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記者蕭茗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 班農先生。(新唐人)
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記者蕭茗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 班農先生。(新唐人)

專訪班農:美中貿易戰 中共謊話連篇(下)

轉載
2019-08-23 16:44
對於中美貿易戰,班農表示,中共謊話連篇,而川普是近幾十年來第一個向中共說不的總統,中共為所欲為的日子結束了。美國一直喜歡中國人,但從香港事件再次看到中共殘酷對待人民,而北京不思悔改。他認為,黑幫才害怕法治,而中共就是黑幫心態。

在香港的民主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美中貿易談判處在十字路口之際,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記者蕭茗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先生。班農談論了香港的未來,美中貿易戰的前景,各有關方面的利益所在,還有首當其衝的這場大衝突的本質,同時還讚揚了《大紀元》的巨大影響力。

班農認為,香港人的抗爭在全世界獨一無二,堪比美國開國者。而中共因恐懼自由民主在大陸蔓延,對香港恐嚇、欺詐、警黑暴力等無所不用其極,讓西方國家越來越看清其本質,正在形成共識,中共是個恐怖組織。他表示,如果武力鎮壓香港抗議者,共產黨將覆滅。

對於中美貿易戰,班農表示,中共謊話連篇,而川普是近幾十年來第一個向中共說不的總統,中共為所欲為的日子結束了。美國一直喜歡中國人,但從香港事件再次看到中共殘酷對待人民,而北京不思悔改。他認為,黑幫才害怕法治,而中共就是黑幫心態。

以下是訪談錄:

接上文:專訪班農:香港若重演“六四”中共將滅亡(上)

蕭茗:讓我們談談美國中國的貿易戰。你知道,嗯,我的筆記。那麼你對美國中國貿易戰的根本想法是什麼?你認為這會重新平衡兩國之間的貿易關係,還是會重新調整美中關係?

中共謊話連篇川普:不會繼續下去

史蒂夫・班農:這是“休戰”,中共和全球的金融界和商界精英沆瀣一氣,在過去的20到25年里,一直在和工業化的民主國家打經濟戰。現在休戰,這就是為什麼原來談了一年多的協議涵蓋了七個方面,其中包括對國有企業的補貼,有關於網絡入侵,強制技術轉讓等問題,所有這些都是很艱深的技術性議題。

這就是為什麼貿易代表萊特希澤、首席經濟顧問彼得.納瓦羅與劉鶴以及其他中方談判團隊成員談了超過一年的原因。

這個文檔長度超過200頁,在很多方面都做了技術上的高要求。比如要求完全透明,責任明確和完全可執行。它與過去美中之間的協議都不同,也不再是西方過去搞的那種充滿謊言的對華貿易協定。讓我們在這裡徹底坦誠。

中共每次開口講話就一定是謊話連篇。過去他們曾經對西方的承諾沒有一個實現的。他們告訴你他會如此這般,結果是按他們自己的意願為所欲為。川普是第一位美國總統表示我們不會這樣繼續下去。

萊特希澤也足夠聰明。回顧過去,雙方有協定。這個協定就是將中國的經濟融入世界經濟體,並且脫離像奴隸般使用中國勞力。中國就是這樣對待他們勞工的。他們打擊壓制中國勞動者。

中美貿易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下起步的。這就使得中共的強硬派以為,尤其是在他們開啟一帶一路以後,像王岐山這類政客更加認為他們成功矇騙了美國。

中共想成世界霸主川普第一個說不

史蒂夫・班農:中共覺得有“一帶一路”,有“中國2025”,還有華為。中共認為這些可以令他成為世界霸主,在世界上處于經濟領先地位。然而,(面對)世界主流,中共審定世界主流的標準很簡單。

中共認為西方資本家給他們提供了資金,公司企業提供技術。世界不在乎中共如何對待法輪功。世界不在乎中共如何對待地下基督教組織。世界不在乎中共如何對待達賴喇嘛,西藏人士,佛教徒。這些西方主流很貪婪,不是嗎?中共覺得西方主流給他們想要的,然後西方主流就會讓步。

中共認為,到時候中共就可以成為世界霸主,而主流國家都要讓步。川普總統是第一位出來說不的人。這就是我們要從這個協議的根子上梳理源頭的原因。這次的協議談判已經超過一年了。

史蒂夫・班農:習和這些人知道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我想在這個世界上,劉鶴是個有智慧的人。他從不對其他人隱瞞什麼。這是眾所周知的,一直如此,但是最後,當中共終於明白了協議的內容的時候,其強硬派就講了:“沒門。我們寧願與西方社會對抗,就是現在。”你已經看到中國經濟發生了什麼。

中共為所欲為的日子結束了

史蒂夫・班農:所以這場戰爭,這場經濟戰有三個主要方面,貿易戰只是其中一個。還有科技戰和貨幣戰。就在今天早上,當我們開始採訪時,川普總統原本一直在談論要全面廢掉華為。但是美國商務部剛剛宣布將再給華為90天,另外90天延期。

然而華為只是貿易戰中的技術部分。還有貨幣。兩周前我在CNBC接受採訪時說過,人民幣貶值已經破七,突破了人們的一個心理防線。首先,在9月1號,假如我們不推遲這個日期,中國出口貨物將100%被加關稅。這在人們的心理上是個阻礙。現在我們將這個問題擺上桌面。

其次是貨幣,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在人民幣貶值破七之前兩天我就說過,人民幣會突破最後心理防線實現破七。所以我認為我們現在正處在貨幣戰爭的開啟階段。我們也在技術爭端的開啟階段。我們已經身處貿易戰。

我之前就對中國人說過,中共是無法在貿易戰中獲勝的。之所以中共能撐到現在就是因為西方的一些資本家,華爾街,倫敦,以及部分大企業主,一些精英人士,我把這些人統稱為達沃斯派系(著名的達沃斯會議Davos),是他們一直在出資金扶持中共。也是他們給中共提供了西方技術。

史蒂夫・班農:這一切都結束了。在美國的這些人會看到,大限將至。人們已經開啟討論如何限制資本市場給中共注入資金,不是嗎?人們也開始討論給技術設限制。中共為所欲為的日子結束了。

蕭茗:在你繼續談之前我有太多問題要問。我會忘記我的問題。所以當你說話時,你不必那麼禮貌。

史蒂夫・班農:西方記者會問到我。好吧。

中共不會改革2020大選前達不成協議

蕭茗:我認為你提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是貿易談判的一方面,中共沒意識到他們同意了什麼,他們說“哦,這沒關係”。就像,去年年底阿根廷G20期間,習近平幾乎全盤接受了美方在談判中提出的條件,甚至談到了細節,然後他們反悔了。對。所以我的問題是,你認為中共真的會做出美國所要求的結構性改變嗎?

史蒂夫班農:不會。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都說了一年多了,尤其是今年年初的採訪中,我說2020大選之前,我們達不成協議。

蕭茗:大選以後呢?

史蒂夫班農:如果(中共)經濟形勢變得足夠困難,也許大選以後能達成協議。我認為他們對川普有所了解,現在輿論有利於川普,政治上的變化就是民主黨有舒默,共和黨有盧比奧,湯姆寇頓和泰德克魯茲這樣的人。這些人都傾向于保守……

川普總統是……首先,他是對中共最厲害的總統。但是他周圍這些人比川普更保守。而且我認為政治權謀,就像我說的那樣,是唯一一個把美國團結起來的事情,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事能把美國團結起來。

這就是共產黨給自己找的麻煩。因為他們就是用別人不能想像的方式表現自己。中國人記得一件重要的事。總統奧巴馬和拜登刻意去遷就中共,想從中共那裡得到好處,他們做到了嗎——拜登在2013年去了北京想討好他們,換來的卻是中共在南海的大肆軍備擴張。不是嗎?奧巴馬想阻止中共的網絡入侵和技術盜竊。他們和中共在白宮玫瑰園舉行了盛大的簽字儀式。奧巴馬總統很得意,覺得那是他的巨大成就。習近平的國事訪問……最後證明被中共騙了。

我們後來才知道在那之後不久,中共軍隊事實上變本加厲的搞網絡入侵,這實在是,實在是……

美國一直喜歡中國人而中共殘酷對待人民

史蒂夫・班農:在香港問題上同樣是謊話連篇,是吧?中共自己的行為把它帶到現在的處境。世界上……理由是這樣的。居住在美國的中國人大概有一千五百萬。然後還有五百萬到七百五十萬左右的中國人居住在世界各地。

無論中國人走到哪裡,他們都非常受歡迎。他們努力工作。他們是自主創業的企業家。他們開啟新的生意,也是很好的社區成員。他們有家庭觀念。

所以美國人從20世紀初就對中國人非常有好感,也願意與中國人結交,是吧?別忘了,在二戰中我們還是盟友。否則想獨自打敗日本還不容易。是因為與中國人民結盟才戰勝了日本軍。

所以說中美是盟友。美國一直都很喜歡中國人民。改變這一切的是中國共產黨,尤其是那些極端的黨魁,是他們把中國管理成了獨裁國家,一個人民時刻被監督的國家。這是20年前人們始料未及的。

為什麼我們一直遷就中共呢?我認為是我們太傻了,做出了錯誤的判斷所以才一直遷就中共。很多時候是出於善意以及期待中國變得更加自由開放。(我們期待)中國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現在看來(這些想法)很荒唐。管理這個國家的是獨裁者。

香港就是最鮮明的例子。香港發生的事情是中共蓄謀已久的。如果你不相信中共會將那些香港年輕領導者帶走……那些年輕人一直在外抗議。你不認為中共會將他們帶走投入監牢嗎?我們都知道中共想怎樣處置他們。

史蒂夫・班農:中共會拷打折磨他們,然後殺了他們。好吧。人們能了解這些。人們明白中共準備好了用怎樣的殘酷手段對待他們。然而這些(香港人)還是這樣選擇。

我想現在西方世界明白了。我認為中共一直享受的免費午餐結束了。

美政界已看清中共北京持續誤判

史蒂夫・班農:我不清楚貿易談判是否能達成一個結果。我只是在我們之前所談論的層面上思考,這是經過近兩年談判的經濟戰爭中的停戰。那個協議,我覺得不可能在2020前達成。中共的一個錯誤判斷是,他們期待除了川普之外的任何人當選。

中共希望是民主黨人當選,比如拜登。但是我願意在這個節目上公開講,我之前也說過,拜登不可能贏得民主黨內的初選,因為拜登對中國讓步,他的家人與中國有經濟往來,而他對這些信息有所隱瞞,不願開誠布公地討論。

拜登兒子從中國銀行貸款15億美元。其中部分被用來投資監控公司,就是那些用于監控無辜中國百姓的公司。這令人憤怒。

看一下其他人選。你知道Kyle Bass,當前危險委員會的重要成員,我也非常尊敬的一位人士說過,他寧可支持Elizabeth Warren。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Bass認為)她在中國問題上比川普更強硬。

我倒不覺得(她比川普強硬)。但是關鍵點在於在美國政界,如何抵制中共已經是一個持續升溫的問題。

我認為中共,王岐山,習近平做出了一個根本性的錯誤判斷,認為美國還會有所妥協。我認為美國人現在正非常專注的關注此事。我覺得香港問題是引發美國深切關注的主要事件。

川普堅持北京結構性改革美經濟不會受傷害

蕭茗:你說你不確信貿易戰談判會有一個結果,但是我想美國人希望知道。川普總統的底線是什麼,在要求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這一點上,他會放棄嗎?他的立場會軟化嗎?

史蒂夫・班農:我認為不會。我不認為他會在要求結構性改革方面放鬆。也許在談判過程中會有些許變動,在具體關稅項目上。具體的我不清楚。但是我認為(在結構性改革讓步)可能性非常小。但是川普的確受華爾街挾持。

我覺得經濟在增長,而且增長強勁。川普在做正確的事,而且表現得很好。對他達成貿易協議的壓力是巨大的。我覺得他立場堅定。我知道這是他總統施政的重要一部分。最根本的兩個問題就是移民政策和中國問題,是吧。這兩個是他施政的基本點。這將是他的政治遺產。

蕭茗:但是經濟問題,貿易戰的另外一方面就是美國經濟。如果經濟受到傷害……

史蒂夫・班農:但是我不認為經濟會受到傷害。我覺得經濟……其實我覺得太杞人憂天了。數據上沒有顯示。數據顯示的是經濟還在增長。我覺得我們現在處境還可以。

那些反對川普的人,要求替換川普的人,你知道的,華爾街那些人每天都在討論經濟增長會減緩。會減緩,但是還沒有減緩,只是將來會減緩。他們都是在預測而已。我覺得那不是事實。

蕭茗:我上周與Steve Moore談過,他說美國央行需要降低利率。不是等到9月1號,而是現在就需要降息。我們上周討論的時候他說,如果不立刻降息,他認為美國經濟,乃至世界經濟都有進入衰退的風險。

史蒂夫・班農:Steve Moore是經濟學家,而我不是。所以我們還是要考慮專家的意見。我認為央行做錯了,至少他們高估了美元。不降息是錯誤的。我覺得經濟……我們要記得有華爾街,還有實體經濟。

我認為實體經濟還是充滿活力的。我相信央行在考慮再次降息,讓我們的利率更有競爭力。我認為會有人關注這個問題的。總之,我覺得經濟的基本面上很好的,而且會越來越好。

沒有美中貿易協定川普也能連任

蕭茗:所以歸根結底,沒有貿易協定川普總統也能連任?

史蒂夫・班農:是的,沒有貿易協定川普總統也能連任。如果美國人看到川普總統勇敢地面對中共、要求他想要的結構改革,並開始恢復供應鏈,將一些供應鏈和製造業帶回美國,或者重建我們的製造基地……

這正是為什麼美國人、中西部給他投票的人、工人階層和中產階級中給他投票的人希望看到他連任並保持強勢的原因。他承諾過他會這樣做。

他們都是成熟的人,他們明白要花30年的時間才能達到目標,需要25到30年才能走到這一步。這不是一夜之間能得到解決的事,但川普總統已經開始着手來解決這個問題。

人們關注的核心問題是:18個月以來,中共和美方一直在協商如何對中國經濟進行根本的結構性的改革,才能讓它更符合資本主義和自由市場的原則,並給人們更多自由。這就是改革的目的。當中共意識到這種後果的時候,他們就拒絕改革。

把中國人當傻子中共怕法治是黑幫心態

史蒂夫・班農:迫使中共進行改革是川普總統努力的方向。這就是為什麼它如此重要。中共拒絕對經濟進行結構性的改革,原因是中國共產黨只能搞獨裁統治。如果有人……為什麼他們有防火牆?對吧?他們像對待傻子一樣對待中國人。

蕭茗:是的,(這是)他們唯一知道的,他們唯一知道的統治方法。

史蒂夫・班農:他們用鐵腕統治。是的。我們正處在一個信息開放的時代,一個人們能夠跨越國界獲取信息的時代。人們可以獲得世界上所有的信息。看看香港。香港同樣充滿精神和活力……它在一個沒有資源的小島上。

香港是如此的充滿活力,因為它是中國人民的精神、堅韌、家庭價值觀和純粹的勇氣。是的。擁有英國普通法和法治的香港人民,你把這兩者加在一起就什麼都擋不住中國人民;中共明白:一旦他們允許法治,先不說民主,民主可能要晚點到來,一旦他們允許法治,他們就完蛋了。

因為他們是黑幫。這是一個黑幫……他們的心態和三合會(華人黑社會)一樣。

蕭茗:那麼你認為中國共產黨能從根本上改變嗎?

史蒂夫・班農:不可能,它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這是個極權主義專政。他們可以嘗試改革,那就會像蘇聯一樣(解體)。你不可能改造一個黑幫的運作。

貿易戰什麼目標?中國自己決定命運

蕭茗:這樣說來,經濟戰爭的最終目標是什麼?

史蒂夫・班農:我認為經濟戰爭的目標是有一個停戰協議,停止戰爭,並讓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世界公認的資本主義制度接軌。

之後發生的事情要看中國人民。記住,我的這個觀點是不可動搖的。中國的未來掌握在中國人民手中。我們在台灣看到了這一點。今天我們在香港也看到了。

但是中國大陸人……歸根結底,中國會發生什麼不會由華盛頓決定,不會由倫敦決定,不會由羅馬、柏林、巴黎或者沙特阿拉伯決定,而是由中國人民來決定他們的未來。我恰好認為中國人民的未來最終是自由和繁榮的。

蕭茗:好。我只是想確定我百分之百地理解你……你說的那個詞是什麼?這是否意味着選擇去做,我說經濟戰的最終目標是什麼……

史蒂夫・班農:我認為經濟戰爭是要達成一個協議,並將中國經濟帶到世界經濟體系中來。好。在此之後,中國人民將自己決定他們的命運和未來。如果他們對中國共產黨感到滿意,那是他們的決定。

如果他們像香港那樣感到不滿意,你也看到了中國共產黨在打壓這一問題上所做的,他們已經向世界展示了自己的真面目。

你在中國共產黨的宣傳中看不到這些……他們在紐約和華盛頓的富人中所有的啦啦隊長,所有的領導者,所有的百人委員會的成員,你知道,所有想整我的人,他們現在都躲起來了。

他們都在躲起來,因為他們為中國共產黨所做的一切宣傳,以及中國共產黨本身,都被揭露出是謊言。

香港對中國經濟至關重要北京很清楚

史蒂夫・班農:香港揭露了那是一個謊言。好。這就是為什麼……聽着,這將是一場漫長的鬥爭,但我認為川普總統一開始,就提出了這個真能給中國經濟帶來結構性變革的方案。

蕭茗:我在採訪史蒂夫.摩爾的時候,他提到,你知道,我想回頭談談史蒂夫・摩爾。我們在中國談論過美中貿易戰。他提到一件事:就是中共領導人可能沒有意識到中國經濟是何等脆弱。他們還沒有意識到他們的資產,他們中國資產是以美元計價。所以史蒂夫.摩爾說如果美國採取措施,中國經濟會一落千丈。您同意嗎?

史蒂夫・班農:只有一點我不同意。我覺得中共對此非常了解。中共,王岐山和其他人,比方說習近平是聰明絕頂。不是他們不懂。我認為他們對此非常懂。

我認為隨着時間的推移,這一點會變得越來越明顯。我認為這是中國經濟下行的原因。所以我認為他們明白這一點。一切資產是按美元計價。

你知道中共需要美元。我認為這是最近幾天,中共在香港問題上調門變軟的原因之一。他們懂得香港是進入全球資本市場獲得美元的管道。

捲入貨幣戰中國經濟可能全盤崩潰

蕭茗:貨幣戰可能都包括什麼?意味着什麼?

史蒂夫・班農:我覺得是競爭性貶值。有些話我不想說,你了解,我們不能……那就太不幸了。我認為美國不應該捲入貨幣戰。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必須十分,十分謹慎。但你一定會看到中共的反應,不是嗎?中共將如何?我是說,美國剛宣布中共為貨幣操縱國。

我知道一部分,這部分是中國大陸的觀眾們應該理解的。本屆政府從一開始就提出要這樣做。2017年1月的一個周末,我和川普總統,財政部長在白宮有過一次激烈辯論。

川普總統想在與習近平打交道時穩健行事,決定先在海湖山莊見習,並且又一次推遲了這項政策。總統遷就了中共方面,選擇了與習近平合作,直到最近不得不宣布中共為貨幣操縱國。你知道的,幾個星期以前才宣布。

但是伯尼.桑德斯在那之前6個星期就在競選時宣布,如果他贏得大選,在宣誓就職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中共為貨幣操縱國。所以我們對於貨幣戰這個情況必須非常謹慎。我認為值得人們好好研究。

中共必須明白,如果他們捲入貨幣戰,那可能就會全盤崩潰。

從國家安全方面美國應立即關閉華為

蕭茗:你認為川普總統會對谷歌做些什麼?此外,對華為的制裁推遲了90天,你認為,推遲對美國來說是一個好的舉措嗎?

史蒂夫・班農:我認為這是很壞的舉措。我認為華為就是中共軍隊。他們告訴西方的一切以及他們所說的一切都是謊言。是這樣。我認為他們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公司之一。從國家安全方面講,我認為應該立即在美國關閉華為。

大概在8周前,我在南華早報上曾經說過,處理華為問題要比處理其它貿易問題重要十倍。我認為必須要做。我想商務部一直是,就像我一貫的批評,在處理華為方面做得很糟糕。

我想,當我昨晚聽到川普總統關於華為的言論時,我希望,今天華為所有的執照都被取消。而且我不想聽到,美國公司認為制裁華為會讓他們更難做生意的說法。

我理解這一點,但你必須要……資本主義順應其變。你將不得不順應這種情況。在谷歌方面……我是彼得・泰爾(Peter Thiel)論點的大力支持者。

彼得・泰爾,中國觀眾應該明白,他不是一個隨便講話的人。他是我們硅谷最精明的風險投資家之一。他是第一位支持川普總統的風險資本家,更重要的是他是貝寶的創始人之一,也是臉書的創始人之一。

我的意思是,他是做早期投資,並創造數千億美元的財富的人。他知道他自己在說什麼。

與中共合作的科技公司都將受審查

史蒂夫・班農:泰爾指責谷歌和其它一些公司實際上是叛國,並與中共做交易的公司,而且他們拒絕與西方國防部門合作。我認為這一切都將會暴露。但我今天剛才聽說,推特實際上在收錢刊登中共反對香港抗議者的廣告。

他們在刪除一些香港的抗議活動人士的帖子。這一切都會被揭露。人們必須理解一點,那些高科技,特別是那些幫助中共建立防火牆的技術,都將在未來受到大量審查。免費乘車的日子或者說人們視而不見的情況已經結束。

因此,我認為華為是第一家。所有那些與中國共產黨合作的科技公司,他們對維吾爾族,地下福音派,法輪功,天主教會,以及達賴喇嘛和西藏佛教徒所做的那一切,都將被揭露。

蕭茗:講的很好。還有什麼補充的嗎?

香港事件將對世界產生巨大影響

史蒂夫・班農:沒有了。我認為,現在世界上發生的事情,沒有比香港更重要的了。在世界政治中,這是焦點,未來幾天和幾周內會發生什麼,它將會對未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或五十年的世界產生巨大影響。

所以,我很自豪的是,我們現在已經在告訴人們在未來幾個月,必須專注香港。過去兩周,三周,全世界都已經在關注。

好。謝謝你!

謝謝!感謝光臨!謝謝!

新唐人《世事關心》製作組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8-25 12:24

一個正直的人,中國人民希望有更多的美國人(包括其它國家的人)能像他一樣,做對中國人民有意義的事,而不是像華爾街那些貪婪傢伙為利益可以出賣自己的靈魂。

匿名
2019-08-23 19:32

班農先生對中共看的很透,現在全世界都在認清中共邪黨的真實面目了,中共邪黨離解體的一天也不遠了。2019中共邪黨必亡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