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陳肖平近照(攝影:戴兵)
畫家陳肖平近照(攝影:戴兵)

“畫家是神的使者”——陳肖平專訪

慧光
2019-07-22 11:55
陳肖平是著名畫家,2009年,她的作品曾獲得第二屆“新唐人油畫大賽”金獎;2011年她再次參賽並再次拿金獎。此外,她還兩次獲得馬里亞納群島總督頒發的傑出藝術家獎,並舉辦過四次個人畫展。2019年7月17日,『希望之聲』著名節目主持人子涵採訪了畫家陳肖平,本文根據採訪錄音整理。

陳肖平是著名畫家,2009年,她的作品曾獲得第二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金獎;2011年她再次參賽並再次拿金獎。此外,她還兩次獲得馬里亞納群島總督頒發的傑出藝術家獎,並舉辦過四次個人畫展。

圖1 1998年獲得傑出藝術家獎時與總督(左二)合影

圖2 在舉辦個人畫展時與加拿大藝術家們合影

圖3 2002年舉辦個人畫展時與來訪嘉賓合影

圖4 2005年在塞班島舉辦“真善忍美展”時與嘉賓一起剪綵時留影

圖5 塞班島媒體對陳肖平個人畫展進行了專門報道

圖6 2011年參加第三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獲得金獎後留影

圖7 陳肖平在個人畫展期間留影

陳肖平十歲開始跟名師學書法,十五歲開始學中國畫,有紮實的基本功。1992年高中畢業後,跟隨父母到了塞班島,2000年以特殊人才身份去了加拿大,2004年輾轉來到了美國,目前她受聘于紐約美國北方藝術學院任教並擔任美術系主任。

2019年7月17日,『希望之聲』著名節目主持人子涵採訪了畫家陳肖平,以下內容根據採訪錄音整理。

主持人:您當初是怎麼決定要學畫畫的呢?

陳肖平:我從小喜歡畫畫,大約從六歲開始,喜歡臨摹連環畫,從很小就開始接觸像敦煌壁畫之類的古典畫作。我父親當時是學校老師,他看我喜歡畫畫,就把我送到美術老師家裡學,那是我的啟蒙老師,他也很喜歡教我,所以我學畫畫是一個比較自然的事情。

這位老師當時教了很多學生,多數都是上初、高中的,也有準備考大學的孩子。那時我很小,父親送我去只是為了讓我在那樣的環境中熏陶一下,因為經常去,慢慢的對畫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後來就成了愛好。老師說“這個孩子很有畫畫的天分”,父母就覺得“那就好好培養她吧”,就這樣走上這條道了。

在老師的指導下,我很小就參加了學校的繪畫比賽,每次我都拿獎。然後學校就送我參加市裡、省里比賽,所以大家都很喜歡我。

圖8 陳肖平在畫速寫

主持人:那您從小就想好了長大後要當畫家嗎?

陳肖平:是有這種感覺。以後我也從未想過要干別的工作,從小就認定畫畫就是我終生要做的事情。

主持人:第一次參加“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就拿到金獎,當時想過會拿到最高獎項嗎?

陳肖平:第一屆大賽我沒有參賽,但是我去看了一下那些參賽作品,對自己就有了信心。能不能拿獎事前也不是那麼肯定,但我對自己的參賽作品還是蠻自信的。因為我畫的主題是有感染力的,是取自於比較滿意的題材。在構圖方面,是接近于古典繪畫的那種,比如用筆、手法等方面,自己是比較滿意的。

主持人:2009年獲得金獎的那幅作品的主題是什麼呢?

陳肖平:那幅畫的名字叫《震撼》,靈感來自於我在明慧網上看的一篇報道。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是個老太太,在監獄裡受到酷刑折磨,之後回到監室,就把腿盤起來煉功,奇蹟就發生了:她離開地面飄起來了。那些打她的、審訊她的人親眼看到這個人飄起來了,他們就害怕了,趕緊給她磕頭、作揖,請求她原諒。第二天,警察就把她送回家了,以後沒再迫害她。因為他們看到了神跡,看到修煉人的超常表現,知道他們是在幹壞事。

圖9 陳肖平作品《震撼》

圖10 陳肖平作品《眼裡的媽媽》

就是這麼一個故事,當時看完了,腦子裡的形象就出來了,就像放電影一樣。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題材,所以就下決心去完成這幅作品。

主持人:當您看完這個故事時,您就相信監獄中的這個老太太可以飄起來嗎?您覺得這是真實的嗎?

陳肖平:我相信。為什麼呢?小時候聽我爸爸講過,他有個好朋友當時去了一次西藏,見到了西藏的喇嘛虹化過程,知道修煉人會飄起來,這是真實的,很多人都見過。我在網絡上也看到美國有一個很著名的魔術師,他就能飄起來,那絕對不是魔術了,他就是已經達到了一種超常的境界,想飄就可以飄起來,就是那種狀態,所以這也算不上什麼新鮮事。能飄起來的人有很多很多,只是一般情況下人家不會跟你說而已。

當我看到這個故事的時候,畫面感就出來了。在構圖上,我採用環形構圖,把主要人物給包圍起來,所有人都向著中間這個人物,而中間這個人物又向外散發著光芒,是一種互相連貫的、充滿能量的感覺。

主持人:當初完成這幅作品用了多長時間呢?

陳肖平:這幅畫的創作過程有一年時間。在技法上我採用比較薄的畫法,不是一次性畫上去的,是反反覆復畫了很多遍的。中間有一段時間感覺畫不下去了,在處理中間人物的光芒時,卡在那裡了,就是畫來畫去都不是我滿意的感覺。

開始畫的時候,我認為主人翁應該有一種很強的光芒散發出來,就是視覺中要有很強很耀眼的感覺,可是這種感覺怎麼畫都不是我想要的效果。後來我看到很多有關神和上帝的造像作品中,他們的光芒都是非常明亮的,但又是非常柔和的,因為所要表現的是一種慈悲、和善的光芒,應該是非常舒服的很柔和的,而不是很耀眼的感覺,不是那種讓人看了覺得刺眼、要把眼睛遮住的感覺。所以我把她改成柔和的光芒,也突出了中間人物,恰到好處的把主題表現出來,這幅畫就完成了。

 

圖11 陳肖平作品《天使的歌》

主持人:當時為什麼要選擇法輪功受迫害的題材參加世界性的油畫比賽呢?

陳肖平:在觀摩第一屆大賽作品時,發現大都是表現靜態主題。比如畫一個人坐着或站着,旁邊布置一些道具,以表現某種情緒。這種東西不是說它不好,畫的技巧都不錯,但我覺得缺點東西,就是在能夠帶給人精神升華和啟迪方面的作用不夠。很多畫乍看起來,畫得也挺美,但它不會讓你感動。很多畫家是在表達自己,甚至是通過作品宣洩自己的某種情緒,比如他有一些負面思維,他很痛苦,他就希望用畫面的形式表現他的這種心理狀態。

好的作品觀後會有讓人落淚的感覺,就是在創作理念上要有更高的追求,要能升華到更高境界,才能表現出純真、純善、純美的內容。油畫大賽的宗旨要求表現光明的理念,我覺得這幅畫符合這種理念。

圖12  陳肖平作品《天人合一》

主持人:藝術對人的影響是什麼?您是怎樣理解的呢?

陳肖平:對一個畫家來說,如果只是為了畫一幅畫,呈現出來你要表達的東西,這個是不夠的。為什麼呢?因為畫家應該是帶有某種使命的。就我自己來說,我認為畫家是神的使者,這話可能說的高了點兒,其實畫家應該是有使命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藝術本身是承傳下來的。從幾百年前的文藝復興時期到現在,這個過程中的傳統文化要承傳下來。其中隨着人類道德的下滑,很多東西是越來越不行了,就包括色彩、顏料,簡單的說,過去你到博物館去看那些古典畫作,比如文藝復興時期的很多畫,它能夠保存得很完好。而近一兩百年來,很多畫保存不了原貌,因為它的顏色、手法已經比較現代化了。

圖13  2008年“真善忍美展”在台灣巡迴展出時的廣告,背景是陳肖平作品《純真的呼喚》

主持人:您覺得您的使命是什麼呢?

陳肖平:我覺得我的使命就是要通過作品啟悟人去走正道。畫家不能只滿足把畫畫好、畫象了、畫得很寫實就可以的,它需要能夠打動人的內涵,要有精神層面的內容,這就需要在理念上升華,比如要表現純真、純善、純美的境界,把這個作為最高目標去追求,這就需要有使命感才能完成。

一幅畫作,不管是出售還是送人,都是要呈現給別人的,那麼他看到這幅作品時的感受,能從中得到什麼樣的信息,是不是對健康有利,這都是需要思考的因素。

我在看展覽的時候,看到很好的作品就不願意離開,甚至會站那兒看一天,看的時候就在那兒琢磨:他怎麼畫得這麼好,他是怎麼畫的?他為什麼能畫得這麼美?這麼生動?這麼有意思?耐人尋味。而有些畫實在是太差了,感覺就是一堆垃圾,你就得趕緊走開,不願意在那多呆一會兒。

所以說對於藝術家來說,你不能說我畫張畫賣點錢就完事了,不是這樣的。你應該能帶給大家光明的內涵,讓更多的人能夠從欣賞畫中受益,能夠有一些精神上的提升,這才是一個有意義的事情。

主持人:我知道您不僅是一位畫家,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您舉辦過多次個人畫展,有幾幅畫還參加了“真、善、忍”畫展的國際巡迴展,這些作品在世界各地有上千次的展覽展示。那麼您當初為什麼會選擇煉法輪功呢?

陳肖平:1998年,我弟弟從朋友那兒借來一本書叫《轉法輪》,我當時不知道這是一本修煉的書。在書中師父講(不是原話),所有人如果都按“真、善、忍”做個好人的話,將來世界上就不需要警察了。我覺得這挺好,將來的人都做好人,大家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這世界該多美好啊。

我父親是第一個學法輪功的,他跟家裡人說,這本書是一本天書。這話能從我爸爸嘴裡說出來讓我吃驚,因為他是從省委黨校畢業的,是對馬列主義學得非常好的那種人,他可以滔滔不絕的講馬列的東西,所以我爸能說出這樣的話我覺得特別驚奇。

我父親年輕時患有骨質增生等慢性病,有人帶他去見了一個有特異功能的人,這人沒有文化,他給我爸爸看了一下就好了,所以我父親一直在尋找,他說這個世界上肯定是有神存在的,肯定是有超常的東西,而不像我們眼睛看到的那麼簡單,所以他當時就跟我們說“這是一本天書”。我當時並沒有理解他說的話,也沒有走入修煉。

有一天,我父親在家裡播放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時,我看到師父從電視屏幕上出來了,師父在那兒講話、教功。師父還打那個手印,就是打坐的那一套手印。我當時在邊上一看,我就說這不是佛的動作嗎?真漂亮啊!因為小時候學畫,啟蒙老師教我臨摹敦煌壁畫時,我畫過很多那種白描的敦煌壁畫,對這些動作記憶猶新,我覺得這些動作太漂亮了,然後我就產生了興趣。

主持人:您從煉法輪功中受益了嗎?有哪些感受呢?

陳肖平:因為我年紀不大,身體還算是比較健康的。也有一些問題,就是當時胃不好,有慢性胃炎,每次來例假的時候痛得不得了。修煉以後,這個毛病很快就好了,很神奇,大概就一、兩個月吧。記得我第一天學煉功,是弟弟教我的,第二天就又拉又吐,之後肚子就不疼了,感覺正常了,一點兒難受的感覺都沒有了。而以前每次到那個時間都是要死要活的感覺,很難受的。這就是師父給我調整身體後的結果。

還有更大的受益是,我在創作時師父給了我很多智慧,畫畫時總是在加持我,就是開智開慧吧,給我打開了很多能力,尤其是需要學習什麼的時候,學得很快,提高很快。

主持人:您煉了法輪功後還有其他改變嗎?

陳肖平:我個人的性格中以前不太會考慮別人,在家裡爸、媽和弟弟都對我很好,也培養了我的大小姐脾氣,所以我說話比較沖,根本不管別人感受,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還覺得這樣挺好:我就是這麼直接啊,我是為你好啊,這沒什麼不好啊。修煉後師父教我們做事情要考慮別人,遇到事情第一念要想到別人,說話辦事都以“真、善、忍”為原則,慢慢就開始約束自己,因為修煉人要修慈悲啊,要修善啊,要對別人好。

創作過程中這個問題也非常重要。為什麼我們講純真、純善、純美?就是在畫面中無論從任何角度觀察,包括每一個部分,都不能有那種殺氣騰騰的很生硬的內容,而是能夠帶給人非常祥和、善良慈悲的東西。好的創作狀態就是要能夠進入到那種非常美好的、很靜的感覺中,那麼創作時就會把這些美好的感覺融入畫面中。觀眾看了你這幅畫,就會有一種美好感受,就會有一種精神上的享受,因為他會嚮往這個畫的意境,嚮往畫裡面的人物。他看了之後會說,我就是這個人,就像我坐在那塊石頭上打坐,我在那兒閉着眼睛,就是那種感覺。

主持人:對於那些喜歡畫畫的、也有這種愛好或者是有心想在這方面發展的人,您作為一個專業畫家能給他們提供什麼建議呢?

陳肖平:我建議他們多畫一些能夠帶給人正面的、善良的、純正的表現正義的作品,去畫那些表現勇敢的、具有高尚情操的作品,即使去買畫也要買這種類型的作品,因為這種作品具有正的能量,肯定是好的,是能讓人受益的。這種畫掛在家裡,肯定是有好處的。要是掛一張陰暗的,或者是像鬼魂、地獄裡的那種東西,現在有很多畫是這種類型的,這樣的東西如果掛在家裡,肯定對人的身體健康和精神都是不利的。

主持人:下面我想請您談一談現代藝術創作方式與古典傳統藝術創作方式之間有什麼不同?

陳肖平:一般來說,現代畫分為兩種,一種是帶有現代意識的,另一種是比較傳統的。傳統畫相對來說比較自然,基本上是寫實的,跟自然比較接近。它是通過畫家的畫筆,把要表達的內容適當的做些美化,使它更美一點。而現代畫表現的內容有美有丑,是混雜在一起的,很多畫家都是一味的表達自我宣洩。他認為是美,其實用傳統藝術的標準看,它已經變異了,已經不是美的東西了。有些內容被無限誇張,完全變形了,但為了追求某種目的,他就把它扭曲了。比如為了吸引人的眼球,搞一些怪怪的造型。這種畫有的也賣得非常好,很多人也喜歡去買這種東西,因為人的觀念變異了。

因為我相信神的存在,我相信傳統藝術是神留給人的一條路。你要去畫自然的東西,因為自然是神創造出來的,所以越自然的東西,越接近人,對人是最好的。

現代人都會說,我要吃健康的食物,這個那個的,其實所有人的需求自然界都會提供,不僅是食物,所有人使用的包括掛在身邊的東西,萬事萬物都應該取之于自然才是最好的。

主持人:按您這個說法,現在用照相機拍照不是更真實更自然嗎?那這種寫實的傳統畫法還有什麼意義呢?

陳肖平:非常有意義!因為照相技術再發達,它只是個機器,永遠不可能取代人類,因為人是有思想的,是超越一切的,它有精神上的東西,那是機器永遠都沒辦法取代的。人創作出來的東西,帶有人的思維特徵和信息,比如油畫,屬於寫實的繪畫,永遠散發著特殊的光彩,是攝影作品無法達到的。

我曾去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觀摩,也去看了蘇伊士拍賣行在紐約拍賣,有一張畫拍賣2000多萬美金,攝影作品不可能拍到這個價錢,只有“畫”才能有這樣價位的,這就是區別,它們之間是有很大區別的。

主持人:對於一般旅遊者、普通人應該怎樣去欣賞藝術呢,這方面您會給大家一些什麼建議嗎?

陳肖平:如何有條件,我建議大家每到一個地方,儘可能的去欣賞一下博物館裡的優秀作品。為什麼呢?因為人類的歷史它就是承傳下來的,也是我們前一代的人把經驗積累下來傳到現在。看着好像是很簡單的掛着幾幅畫,但實際上有的真的是歷史的精華所在,所以非常值得大家去學習。那些畫本身記錄了那個時代,可以從中學到很多東西,因為很多畫她背後都是有內涵的,是有故事的,所以在這過程中會學到很多東西,會提升人的修養。

圖14 陳肖平參觀博物館時在著名畫作前留影

主持人:聽您介紹後,感覺您的人生中就選擇了畫畫,那麼畫畫給您的人生又帶來了什麼呢?

陳肖平:我覺得我一生下來,好像就被安排走這條道,就像是神一開始就給我安排好了這條路,讓我去走,所以我就有一種使命感。我畫的這些畫,除了我自己受益以外,我也希望給所有的觀眾有一種正面的啟迪作用,使他們在精神境界上有一些提升。

我是用傳統技法和正統理念去表達我的作品,我希望能夠帶給人一些值得回味的東西,比如對人生的思考,對人生價值的思考,對宇宙及生命的思考,我覺得這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我以前的老師說,學藝術一定要先立人品,把這看成是最重要的。如果這個人品行不好,你的畫也不會好。所以畫畫既要注重技巧的學習,也要注重個人修為。法輪功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因為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提升自己,這個“真、善、忍”的內涵也能通過畫面體現出來。在大學裡,任何一個老師都不會這麼去要求你,可能會要求你畫得很美,但是不會跟你說你要畫得很善。

我希望有更多的跟我有同樣理念的畫家能夠畫出更好的作品,能夠給未來的人或者你的孩子,你將來的後人,看到這個時代的光彩和它的意義,能夠表達你對生命的思索,就是對別人有一些啟迪,能夠幫助人們走出痛苦,這就是對人的精神境界提升有價值了。

圖15  陳肖平作品《靜夜》

主持人:我今天採訪的嘉賓是畫家陳肖平,以上是她跟我們分享的她對藝術的追求和她對藝術的一些思考。她還給我講了一個小故事,說她的朋友跟她講,朋友家裡掛了她的《靜夜》那幅畫,一次朋友的兒子跟她吵架,過程中兒子突然抬頭看到這幅畫,就把嘴閉住了,不說話了。後來這個孩子跟他媽媽說,當他看到這幅畫時,突然意識到自己當時憤怒生氣的樣子是不好的。這個小故事是說,一幅畫能夠啟發人的善念。

今天的採訪就到這裡,希望聽眾聽了之後,也能和我一樣從中受益。

來說幾句


Michelle
2019-08-02 19:08

傑出的才華源於崇高的信仰!感謝分享!

dfh
2019-07-22 14:48

藝術之美能打動人心,她來自於正念和技能!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