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說川普變臉像翻書 川普說中方撒謊像喝水
中方說川普變臉像翻書 川普說中方撒謊像喝水

【傑森訪談】川普再加關稅 中方“拖”字訣應對籌碼-對中國民眾極限的控制力 (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8-2 23:09
川普突然對外宣布對剩下還沒被加征關稅的價值3,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將於9月1日開始加征10%關稅,起因是中共再度失信,惹怒川普。中方說川普變臉像翻書, 川普說中方撒謊像喝水、呼吸一樣。目前中共正以綁架全民消費利益作為籌碼在美中貿易談判中繼續用“拖”字訣來應對。

傑森博士非常感謝網友、聽眾朋友對這個欄目的關注和支持。為了更好的和網友、聽眾進行互動,傑森博士新開了推特。傑森博士的推特是 傑森博士@jasonboshi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周四(8月1日)美國川普總統推文宣布對剩下還沒被加征關稅的價值3,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將於9月1日開始加征10%關稅。 有消息說,川普在沒有通知北京的情況下突然做出這個決定,讓外界感到突然。那麼,川普為什麼會突然做出這個決定?在美中貿易談判上,中共若繼續拖下去,那中共的籌碼是什麼?3000億中國商品加關稅10%,對美國、特別是中國民眾的消費,以及對中國經濟會有什麼進一步的影響?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旅美經濟評論家傑森博士。

記者:傑森您好,我看到報道說外界普遍感到川普的決定很突然,您怎麼看?

傑森:對,這個決定其實是很出乎意料的決定。因為按一般常理推,川普這次他的兩個官員萊克西澤和目努齊去中國談判之前,在他的推文中已經展現出他對這次談判不抱希望。他當時談到中國這一次總是想等到2020年大選之後,期望可以預見一個民主黨好跟他們談判,最後又讓給他們退讓。我要是再2020年當選了,我給中國出的條件會更苛刻,甚至我根本拒絕跟中國談了。當時中國那邊的解讀是,這是他在威脅,希望在上海這次談判能讓我們有所讓步,用時間來威脅,告訴我們不要再拖下去了。國際這邊的解讀是,其實川普這次派人去也沒抱啥希望,他知道中國是一直在拖的。基於這樣的解讀,中共那邊覺得川普是在虛咋呼,沒什麼牌了。中國這邊劉鶴和其他的一些鐘山等等商務部長這樣的人,也就是按計劃之中的,跟美國的官員寒暄幾句,吃頓晚飯,然後說我們九月份再談。華爾街或者其他的經濟人士評論說既然川普對這次談判沒有抱什麼希望,草草結束,應該川普也不會有什麼大怒。不像上一次中共那邊出意料的突然周末發來電訊,退回以前的協議,激起川普大怒,川普在兩千億的商品把關稅從10%增加到25%。

整個來說,大家覺得川普應該是接受這個現實的,因為他早就預料到沒有結果,同時整個過程中也是發展過程中。但是沒有想到就在昨天他的官員萊克西澤和目努齊給他彙報了上海談判結果以後,據報導他在現場就把推文準備好,當時一般的鴿派目努齊還跟川普說,我們能不能先警告一下中國那邊,先說你如果再不按原來的商量結果購買我們的農產品……先給他個警告。川普說不行,結果當時就把這個推特發出來,一發出來,就是板上釘釘的,九月一日給中國幾乎剩下的所有的未徵稅的商品先征10%關稅。

在推特中,川普主要抱怨兩點。一點是當時習近平和他在日本的G20會議上,他說習近平是答應他,要從新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的,結果根本就沒有。在談判的會場上,劉鶴他們稀泥牆的說我們有一些企業已經開始購買美國農產品了。結果後來美國好像是農業部一查發現,只有一家民營企業購買了大概六萬噸的大豆。以前每個月中國要從美國這邊購買上百萬噸的大豆,全年要上千萬噸的大豆。你買六萬噸,基本上啥都看不見,所以根本就沒有對美國的大豆產業銷售壓力有任何的緩解。所以中國那邊其實是在玩文字遊戲。這點上其實是惹怒了川普。

第二點在推文中,大概在去年12月初的時候,當時是在阿根廷那個G20會議上,其實川普很高興習近平提出一點,美國現在有一種毒品芬太尼,很多美國人吸食以後就死了,掌握不好就過量。芬太尼最主要的出口商,美國這邊保守估算可能70%是來自於中國大陸。換句話說大陸的這種人工毒品每年使美國數萬人喪生。當然美國在自身治理毒品的時候也希望中國予以幫助,比如說中國那邊稍微控制一下,不要毫無管制的大量的毒品往美國這邊輸送。當時習近平在去年12月G20上是主動提出我們會積極配合美國在這方面,控制芬太尼對美國的出口。但是川普說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中國在做這個事情。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說,中國其實又一次違約。他在推文中的兩點激怒他的原因,追根到底還是失信。

其實整個過程中,習近平不知道他是怎麼跟川普交付的,好像自從習近平和川普開始交付以來,最近的兩次G20會議,一個是阿根廷的,一個是日本的。阿根廷當時他是承諾我們要談判,而且承諾芬太尼我們要控制,答應了很多條件。所以當時川普直接說好,我兩千億的關稅從10%到25%,推遲三個月執行。結果談的過程中,中方完全毀約,最後促成了五月份美國恢復了原來計劃的兩千億商品增加到25%關稅。增加以後,當時中共那邊就完全翻臉了,開始拚命在媒體上罵,電視上放<上甘嶺>。中共那邊強硬派佔了上風。這事實上已經使中共那邊在跟中美談判過程中迴旋餘地非常少了。

而這次在日本的G20的會議,是再次彌補中美之間裂痕的關係這樣一個機會。當時談的過程中,川普最在意的是中方購買美方農產品這個事情。按川普自己的理解,習近平是答應了,回來以後這麼長時間了,又是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中國有任何實際行動,川普認為他再一次被習近平耍了,兩次被耍,他這次就又再加碼,三千億的中國商品增加10%。而這次他還說了一點,他說,其實是不是我手中牌只剩下一張牌了,我下一步只能從三千億關稅,你不聽話我再漲到25%,不是的,我手上還有牌。因為25%也不是數字的上限,我可以再往上漲,35%,40%,連100%都不是上限。你可以進口我一塊錢東西,我收你1塊錢的稅,我可以收你2塊錢的稅,200%,直到所有的人沒辦法從中國製造任何產品。

其實這點上展現出川普一個非常明確的思路。當他的官員還沒開始上海的貿易談判之前,他的推文已經展現出他內心的一個思維角度,如果我第二次當選了,我給你條件更苛刻,甚至我跟你不談了。這是啥意思呢?他現在跟中國談完全是因為他迫於他競選的選票的要求,在跟中共談。如果他第二次再當選了,根本就沒有選票的壓力了,因為美國只能做兩屆,我跟你談得更苛刻,我甚至壓根不跟你談了。從這點上來說,跟中國談判其實是個姿態。比如說,他有農民的選民,是他一個最忠實的選民區,他不想傷害他最忠實的選民,所以說,對於農產品他是非常期望中國能購買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對他是有一個可談判的共同空間的,就華為什麼的,我買你農產品,你華為稍微的鬆綁一點。這事實上是當時在日本G20,某種意義上雙方達成的一個協議。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可以看到中共是抓住了川普農民選票的角度,核心是威脅川普。

結果前面兩千五百億,給中國商品加了25%的關稅以後,美國這邊消費者指數CPI是1.5%,連2%最基本的警戒線都沒到。

記者:那這次的3000億的中國商品加稅10%後呢?

傑森:現在三千億再加的話,已經沒有人談到可能對老百姓消費物價有任何的影響。所以從這點上來說,川普也有膽量加這10%。以前他唯一擔心的就是影響老百姓的消費,老百姓對他有意見,因為消費品加關稅,美國這邊的物價可能會漲一漲。比如像蘋果什麼的,手機是消費品,一般不太敢漲的。現在一看,25%的關稅加到兩千五百億的商品上沒任何反應,現在預測這三千億加10%應該也不會有什麼舉措。往後的話,下一步什麼時候加到25%,那可能就是中共那邊再次談判怎麼解決這個問題,是不是再次激怒川普的問題。

記者:那對中國方面特別是經濟的影響是什麼?

傑森:目前來看,大方向來看,這一次因為是突然的,所以美方股票跌了1%,中國股票跌了1.5%,雙方都跌了。而且有一個很明顯的是人民幣再次大量貶值,好像離岸的人民幣匯率,一下子從6.9毛錢兌成6.95、6.96,換句話說已經非常接近於七塊錢這樣一個心裡邊界線。這其實給中共的外匯管制再次帶來大的壓力。

國際上立刻認為在未來貿易戰進一步升級的情況下,中國經濟會打擊的更慘痛一些,就會造成國際上貨幣匯率的變化,特別是離岸匯率的變化,更展現出國際商家對整個事情誰強誰弱的一個展現。

另外一個很大的影響,這是個長期戰略了,原來有一些還抱着僥倖心裡的說,我這是不在這個前面兩千五百億範圍之內的商品,還不用從中國開始挪出我的生產線,現在就不是了。現在幾乎所有的中國的商品都要徵稅,至少10%,多的是25%,而且川普說了,未來25%都不是上限。這都使的很多企業喪失了剩下的唯一的一點僥倖心裡。有些企業說,我還是在中國接着忍着干,我搬到其它國家好像也挺麻煩的,可能搬去成本也得增長20%多,我就認了這25%的關稅了。但是川普說25%根本不是上限,這一點上來看的話,你不搬,不做搬的計劃,你是死路一條。因為如果中美貿易戰不斷的這麼升級下去的話,如果將來關稅35%呢,45%呢,你怎麼辦呢?你不可能一直在中國那待了。所以現在幾乎所有的企業,如果還有點頭腦的話,他現在第一步要做的事情就是,不管這個國家多麼的不如中國那邊方便,我都得開始考慮我至少給我留點後路,開始着手、開始搬移一些我的生產能力。這事實上是進一步大量的鼓勵企業從中國把這個生產線挪出來的過程。

我的感覺上,這次對中共確實是一個非常非常出乎意料的再次打擊。中共那邊苦惱壞了,說川普怎麼翻臉跟翻書一樣。川普覺得中國那邊怎麼說謊跟喝開水一樣,跟呼吸空氣一樣。兩邊都是這種覺得對方根本不可理喻。中共那邊總是覺得歷史上我玩你,不都是很順的嗎?近30年我說一套做一套,不是都成功了嘛。這次怎麼我說一套稍微還沒怎麼做呢,你就翻臉了。川普作為商人,他認為他手裡頭很多牌,確實美國手裡頭很多牌。這個數字上就是五千五百億和一千多億的較量,人家(美國)手裡頭就多出這四千多億的牌來。

我們以前說了,中共這邊拖的原因是,你給我出的條件讓我改什麼相應的法律,讓我在全中國人面前丟臉,給你開放很多領域,讓我的央企在這個過程中沒法再毫無顧忌的去盤剝中國人,這我怎麼能做呢?你們石油企業剛剛進來,就把整個加油站的油價降了那麼多,那我的中石油、中石化怎麼活呢?所以基本上它知道你讓我做的這些改革,我根本就不可能的。既然不可能的話,我就往下拖。

中共拖的目的當然就是兩大點,除了川普說的,等到2020年以後,找個好說話的民主黨上台,到時候再說。或者它拖的另外一個期望值是,美國經濟萬一過一段時間弱下去了,失業率又抬頭了,老百姓開始抱怨經濟不好的時候,是不是川普就得讓步?中共實際上是因為沒法答應川普的要求,所以只能往後拖。但是拖的過程中,它真的看見自己在割肉,企業都的往出走,它也不是不知道,但它也沒辦法留住。

在這個過程中,它就覺得其實川普其實已經沒啥牌了,不相信川普敢動剩下的三千億。包括川普發推特的時候,外交部發言人說川普在威脅我們,其實我們根本不怕威脅等等,好像很蔑視川普,覺得川普沒啥牌了。但川普又把三千億又拿到桌面上,又開始10%,後面準備25%。如果所有的五千多億關稅25%,川普還可以再來一輪,可以從25%往35%走,下面又是一輪一輪這麼走下去,這個緊箍咒不停的咒下去話,你說中國這邊怎麼受的了?!

中國股市本來年初說是有點起色,現在一下上證指數又跌到兩千九,甚至兩千九以下。還有整個外匯各方面壓力。你可以感覺到,中共在和美國貿易問題上,幾乎是無任何還手之力。而不幸的是中美之間問題遠遠比去年單純貿易戰開始的時候,又複雜了很多。

記者:您為什麼認為美中貿易問題已經變得更複雜?

傑森:因為中美之間現在不光是貿易問題了,現在又牽扯到了比如說香港問題。莫名奇妙的中共咬定了香港這個事情是美國挑動的,說街頭出現了很多美國人的面孔,這是無稽之談。香港本地就有很多土生土長的西方人。因為香港原來是英國殖民地,很多英國人就在香港出生的,那就是白人臉,那就是香港人。結果莫名奇妙的說兩百萬人的遊行,持續這麼天的遊行,說是美國一手策劃的。這是中共的一貫手段。一旦民怨起來了,內部矛盾激化了,它就在外頭找個敵人。中共立刻找了美國。

川普其實在香港問題上,他一直在觀望,沒有管這個事。因為川普我反覆說了,川普是個商人,美國第一他放在比較高的位置上。國際上的很多事務,除非道義上他心裡太過意不去了,比如說幾年前敘利亞軍隊官方用有毒的化學武器毒害了很多平民,他忍不住了,仍了導彈炸了軍方很多飛機場之類的。但是其它的國際事務上,川普幾乎是不願意太投錢介入的。香港這個事情跟美國一毛錢關係都沒有,結果中共莫名奇妙咬到美國這。而且中國到北朝鮮訪問,又是給北朝鮮出錢,搞各種各樣的儀式。結果北朝鮮在很多問題上,跟美國這邊又是莫名其妙的較上勁,雖然不違背跟川普不發遠程導彈的協議,最近不停的扔短程導彈,事實上也對美國的盟友日本、韓國造成威脅。然後加上其它的包括WTO這個事情,美國這邊和中國也開始頂上了,美國認為中國不應該定義成發展中國家,中國說雖然我已經是很厲害了,但是好像我還應該算是發展中國家,享受很多發展中國家的貿易壁壘。另外在包括中國那邊從輿論上,過去這段時間沒停的花樣翻新地罵美國,什麼怨婦,攪屎棍啦……

貿易戰這個問題好像在這種地緣政治,在輿論、意識形態,在整個國際商業還有包括國家安全像華為或者其他的這種間諜的問題。在這麼多大的問題上,國際貿易其實已經成問題之一了。所以此時此刻你再去解決這個貿易談判的問題,難度比去年難很多很多。所以在我看來,貿易談判這個事情,就是加了個關稅,中方也很難有什麼讓步妥協的,而這個不斷加碼的過程中,可能中方那邊在強大自己這種民粹主義的輿論壓力下,它退讓的可能性越來越小。

所以在我看來,貿易談判其實越談越遠。自從今年五月份中方毀棋之後,貿易談判就崩了。G20川普和習近平試圖往一塊湊一湊,其實沒湊成功。然後這一次上海雙方短暫接觸,想再次彌補,仍然是不成功,所以雙方一直處于崩的狀態。川普只是在崩的狀態上又往傷口上灑了一把鹽。在我看來可能只能越走越遠,沒辦法再談了。

整個過程中,貿易談判作為中美整體兩國越來越走遠的方式上,只是在裂口上在楔其中一個楔子。中美之間在我看來很多問題幾乎是無解的。我聽說中方現在都開始談論和美國去耦合之後,到底中方未來怎麼樣具體的存活生存下去。它面臨的第一大問題就是,以後外匯從哪掙?因為中國過去這二、三十年,說是有三萬多億的外匯儲備,三萬多億70%-80%都是美國這邊掙的。這就是一個中共目前面臨的一個核心問題。未來從哪獲得更新的技術?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所以去耦合在我看來已經是不可變的事實,貿易談判是越談越難談。

記者:您剛剛提到3000億中國商品加稅,對美國民眾影響不大?

傑森:消費品影響比較大。為什麼他把這個三千億留到最後,事實上美國三千億上千的條目,是一條條審的,為啥把這些條目留到最後,不一開始就加呢?這些都是跟民生相關的,可能是日用消費品。以前不想加,是因為他擔心有可能會影響美國的消費物價,但是從前期的表現來看,影響力非常小。所以現在美國敢加,而且只加了10%,應該影響不大。

記者:那對中國普通民眾的消費影響?還有中共這樣繼續拖下去,它的籌碼是什麼?

傑森:中國那邊其實影響是挺大的。中國不進口美國的農產品,同時中國那邊我們知道,50%多的在欄的豬都因為得了非洲豬瘟死掉了。中國豬肉現在好像漲了30%多,其實這個數字很多人都是說是因為很多已經死了的瘟疫豬,又開始悄悄流入了豬肉市場。你想豬都死超過一半,按正常的物價,豬肉上漲不應該只有20%-30%。我看報紙上說好像平均豬肉大概是27塊多人民幣一斤,這比美國貴的太多了,不是一半了。

美國這邊的豬肉特別便宜,原因我後來一想明白了,其實貿易戰的過程中給美國人帶來了福利。以前沒有貿易戰,全球是一個大商場,中國那邊豬肉貴了,美國這邊豬肉全賣中國去了,為啥呢?商家利益,誰利潤高就往哪賣。有可能美國這邊豬肉就開始上漲,歷史上出現過。中國那邊什麼物價上漲,就買美國的,美國這邊也開始往上漲,而現在因為貿易戰這個事,把中國需求和美國的商品給隔開了,美國這邊豬肉反倒不漲了。加拿大那邊也是,加拿大因為孟晚舟的事情鬧翻了,加拿大那邊農產品它也不買了,加拿大的豬肉好像也很穩定。

從這點上來說,中國那邊其實這一次貿易戰直接影響民生物價的美國農產品,因為它不進口美國農產品。這就是為什麼最近中國的CPI上漲中,已經2.7%了,其中最大的一個上漲的因素是食品。食品上漲很大的一個因素是因為它不得不從美國以外的地區去進口食品。而很多國家在因此敲詐中國,比如說黃豆,正常的從美國這邊進口幾千萬噸,不從美國進口了,全世界主要是美國和巴西生產,巴西立刻把黃豆價格漲了10%,因為它知道,我不賣你,你根本沒地方買。所以整個中國這邊物價上漲完特別是食品價格上漲,很大因素事實上是跟中美貿易戰引發的。而影響最深的是那些窮人,因為窮人在消費中,食品的比率是佔比較大因素。中共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它基本上都是對於老百姓誰越窮傷害越大。反過來說,中共如果在整個貿易戰中,有什麼最硬的牌的話,就是它不在乎中國老百姓的反應,而且它可以欺騙老百姓,讓老百姓都找不着到哪去抱怨去。物價上漲了他不會想到是中共的政策造成的,他只會想到是他們賣肉的小攤販給他缺斤少兩了,或者又是哄抬物價了。

中共60年代當時跟蘇聯搞翻了,說是大饑荒,根本沒有。後來查了那些年,天氣降水沒有跟其它年有什麼差別,活生生餓死三千萬中國人。死三千萬人不重要,保住中共不給蘇聯說句軟話,這是非常關鍵的。歷史上有那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在我看來,這次貿易戰中共這張牌是打着了,就是老百姓跟我共度時間走定了,我們跟美國這邊幹上了,死活都不答應他的條件,老百姓要跟我一塊先從你們的口糧上,讓你們食品價格先上漲一點。未來你們旅遊的地方要減少,比如去台灣的數量也要減少一點等等,你們的外匯,換美元的機會會減少一點等等,它都開始控制。所以從我來看的話,中共會拚命的用它對老百姓無限的控制力,老百姓無限的忍受力這樣的角度來打這個貿易戰。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違者必究。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