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成貨幣操縱國,表面的意思就是說兩國進一步交惡的表現,事實上是貿易戰進一步升級的表現。當然它有也實質的意義,因為對於貨幣操縱國的話,國際上是有一系列的懲罰的標準。
定義成貨幣操縱國,表面的意思就是說兩國進一步交惡的表現,事實上是貿易戰進一步升級的表現。當然它有也實質的意義,因為對於貨幣操縱國的話,國際上是有一系列的懲罰的標準。

【傑森訪談】人民幣”破7“ 中共操縱是意氣用事?還是愚不可及?(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8-6 08:31
雖然確實貨幣貶值可以促進中國的出口,但是中國出口的問題靠把人民幣貶3%,其實不能解決大問題。而且美國這邊10%的標準也是川普的一句話。川普就說了你貶3%,你要是貶了讓我生氣了,我可以直接再把你關稅增加到25%,那你咋貶?就沒法貶了。所以說中共那邊做得讓人民幣突然大量貶值的做法,要麼是意氣用事,要麼是極端愚蠢的一個蠢招。現在給中共定了貨幣操縱國這樣子的標籤,下面美國相應有什麼行動,這可是一種非常非常大的問題。

傑森博士非常感謝網友、聽眾朋友對這個欄目的關注和支持。為了更好的和網友、聽眾進行互動,傑森博士新開了推特。傑森博士的推特是 傑森博士@jasonboshi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就在美國總統川普幾天前宣布對中國3千億美元商品於9月1日開始加征10%的關稅,8月5號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破七。緊接着川普在推特推文中指中國操縱匯率,隨之美國財政部發表一份聲明,美國政府正式定義中國為匯率操縱國。消息一出,立刻在全球引起聚焦。美國定義中國匯率操縱國意味着什麼?中共政府為什麼讓人民幣暴跌?人民幣暴跌給中國經濟、民生等等會帶來什麼?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旅美經濟評論家傑森博士。

記者:傑森 您好!您怎麼看這件事?

傑森:對,這個事情確實發生的非常快。是幾天前川普決定對剩下的中國進口美國的三千億的商品增加10%的關稅,是回應中共跟川普在G20會議上,稱聲答應購買美國農產品,但是卻完全沒有實際的行動,幾乎沒有像樣的行動。另外很早以前,習近平答應解決大量從中國流入美國的毒品芬泰尼的問題,中共也完全沒有任何具體的行動。針對這兩點,川普決定對剩下的三千億的中國商品增加10%的關稅。

這個事情出來了以後, 中共聲稱他們要相應的回應。 因為中共針對美國這邊的產品,每年只購買美國大約1千億的產品,而且這個產品數量還在減少,經過這一系列的折騰以後,現在中共那邊已經沒有辦法再針對美國的產品徵收報復性的關稅,中共只能用其它的辦法,大家都在等中共用什麼辦法, 因為中共手上的牌實在是太少 。結果沒想到就在8月5號的上午,開始出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人民幣突然開始快速的大量的貶值。

我們知道在過去的十幾年裡頭,人民幣最高的能到六塊兩毛多兌一美元。前一段時間,最差最差的情況上升到6塊9毛三,9毛五,在這個階段過去3年有三次接近6塊9毛幾,然後很快就又升起來,避過了7塊這樣一個心理大關,就是說7塊事實上是中共和民間心理上默認的一個警戒線。中共展現它對於貨幣的操控能力,一旦貨幣接近7的時候,7元人民幣兌1美元的時候 ,它就把人民幣在拔升起來變成6點幾,這是展現它對貨幣控制能力的一個手段。同時也當是一個默認的承諾,告訴老百姓說人民幣不會大貶,也同時告訴進入中國的投資的熱錢來說人民幣不會大貶,基本上只要到七,我就會再把人民幣提升起來。

人民幣有兩個價位,一個叫做離岸價,一個叫做在岸價。

記者:什麼是離岸匯率?在岸匯率?

傑森:這個意思是說人民幣中國老百姓兌換的價就是叫在岸價, 就是老百姓把人民幣兌換成美元的這個價位。但是國際上的交易, 比如說美國這邊要買中國的商品,他要用人民幣買的話, 他把美元兌換成人民幣,在國際市場上因為商業交易這樣兌換的話,叫離岸價。在岸價的話通常是被控制的很嚴格,中共由銀行設定一個中間價,每天上漲下跌的幅度就那麼大,由它嚴格控制的。離岸價的話它有一點點自由度,因為它畢竟是跟供需有關的,但是也是被中共操縱的很嚴格,因為畢竟中共可以控制多少人民幣流放在國際市場,造成這種虛假的供需平衡、失衡,然後造成人民幣要麼上漲,要麼下跌。但是不像在岸價定個起價,一天波動的幅度就不能那麼大。這事實上是兩邊不同的,換句話說離岸價更能展現出一個市場供需關係的問題。

美國這邊8月4日晚上出現的情況就是,突然離岸價開始暴漲,(記者:暴跌吧?)看你從什麼角度說了,就是人民幣價格開始暴跌,然後從1美元兌6塊九毛三、九毛四,一下子就衝到了1美元兌將近7塊一毛錢,一下子就貶了將近2%。這是不可思議的,在整個國際的金融貨幣市場裡頭,能貶個千分之三分,千分之四,這都是非常大的波動了。 它居然一下子就在一晚上貶了2%,這就是讓全世界震驚的。而且有消息說中共居然回應的是人民幣是在正常合理的價格浮動,而且是應對美國這邊的關稅和保護主義政策。換句話說它不但非常明顯的讓人民幣突然價格暴跌,而且居然承認它這樣做是為了針對美國的關稅。

這實際上兩點做實了。第一點,它是奔着川普來的, 對川普的關稅是直接的反擊。另外一個做實一點,它是在操縱自己的貨幣。國際上雖然百分之百知道中共在操縱貨幣,都知道中共在偷東西,但是中共自己不承認。好像大家也沒有抓個現行,因為有的時候你說不清楚,它自己不承認,所以也沒有幾個人認真去對待它。但是這一次它自己承認,他承認這個是針對、明確的告訴這是它的回擊的一個辦法,很明顯是在操縱。

一方面大家看到了這是中美貿易戰的進一步升級 。美國這邊提出三千億商品征關稅,中國那邊立刻就回報貨幣貶值。當然這個概念是什麼呢?美國這邊把中國的貨物商品關稅增加10%,中國那邊把人民幣貶值3%,其實就等於是降低了一些實質美國徵收的關稅,相當于關稅只漲了7%。大家很多人認為中共這個做法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說是非常愚蠢的,原因是啥呢?貨幣匯率這個事情,其實中共那邊一直是在撐着不讓人民幣貶值,人民幣要是放開了,很多國際的經濟學家,金融人士基本上認為人民幣應該是再貶30%的,換句話說30%、40%,應該是要貶個因為30% 七三二十一,2塊多錢 。換句話說如果是7塊錢,應該是9塊錢或者10塊錢是人民幣真實的價位。

記者:您是指之前中共一直控制着人民幣,不讓人民幣有大的暴跌。那中共這樣做目的是什麼?

傑森:其中有幾個重要的原因,一個原因就是中共那邊有很多實際的債務是以美元形式存在的,人民幣一貶值,國內你掙的是人民幣,然後你轉成美元或者外幣,花的時候就會明顯的還債的難度就增加很多。另外還有一些比如說注入性的通脹,有的中國食品必須是從國外買的,中國食品不能完全自給的,那麼你買食品的錢如果人民幣貶值了,相應食品的進口成本就會高,引發通脹也會多 。

事實上從來貨幣升貶直都是個雙刃刀。雖然確實貨幣貶值可以促進中國的出口,但是中國出口的問題靠把人民幣貶3%,其實不能解決大問題。而且美國這邊10%的標準也是川普的一句話。川普就說了你貶3%,你要是貶了讓我生氣了 ,我可以直接再把你關稅增加到25%,那你咋貶?就沒法貶了 。所以說中共那邊做得讓人民幣突然大量貶值的做法,要麼是意氣用事,要麼是極端愚蠢的聽了一個蠢招。這個事一出來以後 ,今天美國股市就暴跌 ,華爾街道瓊指數跌了800點,大概是2%點幾。

記者:人民幣大跌為什麼會引起美國股市也暴跌?

傑森:因為美國看到了這是中共在升級貿易戰衝突的緊張程度。她已經把貿易戰從簡單的貿易變成了金融領域,就擴大了,因為畢竟中國也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這邊的解讀就是中美貿易戰會擴大到各種領域,然後世界經濟會受到影響。在這點上來看的話, 華爾街確實這次股票是大跌,特別是標普指數跌了將近3% 。這個過程中,其實川普一大早就發帖對中共言詞警告 ,說你這明顯是在操控貨幣,這讓對你長此下去的話,對你自己本國的利益沒有什麼好處,而且緊接着後面還發了其它的帖。

當時看到這個消息以後,我的感覺川普可能又有行動 ,果然8月5日下午美國財政部正式把中國定義為貨幣操縱國。

記者:定成匯率操縱國,意味着什麼?

傑森:歷史上好多好多次了,大家都在討論是不是要把中國定義成貨幣操縱國。很多討論也都不了了之了,通過中共的抵賴,通過其它的讓步,都把這個事情抹過去了。這次美國這邊直接回敬立刻財政部做出這樣的一個定義。換句話說從美國這方已經給中國貼了這個標籤了。

這個標籤一貼的話,事實上就有很多的暗含的意思。其中的第一個暗含的意思就像打拳擊一樣,中方給美國這邊打一拳,這一拳就是拒絕買你的東西,禁止進口美國的農產品。美國回敬一拳,好我把剩下的三千億的商品再加10%的稅。中國這邊打回去一拳說,那我就把我的人民幣貶值3%,一夜之間貶值為3%。這邊(美國)就再回給它一拳,說我就把你國家定義成貨幣操縱國。

定義成貨幣操縱國,表面的意思就是說兩國進一步交惡的表現,事實上是貿易戰進一步升級的表現。當然它有也實質的意義,因為對於貨幣操縱國的話,國際上是有一系列的懲罰的標準。大家就說下一步美國具體一旦加了這個標籤以後,怎麼懲罰??就像是法庭上陪審團先定罪,定罪以後還怎麼量刑的問題,那就是法官、各方面的綜合考慮。現在給中共定了貨幣操縱國這樣子的標籤,下面美國相應有什麼行動,這可是一種非常非常大的問題。

就是說這個行動可以是極其極端的行動,把中共的整個金融系統跟國際割裂起來,不讓做任何的投資,不讓利用美元的金融體系、美元交易系統等等,這個是極端的,這個極端我想不會做。但是至少得做點事,好像目前漏出的風聲是美國財政部很可能先去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討論,如果中國是貨幣操縱國的話,他們該怎麼樣去掉中國現在享受的一些國際的優惠政策。這是在討論的一個事情,當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是個國際機構,這個機構有沒有骨氣跟美國站在一起,有沒有勇氣跟美國站在一起,這個還是個未知數。所以說標籤已經定了,這個標籤下面具體實施的措施還是要進一步的發展,但是這個過程你已經看到了,中美其實已經進入了一個鐵了心的在那互斗的那個狀態,沒有任何一方願意在這個過程中後退一步。

中國那邊我們講了它跟美國打貿易戰,事實上是經濟損失比較大的,因為歷史上它從美國這每年要賺三、四千億美元的凈賺利潤,現在凈賺的一方當然是在貿易戰中損失比較多的。美國這邊充其量的我不跟你做生意了,我至少還少賠幾千億。中國那邊少賺幾千億的人民幣兌美元的壓力就很大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歷史上中共那邊是稍微示弱的,特別是劉鶴當時談判的時候是示弱的,某種程度上講快達成協議了,結果中共後來就毀棋,然後進入一種非常強硬的狀態,電視上開始放“上甘嶺”,整天新聞聯播開始罵美國,把整個全民所謂的斗美情緒,仇美情緒烘托起來,又把“厲害了,我的國”這種癲狂狀態又給兜起來。

這樣起來其實中共各個派系內鬥的結果。但是這種結果一旦把民意兜起來以後,中共那邊可退讓的餘地非常非常小。現在來看的話,其實走到這一步也是預料之中的,但是這個過程慘的可能就是老百姓了。因為確確實實是一步一步的把國內的一些製造型企業在往國外逼,很多企業其實都是為美國這邊做製造業的,當然他也有其他的國家製造業,但是高端的產品基本上都是銷往美國。這些企業面臨著兩千五百億現在已經是25%的關稅,剩下三千億面臨10%的關稅。按現在這個發展下去,川普已經在琢磨把這個10%迅速變成25%。在這樣的情況下幾乎所有的企業都不可迴避的要面臨這麼巨大的關稅壓力,他們都會開始考慮往外移,把他的製造業往中國以外移。與此同時,中共那邊又鐵了心的覺得我唯一能打擊川普的就是不購買美國的農產品,中國豬肉本身又生產的越來越少,然後糧食又乾旱和蟲害,產量又再減少。整體來說中國就得高價地從別的地方進口食品,中國的物價、食品價格也在上漲。

所以說未來中國老百姓慘,中共整個好像跟美國這邊打得很高興,但是老百姓可能會面臨相對來說一方面就是不斷漲價的食品價格,就業可能會艱難很多,同時人民幣貶值的過程其實也就是政府從人民幣背後偷偷抽取價值的過程。以前你可以到美國這邊旅遊,送孩子到美國來上學,現在一下貶值這麼多,而且未來還有多少貶值空間?使得老百姓其實面臨直接的經濟損失,真正吃虧的還是中國國內很多老百姓。

記者:我看有報道說,這場貿易戰已經擾亂了全球供應鏈,減緩了經濟增長。

傑森:對,但是這個話稍有一點點聳人聽聞。其實什麼叫全球供應鏈?我覺得倒不會,為什麼呢?原來就是中國製造賣到美國,當然在製造的過程中,中國會從其它國家進口一些原材料,比如說從巴西把石頭進口到中國,中國製成面板,然後把面板賣到美國,美國這邊做傢具,做廚房的桌面,這樣的話如果美國不買中國的桌面,那中國那邊也就不會從巴西進口石料,可能巴西這邊也受點影響。但是美國不是說是它不再買桌子,總要買,只是產業鏈可能會移到比如現在很多會移到越南,越南現在是非常受益的國家。巴西將來還可以跟越南談好生意,只是說以後石料運到越南,越南做好面板、桌板,再賣給美國,只是把中間中國這個環節給讓開而已。有的時候中共特別想製造出這樣的一個不跟我做生意,全世界都會垮掉的恐怖氣氛,鼓動一些媒體說這樣的話。很多媒體都是你抄我,我抄你,也就抄出來這樣一句話。

其實歐洲經濟一直很衰弱,它就是沒有中美貿易戰,它的經濟一直在往下衰弱,韓國的經濟很衰是因為它最近跟日本開始糾纏起來。其實在我看來,國際確確實實未來緊縮、衰退的壓力越來越大,但是這個跟中美貿易戰有關係,但是關係不那麼大,而且有國家是直接受益的,很多時候是一個此消彼長的過程。特別是像越南,就是增長特別快的國家,而且台灣也受益不少,台灣原來全員計劃從大陸回收資金五千億台幣,現在才八月份已經超過了五千億台幣,後面可能還會加速進行。可以看到周邊的國家,包括菲律賓,印度尼西亞,這些國家都在受益。某種上講就是把產業從中國大陸逼出來的一個過程。

記者:您是說確切說是供應鏈的改變,再分配的過程。

傑森:對,是供應鏈一個結構的改變,或者說是一個流通渠道的改變,原來是走大陸,現在走越南。

記者:最近中國經濟本來就一直傳出不好的消息,那現在人民幣暴跌會進一步影響嗎?包括對民眾的影響,比如是物價會漲更高嗎?

傑森:中國其實這個經濟沒有貿易戰,從它的GDP增長速度來看,也是一直在萎縮的。其實2018年整體中國當時貿易戰只是剛剛開打,影響面還不是很大,甚至很多時候還促進了中國的出口,因為很多商品都是預計好了2019年什麼時候征關稅,2018年當時是拚命的生產,拚命的往美國賣的一個過程。當時其實2018年整個中國經濟GDP就已經是歷史比較低的六點四這樣的一個速度。

人民大學的一個搞經濟的教授向松祚就已經說,其實中共官方自己內部的機構研究報告GDP實際的增長速度。六點四是對外騙國際社會的,他們內部的研究結果是最多一點幾,很可能是負的。當年六點四的時候就已經是一點幾或者是負的了,今年貿易戰越來越激烈,而且整個中國經濟越來越疲軟,上半年它報的是六點二,在我看來都是一個非常非常不可信的一個數字。

整體來說的話,中國這邊的經濟在貿易戰開始之前就已經進入了一個越來越羸弱、越來越沒有動力的一個方向。在前面幾年還可以用借債投錢發展房地產,發展鐵路、公路或者基礎建設這樣的一些東西來刺激經濟,就像吸毒一樣的讓這個中國經濟興奮起來。但是這兩年特別是今年19年,年初整個貸款量很大的情況下,經濟其實被刺激起來的量也非常非常小。所以說中國經濟現在連刺激都刺激不起來了,屬於那種吸毒都不興奮的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貿易戰從去年年中開始真正打響到現在,它是更深遠的、更加速中國實體經濟離開中國的步伐。所以說對中國來說就像是一個已經得病的一個病人,又開始把他們家的窗子門都打開,讓風猛刮,對這個病人有個加速惡化的作用在裡頭。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違者必究。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