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論】習近平操控人民幣破七 抗衡川普加稅 全面轉向貨幣戰 (音頻/視頻)

石濤
2019-08-7 11:00

大家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大家還記得我昨天講,我說八月五號破了七,這到底是什麼日子,我怎麼算也算不出來。有朋友是從六月四號算出來的,說六十三天,是九個七還是七個九。九個七也好,七個九也好,它裡頭確實是一生一死,它是陰陽對應的,對吧?七是死,九是生。是,確實是有這個,你算是七個九還是九個七,中間正好差了這麼一點點。九個七按道理說相當大了,十二個七是最大的,這是我們跟大家解釋過十二有它特別的。三個、九個、十二個,基本上這麼數,但是如果七個九的話呢,說就不太好說,它就有一種過渡,就我個人來講,我個人能力有限,有一種過渡。昨天中午我們看到,下跌七百七十七點,等到晚上結束的時候呢,是下跌了七百六十七點,差了十點。從今年的六月四號之後算過來六十三天到五號,星期一,我只能叫這是一個或左或右這麼一個過渡的數。如果按照這個角度來講,今天閉市的時候是七百六十七,中間的時候是七百七十七,我們不用再多陳述七了,中間就差了十點,你可以解釋成那個縫隙很小。

 

六月四號其實正好應對到李鵬,李鵬的死,李鵬的故事,李鵬促成了習近平跟江澤民湊在一起,確實是這麼回事。但是稍微差了一點,就我感覺來講我也不太確認。我們前後說了兩年了,時間是個神,這是幾乎所有朋友都能接受。當我說時間是個神的時候,我們知道與神同行這話已經在香港幾乎被所有朋友能接受,其實我們忽視了一個問題,我也是今天早上才意識到,時間是個神,如果我們一生的過程就是一個時間流動的過程,它的主要的關節點就是一生一死,對不對?那時間是個神,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過程,這地球上所有生命的過程,是不是與神同行的過程?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事情。我們在早期節目中說,我說生不在我們手裡,死也不在我們手裡,我們每個人出生是父母帶來的,我們每個人的死亡,黃泉路上無老少,生死不在我們手中,那在誰掌控着?我們在早期節目中的解釋就是說,大家要懂得珍惜自己,生死不在我們手中,所以不是我們說了算的,我們最一開始是那麼說的。

 

結果今天在我“今日點擊”節目當中我說出來,我們生命的過程就是與神同行的過程,我們的生,我們的死,這樣的一個過程的本身,正是因為自己決定不了自己,所以神決定了一切,在人的環境中,以時間的概念表現了神的真實存在,決定着我們的生死。我當時講完這話我個人挺感動的,原因就是說,與神同行這話我們早就跟大家解釋過,時間是個神講的就更長了,也跟大家講過太多的生死不在我們控制中,但就是包括我自己也只有到今天我才能把他掛在一起。我個人感動的意思就是說,時間不到很多東西你是不知道的,所有這些觀點看法都在我們節目中跟大家陳述過,也在節目中跟大家講述了我們自己生命的珍貴,每一個朋友的生命的珍貴。所以在節目中一再跟大家解釋,對我的稱呼就是石濤、濤哥,就行了。有朋友很尊重說,石濤先生,這是一種尊敬的詞兒,在人現實環境中尊敬的詞兒,其實先生裡面包含着多種含義,對吧?有敬意同時它依然包括着為人師表的含義在其中。

 

人說如果一個人懂的生命的話,人就自然謙虛,我覺得人的謙虛有他被動的一面,就像我剛才說的,當我意識到時間是個神,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過程就是與神同在的過程,因為我們的生命是用時間計算的,那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與神同行的過程,那我就不敢被朋友稱為先生,更不能稱為老師其它的,不可能。朋友們的生命的來處、生命的珍貴的概念,完全超越於我人的想象,我也想像不到,但我能夠意識到只能去約束我自己,我以為你會看到在努力真正修煉的人,他的謙卑來自於對所有朋友的尊重,生命的尊重,那一份尊重超越天地。天地人,三才,是在十二子丑寅卯之下,而我們的與神同行的概念超越天地,我希望朋友能聽懂我說的意思。 在今天這個環境中我才知道有這麼一層含義在裡頭,所以這是想說最質樸的最簡單的是最真實的,而這一份真實的我們不知道的原因是在於我們個人在現實利益中依然有追求,而不能夠欣賞自己與神同行的生命過程,真的。

 

八月五號,當我先意識到時間的流失,生命的過程就是與神同行之後,腦子就稍微那麼一搭線,搭出了今天的含義,完完全全貼上了今天的含義。七月二十八號跟大家解釋過,七月二十一號,七二零是關鍵的,對吧?我們說過三個數字:五月十三號,六月十號,七月二十號。五月十三號法輪大法日;六月十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機構,七月二十號是二十年前公開迫害法輪功的日子。而一九九九年恐怖大王從天而降,這是諾查·丹瑪斯講的,在他一千四百多首預言詩中唯一一個表明具體日子的預言詩。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號,江澤民佔了六個九,六在聖經啟示錄中是惡的,是魔鬼的講法,我這都跟大家解釋過的,我們說過習近平只要傍着共產黨他就變成了七的定數,他就慘了死了,他干不過魔鬼的。所以我借用了周星馳的《功夫》那個片子,斧頭幫的頭,牙都是爛的,暗指他是毛澤東,但毛澤東再怎麼橫,再怎麼樣,他真正是弄不過那個練蛤蟆功的,那是個妖怪。而這樣的生命陳述在《封神演義》中是完全一樣的,是妖怪,在《西遊記》中是完全一樣的,所以紂王死在先,狐狸死在後,這就是我上個星期節目跟大家講的,對不對?星期五跟大家講,所以我自己挺感觸的其實就在這兒。

 

跟大家說了三個日子,而說那個五月十三號的日子,我們當時借用的是巴黎聖母院的大火,而時間點是五月四號,二零一九年五月四號川普發布了推文,直接非常發怒,對不對?那個時候提到要把關稅,兩千億產品的關稅,從百分之十增長到百分之二十五,罵習近平背信棄義。大家都還記得,五月四號那是九。我們跟大家陳列了這幾個時間點之後,從七月二十號一過,七月二十一號,國徽被毀掉,七月二十八號國徽給裝在盒子裡頭。而這其中,七月二十二號,李鵬突然插一杠子死了,李鵬的死是死給習近平的,這都是我的原話,他死在了二十二號晚上十一點,二十三點十一分,還是七。我說我說給習近平七天的時間,頭七,習近平沒幹,結果在第七天,那個時候跟江澤民給同台了,七月二十九號,這是我們前後對應的,然後就發生了三十號三十一號貿易談判等等等等。而在這個過程中,在五月四號川普發出推文之後,我跟大家說我看五月十三號發生什麼,結果習近平在五月十三號一大早召開了政治局會議,晚上跟川普展開全面的戰爭,五月十三號,展開全面的那個撕毀的那個貿易戰,對吧?

 

我有點跳動啊,七月三十號三十一號在上海的談判是第十二次,我一直跟大家說十二,完了,第十二次,那第十二次談判結束之後,促成了川普把那三千億產品加征了關稅,完了,這事就了了。節目中我一再說,八月五號到底是什麼日子?八月五號是從五月十三號到八月五號,八十四天,十二個七,所以他沒什麼機會了。香港結束的時候是七六七,他沒有什麼機會,我說的意思習近平基本就完了。應對在林鄭月娥的三個七上,是對在習近平的生日上,而陰陽顛倒的香港,林鄭月娥的三個七,跟梁振英的六八九沒有七,是陰陽反背,完全就是鬼成人人成鬼,妖魔鬼怪成了人,而去對賭了習近平六月十五號的生日,三個七,所以梁先生的死對在他生日上,我節目都是這麼說,這是應該對齊了。因為五月十三號他開始跟川普打,打到十二個七之後,八月五號展開了貨幣戰,完全崩盤,你說七的定數算不算神跡大顯?我不知道,談不上,應該是一種啟悟的過程。我們最後看在結賬上,共產黨死亡的時間按天算,應該是按天算,很抱歉我不會提前算,我只能以這樣的方式跟大家分享。這次還行了,大概沒過幾個小時我就給反應過來了。

 

給大家一個背景概念,七月三十號他們開會時,我還想不好這個前後對應應該是在那兒,因為我沒有看到對外的報道,而我去查這個時間,就是習近平政治局開會,五月十三號,主持中共政治局會議,五月十三號你知道同樣是什麼日子?是林鄭月娥的生日,何君堯是六月四號的生日,董建華是一九三七年七月七號的生日,我想跟大家說只是引用這個時間。部署全黨展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工作,長江三角洲等等,主持會議,他是從早上開的,新時代黨的歷史使命,七十年大慶,牢記使命,偉大夢想偉大工程偉大事業,五個屬於四個堅持,實現偉大夢想,堅持黨的一切等等,這些都是王滬寧寫的。這個之後,五月十三號同樣是個星期一,晚上的時候宣布跟川普對壘。我意思就是說跟八月五號這一天對等着,十二個七,他在今天宣布和貨幣貶值就是非常直截了當。川普連續發推文指責,他大概中午十二點,所以我們跟大家分享了一下川普的憤怒,這是川普直接跟習近平對干。

 

今天上午八點十二分,川普用的是Iphone,他沒說是Iphone幾,中國貶值了它的貨幣,幾乎達到了歷史的最低點,這是川普直接跟習近平對着幹了,幾乎達到了歷史性最低點,這種行為被稱為操控貨幣。他在加稅的那一天,八月一號的時候,我們跟大家分享了即時的新聞,八月一號即時的新聞是在下午說的,下午三點到四點,他去辛辛那提去參加集會,後來他在辛辛那提集會上還提了類似的故事,而這段故事的發生是我們節目中跟大家分享過,他是在八月一號的上午,在見美國貿易代表和財長時直接說法的,在當時的指責習近平的時候,就已經提到中國故意壓低人民幣的匯率,貶值人民幣的匯率,來抵消他貿易戰本身帶來的影響,這就是操控貨幣了。如果他被稱為叫操控貨幣的話,將意味着美國有可能會採取調整貨幣政策,我不知道幾月份美國財務部將重新評估哪些國家是操控貨幣的國家,一旦財務部定性了一個國家的貨幣是被政權操控的話,那根本不是自由市場經濟,相應的美國政策對這個國家的政策就是跟隨着改變,這是他的政策規定的。所以現在這麼個打法的話,就變成了習近平不顧一切的對壘川普,在八月五號,川普將把他定性為操控貨幣的國家,跟中國之間就全面經濟冷戰,全面經濟熱戰也好,冷戰也好,反正就這麼個概念。

 

他說聯儲局,聯儲局你聽到了嗎?你聽好,這個話很顯然他在要求聯儲局,聯儲局很可能再次緊跟着降低利率,華爾街日報認為他可能在九月份降低利率,因為七月三十一號他降低了利率百分之零點二五,八月一號川普增加關稅,所以雙向打擊中國,貨幣的打擊跟關稅上的打擊。而作為川普不滿意,還認為利率應該再低,所以這是他強調的,意味着就是貨幣戰跟經濟戰將不容置疑了,會非常的全面的深度的百分之百的深度跟厚度的展開,他將直接會把整個中國帶來巨大的打擊,這是他今天早晨發出來的推文。然後他緊接着再次補充,十二點,很顯然在過去時間裡,中國一直很欣賞很願意想從美國人的身上拿走上千億的美金,這是他一直是這麼說的,對吧?以偷竊的方式,以搶奪的方式,以任何方式,在過去的時間裡從美國人身上拿到了太多的錢,而今天的中國,今天的習近平,依然希望這種狀況持續下去,而這種持續的做法就是在於不平等的貿易措施、不平等的貿易的過程,以及完全進行貨幣上的操控所帶來的一切,這是一個非常野蠻的極端自私的做法,這種事情在多少年前就應該已經結束了,所以這是再次直接指責今天習近平的做法,就是人民幣降低匯率之後的做法,非常直截了當。

 

可能有的翻譯不對,有的朋友英文比我好啊。基於中國在過去時間裡的這種歷史性的貨幣操縱,操縱貨幣是一個非常大,對自由社會來講對自由經濟來講,是一個非常非常巨大的打擊,就是公權力政權利用操縱貨幣,用貨幣當成武器來打擊任何一個比它弱小的國家,都是對自由調節自然市場經濟的一個巨大的打擊。錢、貨幣就像武器一樣,就像核武器一樣,道理是非常一樣的,所以為什麼一再強調自由經濟自由經濟,你比如說美聯儲,剛才川普講了說,美聯儲你聽到了嗎?川普權力再大,川普沒有權力去指揮美聯儲,川普他的權力是到不了美聯儲的,就像他的權力到不了美國的法院一樣,對吧?穆勒對他進行調查,他不能把穆勒抓到監獄去,說你敢調查我,我是美國總統,我一年才領一塊錢,你也太沒人性了吧,你也太沒良知了吧,不是那碼子事兒,中這是兩回事,對不對?我把我們家,我把海湖莊園拿出來當美國總統的行宮,結果美國政府財政部一分錢都不給我,于情于理于任何角度你都不夠朋友吧,沒有。

 

我說的意思,大大家要分清在一個民主體制中他是如何運作的,所以美聯儲的概念是一樣的,就這麼講吧,易綱要聽黨的指揮,如果這句話要放到美國社會的話,那是混蛋加上王八蛋,哈,然後還不配,混蛋也好王八蛋也好,它是罵人的,共產黨不是人,這個道理大家要懂。所以這裡面關鍵的問題就這,這句話就在這兒,因為國內的很多朋友沒有這種認識,就是沒有這種理念認識,他的政策的認識,覺得也沒所謂,那當然要聽習近平的,習近平一家之主,國家的領導人,他要掌控不了貨幣,那不就亂來了嗎?挺可憐的。他說在這點上所有人大家就應該看的更加清楚,要記住美國人並沒有償付任何關稅,根本沒有償付任何關稅,而關稅的一切的來處,是來自於中國,而美國正在尋找着上百億關稅額,是他們來支付的,他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說的這個問題。就我個人來講,這是國內的很多經濟學家從經濟的表面上去講,關稅都是美國人掏的而不是中國人掏的,我個人說法就是說那些人就像吳國的書生,四百個儒生去舌戰諸葛亮,諸葛亮拿一個雞毛扇,咔,一扇,你有四百個,你有四萬個也沒用,你就是一個書蟲子,你就是一個讀書的。什麼意思?你的生命意識,你的生命境界被卡在人這兒了。

 

而諸葛亮也好,姜子牙也好,他是半拉神仙,大家不在一個檔次,你把二樓修的再漂亮你還是二樓;三樓什麼都沒有,人家是三樓,你上不去。我記得在講《封神演義》時候,我說拜姜子牙為帥的時候,誰也不知道,因為在當時的周國,很長時間沒有拜過帥了,誰也不知道那些禮儀應該怎麼做。誰知道呢?散宜生,大夫散宜生,完全知道怎麼去拜帥,任何細節,拜帥台放三層,每層代表什麼,其實代表就是天地人啦,每層代表什麼,然後武王要怎麼給他磕頭,姜子牙要怎麼去能夠接過帥印,散宜生全懂,但散宜生的生命概念,他沒資格成為帥,他沒資格成為相父,對吧?這是大家要能夠,當時周文王跟武王說對內,內,文就問散宜生;武,去找南宮氏,周朝永遠不倒,這是文王說給武王說的,文靠散宜生,武靠南宮氏。但他只是在人的層面,遇見妖怪就沒戲了,所以姜子牙是斬妖除魔的,哈,我說的是這個意思。

 

這裡面的概念同樣是,那些經濟學者,經濟學家討論的一切就是錢,而川普想讓美國再偉大,必須從美國的生命意識上覺醒,而不是成為財主。用這種控制貨幣的概念去偷了我們的買賣,偷了我們的工廠,傷害了我們的工作,直接壓低了我們工人的收入,傷害了我們農業主的農產品的價格,No more,不可能再發生了。我昨天節目中用了美國國務卿的話,美國國務卿說的就是No more,他當時在文章里沒出來,這裡頭就是不可能,永遠不能在再發生。用控制匯率來偷竊我們的買賣,偷竊我們的工廠,傷害我們的工作,普通人的工作,貶值了我們工人的收入,傷害了我們農場主的農業產品價格,不可能再有了,所以他的信心已決,他是面對習近平的做法,因為人民幣這種大幅度貶值,是習近平孤注一擲的,他的拼手的做法,應對了川普的拼手的直接反抗,這就是現實中環境中利益的一切逼到這份兒上。

 

我一直跟大家說,習近平七的定數,是他自己一步一步走的,也就是坑兒是自己一鍬一鍬挖的,最後自己跳到坑裡頭,然後自己把土給埋上,非常顯而易見。所以我剛才提到從五月十三號到今天八月五號,是八十四天,十二個七,而對應的事情是非常對的。五月十三號開啟了這一期的大仗,到了八月五號出現了根本性改變,談判談了十二個月,再一次重啟,就是談崩之後經歷了十二個七,七月二十八號,同樣是從六月九號算起十二個七,香港的事情出現了十二,貿易談判出現了十二輪,結束,完了,談崩了。而就是從第九次結束之後四月底五月初,四月三十號五月一號,那是第十次談判嘛,從那兒做了一個了斷,到現在,因為發難的時間是五月十三號的發難,還是習近平自己發難了,他要退了就退了,沒有,他沒退,到了這一次,貶值人民幣同樣是發難,所以所有的事情在七的定數上,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我相信朋友能夠聽懂我說的意思啦,就是個過程,中國人苦日子快過完了,共產黨的生命按天數,很快就完了,而誰給它弄完的?全拜託在習近平身上,而誰把習近平弄完的?林鄭月娥,香港,主要是林鄭月娥的三條七,這三七婆太厲害了,而三七婆又是他習近平自己找的,一句方得始終給習近平自己定位為中共的終結者,他自己同樣被綁票,應該是中共歷史當中最悲劇一個人啦,我以為應該是最悲劇的一個人。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