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刊話壇】之647期新紀元周刊
【名刊話壇】之647期新紀元周刊

【名刊話壇】中共在香港倒行逆施的「反動行動」(音頻/視頻)

轉載
2019-08-21 23:58
「反動」,這個詞的本意是與「進步」相反的方向動。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經常使用這個詞,且把它變成了整人的「帽子」、打人的「棍子」。靜觀中共對待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種種倒行逆施,用「反動」這個詞形容中共,最合適不過了。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

香港的遊行示威反送中運動引起世界關注。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新紀元周刊第647期專題新聞欄目的一篇文章,題目是《中共在香港倒行逆施的「反動行動」》。

﹡中共提修訂《送中條例》是反動

中共提出修訂《送中條例》有兩大背景。

一是國際背景。去年12月1日,應美國請求,加拿大警方逮捕了中共華為公司創辦人任正非之女、華為副董事長兼財務總監孟晚舟。華為是中共高調扶持的高科技旗艦,業務擴展到全世界170多個國家和地區。孟晚舟被抓,並可能被引渡到美國受審,對中共的衝擊是非常巨大的。至今為止,香港和中國大陸沒有引渡協議,中共直接在香港抓人不方便,抓了人之後送中國大陸受審也不方便。孟晚舟被抓,強烈刺激中共要在香港有所動作。

二是國內背景。中共早就想重啟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2002年至2003年,港府一度強推過23條立法。因擔心中共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隨便在香港抓人,2003年7月1日,50多萬香港人遊行,迫使港府「撤回」23條立法。今年3月19日至4月14日,有中共背景的海外媒體多維網,接連發表〈23條立法 還在等什麼〉、〈中共對23條立法不留空間 消息人士:為林鄭任內首務〉、〈中國人大醞釀釋法 基本法23條立法或有重大進展〉等文章一篇比一篇急迫,通讀這些文章,給人的感覺是,中共高層某些人已經急得直跳腳了!中共提出修訂《送中條例》,實際上是為在香港強推23條立法作準備。

1997年中共收回香港前,英國政府特意在香港和中國大陸之間,砌了一堵法律的「防火牆」。據英國外交部解密檔案,英國為香港製訂引渡協議及現行《逃犯條例》時,強調「只與司法制度、刑罰制度、人權狀況達標的政府建立引渡關係」因此,香港現行《逃犯條例》中,從香港引渡「逃犯」的國家,不包括中國。這個「防火牆」對中共在香港隨便抓人起到了極大的制約作用。

地球上的人都知道,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只有黨治,沒有法治。70年來,中共乾的無法無天的事實在太多了。中共提出在香港修訂《送中條例》,就是要把英國人砌的這個「防火牆」拆了。一旦這個牆沒了,香港的所有人,都可能被中共以任何借口抓到中國大陸去,「被失蹤」、「被認罪」、「被酷刑」、「被自殺」,都可能發生。

﹡中共強推《送中條例》修訂是反動

2月12日,《送中條例》修訂草案一推出,香港大律師公會、律師會、多個宗教團體等,紛紛發表聲明,表示反對。美國、英國、加拿大,以及國際商會、團體也相繼表示關切,擔心修改條例後恐將使相關國家在港公民被移送到中共手中,人權沒有保障。外國共發出67次聲明,歐盟向香港特首發了抗議照會。但是,港府不理睬,堅持強推。

3月31日,1萬2000名香港人遊行反對,港府不理睬;4月28日,13萬香港人遊行反對,港府不理睬;6月6日,3000香港法律人黑衣遊行反對,港府不理睬;6月9日,103萬香港人大遊行,港府還是不理睬,當晚11時,宣布6月12日立法會如期二讀草案。227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發表聯署聲明,嚴正要求林鄭月娥正視百萬民眾大遊行表達的強烈訴求。6月10日11時,林鄭月娥會見記者時稱,遊行人數眾多是事實,但修例是「彰顯公義」,照樣強推。

香港資深媒體人、83歲的李怡先生寫道:「光天化日下,香港的荒謬已全球人所共見。《送中條例》學者不理解、法律界不理解、傳媒不理解、立會議員不理解、老師不理解、學生不理解、家庭主婦不理解、外國政界人士不理解、駐港領事不理解、年老的不理解、年輕的不理解、全港市民不理解,甚至全人類都不理解。只有『送中三人組』理解。但他們迴避問題,自相矛盾,他們是真理解嗎?建制派和有利益牽扯的商界奉命死撐,他們說得出『撐』的理由嗎?」

﹡中共暴力鎮壓示威者是反動

到6月9日,香港各行各業通過聯署、聲明、集會、遊行、絕食、罷工、設連儂牆等,窮盡一切和平手段,阻止港府強推「送中條例」,許多國家和地區的民眾,以各種方式聲援香港民眾「反送中」,但是,港府視而不見,充耳不聞,繼續逆民意而上。

6月12日,香港示威者被迫聚集立法會,做最後的努力阻止立法會通過送中惡法,卻遭到港警暴力鎮壓。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發表的聲明中,提到警察一連串危害新聞自由的舉動,包括以催淚彈、盾牌、胡椒噴劑、警棍攻擊記者,以警棍及槍枝恐嚇記者、辱罵記者、刻意遮擋記者鏡頭,以及在無合理懷疑下對記者進行搜身。「民權觀察」留意到警察與示威者僅相距15米,向示威者直射催淚彈。十多名警察在夏愨道沖向一名示威者後,將他壓在地上,不斷用警棍毆打。有警察近距離用布袋彈和橡膠彈射擊示威者頭部與眼睛。有警察衝上載有傷者的救護車,強行把傷者拖下車拘捕。一名女示威者遭到多名警察圍攻後倒在地並被拖行,多次被警棍和盾牌敲打,抱頭瑟縮,營救她的同伴也遭警棍毆打。

這一天,港警施暴導致80多人受傷,其中2人傷勢嚴重。警方卻反過來將示威者的抗議行動定性為「暴動」。

不過,香港市民以血肉之軀,總算阻止了立法會強行通過《送中條例》。6月15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被迫宣布暫緩修例;但是,對於民眾提出的五個訴求,一條也沒有答應!抗爭仍在繼續中。

﹡中共縱容警方和黑社會施暴是反動

8月7日,中共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稱,香港正面臨回歸以來最嚴峻的局面,香港事件已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當前最急迫和壓倒一切的任務,就是止暴制亂,挺特首、挺警隊是當前穩定香港局勢的關鍵。

6月10至8月5日,林鄭月娥召開過8次記者會,12次「譴責」或「強烈譴責」示威者的暴行,卻從沒有譴責過警隊的暴行,也沒提出任何紓解民意的辦法。8月5日早上,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給警隊打氣,從下午開始,催淚彈在各區遍地開花,一直延續到深夜而不止。從天水圍、元朗、屯門、大埔、旺角、深水埗、黃大仙、金鐘、灣仔到北角,整個香港史無前例地煙霧瀰漫,警察狠狠地打,打得香港烏煙瘴氣!

縱觀兩個月來香港局勢的發展,香港暴力事件主要由三部分組成:第一,港警過度使用暴力。第二,疑似港警假扮示威者施暴。第三,港警縱容黑社會施暴。最典型的是「7.21」晚元朗地鐵站的白衣人打人事件。另據報導,微信流傳香港晉江同鄉總會會長施能獅、安海分會會長顏干城共同聲明,招聘家鄉安海壯丁500人,除了每人1300元至1500元的「打手費」,聲稱還包喜來登、香格里拉酒店吃住玩,呼籲同鄉踴躍報名。香港《壹周刊》報導,北角福建同鄉會已號召鄉親備戰,由於鄉黑關係一向密切,所以北角14K黑幫人馬已答應幫手。8月11日遊行由維園走到北角渣華道公園,14K下戰書,表明會派出大批古惑仔,一定要血洗黑衣示威者。這些同鄉會大多是1997年中共收回香港後成立的,是中共所謂的「愛國愛港力量」!

6月12日以來,香港各界強烈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是,中共一直不同意。據原中共香港地下黨黨員梁慕嫻講:香港警權基本上已被中共地下黨所奪。四個警察組織竟然敢嚴厲讉責向市民道歉的上司——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警察可以說達到飛揚跋扈的地步,那能禁得起獨立的調查?!

﹡中共逆歷史潮流而動更是反動

香港資深媒體人程翔分析說,在6月9日出現100萬人示威時,如果林鄭月娥撤回「送中條例」,就不會有6月12日的衝突。在6月12日衝突發生後,如果她能順應民意,撤回、下台或怎麼樣,問題也可能早就解決了。但是,在6月16日200萬人出來遊行至今,民眾的五大訴求,一個也不回應,問題越滾越大。

林鄭不過中共手中的一個木偶。林鄭對待香港民意的態度,就是中共的態度。也就是說,中共在香港問題上一直都在逆民意反向動,就迷信高壓與欺騙。一名普通香港抗爭者在致大陸同胞的信中寫道:

「你們在新聞、微信和內地一切的信息傳遞平台中,只會看到一群黑衣暴徒在破壞、看到一群黑衣暴徒毀壞國旗、一群黑衣暴徒攻擊警察。卻不會看到,香港市民被警察在和平示威中刻意瞄準頭部射擊重傷致盲;不會看到穿上制服的警察,與攻擊市民的黑社會交頭接耳互相寒暄;不會看到我們的特首,對死諫的年輕生命逝去的冷漠;不會看到打着支持政府旗號的暴徒,可以四處隨意攻擊平民卻不會受到法律制裁;不會看到香港的年輕人,被黑社會斬斷手腳根癱倒地上鮮血淋漓的一幕;不會看到代表國家的中聯辦官員,公然在聚會中煽動鄉紳黑社會攻擊平民的一幕。」

200萬香港人上街「反送中」說明了什麼?很簡單,不信中共!香港民意研究所7月的一次調查顯示,14至29歲的香港人中,不信中共的程度高達91%。他們都認為,香港特首、警隊以及中央政府是造成目前香港管治危機最重要的因素。中國著名經濟學家茅于軾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說:「這個世界在變,國內國外,各方面的力量,都在朝着民主、法治、憲政、人權的方向變。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這是個客觀事實。」「你順潮流,你就覺得治理很輕鬆,你頂着潮流,費力不討好。」中共對待香港反送中運動,就一直頂着潮流走。

香港「反送中」運動有一個理念:「Be water, my friend」,出自李小龍的名言。老子在《道德經》中講:「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反送中示威者有這般高妙的理念作指導,中共再堅硬如刀,抽刀斷水水更流。最後的勝利者,一定屬於「柔弱於水」的香港反送中者!

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來說幾句


  
2019-08-22 23:18

● 萬惡之源共產黨 ●
● 與天同行滅中共 ●
其實用實名或化名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不止是在溶入“棄共”大潮,同時更是在為“滅共”添一份力量———在做正義之善舉!

(退出黨團隊網站 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