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享】《一滴淚》(78)——偷雞賊

齊玉
2019-08-12 12:41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下面請您收聽長篇連播節目。今天我們將繼續為您播出巫寧坤先生的自傳小說《一滴淚》。

        每天傍晚,我們的雞回家上窩,孩子們就站在邊上,一隻接一隻點名清數,直到最後一隻進來。有一天,他們發現少了三隻雞。孩子們想也許牠們誤入了鄰居家的雞窩,就到他們家的窩裡去找。可是一隻雞也沒找到。我說:“黃鼠狼是偷雞的 篋賊。我猜一定又是那該死的黃鼠狼乾的。”三老爹又苦口婆心地警告我說:“老巫,上次你家少了蛋,我怎麼跟你說的?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這會兒你又對大仙不敬了。我真為你擔心,老巫!”

        這時候,老螃蟹剛好路過,我就把丟雞的事跟他講了,心想隊長也許能幫忙。他說:“不可能丟的。你養的雞太多,數不清了。再不就是你得罪大仙啦。”孩子們丟了幾個朋友,很不開心地上床睡覺了。第二天,尖嘴豬又來串門兒了。“巫大伯,你家雞丟了,真糟糕。我要是你,就不去找。”我馬上就明白他知道內情。“哦,雞哪兒去了?又在那個洞里?”他擠擠眼,搖搖頭:“哦,不是那樣。要是你真想知道……”我說:“得,兩個大饅頭。”他放低了聲音,說得飛快:“這次是我姑爹老螃蟹乾的。昨兒個下午,他跟猴子基文一塊來我家。他對我爹和猴子講:‘老李、老巫養雞太多,搞資本主義。我們得想點辦法。’後來他們三個一起去公房,我跟在後面。經過你家門口,我看見你在屋裡看書。他們把公房的門敞開,你家的雞就進去啄地上的稻粒子。隨後他們就把門猛關上,捉了你家三隻老母雞。他們三個一人一隻雞揣在懷裡,一手捂着雞嘴,不讓出聲。晚上生產隊全體幹部在他家大吃大喝。”我問他:“還有誰在場?”他說:“還有我,沒別人。我幹了一條大腿,粉嫩的。不過他們不許我喝酒。”當晚,怡楷從外面開會回來,我悄悄地把故事講給她聽,她十分氣憤。可是我們記得老螃蟹的絕對權威,決定還是不聲張為好。

        作為再教育的一部分,生產隊分給我們兩小塊地種蔬菜。我們在一塊地上種黃瓜、西紅柿、韭菜、四季豆、水蘿蔔,供春、夏、秋三季食用。另一塊地上種白蘿蔔和塌棵菜,供冬天用。為了給蔬菜地積肥,我們在屋子外面先挖一個坑,埋進一個殘破的水缸,再圍上一堵半截的泥巴牆,就算個露天廁所。路過的人看見裡面有人可以把頭掉過去。有一兩次,我蹲在破缸邊上,看見三老爹正朝着廁所走過來,我急忙低下腦袋,偏偏聽見他客氣地打招呼:“老巫,可吃啦?”從此以後,每逢怡楷或一毛解手,我就站在牆的缺口充門神。

……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