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這個過程中,它敢不敢讓步?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因為讓步對它來說那會不會在國內也出現這樣的事……
中共在這個過程中,它敢不敢讓步?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因為讓步對它來說那會不會在國內也出現這樣的事……

【傑森訪談】多米諾骨牌效應第一張牌?評香港“反送中”運動 (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7-31 19:48
現在整個香港進入了臨界點,這個臨界點決定未來香港的前途,也決定中共未來的前途。中共這個大廈其實大家都知道,千瘡百孔,特別在最近經濟也羸弱了,香港香港“反送中”這個事,中共處理不好就會成為中共這個體系崩塌的一個、推倒的那個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牌。

傑森博士非常感謝網友、聽眾朋友對這個欄目的關注和支持。為了更好的和網友、聽眾進行互動,傑森博士新開了推特。傑森博士的推特是 傑森博士@jasonboshi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據海外各大媒體綜合報道,近來由港府修改“犯罪條例”引發的香港“反送中”民眾運動不僅沒有停止,而是以更多不同方式持續進行。在7月27、28日周末兩天的反送中行動遭到了警方開槍、發射催淚彈等更強烈的暴力手段對待示威者後,激化了事態的發展。有分析說,元朗事件的發生,也就是7月21號香港元朗發生幾百名白衣人手持兇器、攻擊毆打普通民眾事件後,港府不作為令民怨激化。愈演愈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會怎麼發展?中共會不會直接派軍隊暴力鎮壓?香港政府又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在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里,我們就請本欄目嘉賓傑森博士來談談他的看法。

記者:傑森您好,最近這段時間大家都非常關心香港的局勢。您怎麼看?

傑森:現在香港整體局勢,很多人用了一個詞叫“臨界點”。其實整體來說這個事情最開始的起因大家都知道,是有一個香港人簡稱叫“送中條例”,大陸中共那邊想抓誰,在香港,大陸可以要求把他引渡到大陸來受審,官方叫“犯罪條例”,就是送到中共裡邊去受審。香港人一直在反對這個修改條例,就叫“反送中”。

其實這個事情已經搞了很久了。但是第一次進入大家的視線是6月9日,當時上百萬香港人上街,在那次上百萬人上街之後,很多人其實就覺得已經不可能真正的通過這個法桉。但是後面逐漸逐漸隨着比如6月12日,香港警方開始突然暴力鎮壓香港的反送中的學生,使得6月16日香港創歷史紀錄兩百萬人上街,在一個六七百萬人的城市裡頭,兩百萬人上街,這是不可思議的一個數字。基本上那個之後,送中這個概念其實已經不可能實現了。林鄭月娥本人還不好順順噹噹的說我們現在完全撤銷送中條例,最開始是簡單的暫時不考慮,後面變成是永久擱置。

其實本身反送中這個事已經算成功了。但是在這個過程中,警方對於遊行人士的這種莫名其妙的極端暴力的行為,使得很多香港人非常生氣,香港人用一個非常文明的,而且是非常有創造力的各種方法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包括把自己的意見貼在牆上,在各個地方建立這樣子一個大家互相交流的。中國文革的時候是大字報,拿很大的毛筆寫的,香港人就是很文明的用很多小紙貼寫自己的意見,自己的故事,寫上自己的感想,貼在一些牆上,形成這樣的“連儂牆”,表達自己的心聲,也表達對目前香港警方的意見。

其實基本上香港抗議人群的訴求,現在是五點訴求,第一,要完全撤銷送中條例。在我看來只是官方沒有用這個詞,其實送反中條例這個事應該是已經成功了。但是在歷次官方鎮壓的過程中,官方基本上都把一些學生的抗議行為描述成暴動,比如衝到立法院等等,它就是按暴動的方式定義的,而且抓捕了人,整個過程中可能會有後續的司法懲罰,這一點很多學生要求,第二個訴求是把暴動這個定義撤掉。緊接着就是要把抓捕得人士放了。第四點,警方在整個執法過程中,對這種非常規的暴力行為,不必要的暴力行為要有一個獨立的第三方調查,到底背後的指使人是誰,為什麼他會做出這樣的行為?

最後,第五點,事實上又回到一個香港長期存在的老話題雙普選。因為畢竟香港當時特區法裡頭是有一個條是說,在未來合適的時間裡,要對於行政長官和立法院的人,香港人一人一票的、都是來自於老百姓的意願普選出來。這個事情在14年有個佔中的雨傘運動,當時也是因為這個事情,當時是被香港政府硬是鎮壓下去了,甚至有一些學生還因此秋後算帳的坐了牢。但是這個事並不是說香港人就放棄了,只是當時被壓住了,那麼在這個過程中香港人就作為第五條再次提出來。

這事實上只是中共是否實現自己的當年簽訂法律的一個承諾的問題。中共當時自己說要實行雙普選,甚至定下來比如說17年要普選,或者13年要普選,都是一次一次的往後推,最後都沒有真正實現這個諾言。香港人對此其實已經是非常非常的有意見了。而這次大家又清楚的看到,非自己選出來的特首,像林鄭月娥這樣的人,她的思維方式完全不是為老百姓着想,完全是怎麼迎合中共的要求,甚至提出這種所謂的改變犯罪條例,要把香港人直接送到大陸去受審,完全破壞了香港的司法獨立。這完全不是一個民選官員要做出來的事情,包括最近在元朗出現黑幫打人的事情,而建制派的所謂的立法會的人員,居然是直接支持黑幫毆打市民的。你可以想像這不是一個民選的、向人民負責的立法委員可正常做出來的事情。而在這個過程中清楚的看到了,如果沒有真正一人一票,有自己決定自己官員是誰的權力,這個官員永遠都是給中共那邊負責,向中共那邊為馬首是瞻,而絕不會對香港的百姓的訴求有任何嚴肅對待的方式。

這就為什麼最近每周香港人都在上街,原來遊行是每年有幾次,現在香港的遊行成了周周的一個行動。而這個過程中,中共又極其蠢的,它不停的就是好像莫名其妙的很愚蠢的一個手,在每次稍微安靜一點,它就製造出一個讓人很驚詫的暴力事件,使得整個民怨民情再次激蕩起來,包括這次在元朗,遊行完了以後,居然坐車到元朗的時候,這個香港的一個邊緣的地區,居然突然冒出來一些黑幫份子,暴力毆打在當地的坐車的,甚至不分青紅皂白,所有穿黑衣服、灰衣服的人全部被暴打這樣的事情。使得整個香港的司法蕩然無存。整個過程中,也有一些其他激烈的事情,比如到目前止,已經有四個人因為完全看不到任何香港政府正面回應大家這些普遍訴求的要求,已經有四個人自殺,還有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人受傷等等這樣的事情陸陸續續發生。

最近這段時間西方媒體,6月9日,6月16日兩次大規模的一百萬人兩百萬人遊行以後,當時國際上是普遍關注的,後來因為每周都有遊行,國際上關注有點放談了。但是元朗上周末出現黑社會暴力毆打之後,這個周末元朗遊行和中環的遊行,又進入了國際的視野。而這次很多媒體提出一個新的慨念,這個概念就叫臨界點。

記者:您對這個說法怎麼看?

傑森:我覺得非常有趣的一個概念,或者非常讓人內心有點惴惴不安的概念。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多方發生都是非常危險的事,當時出現了有些年輕人往中聯辦里扔一些氣球啥之類的,後來有幾個年輕人把中聯辦那個中共的所謂的國徽給塗抹了,然後緊接着就出現了元朗黑社會暴力毆打市民的現象。偏偏這個時候李鵬也死了。李鵬事實上是六四的代表性人物,中共又非常高調的正面的讚揚了李鵬在六四中所充當的角色,同時中共軍方各方面也都聲明說是必要時間在香港政府要求的情況下,他們可以“維護”香港秩序,這其實就把六四和軍隊進入香港這些事情都接合起來。某種程度上講給人一種莫名的緊張感。很多人就在問,中共軍隊會不會真的像當年在北京一樣進入香港,開始對香港市民進行一次殘酷的血腥鎮壓?

同時香港市民這邊,目睹了各種網上的視頻,看到一群完全無法紀,而且是在香港警察明確支持,甚至後來有證據,包括中聯辦官員直接支持,完全把香港的法治扔在一邊,然後暴力毆打整個香港居民,使得香港居民對於整個現在港府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失去了一切的信心。

周六他們是申請再次到元朗去遊行,但是香港警察就拒絕批准這個要求,但是就在周六又有多少萬人又自發的出現在元朗街頭,用逛街的形勢來表達自己訴願。其實這個時候,香港很多市民已經喊出了完全不是以前的反送中這樣的說法,他們已經越來越喊出了香港自由,香港獨立等類似像這樣一個說法。換句話說在過去這麼短短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6月9到現在也不過就是七、八個星期的時間,香港人的心已經產生一個巨大的變化。

記者:您剛剛提到的這個問題也是目前國際社會非常關注的問題,您怎麼看?

傑森:其實中共總是對於一切有民主訴求的香港人,都把人們貼上一個“港獨”這個標籤。其實港獨這個概念根本歷史上是不存在的。香港當時是屬於正常的移交過程,按國際認可的方式是被中共這邊接管了。香港人從開始那個時候,很多時候實際上是對中共這邊是有一定的幻想的,覺得既然它有一國兩制這樣的承諾,也許中共為了自身的利益它會維持香港的相對來說的自由。但是其實中共自己在過去這麼多年裡,放棄一切自己當時做為香港對於國際社會的承諾,包括雙普選這樣的概念。中共<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自己就說了,那其實就是放屁,明着說你根本想都不要想的這個事。這其實已經把中共所謂的雙普選這樣的承諾,已經赤裸裸的展現出來。

而在整個“送中”事件中,很多跡象展現出來,香港警察的暴力和後來黑社會的參與,都背後有中共參與在裡頭。這一切就形成了香港人現在已經不是那麼樣子覺得他是一個香港人自己的事情。香港人已經清楚認識到了,中共在中國大陸推行的整個的政治,文化,意識形態的東西,香港人是永遠不可能接受的。而香港人想追求的雙普選,民主,法治,言論自由這樣的事情,中共是絕不會給的。那麼現在香港人的選擇是什麼呢?絕望中的選擇就是,我們希望我們是香港人,我們不想做“中國”人,他這時候的“中國”其實就是中共國的人。

如果你要定義一個民族的話,這個民族是以他的文化為定義。香港人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遵循,跟台灣人各方面是一樣的,他們是最完完整整的遵從中國傳統文化的。

某種程度上講語言中香港人和所謂的中國人,事實上是兩種制度的慨念的名詞他是想重新回到一個民主,法治,言論自由的現代文明社會,而不要變成大陸那樣子的沒有民主,沒有法治,中共一言堂的狀態下。

所以在這個情況下,我看到了一個很明顯的現象,香港相對來說要求有政治獨立的訴求,有越來越多的聲音冒出來。整個過程中香港學生也鍛鍊出來一些,包括最開始是防衛,怎麼樣最快得把催淚彈滅掉,怎麼樣互相保護。這個過程明顯看到,香港市民和香港警察之間的衝突是越來越嚴重,這已經形成了香港一個非常明確的社會撕裂感。香港這一次大多數人,甚至包括很多歷史上傾向于中共那邊的所謂建制派的人,這次幾乎都站在了普通市民這一邊,包括元朗當地的鄉紳也是清一色的說,沒有暴民只有暴政。像香港的一些政府的非政客式的一般的文職人員,他們也強烈的要求香港要產生一個第三方的調查團,調查警察針對遊行人士的暴力執法和針對黑社會對於老百姓的毆打,港府漠視不管這兩個背後到底是什麼因素。包括最近在飛機場的大家的活動過程中飛機場的人士,包括香港的地鐵人士,甚至包括香港的新聞管理局,在中共來說都是和官方應該是完全保持一致的機構都站起來,要求港府對於所有的這些暴力事件,予以第三方調查。

而這個過程中,林鄭月娥幾乎是處于不出聲,香港政府目前幾乎已經進入了一個半停滯的,換句話說,有點那種撂攤子的狀態。這就直接出現了一個現象,變成了香港市民的要求越來越針對中共那邊的狀態。而中共那邊很多軍方的強硬派的人士,又開始蠢蠢欲動的說什麼軍隊可以隨時上街之類的。

記者:我看有報道指,最近中共對大陸民眾的封網已經達到了極致,很多大陸民眾並不清楚香港人遊行的真相,而且中共官媒又大量的宣傳說是香港遊行是有國內外敵對勢力長期預謀、有組織的行動。我看有評論說,中共這樣做的目的是有意誤導中國民眾,而且在香港民眾和大陸民眾之間進行挑撥。您怎麼看?

傑森:中國大陸的民眾自己是當年整個血腥鎮壓的受害人,這第一攤血完全被中共洗了,用錢給洗乾淨了。中國大陸民眾很多人是完全不知道香港的事情。其實當時中國大陸六四大量鎮壓的時候,香港人事實上是極盡他們所能的出錢出力聲援,有人直接就是把大量的物資送到大陸,幫助那些當時尋求中國大陸的自由民主的那些學生手裡。當中共開始鎮壓以後,香港又是一個很多當時被迫害的民運人士外逃的一個主要渠道。

其實香港人對於大陸人的幫助是持續的,包括歷史上有很多逃港的人,就是廣州的人,吃不飽飯,逃到香港,後來又被整車送回去的時候,香港人把自己的衣服,吃的,一堆一堆往車上扔,希望他們回去有一些吃的。對於來的這些人他們都竭盡全力的去幫助。

此時此刻當香港人在尋求維護自己已經存在幾十年,上百年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最基本的訴求的情況下,個別的大陸人被中共這種非常扭曲的邏輯和道德觀念控制着,說出軍隊為什麼還沒上街這樣的話。包括最近在澳洲,居然在大學校園裡頭,香港學生在舉辦一個很小範圍的反送中活動,大陸學生都要去鬧場,放國歌等等。這是中共這種教育把所謂的愛國和愛黨溷淆起來,甚至把所謂的愛國和別人的民主訴求對立起來。

中共歷史上總用素質說中國人不適合民主,中國人的素質還不到那個份上,中國人只適合圈養,豬養,吃飽了就是中國人的基本人權。但是香港這邊的人民國民素質他們的教育程度幾乎是全球最高的。而這次幾次大量的上百萬人遊行,遊行完了整個街道是乾乾淨淨的,在整個遊行過程中,有很多感人的地方,就包括他們衝到立法院裡頭,他們取出來飲料的時候,還是把錢放在那個地方。你可以看到香港整體的素質。非洲有民主,印度有民主,為什麼香港不能有民主?所以所有中共這些說法,實就是不願意放權,包括像香港這幺小的一個地方,它都不願意把它的權力放下,它都一定要把這個權力攥在手裡頭,不惜以違背幾百萬人的意志來維護它的權力。 同時,大陸又有那麼一些被洗腦洗的極其嚴重的人,把香港人最基本的民主訴求和所謂的愛國給對立起來了。你真正的愛國,你就應該愛這個民族。

記者:另外,我看到有報道說,一位不願透露身分的美國官員向外界透露,中共軍隊/武警在香港邊界集結,但目前不清楚目的是什麼?

傑森:整個香港目前進入這麼一個臨界點,第一個問題就是越來越多的香港人想要自己的民主,想要自己的自由。香港人和中共未來什麼時候會直接產生衝突,這個衝突就是中共直接派軍隊來開始對香港實行武力鎮壓,這個事情到底會不會發生?第二香港所謂的建制派和現在香港政府到底未來要承擔什麼樣的角色?這其實都面臨一個選擇。

目前在我看來,以前民主派的人士,相對來說是在這樣過程中發主要聲音的人。這次活動中很多建制派的人看到民意太強,建制派的人都開始扭轉過來,站在民眾這一邊,因為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是香港人很多人也意識到了香港只有一個香港,這就是他們的家,哪怕他以前從中共那獲得很多利益成為建制派的一員,但是此時此刻在這種關鍵時刻,他也選擇了站在香港人這一邊。

其實香港現有的官員和建制派人士他們的選邊是非常關鍵的。如果有一個辦法能迴避中共直接跟香港老百姓發生暴力衝突、血洗香港這樣的事情,誰能做到?就是現在的建制派人士。如果他們非常非常堅定的站在香港人這一邊,開始代表香港人跟中共採取一種真正爭取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未來香港會走向一個非常繁榮的方式。但是如果在這個過程中選擇不對,他們站在中共那一邊,香港這邊目前來看的話,每周遊行的事幾乎是沒辦法停下來。香港這次的活動,基本上有無政黨,無領袖,它解決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共沒地方抓,而這個民意又始終在那。就是奇怪的,突然一堆人、數千人出現在國際機場,突然上萬人出現在元朗街頭,這些事情整個的運作發生的話,是不可能停下來。而中共本身也不可控制,而香港的港府他們幾乎也沒有辦法遏制這個事情。如果港府一直是站在模擬兩可的境地中的話,這個事情一直會持續下去,當香港和民間之間的暴力事情越來越的時候,當年輕人開始越來越用解決怎麼樣子更好的防暴,怎麼樣更好的抗暴,怎麼樣武裝自己防暴這樣的過程中,香港會進入一種真正的學生和警察之間暴力衝突這樣的事,這不是我想看到的,這是我非常擔心發生的。

香港的警察的良知是不允許他們直接大量屠殺香港人,香港老百姓在這個過程中,一定會觸發中共那邊開始做的,而中共那邊做的結果是什麼?一方面我們可能會看到流血,可能會看到生命的損失,另一方面,我們會看到國際社會絕對不會允許。

當年八九年的時候,北京那邊坦克開上街頭,那個時候的中國和現在的中國是不一樣的,那時候的北京和現在的香港是絕對不一樣的。那時候的中國其實在國際社會上是不存在多少經濟介入的,中國人也沒什麼錢。六四鎮壓以後世界把中國孤立起來,中國老百姓感覺不到什麼,因為啥呢?它沒有跟世界這麼緊密的一個經濟耦合,而現在的中國已經完全不一樣了。現在出口是中國的一個主要的引擎,本身來說,中國在世界賺取很多技術上,經濟上國際化優勢的情況下,它其實也出現了另外一個,就是對國際的依賴,包括它的糧食大量都是從國外進口過來的,這還是大陸。而香港一直就是國際都市,那麼多國際人士,國際記者,你看當時北京那個人是多少?所以很多消息沒傳出來,現在如果你的坦克,你的軍隊在香港出現真的暴力鎮壓的事情,你所有視頻全世界會看到,全世界絕不可能讓你再次出現這樣的事。

那麼下面香港可能會因此失去一系列的國際自由港的地位。同時,美國現在越來越清楚的看到了,美國的金融體系幾乎是一打一的准。簡單的說,美國如果此時此刻看到中國這樣的情況,把中國的金融體系割裂在美元體系之外,整個中國的經濟就垮了,就癱了,而香港人也會經歷一個巨大的損失,香港會因此失去自由港的地位。

所以在我看來,整個事情現在進入這樣一個關鍵點,而這個關鍵點是中共一步一步鋪到這個點。從一開始兩百萬人上街的時候,中共就明確的接受,完全撤掉反送中,整個承認這一次是民願的表現,而不是暴動。同時,對於警方是不是武力過當,產生一個第三方調查組,一兩個月的調查,或者幾個月的調查,公布一些事實,我想整個事情其實不會發展到這一步。就是中共用它在大陸鎮壓老百姓的方式,一次一次的想挪到香港,香港人偏偏就倔強到不是跪下來。最終的結果就是現在整個香港進入了臨界點,這個臨界點決定未來香港的前途,也決定中共未來的前途。

中共這個大廈其實大家都知道,千瘡百孔,特別在最近經濟也羸弱了,很多時候中國表面的繁榮還存在,老百姓覺得生活還比以前更好了,但是物極必衰,這一點是宇宙運行的規律。經濟的各個角度從17年、18年已經看到這個大廈已經開始出現裂縫,目前這種昌盛是進入極致的一個昌盛,所謂的繁榮。而整個過程中,它其實就是一個出了一個多米諾骨牌最開始啟動的那一張牌。香港這個事,中共處理不好就會成為中共這個體系崩塌的一個、推倒的那個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牌。

中共在這個過程中,它敢不敢讓步?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因為讓步對它來說那會不會在國內也出現這樣的事?它從來都是暴力鎮壓的。任何一次讓步它都擔心老百姓會認為它是示弱的表現,但它不讓步該怎麼辦?在這個過程中,香港的政要、政客,或者其他的有關的能發聲的人士的智慧是非常非常關鍵,如何把香港人這個訴願能真正的維護香港人現在這個訴願,讓香港人真正恢復到一個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下,這可能是在香港現任官員面前急待要做的一件事情。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違者必究。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