難忘的一幕。

宋美英,女,四十八歲,原北京中銀律師事務所律師,家住北京朝陽區九龍花園五號樓。

宋美英在參加英國法輪功學員在議會大廈前的和平請願。(唐仲寶/SOH)

2010年5月7日凌晨,北京朝陽區國保警察徐勇、雙井派出所警察李連喜、趙志華等非法闖入她的家。自中共99年“7.20”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每次翻牆上網看到的新聞,身邊不斷傳來同修被抓捕的消息,真實地發生在眼前了。“你們不要嚇着我的女兒!” 面對着一開門就闖進來的三男一女,身為律師的宋美英雖然感到緊張,但很快地鎮定下來。她想到了家中的大法書籍、真相材料;想到了聰明可愛、年僅七歲、還在睡覺的女兒。

“警察開始抄家,他們搶走了我的大法書、mp3、mp5等任何有關法輪功的資料、物品。期間,有一個警察不停地撥打手機,好像在向什麼人彙報、請示。我丈夫被驚醒了,目睹了發生的一切。而女兒當時還在睡覺,她大概做夢也沒有想到,等她醒來,到我們母女再見面,已是兩年之後的事了。”

宋美英清晰地記得,“我家住在十四樓,那天被他們帶下樓時,突然發現,在樓道里,和電梯的進出口,都站有身着便裝的陌生人。”

“後來家人告訴我,那年二月,當地派出所和居委會的人趁我上班不在家時就以查常住人口為名欺騙家人打開房門,進屋後各屋亂看,問東問西;同年四月,派出所和居委會的人又以地震捐款的名義,欺騙家人開門,進屋後打聽每張床上住的人,一名派出所的人拿起我家的座機電話往他自己的手機上打電話,行為鬼祟……”

“我被劫持到了北京朝陽看守所。一個月後,我被中共非法勞教兩年,移監到北京女子勞教所。我看書煉功,沒做壞事,就是做個好人,沒做過危害社會的事,他們(警察)關我,我就是不服。”

“之前,家人想與我見面,因為我拒絕”轉化“,結果連大門都不讓進。我丈夫找了律師,花了五千塊錢,卻只讓律師和我見上一面。我的家人來找警察說理,一個警察無奈地說:他們也不想這樣。他們也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不做壞事,真善忍,都是好人,最好。但是沒辦法,這是共產黨的天下。”

“有一天 我夢見媽媽死了”

當天中午十二點,英國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隊伍從中共倫敦大使館前出發,穿越倫敦市中心的熱鬧街道,前往中國城,約兩小時後行進至聖馬丁廣場,在這裡舉行了集會、講真相活動。

遊行隊伍在大道一側的人行路上行進,走在前面的是身着黃色煉功服的法輪功學員們,手持“真善忍”、“法輪大法好”橫幅,之後的,法輪功功法展示方隊;緊隨其後的,走着一組白衣素服手持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遺像的法輪功女學員;和一組“停止迫害法輪功”、“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天理不容”條幅和展板,四個高高豎起的“停止迫害法輪功”藍色條幅十分奪目,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紫旋在遊行隊伍中。(唐仲寶/SOH)

“我叫紫旋,名字是媽媽給起的,說紫色代表宇宙,旋就是不停地運轉的意思”。紫旋是宋美英的女兒,今年已經16歲了。

“今天遊行,我們又經過唐人街。像每次一樣,我都會情不自禁地想起出國後媽媽第一次帶我去唐人街真相點發傳單的情景。”

“那是我第一次在國外發大法真相材料,完全沒有了在國內時的那種壓力。我大口地吮吸着自由、新鮮的空氣,興奮的不得了。”

回憶起那天起床後就不見了媽媽的情景,剛剛還沉浸在興奮的回憶中的紫旋一下子變得神情凝重起來。

“那天醒來後,爸爸告訴我說,媽媽出國了,去了很遠很遠的國家。不知怎的,我有點似信非信。不久遠住在內蒙古包頭的三姨(媽媽的姐姐)來到我家。因為從我記事起,爸爸媽媽總是很忙很忙,就是三姨帶我。三姨對我疼愛有加,可我總是會想媽媽。”

“記得爸爸送我去三姨那裡之前的一天,在家裡,爸爸一手抱着我,一手拿着媽媽的照片,他忽然哭了,哭得很傷心,我也哭了。他的哭讓我隱隱地感到有些不安,但又說不清那種不安是什麼。”

“兩年後,媽媽回來了。當媽媽將真相告訴我,在那過去的兩年中她遭受了牢獄之災時,彷彿一幅美麗的畫被撕壞了。我一下子變得很緊張,擔心那些警察會把媽媽再次抓走,那一年我9歲。”

“我告訴媽媽,我曾經做過一個噩夢,夢見媽媽死了…… 我從夢中哭醒,醒來後就感到非常恐懼,直到第一次接聽到媽媽打來的電話,才如釋重負地相信,媽媽還活着。”

紫旋(前排右二)和媽媽宋美英(前排右一)在大法活動中。(明慧網圖片)

親歷勞教所的邪惡

2010年6月8日,宋美英被非法押到北京市女子勞教所嚴管隊,被強制進行所謂入所教育(較為嚴厲的迫害),令她開始體驗到勞教所的邪惡。

任何一個去過北京市女子勞教所的人,都會看到那裡粉色建築、綠色草坪、樹木環繞,然而當我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時,才明白謊言不僅存在於蠱惑人心的媒體之中,它還可以毫無痕迹的融入一點一滴之中,包括建築及外部環境的精心設計之中。被官方邀請到勞教所參觀的人,看到勞教所前院盛開的鮮花、嫩綠的草坪、潔凈的道路…… 有誰能明白這是掩蓋罪惡的道具!

“真實的情況是我們在監室當中,不允許往監室窗戶外、門(防彈玻璃推拉門,以便警察24小時在通道里監視我們一舉一動)外看,在監室中,連坐姿都是被嚴格要求的。勞教所的後院是各種勞動基地,人工拉着很重的鐵車,運土、運糞,春耕秋收,無論老少,乾著同樣超強度、超耐力的重體力活兒。勞教所還從社會上承接各種手工活兒,強制大家按照規定的時間完成任務,別說是老人,就是我這個年齡段的人,每天都疲憊不堪,有時候恨不得自己再也起不來才能解脫掉。”

“作為一名曾經的法律執業人士,我從職業的角度對勞教所的迫害感觸頗深。在勞教所里了解到,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自上而下、有組織、系統進行的。對不同的法輪功修煉者用不同的手段,對同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在不同階段用不同的手段。”

“在勞教所嚴管隊,我被強行要求雙手夾緊垂直下落,五指併攏貼于褲縫,不得抬頭,始終只能看到自己的腳尖。當我拒絕這樣的羞辱時,就被幾名手持電棍的警察強製做這樣的動作。”

“嚴管隊還強制我們接受勞教所各種充滿侮辱的規定,如每頓飯前,必須唱勞動改造歌曲,或者歌頌共產邪黨的歌曲,之後嚴格按照勞教所的要求說羞辱自己的報告詞,同時必須低頭,不得看任何人和如何地方,走路要走直角,洗漱、上廁所時如拒絕說羞辱自己的報告詞,就不得吃飯、上廁所等。”

因為宋美英堅信修煉法輪功無罪,七月初,宋美英被轉押到一大隊。在那裡,被該隊的大隊長趙國新和副大隊長趙金鳳施以“坐高凳”的刑罰,還被單獨關入一個無人的小屋子裡,也就是“小號”。

“關押我的小屋非常陰冷,我把家人送來的衣服全部穿上,每天都是瑟瑟發抖。在這裡接觸不到其它法輪功學員,從早六點至晚十點,每天連續十六個小時被強制坐在一個塑料高凳上。這種凳子表面凹凸不平,只有二十幾公分見方,四十幾公分高,沒有靠背。人坐在上面被迫雙腿併攏,後背挺直。因坐的時間太長,我的雙腿已開始浮腫,身心也遭受嚴重的傷害。”

“警察隊長指使的幾個吸毒犯監控、強制我收看那些污衊法輪大法的書籍、視頻,顛倒黑白。各種洗腦形式,層出不窮,試圖從根本上改變修煉人的信念。”

“勞教所在強制我放棄修煉時,一邊激發我對家人的思念,一邊顛倒黑白的洗腦,說我為了修煉法輪功是多麼的自私,為了信仰法輪功,違反國家法律、損害國家利益、不顧家人的思念、無情無義、拋家棄子……”

“由於我從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勞教所一路抗爭,要求當局給我法律上的依據,同時我被非法迫害的消息被明慧網、大紀元曝光,部分國際媒體希望採訪我丈夫,同時國內部分法律界關注人權人士對於迫害我一事給予的客觀評價,使得我成為勞教所的管控重點。由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自上而下的、系統的,我同時也成了北京市朝陽區610辦公室管控重點。”

“勞教所為達到逼迫我(們)放棄修煉,不擇手段。他們因人而異,從最初的謊言、偽善,到最後的攤牌,撕掉偽善的面具,從謊言到暴力,從流氓到暴徒,不需要時間上的過渡,完全取決于流氓手段用盡時,法輪功修煉者是否放棄信仰。”

“八月十日是勞教所接見的日子,正巧也是我的生日。善良、老實的丈夫見到我因被坐高凳而腫脹着雙腿步履艱難的樣子心情十分沉重,質問邪黨警察為什麼這樣對待我時,勞教所警察卻無恥地說,肯定不能象在家裡一樣。”

“中共在迫害法輪功時,嚴密封鎖消息,非常害怕法輪功學員上訴、及被迫害消息泄露到外界。記得在看守所時,惡警徐勇就逼問我到底是誰把我被關押消息泄露出去的,由於懷疑律師有向外界泄漏消息的可能性,就毫無理由的剝奪了律師再次會見我的權利;在勞教所,惡警孫樹銀拿着我丈夫的信威脅我,如果我丈夫敢于上訴或是接受國際媒體採訪,整個勞教所將要對付我。”

“在勞教所,警察經常威脅我的話就是, 你要是繼續煉法輪功, 就是牢底坐穿,不轉化就休想回家,勞教期滿,610辦公室會辦理延期,還會把你從勞教所再送到轉化班(即存在於各個不引起注意的地方,數量非常之龐大,裡面有各種洗腦教材和刑具,關押時間沒有明確的時間限制、標準),完全是法外之地。”

風雨20年 更加堅定對“真、善、忍”的信仰

下午,在遊行隊伍集結到聖馬丁廣場後,英國部分法輪功學員再次展開集會,向英國民眾講述中共二十年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同時呼籲民眾支持反迫害。

宋美英則和另外一名曾經親身在大陸遭受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同英國佛學會負責人之一張凌女士一起來到位於唐寧街10號的首相府,向首相府工作人員遞上來自英國各地的8萬8688個聯名請願,希望英國政府能夠幫助停止這場迫害。

7月20日下午,英國法輪大法協會代表和幾名曾親身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向首相府遞交來自英國各地的8萬8688個聯名請願。圖中右一為宋美英。(冠奇/新唐人)

張凌女士說:“在英國,法輪功學員可以自由煉功。在中國大陸,我們的同修卻遭受迫害。為此,英國法輪功學員懇請英國政府給予支持,幫助所有法輪功學員爭取信仰自由。我們希望,您和政府大臣們追究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並敦促他們立即停止活體強摘器官的罪行。請幫助我們,幫助那些因迫害失去至親的家庭,幫助現在仍被冤獄折磨的信仰者們。”

曾經那段讓難以回首的歲月,卻讓宋美英更加堅定了對“真、善、忍”的堅信,如今2019年“7.20”二十周年之際,她用自己的故事呼籲英國政府和民眾,“我今天站在這裡就想告訴英國政府和民眾,請認清中共的嘴臉,幫助我們法輪功學員們終止這場被強加的迫害。”

議員:“我們必須共同發出自己的聲音,確保正義得到伸張。”

集會上,宣讀了幾位政府議員發來的支持信。議員愛德華 大衛(Edward Davey)寫到:在經受長達20年的嚴重迫害之後,法輪功學員仍然站在這裡爭取自由,堅定信仰真、善、忍,這是我們世界的價值觀。很明顯,國際社會應該走到一起。

議員克里斯 史蒂夫思(Chris Stephens)在信中表示,今天,我堅定地同英國法輪功修煉者、西藏人,基督徒、維吾爾人,以及所有在中國遭受迫害,折磨和大規模任意監禁的人站在一起。純粹基於他們的信仰,我們必須共同發出自己的聲音,確保正義得到伸張。

議員卡若蘭 露卡絲(Caroline Lucas)在信中譴責迫害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士是中共當局嚴重違反人權的行為。

議員伊恩 莫瑞(Ian Murray)在信中談到,越來越多的情況表明,中國政府正在對自己的人民犯下最可怕的侵犯人權行為。證據很清楚。迫害那些有其他信仰和利益的人本身就是錯誤的。謀殺他們非法收穫器官更是令人憎惡的。

議員露絲 李斯特(Ruth Lister)為無法參加今天的集會表示抱歉,但以親民和人權的名義向大法弟子致以問候,並祝願法輪功學員在爭取正義的鬥爭中一切順利。

英國法輪大法協會代表Caroline Yates 再一次號召全世界的民眾能夠選擇正義,她說: “我們行動的根本目的是阻止殺戮,告訴中共不要再加害無辜的人,最終結束這場籠罩中國太久的暴力循環。”

“ 今天,我們希望世界各國的民眾都和我們一起,把和平與良善的精神保持下去。我們希望,面對中共政權的暴行,他們能為正義挺身而出;希望他們識破中共宣傳工具的假面,明白法輪功真相;希望他們看到“真、善、忍”的美好,知道這三個字是人性的最高價值,是最好的人生信條,也是最值得維護的價值。今天,我們希望全世界的人與我們一起,捍衛和平、信仰、以及全人類的福祉。”

終結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會繼續這場與中共進行的善與惡之戰

終結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英國委員會之一Mal Mitchell 代表聯盟在集合上發表講話。他再次宣讀上個月中國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China Tribunal)的最終宣判結果。

終結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英國委員會之一Mal Mitchell 代表聯盟在集合上發表講話。(晏寧 /大紀元)

2019年6月17日,倫敦獨立人民法庭 (中國法庭)在經過十個多月的獨立調查取證,做出最終判決: 中共強迫器官摘取已經在中國大規模地進行了多年,並且法輪功學員一直是器官供應的主要來源之一。

Mitchell先生表示ETAC會繼續這場與中共進行的善與惡之戰,呼籲全世界的國家和民眾關注,並幫助終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Mitchell先生認為法輪功學員信仰的“真善忍”原則對全世界有益。他說: “這些善良的人們追求‘真善忍’,這些品質是全世界都非常需要的,我們目前還遠遠沒意識到這一點。”

Mitchell同時還表達個人觀點, “我認為中共是由變異了的怪物來經營的。我們在這裡在與中共進行了一場戰鬥,我們在同共產主義機器人戰鬥。我非常支持你們所分享的‘真善忍’的理念。”

呼喚正義良知 請與我比鄰而坐

傍晚,部分法輪功學員回到了白天舉行遊行的起點,中共駐英大使館的對面,點亮一盞盞燭燈。華燈初上,與點點燭光交相輝映。法輪功學員神情莊重、寧靜祥和,悼念二十年來被中共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呼籲國際社會各界民眾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呼喚更多世人了解真相、擁抱明天的希望。

Mitchell 認為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的和平靜坐表達抗議,具有巨大的價值。“我曾經多年來一直注意到在倫敦中國大使館前進行的和平抗議。我想這(和平抗議)的意義是不可估量的,我認為法輪功學員能夠做到這些,是非常了不起的。我認為那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他認為這場和平的反迫害行為展現了非常深刻的大忍內涵,“在倫敦中國大使館前靜坐,以示抗議,我想那真是非常重要的行為,我們不能估量那有多大的價值。那是一種非常深刻的容忍的內涵,那顯示着不會屈服於暴行,不會接受這種迫害,他們靜坐在那裡,那樣平和,然而我認為那力量卻是非常非常巨大的。”

看過真相片《街對面的燭光》的觀眾,對英國法輪功學員24小時在中領館對面和平抗議的故事應該不會感到陌生。自2002年6月5日起,無論白天黑夜,他們從來沒有離開過。他們為什麼要晝夜不停地待在那裡呢?面對強勢的中共政權,他們的行動又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在他們安靜的身影后又是怎樣的人生? 一首由英國大法弟子作詞,著名歌唱家關貴敏演唱的《請與我比鄰而坐》,無疑是最好的詮釋。

“請與我比鄰而坐,在寂靜之處。
微閉雙目,發出我們心底的呼喚。
為制止酷刑凌辱,為結束瘋狂屠戮。
為停止一切迫害,心慈意猛何懼苦。
于無聲處,讓我們同將歷史改變。
于無聲處,讓我們同將眾生救度。”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