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堯的故事】14-帝摯降詔禪位 (音頻/視頻)

雪莉
2019-08-1 03:33

* 收聽點選128K,感受更好音質 *

帝堯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千古英雄人物—帝堯的故事’,我是東方,我是雪莉。

上集我們講到老將羿準備東征之際,忽報朝廷有詔命到來。 陶唐侯雖在守孝之中,但是對於君命理應親接,拜受了一看,原來是個禪讓之詔,內中並且有“本擬親率群臣前來敦勸,因病體不堪跋涉,務望早登大位,以副民情”等語。

陶唐侯不覺大吃一驚,就召集群臣商議如何措詞辭謝。

司衡羿極力主張接受,說:“現在帝的無道,庶民皆知。 但是這次竟能禪讓天下,頗有仁心,亦頗有見識,且語氣懇切誠摯得很,可將以前的不善抵消一半了。老臣的意思,勸我主就接受了吧,古人說‘成人之美’,亦是此意,不知我主以為何如?”

陶唐侯道:“這事萬萬不可。禪讓之後,臣反為君,君反為臣,天下斷無此理。況且寡人薄德,尤其不敢承當,趕快拜表去辭為是。”

羿道:“老臣聽說,從前炎帝敵不過蚩尤,知道黃帝的德大,就讓位於黃帝,黃帝亦不推辭。臣反為君,君反為臣,自古有之,何足為奇呢?”

陶唐侯道:“這個不然,炎帝與黃帝不過一族,並非骨肉,今帝與朕是同胞兄弟,弟占兄位,于理不通,於心何忍?”

羿道:“這是帝自己情願讓位,況且九年以來,帝的失德太甚,難期振作。我主如不肯受禪,將來帝的失德,日久愈彰,四方諸侯,天下人民,必有怨畔分崩的一日,難免要身敗名裂。如果現在您接受了禪位,既可以成就帝的美名,又可以利於天下,豈不是兩全其美嗎!所以老臣替我主着想,替今帝着想,替天下兆民着想,替先帝的宗社着想,總是以受禪為是。”

陶唐侯聽了,仍舊是搖搖頭說:“不可不可。”

這君臣兩個辯論了許久,其餘務成子、棄、契等大小百官都默無一語。

羿便向務成子道:“老先生何以不發言,勸勸君侯受禪呢?”

務成子笑道:“依某看來,以辭之為是。”

羿大詫異!忙問:“何故?”

務成子道:“不必說原故,講理應該辭的。”

羿聽了雖心中不爽,但素來尊重務成子,亦不再強爭了。於是陶唐侯就懇懇切切的做了一篇辭表,內中還含着幾句勸諫帝摯的話語。剛剛拜發出去,忽然報道:“四方諸侯都有擁戴的表文來了,推尊陶唐侯為帝,廢去帝摯,表文裡面列名的,共有九千二百五十國。”

陶唐侯看了,更是吃驚。因為在喪服之中,不便自己招待,就由務成子代為延見,並且苦苦辭謝。

那些使者都說道:“這次小臣等奉敝國君之命,來推尊陶唐侯踐臨帝位,假使不答應,敝國君等只有親來朝覲勸進。切望陶唐侯以天下兆民為重,不要再辭,小臣等不勝切盼之至。”

務成子又將好多冠冕的話敷衍了一番,才將他們遣發回去。

這裡羿因東方事急,不可再留,也就率師出征。那時大風的勢力已過了泰山以北,羿到了歷山,東方諸侯齊來相見。羿問起情形,才知道各國自從豎了朱幡之後,大風的風力就不能達到幡的範圍以內,所以不能攻進來。但是各國之兵,對於幡以外,亦攻不出去,彼此成了對峙局面。後來不知怎麼,給大風知道是朱幡的原故了,幾次三番,要來奪這個幡,幸而守備甚嚴,未曾給他奪去,這是最近的情形了。

羿與逢蒙商議道:“今日是二月十六日,再過五日,就是二月二十一日,是豎立朱幡的日子。我和你各執十面,分向兩旁,由小路抄到他後面去豎立起來,將他包圍在當中,可以得勝。你看何如?”

逢蒙道:“好。”於是兩人各帶兵士,執了朱幡,夜行晝伏,向大風後面抄去。

那大風本想從曲阜之南進攻中原,後來忽被朱幡擋住,不能施展風力,心中疑心,認為他們何以有這種法術。仔細探聽,才知道是陶唐侯所給的,不免忿恨,立刻改變計划去攻陶唐侯。哪知節節北行,過了八九十個村邑,處處都有朱幡保護,奈何它不得。屢次設法要想去砍倒它,又做不到,不免心灰意懶,疏于防範,因此羿等抄襲他後路,他竟不知道。

到了二十一日子時,羿與逢蒙包圍 大圈已經合成,要害之處都立起朱幡,看看天明,羿等兵士一聲吶喊,從四面包圍攏來,大叫:“大風往哪裡走!快出來受死!”

大風大驚,竟不知道這些兵是從哪裡來的,慌忙率領黨羽出來迎敵,作起法來,哪知風息全無,登時手足無措,禁不起那些羿的兵士箭如飛蝗一般的射來,大風軍中死亡狼藉,頃刻大亂。

大風情知不妙,將身一隱,向上一聳,望天空中逃去。那老將羿在對面山上,瞭望久了,早取出玄珠,交與逢蒙,叫他拿珠向天空不住的照耀,一面取出系有長繩的神箭,向天空中射去。

說也奇怪,那大風逃到天空,本來已看不見了,給珠光一逼,不覺顯露原形。羿看準了,一箭射去,正中着他的膝蓋,立腳不牢,直從天空中掉下來,系著一根長繩,彷彿和放風箏的倒栽下來一般。

各國兵士看了無不稱怪,又無不好笑。但是這一掉下來,直掉到後面去,幸虧有長繩牽住,可以尋視他的蹤跡。直尋到三里路外一個大澤邊,只見大風已浸在水中,急忙撈起一看,卻已頭破腦裂,血肉模糊,一命嗚呼了。

原來這大澤旁邊有一座高丘,名叫青丘,青丘臨水之處,有一塊大石,巉削聳峙,大風倒栽下來,頭正撞在石頭上,以致重傷滾入水中,所以死了。一個神仙,結果如此,亦可給貪頑凶暴的人做一個鑒戒了。

且說大風既死,餘黨悉數崩潰,東方亂事至此遂告一結束。

各國諸侯看見大風如此妖異,都被羿滅掉了,越發歸心於陶唐侯,都請羿回去之後,務必力勸陶唐侯俯順萬國之請,早正大位,勿再謙辭。羿不知道陶唐侯的意思究竟肯不肯,亦不敢多說,唯唯而已。

且說陶唐侯居喪,三年服滿,依舊親自出來處理政事。一日夜裡做了一夢,夢見遊歷泰山,愈走愈高,過了一個高峰,又一個高峰,路又愈走愈陡峭。正在傍徨無法可想的時候,就見路旁山洞之中,蜿蜿蜒蜒出來一個大物,仔細一看,卻是一條青龍。心想:“龍是能夠飛騰的,我就騎了它上山去吧。”

想着時,不知不覺已經在龍背上了。 那龍亦就凌空而起,但覺耳邊呼呼風聲,朝下一看,茫茫無際。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才落在一座山峰上,跨下龍背,那龍將身軀一振,頃刻不知去向。四面一望,但覺浩浩蕩蕩,無邊無際,群山萬壑盡在眼底。

堯在夢中自忖道:“此處想是泰山絕頂了,‘登泰山而小天下’這話說得真對呢。”抬頭一看,只見頭上就是青天,有兩扇天門,正開着,離頭頂不過一尺多,心想:“我何妨到天上去游游呢?待我爬上去吧。”就用兩手攀住了天門的門檻,聳身而起,不覺中,已到了天上,但見銀台金闕,玉宇瓊樓,賞心悅目,真是富麗已極。不知怎樣一來,悠然而醒, 卻原來是大夢一場。細想夢中情景,不知是何徵兆。

想:“這夢做得奇怪,莫非四方諸侯經我這番誠懇的辭謝,還不肯打消推戴之心嗎?青龍屬東方,或者是羿已平定了大風,東方諸侯以為我又立了些功績,重新發起推戴我的心思,亦未可知。天門離我甚近,使我可以攀躋而上,也許帝還有禪讓於我的意思,但是我該怎麼對待呢?”

好,我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我是雪莉,我是東方,我是咱們下次節目再見。

===

更多請看:

如日如雲 昭昭聖君-帝堯的故事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