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人生】《家運從此改變》(上集)

雪莉
2019-08-7 14:09

聽眾朋友,您好,我是宋陽。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家運從此改變》(上集)。故事的主人公三貴(化名)是一位普通農民。他的家運和國運一樣多災多難,坎坷多事。可是,從一九九八年秋天,他的命運徹底改變了,家運也從此改變了。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他的故事。

三貴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他爺爺家境富裕,遭到土八路綁票後,帶着五個兒子兩個女兒,從縣城逃難到一個偏遠鄉村。從一個富人變成了一無所有的佃戶,為此也逃過了中共歷次運動被批鬥的大劫。

三貴的爺爺七個孩子,不到中年就死去了三男一女;三貴的父親也生了五男一女,可謂人丁旺盛。可是他大哥37歲就英年早逝,三年後,四弟又差點摔死,家裡凶事不斷,父親59歲那年也肝癌去世。母親62歲得了腦血栓。除了妹妹生活還過得去,他哥四個落魄到快討飯的地步了。

那年三貴搞養殖賠了五萬多元,當時五萬元能開個象樣的煤礦。人們都說三貴完了,一輩子都站不起來了。他也體會到人要倒霉喝涼水都塞牙的滋味。人在難處,窮困潦倒,朋友沒了,親情沒了,三貴獨望星空,絕望無助,真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就在三貴四處奔波苦苦掙扎的時候,他妻子修煉法輪大法了,那是一九九八年秋天。三貴返回家看到妻子胖了,蒼白的臉變的紅潤了,原來體重才八十多斤,全身是病,又加上生活艱難,才二十六歲就變得非常老相。她的變化讓三貴很吃驚,妻子說:“我看了一個月的《轉法輪》就好了,這書太好了,大法師父說的太好了,你有時間也看看,不行咱們也請本《轉法輪》。”這書是三貴姑姑的,這幾天就要來取書了。其實那時候三貴落魄到連買本書的錢都沒有。

妻子的變化驚動了村裡幾個出了名的葯簍子,她們就約好去了縣城學功法。妻子一回家就高興的對三貴說:“你看我給你拿回寶貝來了”。她從兜里掏出兩本《轉法輪》、一本《精進要旨》、一本《(轉法輪)卷二》,三貴說你給人家錢了嗎?妻子說:人家修大法的都太好了,硬讓去家裡,把功法都學會了,中午一起吃了飯,這書人家是贈送的。

三貴吃了晚飯,洗了手,打開《轉法輪》,看到大法師父的照片感到很親切,內心說不出的喜悅,心裡想:師父的大法我終於得到了。

三貴被大法師父的法所吸引,越看越明白,他在佛教中、道家中和基督教及很多氣功功法中無法得到解決的迷團,在大法師父的法中都說明白了。比如:我是誰?從哪裡來?到哪裡去?我的命運為何如此坎坷?如此多災多難?他越看越想看,那幾天他心裡一直很激動興奮,一連六七天都精神的不想睡覺。

轉眼入冬,村裡人看到幾個出名的葯簍子煉法輪功煉好了,看到三貴的家庭也穩定了,不再爭吵鬧離婚了。一下來了一百多人到三貴家老四的大院里學煉法輪功。那時三貴雖然經濟還很困難,但心情不一樣了,三貴覺得有師父的指導和保護,活的開心、快樂、無畏。

修大法短短几個月,三貴哥四個的大家庭也家運順利起來,得了中風病的母親煉了四十天就好了,讓很多醫生也感到驚嘆。母親不再拖累兒女,整天開開心心的幫三貴看孩子,還去地里幹活。大家在一起比學比修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每天的行為都和大法對照,在村裡成了人們的口碑和風景線,大法弟子不貪不佔拾金不昧,主動去干別人不願乾的事,成為佳話。誰都說:法輪大法就是好。

一九九八年冬,三貴和一個剛修煉法輪功的朋友上山割草,拾到一群羊,主動交到派出所。因為找不到失主,派出所讓他們先餵養。過了幾天找到失主,失主卻反咬他們是故意這樣為了和他要管理費,派出所所長見這個人不地道,不懂感恩還恩將仇報,就和他要兩千元的養護費給三貴他們倆,可三貴一分錢都不要,村書記和所長都說三貴太好了,太傻了,硬給了他們倆一人一百元,所長說:要人人都象你倆這樣煉法輪功做好人,我們都沒必要存在了。

還有人說三貴真傻,生活那麼苦,把那群羊賣給南方收羊的最少也賣個兩萬多,也能解決經濟困難。三貴說:師父讓我們做好人,怎麼能做這樣傷風損德的事呢?

轉眼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集團,動用所有的國家機器,對法輪功修煉者誹謗打壓,一時天黑地暗,恐怖壓頂,做好人的修煉人成了人們指指點點嘲笑謾罵的對象,在生死面前,許多人退縮了,放棄了大法。村裡一百多個修煉的人由於邪惡的迫害 只剩下十幾個人,村鄉幹部、派出所經常騷擾他們。

一天夜裡三貴被鄉幹部、縣裡的下鄉幹部、村幹部一夥二十多人從被窩裡叫起來,一個村幹部偷偷和三貴說:你悄悄的跑吧,今天商量好了,要狠狠的揍你,給你上刑罰。三貴心想:我絕不能跑。我跑了,孩子怎麼辦?妻子怎麼辦?我跑了會給大法丟臉,因為我沒有錯,大法是正的。

到了大隊辦公室,為首的鄉書記拍桌子瞪眼問三貴什麼時候開始學的法輪功,書從哪買的,為什麼要學法輪功。三貴說:我是九八年學的,那個時候各大書店都有賣的,學法輪功是我們的緣份,沒有誰讓我們學煉,是我們自己要煉的。鄉書記又拍桌子說:“法輪功是違法的,國家已經定為邪教,知道嗎?”三貴說:“法輪功救了多少家庭,讓多少快家敗人亡的家庭又生機興旺起來,讓多少生不如死的病人重獲新生?讓多少浪子又回頭做好人。就煉煉五套功,每天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的人是犯罪嗎?每天做好事幫助別人錯了嗎?我的大家庭是大法救的,師父救的,你們不信問問村幹部,鄉幹部,他們知道。我是村裡的第一窮,老婆老娘又有病,到現在我還沒有把她們治病欠的外債還完。我和老婆經常到鄉里鬧離婚,這誰都知道。我搞養殖賠了那麼多錢,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也沒哪個好心幹部問問我,扶扶貧,沒一個幹部去過我家問問我還能活下去嗎?沒有!現在我們全家修煉,老娘病好了,老婆病好了,她們身體好了,減輕了我們家的負擔,家運也順當了,家庭和睦了,我們的日子過的有希望了,你們卻說我們犯法了,加入邪教了,是你們怕我們過的好嗎?我們這裡又沒有秘密可言,你們看看書,哪裡有一點邪的東西?邪的東西,不用你告訴我們也不會去學,更不會讓親人去學。這是起碼的道理。”

三貴這番話說完,他們極其囂張的氣焰沒有了,鄉書記也惡不起來了,無言以對。有的人偷着樂,有的打圓場改變話題說:“你每天起來跑跑步,鍛煉鍛煉就好了。”三貴說:“我和你們一樣也念過書,這些小道理也懂,體育鍛煉只能扛個發熱感冒一類的小病,大病是不行的。膽結石疼的要命跑跑步能好嗎?高燒三十九度四十度,鍛煉鍛煉就退燒了嗎?中風腦血栓能跑步嗎?可是修大法就能,只要修煉大法,提高心性,什麼病都能治,這是經過實踐的事實。要說鍛煉,咱們中央電視台有個健美五分鐘,那個馬華又健又美身高體壯,可是得了白血病死了。可是有許多癌症病人白血病患者修煉大法起死回生了,這也是事實。”

又有人說:“病的原因是心情不高興,你生活困難,老婆發愁就病多,要保持快樂心情,笑一笑十年少,知道嗎?”三貴說:“這我信,也是小病小災行,大病就不行了。況且不修煉的人也不可能每天保持快樂心情。要說高興,喜劇演員趙麗蓉最高興,每天演小品,逗的別人笑她自己也憋不住的樂,她錢夠花覺夠睡應該高興了吧,可是她也得癌症死了。”這幫人都鬨笑起來,完全沒有了那兇惡打人的氣勢了。鄉黨委書記說:“那也不能去圍攻中南海,參與政治啊。”三貴說:“我老娘七十多歲的人了,書都沒念過,老婆小學文化,都不知道什麼叫政治,怎麼會參與政治呢?扣帽子也扣不上吧?至於說圍攻中南海,她們連鄉政府,大隊政府都圍攻不了,怎麼圍攻的了中南海呢?”鄉書記幹部們尷尬起來,隨行人都笑了起來。

聽眾朋友,故事的上集講完了,請繼續收聽下集。好,聽眾朋友,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我是宋陽,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

更多故事請看:

【傳奇人生】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