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縱橫】共產黨活着,你可以按天數了

石濤
2019-08-11 18:28

今天是8月11號,又是星期日了,今天可能在香港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只能說可能。原因就是從9號到11號,叫萬人送行,很多人到機場去。在9號那天星期五,這有個時差,星期五大概在下午六七點鐘的時候,機場已經去了過千人。當然它是反送中,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你看現在說反送中已經很少說了,因為這東西結束了,要的五大訴求,再加上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濫權的行為,再有真普選。

現在喊的口號就是光復香港,有人去說時代革命。但是“時代革命”的詞兒呢,我們跟大家解釋過它這詞兒裡頭不太那個,它就或隱或現,所以就出現了叫光復香港。在8月5號那天,就是把國旗兩次扔到海里那天,在紫金花就是港府的天馬建,它有個紫金花,那是香港回歸的標準。下面人用黑漆噴上了“天滅中共”,從沒有過的。

有的人就問我說你老說天滅中共,共產黨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原來人家問我說中共哪天死,我說王岐山退休之前死,共產黨死在王岐山任上,給很多朋友嚇壞了。做評論的一般都迴避這種話,共產黨哪天死?你答答試試?誰敢答?對不對?咱當時說王岐山退休之前2015年。

然後很多人記記記到2017年王岐山退休了,那個五毛就呼呼就上來了,然後我就樂,等到2018年王岐山再回來的時候,我說誰不再上來罵,你肯定是禿瓢,那5根毛沒了。王岐山退休前,他一定看到共產黨死,那他在其中是什麼角色?不知道,現在說不知道。為什麼你說現在說不知道?他7月29號跟習近平七個常委去跟江澤民同台,向李鵬的屍體蓋着黨旗鞠躬去了。

三鞠躬,一是天,二是地,三是人。天地人,他鞠死在那兒了,扣給栓死在那兒了。你請病假不就得了嗎?你是個明白人。你看人家胡錦濤,胡錦濤不去,就頂在了江澤民是第九個,他媳婦不算,那是家屬。七個常委、一個王岐山第八個,他是第九個。

我一直跟大家解釋過,說為什麼江澤民是9?狐狸妲己弄死了紂王,紂王死在先,妲己死在後。妖怪在後面,是不是?妖怪的本事比人大,它有使命的,什麼叫有使命?如果有這種妖怪的話,妲己那個背後的使命是女媧,相對是正神,但女媧就給了她一個條件,說你可不能傷人,不能傷及生命,就這麼說的。

結果動物就是動物啊,它就傷及生命。所以封神演義里這一段故事,在我眼睛裡就告誡今天的人,任何一個人,無論你來頭是誰,想講假借神的話,而在人間肆無忌憚去毀人的話,罪責難逃,甚至罪加一等,無論你本事有多大。那個狐狸本事大,它可以把當時全國的男人都可以玩死,但是有一個人它動不了,對吧?就是這個周文王的長子伯邑考。伯邑考是一個單純的人,他可以直接抵抗狐狸藉著女人的身體對他的完全的誘惑。

這是人能稱神的本性的表現,人自身具有這種能力。那是文王的長子,展現了這樣的能力,但他死了,被妖怪害了,對不對?為什麼被妖怪害了?沒悟好。然後他的弟弟武王出來,所以文王的長子跟文王的第百子的最後一個,一定有說法。雷震子,雷震子是撿來的,但這個說法在哪兒?我還沒悟明白,說實話沒悟不明白。但是他展現着中國文化當中生命文化中的前後的關係,這就是今天共產黨。真正那樣的文化塑造,今天新版的封神演義。

你看湖南台新拍的《封神演義》演到群仙會,就是狐狸上鹿台,他王滬寧不讓演了,給它咔了。他就是狐狸,他就是妖怪,他為什麼不讓演?你現在在國內你放《西遊記》你試試?你放《封神演義》你試試?肯定給他瘋了,為什麼?滿朝廷上都是妖怪,所以這是人們怎麼看這個問題,外在的表現就是外在的表現,那香港表現出來的是這個。

be water, 似流水。這是在這次抗議中引用了李小龍的話,而李小龍當時的解釋更偏近于哲學。哲學為人們所用,對吧?其實我們在節目中早跟大家解釋過,我說人們今天以食為天,這是人活着最低的人認識的。所以今天中共的官,有錢人的奢靡,永遠是吃飽了就是色慾,在他們吃飯喝酒的時候帶的一定是女人,女人一定配着他來。而吃飯是人活着最低的要求,民以食為天,這是人肉身活着,他是反着走的。

如果你去絕食,香港的陳老伯70多歲了,為了抗爭林鄭月娥,大概他絕食了十五六天。每天都會有兩個議員是醫生來的,每天去看他,來看他的身體的變化情況。這是人們絕食是一種抗爭,個人是受苦的,用個人的苦難去作為一種訴求。有幾個絕水的?沒有吧?只有不喝酒的,沒有絕水的,對吧?喝酒是亂性的,是助性就是亂性,對不對?男女通殺,就是一樣的。所以水它的物質形式遠遠高過於固體的食物,這是對人生命的需要。

如果這塊肉活着是這麼需要的,在現實的環境中,你說了一句be water。散之無物,拒之成形,你說它是什麼形狀,放在缸子里就是缸子的形狀,凍成冰塊是冰塊,你給它弄成什麼樣它就什麼樣,但是當你把它確定就是這樣的時候,它不是。溫度下來它可以成冰塊,溫度上去它可以化之無物水汽走了,這是水。什麼意思?上下皆通,水的生命的本身上下皆通,沒有東西能夠阻擋它,是不是?所以be water在講着我們現實人的生活中、生命中生命的真實形式,而且與人真實存在的,人就具備這種能力,跟水一樣,溫度到了他可以化為無物水汽走了,溫度下來他可以成為冰塊,踩都踩不碎。

恰恰水是透過在現實的環境中,在自然的環境中就保持着這三種形態。那巴黎曾經溫度高了43點多度,然後把人都給烤壞,烤乾了,對不對?那馬路上弄個雞蛋它就熟了,雞蛋怎麼熟了?把水蒸出去不就完了嗎?就這道理了。你到北冰洋,說那有冰,說這冰是甜的,你拿舌頭舔舔,立刻給你凍上。那都是壞人乾的事,對不對?所以水在地球上就是以三種形態出現的,與人同生。那它揭示了一種生命的道理,揭示了人不僅可以be water。

我那天說人要be air,就是空氣,be air那你就是超越了,真正的戰無不勝。有朋友說濤哥這話說絕了,但我相信有朋友沒聽懂,只覺得be air像空氣一樣,無處不在,沒有形狀,人眼睛看不着,手摸不着,拿舌頭舔不着,鼻子呼吸感覺不到,但把你鼻子眼兒掐上就憋死你,那意味着什麼?Be Air, 與神同行。把鼻子眼兒掐上,人死了,魂魄呢,依然存在,魂魄是什麼樣呢?沒人知道,為什麼?他的生命形式不知道,是這道理吧?

Be Water一樣,那個水凍成冰,水能看見自己,那水要化成氣,你說水能看見嗎?其實水一定能看見,只是人的生命形式是固體的,我們習慣于把聚焦聚在這兒,對不對?是我們的眼睛限制了我們對事物的認識,我們的眼睛限制了我們對水本身的它的三態的認識,而限制的原因是人的貪婪跟自私。我認為,你憑什麼認為?我以為,對吧?我的team,我的觀點,我的看法,狗屁。be air是自我不存在,對不對?be air,像空氣一樣存在,就是不存在,當你不存在就與神同行了。

那怎麼樣是那樣的?是以自己的魂魄靈魂認知自己的生命的本質,你的來處,其實就成了。我拿槍,你拿槍能打死人的靈魂嗎?

就像我說解放軍進香港,共產黨中央政府絕不能容忍,一定出手,你出啊,對不對?你出啊。你上廁所,拿個紗窗,露你一手。北京人開玩笑,那時候紙張太貴,找個紗窗上廁所,那不漏你一手啊,還漏你一大手呢。那你就去啊,那你就佔領啊,對不對?他拿個雨傘,孩子們為了買雨傘連飯都不吃了,你拿着槍咔咔,多英勇啊,是不是這道理?三歲的孩子,你拿一菜刀,你信不信我剁死你?那孩子看你就樂,你說是孩子傻是你傻?這就是今天共產黨人的品質。

如果你叫人的話。妲己她也得叫人,她是個女人哪,就是妖怪,妖怪才會說出這種話。那是一個正常的社會,你知道他為什麼忌諱?今天的香港不是北京,今天的香港人一人拿一個手機,拿你的華為手機賣的便宜,把消息傳出去,拿你的山寨毀了你。那幾萬人、十幾萬人拿着手機去照夜空,那出現了多麼壯觀的場面,裡頭有多少華為?你干呢。

所以我剛才說be air就是與神同在,因為當你見證了自己的靈魂所在的時候,那是生命的根本。那我以為現在的過程是be water,大家能夠接受。be air與神同行,是我們的過程中。所以在整個抗爭的過程中,香港人講出了與神同在、萬劫不復、天滅中共。共產黨活着,你可以按天數了。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林鄭月娥警告香港遭遇“經濟海嘯”,情況惡化北京不會坐視不理》。這都是屁話,北京要有辦法,就早出手啦,對吧?北京要沒出手,你林鄭月娥在6月15號會用暫緩的話?北京不出手,在6月9號大遊行之後的夜裡11:07,按照中國人的傳統的說法,那叫子時07分,你說我堅決二讀?北京不出手,你會那麼干?所以6月12號那一批抗爭的人非常偉大,他們救了香港人。

這應該叫葉德嫻,她為什麼出來?老人70多歲,他說要感謝年輕人,沒有6月12號的抗爭,就沒有今天香港,上了年紀的人看得懂的。所以林鄭月娥把6月12號定性暴動,她為什麼不撤?中共邪惡的一面知道那一天毀了它們,這頭定了暴動了,那你6月15號習近平生日那天你弄個暫緩,為什麼?中間就隔這麼兩天,你就暫緩了,韓正不去你敢暫緩?韓正也就是個傳話筒,中間一接話,現在人語言麻煩,都說不清,理解能力也不一樣,其實理解能力都一樣,是各自貪慾情況不一樣,都算自己賬。

習近平算自己賬,把韓正罵了。韓正扭過臉來算自己帳,把林鄭月娥罵了。林鄭月娥算自己賬,6月15號那天她在記者會上哭了。死多少孩子她不哭,自個兒受委屈她就哭了。沒跟你說嘛,女人撒嬌。她是習近平欽點的,習近平責怪,女人撒嬌。今天中共上頭的官都是這個。撒嬌、撒潑,藉著年齡段的表現。朋友問什麼叫年齡段的表現?更年期後期。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8-12 06:44

濤哥:殃視1台剛放完【西遊記】。看來王滬寧敢放(西遊記),不敢放(封神演義)。我認為(封神演義)對當今中國有現實意義。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