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停台灣自由行、反送中與新關稅 (音頻/視頻)

楊光
2019-08-2 13:34
中共突然停止大陸民眾台灣自由行旅遊,是因為台灣總統選舉還是香港反送中,抑或是報復美台關係提升?川普總統對剩餘3千億中國進口商品加關稅是因為貿易談判無進展嗎?中共是再次誤判嗎?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面對中共的文攻武嚇,香港民眾並沒有退縮,而且每個周末都持續的有抗議活動,這個應該是北京目前最頭疼的事情了;另外一個頭疼的事情就是和美國貿易戰,這個拖字訣好像這次不太好用了。

不過中共對這兩件事情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一個非常明確的行動,倒是在星期三的時候突然宣布暫停大陸民眾的台灣自由行,這個招數意圖何在呢?我們知道在以前薩德事件中對韓國的旅遊制裁加上「限韓令」,是對韓國經濟產生了不小的衝擊;那麼這次的禁止台灣自由行會多大程度上打擊台灣的經濟呢?我們今天就來評論一下。

如果您想參與我們的討論,您可以通過Skype聯繫我們,我們的Skype帳號是hhpl。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個禁止台灣自由行,官方的調門是把這件事情的起因歸罪到蔡英文。您覺得它們是想給台灣的大選施壓呢?還是對台灣最近對香港的反送中的支持有關?

橫河:現在北京面對的是很多方面的問題,就像妳剛才說的,這幾件事情可能都和取消自由行有關,像美中貿易談判、香港反送中、美台關係升溫、台灣馬上要大選,中國自己國內的經濟下行、社會危機加重,我們來分別討論一下哪些和停止台灣自由行有關的。

第一個,我覺得最需要討論的是美中貿易,美中貿易談判31日,實際上是下午1點40分合影,也就是說這個會議是提前結束的,當天也是宣布停止台灣自由行個人旅遊的時間。這兩者關係因為太近了,是同一天,所以不應該是直接的關係,或者是因果關係。但是要考慮到中方,當然美方也是,早就對這次談判的結果不抱希望了,也就是說如果要採取什麼行動的話,那是提前準備了。

在這之前,我們要知道中方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大家可能沒有注意到,中共的喉舌媒體對美國破口大罵了整整一周的時間,這個起因就是有130多名前美國軍界、情報界和學界的專家給川普總統寫了一封公開信,公開信的題目就叫Stay the Course,要求川普保持現在的對中共的政策,不要軟化;這是回應在這之前有百名學者給川普的一個公開信,還是要跟中共搞好關係,就這個意思。

中共開始的時候是針對簽署人,就是第二封信的簽署人,但是最後2天它終於意識到了,所以就轉過來針對美國的現政府的政策,甚至針對美國歷史上一貫的價值體系和全球戰略,所以它就不是針對這封公開信的簽署者的派系,而是對整個美國挑戰了。也就是說這些事情都是有先兆的,不能完全排除美中關係對中共對台灣關係的影響。

我們以前談過,因為中共在美中關係當中,對自己不利的情況下,它會去霸凌美國那些看上去比較弱的盟友,一個是出氣,另外一個是用那個機會來顯示強硬,原來我們講對加拿大也是,對台灣也是,所以不能完全排除。

第二個問題就是台灣現狀,台灣的大選,有很多人認為可能跟想介入大選有關係,但是我覺得還不完全是,因為現在離大選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就是最熱的,雖然說現在初選候選人已經定了。為什麼現在開始呢?現在開始對未來可能不一定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因為現在施壓的結果不一定對蔡英文有壓力,其實對以親共政策拼經濟的候選人同樣有傷害,甚至可能傷害更大。因為這些事情能夠證明台灣經濟想要靠中共是靠不住的,這恰恰是那個親中政策候選人他們想證明是靠得住的,所以中共的意思用這個方法證明這些人也靠不住了。

中共官方公開宣稱它是鑒於兩岸關係的變化,但是兩岸關係不是今天變化的,而且變化的責任主要是中共。當然,蔡英文總統當選以後,我們看到中共就在不斷地升級施加壓力,做了很多事情,一連串的包括減少觀光團、軍機繞台、要求各國企業對台灣改名、收買台灣的邦交國等等,就這些事情,這是一方面,對台灣施壓。

另外一方面是美台關係提升,除了軍售以外,這次蔡英文總統訪問南美邦交國,在來回經過美國的時候,各兩天,是歷來最高的規格,所以中共對這件非常惱火,因此很多人就預料中共會報復。現在看來用旅遊觀光做武器施壓,也確實是很多人預料之中的。但是顯然為什麼就在這個時間點上?我覺得確實是有觸發因素的,觸發因素很可能就和香港反送中的抗議有關係了。

現在就講一下香港反送中抗議,它本來有幾種可能性影響到中共的對台灣政策,一種說法是說遊客在台灣能夠看到港人抗爭的事情,包括各種直播和評論,而且知道港人抗爭的前因後果,中共擔心大陸遊客受影響,就是把港人抗爭的消息帶回大陸去,因為中共在大陸正好在這前一個星期是鋪天蓋地的用反宣傳的方式在扭曲港人抗爭的事實。這是一種可能性。

另一種情況就是台灣的政界和民間,包括總統蔡英文在內,都對港人爭取民主保衛自由法治表示了強有力的支持。北京甚至指控說是港人抗爭的後面有美國和台灣所謂的黑手。從這個角度來看,除了中長期的原因以外,中長期就我剛才講的,中共覺得有必要對台灣進行制裁,最現實的在現在這個時間,現實的原因,我覺得這個因素比較重要,尤其是我剛才講的第二種可能性,台灣對香港抗爭的支持。

還有一個因素是中國國內的情況,國內情況主要是經濟,各項指標都不好,尤其是最重要的是大規模的產業鏈外逃,這種情況下,中共更需要有一個外國敵人來推卸責任。中共一般是在內部矛盾需要轉移的時候才會有對外戰爭,像1969年的中蘇邊境衝突,那個就是說文革走投無路了,所以必須要找一個外部敵人了;1979年的時候也是,鄧小平剛剛上台需要肅清一部分對手,要鞏固地位。當然了,還有一個是我們上次談的,改革開放向美國投名狀,但是確實有它內部的因素來發動對越戰爭。

現在它要再去找敵人的話,它周圍看看它找誰呢?它肯定不敢打俄國,什麼「領土一寸都不能少」,它這個話從來就不是對俄國說的,因為俄國拿的領土太多了,它也不敢對俄國要領土。日韓雖然過去曾經被中共是作為敲打的對象,但現在顯然不是時機,因為美中貿易戰打得火熱,日韓現在是中共想拉攏的對象,其他國家基本上不大可能被中共用來轉移視線。那怎麼辦呢?就找台灣。對中共來說,找台灣是最容易找的一個替罪羊,這個也符合共軍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傳統。

主持人:您剛才這個問題談了四個方面,一個是美中貿易談判,還有一個是中台關係,還有一個就是跟香港現在反送中的抗議有關,第四個就是中國國內的經濟下行,講了這四個方面,我們對這四個方面分別來討論一下。

您提到了美中貿易,北京也的確是做好了談判沒有結果的準備,因為這個談判有沒有結果很大程度上是取決于北京的態度。那麼我們看到了美國這邊的川普剛剛宣布了對中國的3千億中國商品加稅,算是對這次貿易談判沒有實質進展的一個回應。您覺得北京想到這個了嗎?

橫河:我覺得北京有可能想到,也可能沒想到,但是我覺得有兩個可能。第一個是北京的一次誤判,為什麼這麼說呢?正如川普所說的,北京是指望能夠把貿易戰拖延到2020年總統選舉以後,指望換一個人當總統。主要是有一些表像來促使中共誤判了。

我認為哪些表像使得中共誤判呢?一個是6月底的G20的川習會,川普同意在重啟談判期間不進一步加稅了,這個使北京認為還有繼續拖延的機會。事實上也是,就是說如果川普8月1日不宣布到9月1日要加稅的話,那麼下一次談判就是9月份,等於是又拖了1個月,就是很輕鬆地拖了1個月再拖1個月。這是一個。

第二個是可能對美中經濟狀況和耐受能力的誤判。它認為中國制度性的耐受,因為民眾沒有發言權,它怎麼降低生活水平、怎麼失業都不會影響到政權,所以說它認為中國更耐受,這是北京認為;而川普他要選票,所以說很可能川普是拖不下去。這是一個判斷。

第三個可能性呢,我講的是可能性,因為誰也不知道中共怎麼想的嘛。就是川普對華為的態度,因為華為在列入實體清單以後呢,川普曾經有一次表示說美國公司對這個銷售禁令很不高興,所以美國政府現在要允許他們繼續向華為出售產品。雖然說後來商業部出來說它可能只涉及到其他國家也能替代的一些通用產品,而不是說那種最尖端的禁運品;但是北京很可能認為拒買美國農產品來打擊川普總統票倉的做法生效了,它可能會這麼認為。所以我認為這很可能是北京的一次試探。

我們注意到,就是G20川習會以後,川普是說北京會立即購買大豆這些農產品的;北京也說已經買了,但是川普總統和美國政府都沒有看到買,也就是說它實際上是說說而已,並沒有買。這已經不是在拖延了,拖延的話只是保自己,實際上它不買大豆農產品的時候,它是一種極限的施壓。事實上美國國會也有人準備通過立法來阻止放生華為。這一次會談之前呢,幾乎沒有人,就中方和美方几乎都沒有人看好這個會談的結果,包括川普總統自己。

那另一方面呢,剛才講的是誤判,那麼如果它不誤判怎麼辦?我覺得北京本來就沒有打算在結構和執行的問題上讓步,這我們討論過多次了,因為那個會直接威脅到它的統治。所以除了拖以外呢,它其實也沒有別的招數。

主持人:那麼我們再看一下上面您講的,您認為它現在對台灣的禁止自由行是有一個觸發因素,觸發因素就是擔心香港反送中情況被大陸知道。那麼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大陸人是可以自由的去香港的,大陸人更容易知道;而台灣,它也沒有禁止大陸的旅遊團去台灣,而只是禁止了自由行,您怎麼解釋這個現象呢?

橫河:我剛才講的就是和反送中有關。但是反送中有兩個,一個是消息傳到大陸;還有一個是台灣各界、包括總統對香港民眾抗爭的支持進行的報復。我個人認為重點不在擔心消息傳到大陸,而是對台灣支持香港民眾抗爭的報復性措施,這個是重點。

自由的能去香港的話,只是把消息傳過去,而在這個問題上可能不是中共的主要考慮。就在這個前提下,就是說它既然要禁,它可以禁兩種,一種是選擇這個旅遊團的,還有一種是自由行的。在實行報復性措施這個前提下,如果它不是全部禁的話,它就選一種的話,它當然是選自由行,因為在這兩個二選一的時候呢,禁自由行的話就更容易禁止這個信息帶回大陸,就是說禁止信息帶回大陸是一個亞選擇,就是第二層的選擇,所以它選了自由行。這是我的看法。

主持人:那麼我們知道上一次這種類似的措施是在韓國的薩德風暴中就用過一次,就是禁止旅遊,當然那一次還有一個「限韓令」,韓國的娛樂節目和明星也不可以到大陸來,所以對韓國的經濟還是受到了很大的衝擊。那您覺得這一次這個限制自由行對台灣能有這麼大的殺傷力嗎?

橫河:現在看一下它對台灣這個打擊,自由行究竟有多重要。自由行已經連續幾年了,它佔大陸到台灣去旅遊的50%,前2年更高,超過50%,今年大概是50%左右。也就是說如果為了打擊旅遊業,打擊台灣旅遊業的話,它取消哪個都是一樣的,都取消也可以。所以我覺得自由行和組團的這個打擊啊,就這兩個的區別主要可能不是對台灣旅遊業的打擊來選擇什麼目標,而是對大陸遊客的選擇,就是我剛才講的,組團的比較容易控制。

那麼大陸帶團,現在帶團很多就大陸直接帶過去的,大陸帶團基本上就決定這個遊客能夠看什麼、能夠聽什麼、不能看什麼、不能聽什麼;而自由行的基本上就是說是完全不能控制的,就中共方面完全不能控制的。現在的限制呢,當然我覺得不會是怕大陸人看到台灣民主選舉的過程,因為還沒有進入真正的選戰。從這個角度看呢,就我剛才講的在限制旅遊者的選擇上呢,可能主要考量是對大陸的影響。

至於對台灣經濟的殺傷力呢,我覺得不會有中共希望的那麼大,或者是有些人估計的那麼大。有些人估計那麼大呢,是台灣一些親共的人在炒作把它炒得那麼大。因為中共曾經使用過這個手法,所以台灣已經通過各種方法去減少損失,已經有了經驗,而且事實上也對大陸遊客的依賴性比原來已經減少很多了,其中包括就是擴大東南亞和其他地區包括澳洲和其他地區的客源,爭取客源,也就是說這個旅遊業對大陸的依賴性已經比原來小了。

再加上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呢,台灣在大陸的資本和產業現在是大批迴流,所以說台灣的經濟很可能會受台灣資本從大陸迴流的刺激以後有一個振興的過程,應該可以部分甚至全部抵消掉這個旅遊業的損失。我覺得台灣已經認識到了,而且我覺得確實將來可能朝這個方向走。

就是說和大陸過於緊密的經濟聯繫對台灣不是一件好事情,因為中共它不是一般的貿易夥伴,它是一個政治對手,而且是一個強的要滅掉你的對手,所以中共會把經濟作為一個武器來使用。趁這個機會和美中貿易戰的時候呢,台灣會主動減少經濟對大陸的依賴。這個實際上現在也是蔡英文政府的一個策略,包括曾經說過的南進嘛,向南面那些國家進發;還有一個是加強對美國的經濟聯繫。如果能做到的話呢,那中共這些措施不僅達不到目標,還會對中共起反作用。

主持人:那麼現在我們有一位網友在Skype上提問,他說一路走來呢,北京已經誤判多次,我想這個是指的中美貿易戰,一路昏招讓自己越來越被動,最關鍵的是就要談判將達成涉及到中國的體制,這就是中共的底線,那麼加了關稅對中國的影響怎樣?

橫河:加了關稅,這個關稅的影響現在是10%,但是川普也說了,隨時可以加或者減,就是看這個談判的進展情況。川普一直是採用這個極限施壓的,除了5月份以後,就是加稅以後,再到了這個G20到現在這1個月,稍微松一點以外,他一直是處於一個極限施壓的情況。

在這種情況下,因為中國現在很多商品是屬於比較低的,很快的可以被替代的,也就是說產業鏈可以快速外移的。在這種情況下,這一些就說如果能被別的國家替代的話呢,它實際上這個利潤的空間本來就很小,所以在2千億美元加了關稅以後,再加上前面的500億,就2,500億加了以後,很多中小企業和加工業已經堅持不下去了;如果現在再加3千億美元,再加稅的話,這個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會很大。

因為中國經濟實際上按照中共說起來的話,當然外界還沒有確認,說是最近它已經觸底開始穩定,或者甚至反彈了。就是說它已經適應了前面2,500億美元的加稅,這時候再加3千億美元10%關稅的話,可能又打亂了在另外一個點上的平衡,所以說這個打擊可能會比較大的。

主持人:好,那我們現在再回到我們原來的討論思路上,您剛才提到過說中共對蔡英文一直是很惱火的,所以這次這個政策除了有懲罰台灣民眾對香港的支持之外,也肯定有打壓蔡英文的意圖。那麼您覺得這一招它能打擊到蔡英文的選票嗎?

橫河:我倒是覺得主要目的可能不是影響選舉,而且也不一定會影響到蔡英文的選票,因為打擊旅遊業它是無差別的打擊台灣經濟,而台灣現在並不是鐵板一塊,至少有民進黨和國民黨。從中共來說的話,它希望的是選擇性的打擊民進黨,而不打擊到國民黨。但這兩個黨各自有不同的票倉,如果單純想影響選舉的話,那麼受到打擊的還不一定是誰呢!

而且還有一個就是,歷史上中共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從來沒有達到過預期的結果。你像1996年台灣首次直選總統,北京為了阻止李登輝連任,就對台灣的外海試射導彈,還進行了軍事演習,結果李登輝順利當選連任。2000年台灣總統大選,中共就非常嚴厲表示,氣勢很大的說誰要是敢搞台灣獨立,你就沒有好下場。結果陳水扁勝出,完成了中華民國歷史上的第一次政黨輪替,也是民進黨第一次執政。2015年底的那個大選的最後一個月,中共曾經使用過,就我剛才講的使用過減少旅遊,減少了95%的台灣旅遊,結果根本就沒有影響蔡英文當選。

所以中共做的很多事情它都是適得其反的,究竟這個打擊旅遊業打擊了誰?去年台灣的地方選舉,中南部選的這個國民黨的那些,都指望和中共搞好關係,悶聲發財的那些代表,韓國瑜就是打中共的經濟牌。

那麼中共對台灣旅遊業經濟無差別的打壓呢,很可能就是讓台灣選民明白了,就是在經濟上指望靠大陸是指不上的,中共隨時會翻臉的,因為剛才講的,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經濟關係,對中共而言的話,什麼都是政治。所以中共的做法實際上是幫助台灣人認清中共。

主持人:那以前我們知道大陸開放台灣旅遊,它其實是還有一個後面的計畫,就是說慢慢通過民間來往的增多,互相開放,最後到和平統一。那現在它動不動就箝制旅遊,也有您剛才分析的就是它不光是幫助了台灣讓它不想上台的人,就是讓中共不想看見上台的人上台了,而且它會不會把台灣的民眾也越推越遠,也就是說它自己當時的計畫也實現不了?

橫河:中共現在推行的這個民間來往,實際上就是統一戰線,統戰。統戰的最大問題是什麼呢?就是統戰方和被統戰方雙方的意識形態、社會制度、價值觀完全是對立的,就是說這兩個制度不可能長期共存,香港就是個典型。中共的目標一定不是長期統戰,或者長期平衡,它一定是要吃掉對方。而且這個吃呢,它不會是一天最後吃掉,而是說一個過程當中慢慢吃掉。所以它的過程,它的目的一定會在過程當中顯露出來。

就是說幾乎不可能說完全裝着和平統戰的面孔,一直統戰到、和平統一到中共的專制獨裁這個一個制度當中去,它不可能的。所以看到對台統戰和對台打壓,一直是同步進行的,只是說階段性的哪個多哪個少而已。當統戰效果不好的時候,它一定要用打壓來填補的,就是說這兩個東西一定要填滿統戰對象的,所以不是打壓就是統戰,不是統戰就是打壓。

至於會不會把台灣民意推得更遠的話,中共和正常人的思維是不一樣的。它的統戰實際上不是統戰全民,它統戰的只是菁英和統治階層,它認為統戰了菁英,或者統戰了政府,它就成功了。一旦統一以後,民意它是不在乎的,就像在中國大陸一樣的,你被中共統一以後,你就沒有民意可言了。所以中共的統戰,它的思維並不在乎把民意推遠了,它只要它中意的人扶上台就可以了。

主持人:那您看我們剛才聽您的這個分析,對台灣限制自由行,它一個是不能很嚴重的打擊台灣的經濟,又不能去精準地打擊蔡英文的票倉,那您覺得這是不是一個不太高明的招數,他們做這樣的決定背後的邏輯是什麼呢?

橫河:講到邏輯就比較困難了,因為我記得網絡上有人說過,說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還有一種是中共的邏輯,其實所謂中共的邏輯就是共產黨邏輯嘛。正常人的邏輯和共產黨的邏輯它是不兼容的,而且互相之間是沒辦法理解的,要是互相能理解的話就同一種邏輯了。

過去中共的邏輯在國際上確實是屢屢得逞,就是說它很不講理,人家也不理解,但是為什麼它總是得手呢?實際上並不是它的邏輯強,或者是它的方法好,而是說國際上的綏靖政策。它蠻著來,大家都是怕它,大家都躲着它,是這樣子在鼓勵了中共,幫助中共的那些沒邏輯的政策得手的。

但確實我們也看到中共有很多政策它是失敗的,你比如說我們剛才講的試圖用武力來恐嚇影響台灣總統的選舉結果,這個大多數都失敗了。但是為什麼它還要做呢?是不是這個限制自由行也是個錯招呢?就是它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中共它不會改變的,它不會停手的,一直要這樣做下去,所以沒有邏輯的事還會繼續往下做,吃一塹,長一智的話,那就不是中共了,它就不會擴張了。

另外一方面,就有的時候還不完全是那樣子,就中共精心設計好了一個計畫,但是這個世界上是有理的,而且它是有一個規律的,違反天理的事情,違反規律的事情,那往往做了以後事與願違,這和設計者的初衷很難一致,而如果設計者的邏輯是反的話,就像中共一樣的,那它成功的機會就更小了。

主持人:好,那麼這次節目時間已經到了,關於這個話題我們暫時先討論到這裡,我們感謝您的收聽和參與,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來說幾句


直接翻牆網址
2019-08-02 20:02

 看真相網址
https://git.io/ccc
https://git.io/p

① 網址首次打開可能較慢,若網址未打開,請重試、多試、重新開機再試、或擇時再試…若網址始終打不開,請轉換其它各公司網絡進行嘗試(如:手機網絡)……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