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佐一幫人押解的巨額餉金不翼而飛 。(示意圖片:元代畫作局部)
州佐一幫人押解的巨額餉金不翼而飛 。(示意圖片:元代畫作局部)

州佐一幫人押解的巨額餉金不翼而飛 離奇尋到失金後卻揭開了更驚人的隱情!

慧明
2019-07-23 00:19
“頭頂三尺有神明,不畏人知畏己知”出自清代的葉存仁,他為官三十餘載,甘于淡泊,毫不苟取。離任時,僚屬們趁夜晚用一葉扁舟送來臨別饋贈,他即興賦詩一首以拒贈: 明月清風夜半時,扁舟相送故遲遲;感君情重還君贈,不畏人知畏已知。看完這個離奇的故事,您會對他說的話別有一番感慨。

“頭頂三尺有神明,不畏人知畏己知”出自清代的葉存仁,他為官三十餘載,甘于淡泊,毫不苟取。離任時,僚屬們趁夜晚用一葉扁舟送來臨別饋贈,他即興賦詩一首以拒贈: 明月清風夜半時,扁舟相送故遲遲;感君情重還君贈,不畏人知畏已知。下面這個故事正說明這一點。

湖南有個巡撫,派遣底下的州佐,夥同一幫衙役,押解六十萬公帑赴京上繳。途中遇雨耽誤了行程,眼看這會兒已是日暮時分,一時找不到客棧投宿,遠遠瞧見一座古剎(寺廟)兀立,因此上門請謁,並獲得首肯而在廟內借宿一夜。

天亮之後,眾人發現,一路上辛辛苦苦所護衛押解的巨額餉金,竟然不翼而飛,蕩然無存!大伙兒驚恐萬分又百思不得其解。這州佐再怎麼仔細勘查,也找不到一點兒被盜的蛛絲馬跡,沒招兒啦,只得硬着頭皮返回巡撫衙門據實稟報。

眾人發現,一路上辛辛苦苦所護衛押解的巨額餉金,竟然不翼而飛
眾人發現,一路上辛辛苦苦所護衛押解的巨額餉金,竟然不翼而飛。(示意圖片: 【元】佚名《盧溝運筏圖》局部)

巡撫認為荒唐至極,根本不相信,打算依刑法嚴辦。可他低頭再一尋思,恐累及無辜,於是把這幫人分開,一一單獨盤詰、詳加追究,結果所有的說法並無差異。因而決定讓他們仍然回到案發地點,追查線索,尋回失金,好將功贖罪。

重回廟門前的衙役們,發現有一瞽者(盲人)擺攤卜筮、算卦,這人形貌奇異,招牌上寫着:“能知心事”。大伙兒立刻圍上去,找他算算。瞽者說:“你們是為了尋回失金而來。”州佐答:“正是!你還真是神算哪!”於是,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詳述一番。

瞽者自告奮勇,說可以帶他們找去,但要求用轎子代步,因為眼盲;同時限定,只許跟着他的指示走,不許發問,到時自然知道。眾官役都答應了,於是立刻啟程。一路上,只聽的瞽者在轎子里發號施令:“東!”衙役立刻抬轎子往東走;“北!”衙役馬上把轎子調向北方而去。如此這般的一連走了五日,漸漸進入了深山,忽然一座巨幅城郭聳立眼前:城中,屋宇櫛次鱗比,人煙稠密,居民往來頻繁,熱鬧非凡。

入城才不過幾步,就聽瞽者一聲:“停!”接着下了轎子,用手向南一指,說:“朝此方向走,直到看見一個西向的高門,就可叩門求見並詢問失金的事兒啦!”說完,這瞽者就拱拱手飄然自行離去。州佐先把那幫衙役們,安頓在城中暫住,然後獨自一人,按照瞽者的指示尋去,果見有一高門在望,慢慢接近時,忽然轉出一個穿着漢代古服的漢子擋住去路,也不自我介紹,州佐立刻說明來意,那漢子說:“請在這兒停留幾日,適當時機會請你進謁主人。”於是招呼州佐前行,安排他獨居一屋,給以飲食。

州佐獨自一人,按照瞽者的指示尋去,果見有一高門在望。(示意圖: 【明】仇英 《清明上河圖》局部)
州佐獨自一人,按照瞽者的指示尋去,果見有一高門在望。(示意圖片: 【明】仇英 《清明上河圖》局部)

這州佐吃飽沒事,來到屋後遛彎兒,見有一座庭園,信步瀏覽,老松蔽日、細草如氈、景緻清幽。經過幾個茂林掩映的廊閣水榭之後,又見到一個高亭矗立眼前,於是沿着石階,拾級而上,赫然看到亭壁上掛着幾張肢解開的皮兒,不似獸類,腥味沖鼻,不由得汗毛直豎、大打寒噤、毛骨悚然,急忙拔腿蹦回屋裡。這下聯想到自己,似乎已經羊入虎口,再忖度情勢,看樣子必死無疑,這具臭皮囊勢必得流落異鄉,已無生還的希望了!轉念一想,自個兒平生沒做過虧心事,現今面臨的局面,橫豎已是進退兩難啦。就是能闖出去,可空手歸家,怎麼向巡撫交差?算了,無可奈何,姑且碰碰大運呆個一宿吧!

隔天,那漢子騎馬疾奔招呼他過去,說:“今天可晉見主人!”州佐恭謹的答應着並快步跟行。一會兒 到達一轅門,看那氣派儼然似總督公署,一批皂隸羅列兩旁,堂威凜肅。那漢子下馬引導他進入,又走入一重門,見有王者,頭戴珠冠、身披綉帶面南而坐。

州佐趕緊上前謁見。王者問:“你就是湖南解官嗎?”州佐點頭稱是。王者曰:“銀兩在此,這區區小數,你巡撫何足掛齒?他錢多的是,就是都慷慨見贈於我,也未嘗不可,在他來說,只不過九牛一毛罷了。”州佐跪泣不止,哭道:“限期已滿,我一回去就得挨刑,死路一條!您這番話空口無憑,我該如何向巡撫大人交代呢?”王者曰:“這事兒好辦!”於是親自寫了一封函件,說:“以此信回復,可保你無憂。”接着又派了幾名力士相送。州佐被那王者的威嚴所震懾,嚇的不敢再據理力爭,拿了信函,轉身到城裡,招呼同來的衙役們一道回去。回程所走的山川道路,並非來時所經過之處。既出山,送者乃自行離去。

州佐一行回程所走的山川道路,並非來時所經過之處。既出山,送者乃自行離去。
州佐一行回程所走的山川道路,並非來時所經過之處。既出山,送者乃自行離去。(示意圖片:【明】《徐顯卿宦跡圖》)

數日之後,返抵長沙(湖南省城),一五一十的把經過在巡撫跟前詳細轉述。這巡撫越聽越覺的是瞎掰,掰的比上次失金過程還離譜,氣的七竅生煙,不由分說、不容辯駁的命令左右,拿繩索捆綁,推出斬了!

這州佐趕緊把揣在懷中的王者信函呈上,這巡撫打開公函尚未看完,立刻面如死灰,馬上命人將州佐鬆綁,口中喃喃解釋着:“銀兩丟失些微小事,不必掛在心上,你姑且先回去吧,本官自會處理。”接着,巡撫趕發公文,另召屬官,設法把那六十萬餉金補足,再解往京城上繳國庫。

這事兒辦完沒幾天,這巡撫不知是驚嚇、勞累過度還是咋的,竟然生起了大病,然後就一命嗚呼了!

先前有那麼一天,巡撫與愛妾共寢後隔天醒來,驚見枕旁的她,竟然成了個光頭尼姑,一頭烏黑秀髮盡失!整個衙署因此震動恐懼,人人都猜不出緣由而惶惶不可終日。而那王者函件中就裝了這愛妾的全部頭髮!

另外,信函內寫着:“你自起家發跡之後,一路扶搖直上,位極人臣。可逢迎賄賂、貪贓枉法……之事,不可盡數。先前丟失的六十萬公帑,確實在我這兒,我也已驗收入庫,你自己該從你貪污的那麼多贓款里,設法補足。解官無罪,不得妄加譴責。前些日子取了你愛妾的頭髮,只是略微示警、略施薄懲而已。如果再不收斂惡行,不知悔改,那麼,早晚取你的首級可是易如反掌!這裡附還你愛妾的頭髮,以玆證明!”

巡撫死後,家人才敢把那王者信函讓四鄰傳看,這件離奇的得失因果,也才開始廣為人知。後來有些屬員派人重尋王者住處,然則一至該地,眼前全是高山峻谷綿延、重岩絕壑嵯峨,更無路徑可循哪!

果真“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門。”啊!何況那巡撫還明來暗往的幹壞事,當然就“禍福無門,唯人自招”而果報不爽呀!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