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回首】歷史學家辛灝年訪談:回望百年辛亥 誰才是新中國(二)—— 文壇新秀 直面人生

齊玉
2019-08-23 07:12
從我記事開始,看到的就是血腥的統治、許許多多知識分子和無辜人民遭受共產黨迫害。所以在我得到一點點創作自由的時期,如果不批判這個社會和現實,那我就是一個沒有良心的作家。

上一集我們講到,青少年時期的高爾品,由於父親的右派身份,飽受歧視和白眼,被壓抑成了“小老頭”。不過才華出眾的他並沒有沉淪,而是默默的從書中汲取智慧,別看他外表沉靜,但胸中自有丘壑。

被譽為中國現代史忠誠守護者和代言人的辛灝年。(圖片來源:博大出版社)

1976年,文革結束,中國迎來了短暫的思想解放,高爾品的人生出現轉折。

“所以講到我整個人生,小的時候,十年前我應該說是過得非常憂鬱的生活,等到十歲以後,我就是人下人了,看盡冷眼受盡欺凌,等我好不容易在20多歲進入機關工作的時候,我是一個黨委書記做報告必須要我給他寫的人,可是因為我的成分不好,政工組一定要把我從機關給趕出去,我就一直生活在這種矛盾當中。

真正的翻身是我當了作家以後。76我已經出版了一部長篇小說。1979年趕上文學解放的末班車。寫了幾篇小說。當時比較有名的幾篇,比如《細胞閑傳》、《我的媽媽》這些小說在全國都是轉載許多許多次,從北京到上海都轉載,那麼這樣一來我就成了一個青年作家啦。

圖為著名史學家辛灝年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圖片來源:大紀元)

那麼,北京在1980年在每一個省挑選一個已經嶄露頭角的青年作家到北京集訓,中央文學講習所,通過這次集訓,當然我們有所提高啦,我就做了專業作家了。我回到安徽就成了作家協會安徽分會的專業作家。

從1978年到1980年左右這2、3年的時間裡面,那個時期衝出來的作家,像我們這一批作家,都懷着相當的對社會的責任感的,對於自己苦痛的反應,而且也是對社會苦痛的一種反應,但是我們公開提出干涉生活、干預生活這樣一種創作 方針。

作家要干預生活,作家描寫生活,要描寫生活當中應該改善的東西,作家不能一味的去歌頌黨和國家領導,要描寫人民的痛苦、社會的病態,要像魯迅那樣敢于直面人生,因為我們所遭遇到的人生是比魯迅所面臨的人生要痛苦一萬倍、血腥一萬倍。

……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