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灝年:做一個真作家,哪怕是小作家。(圖片:公共資源)
辛灝年:做一個真作家,哪怕是小作家。(圖片:公共資源)

專訪辛灝年(6): 對中國現代史的研究把我從兩種痛苦中提升出來

辛吉
2019-08-23 08:50
我出版這部小說的時候,正是“六四大屠殺”之後10天,當時廣州電影製片廠的一個編輯突然從廣州坐飛機來到合肥……我問他,你找我做什麼?他說:我看了你的《少夫人達琳》了,共產黨垮台的第二天,我們就要把它搬上屏幕。雖然共產黨沒有垮台,可是這本書,在中國大陸一直盜版到今天。—— 辛灝年

2019年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大坎兒”,民間流傳的“逢九必亂”之說對中共的命運不是虛言,從美中貿易戰,到香港“反送中”,到台灣“反紅媒”,以及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反共聲音,共同形成的全球去共化大潮到了勢不可擋的歷史階段。

這股歷史大潮的其中一位推動者就是辛灝年教授,尤其在中共建政70周年、中共統治搖搖欲墜的這個年頭裡,各地邀請辛灝年教授演講的安排接連不斷。本台節目製作人方偉也特別專訪了辛灝年教授。

辛灝年教授現在已是71歲高齡,定居美國。他的原名是高爾品,安徽巢縣人,在中國大陸時是著名作家,後專注研究歷史,來到海外後著有揭示中國現代史真相的歷史巨著《誰是新中國》。因對中國現代史深刻獨到的研究和見解,辛灝年教授被譽為“中國現代史忠誠守護者和代言人”。

在訪談中,辛教授從他的個人成長和成名,到他對歷史的學術研究和反思,再到他對台灣和兩岸未來的分析,等等等等,充滿理性和激情的侃侃而談更像是一場精彩的演講,而他早早就洞見中共之命運真相的真知灼見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我們把這次對辛教授的專訪整理成文(使用第一人稱),陸續發表,敬請關注。

(接上文:專訪辛灝年(5):  中共改革開放致社會兩極分化現實的深度反映)

中國的歷史反思在八十年代中期拉開序幕

在我決定寫辛亥之後歷史的這個時候,正好我又碰上了一個契機:1985年中國共產黨為了統戰台灣國民黨,破天荒地宣布國民黨也抗戰,它把禁止大陸學者研究國民黨抗戰的這個堤壩、40年的堤壩,自己打開了一條缺口。這條缺口既然打開了,無數的中國青年學者、作家、記者或普通的知識分子,特別是青年知識分子,開始研究這一場抗戰究竟是誰打的、誰領導打的。中國的歷史反思從這裡拉開了它的序幕。

而我,為了研究“辛亥革命”,為了寫一本表現“辛亥革命”以後中國現代歷史的發展,我就一下子也沉醉在這個歷史反思的巨大波浪里,雖然這個巨大波浪在當時還是相當的隱性的,有些東西能夠發表出來,有些東西根本出不來,但是大家開始在關心,在研究,在發掘,在發現。

研究的史料和數據從哪裡來?大家開始只能看共產黨的書,比如說,我寫《誰是新中國》我就不用國民黨資料,也不用台灣資料,我用的資料都是共產黨的文件、毛澤東著作,共產黨沒辦法批判我。所以這麼一個狀況下,我就面臨著幾個任務:一個,為了寫長篇小說而研究歷史,從“辛亥革命”開始,而要從“辛亥革命”開始,就必須從晚清的改革開放開始。第二個,我又遇到了歷史反思的潮流,主要是反思抗戰,然後再從抗戰推向前去,研究北伐,研究國民黨統治的時代,研究孫中山“三民主義”,研究“辛亥革命”,中國國民革命和中華民國……我就沉進去了。這樣一來,辛亥前的晚清改革開放,和辛亥之後中華民國的歷史命運,中華民族在那一場長達14年的抗日衛國戰爭當中的表現和它的艱難,以及它最後的勝利,都在我的研究範圍之內了,不把這些東西搞清楚,我如何能夠寫歷史小說?

在中國大陸被禁卻一直盜版至今的長篇小說《少夫人達琳》

也就在中國開始了歷史反思這個時候,我花了很多功夫。我在1987年寫了我第三部長篇小說《少夫人達琳》。這部長篇小說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在這部小說裡面,我通過一個學者的嘴巴、第二號主人公的嘴巴,講出了他對歷史的看法。我在這部小說里肯定了“辛亥革命”,否定了毛澤東的“辛亥革命”失敗的謬論,我都明明白白地講出來了。在這部小說裡面,抨擊了專制改良,抨擊了改良主義思潮,歌頌了“辛亥革命”;在這部小說裡面,我預示着中國必將爆發革命——當中共的經濟改革走到最後沒有路可走的時候,革命就起來了;當權貴家族和普通人民的生活發生着最尖銳地對立的時候,革命就爆發了。所以這部小說出版以後,他們再也不再版了,被禁了。

我出版這部小說的時候,正是“六四大屠殺”之後10天,當時廣州電影製片廠的一個編輯(我不認識他),突然從廣州坐飛機來到合肥,找到我家,敲開門,自報身家。我就問他,你找我做什麼?他說:我看了你的《少夫人達琳》了,共產黨垮台的第二天,我們就要把它搬上屏幕。雖然共產黨沒有垮台,可是這本書,在中國大陸一直盜版到今天。

我想歷史是會給那些誠實的人留下一個地盤的。今天如果你有興趣去中國作家網上看看高爾品,你就能發現,8000多個作家會員裡面,只有我一個人有將近400條的跟帖肯定我的創作。這是我唯一感到安慰的地方。

對中國現代史的研究把我從兩種痛苦中提升出來

我整個身心慢慢地在完成《少夫人達琳》這部長篇小說之後,我的全部精力都進入了對於中國現代史的研究,也就是中華民國史的研究。在這個研究過程當中,一下把我自己拔高了,把我從兩種痛苦裡面提升出來了。

一個痛苦就是自己青少年時代所遭受的種種的委屈,都沒有了,在我心裡不存在了。為什麼?我跟我太太說過一句話:只要我受委屈,我就會想到一個人——蔣介石先生,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他受到的委屈更大了,我就不感到委屈了。這是我研究現代史、中華民國史的一個重要成果,對我自己來說。

第二個就是我要提升批判現實主義小說的功用,即批判的目的不僅僅是揭露社會,我還希望我自己能夠展現社會的未來,應該怎麼樣和如何才能達到我們理想的境界。說得更具體一點,在改良主義思想、思潮正在興起和發展的時候,我們怎樣讓革命的思想儘早地來到我們的社會民間,讓人們意識到,如此專制改良的最後結果就是革命。為了讓我們的國家、民族和人民不遭遇更大的痛苦、更長期的苦難,我們有必要讓革命的思想去戰勝改良思想。改良是在拖延一個冥頑不化的專制統治,而革命是要把這個專制制度徹底摧毀。至於用什麼方法,那是我們大家群策群力的結果。

這個思想的形成,我覺得對自己而言有點超越,所以在1987年,當上海小說界長篇小說專刊請我寫一個卷首語的時候,我就寫了兩句話:做一個真作家,哪怕是小作家。我的思想境界在那個時候就在這個上面。我從來不追求名利,一輩子到今天為止,我從沒有請任何一個人為我寫過一篇文章去評論我的作品,去誇獎我的創作,或者是別的。今天如果有太多的文章寫我的話,那都是我不認識的人寫的,跟我沒有關係。

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影響給了我純正的事業觀,不追名求利

我不追求名利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家庭原因,我的父親是一個非常正直的人,他在所謂的“舊社會”他就相當正直,不貪污是他在教育界獲得名聲的一個重要原因。在他那個時代,教育界的很多校長、很多教授貪污的時候,他是曾經被國民政府表彰過的一個青年的教授和校長。他從小對我們的教育很簡單,告訴我們:不要只想着名和利,有名有利那是客觀的,主觀地去找名和利,對你這一輩子不好,當你是為了名和利去做的時候,常常是你做很多事情,不該做的事情你做了,而該做的事情你沒做;如果你不是為了名為了利,而是真心地愛這個事情去做的話,不管什麼名和利,可能你會做得更好一些。因為你雜念少,你不會花功夫去今天找人為你寫篇評論,明天拍馬屁,想當副主席了。所以,我的整個家庭教育在這方面給了我很多很好的東西。

第二個原因,就是我對這個社會、當下的不正之風的厭惡,對於文壇那種風氣的厭惡。因為我畢竟是改革開放以後在文壇上混過那麼多年,我對文壇的那種狀況深惡痛絕!既然深惡痛絕,自己也就不願去講話,而且通過後來研究歷史,凈化了我的思想,我就更沒有興趣了。

我少年時代就想當作家,我13歲在餓肚子的時候,在沒得吃的時候,我們初中一年級的同學們坐在一起議論說,我長大了做燒餅!我長大了蒸包子!我長大了炸油條!因為沒有的吃嘛,就是精神會餐嘛。我當時就說了一句話:我35歲不成名成家,我就投長江自殺。可以想見,我少年的時候,那種事業心是很強的。我所謂的成名成家,就是我一定要做出一番事業來。

當然這個事業觀,除了家庭的影響以外,還有我大哥對我的影響。因為我的大哥四八年考取北大,二十一、二歲在北大讀書,他的寒暑假都用來翻譯著作或寫書,掙稿費養家。他在二十三、四歲就已經在人民出版社出版了4本書了。我的爸爸帶我到新華書店去買哥哥的書,告訴我,這是你大哥寫的書,你長大了要象他一樣。這個東西對我的影響是非常大的。所以我這一生也受我大哥影響,而我大哥也是非常正直的人。

我們家的家族性格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各個人都有過沒有好命的時候,都有過挨整的時候。

(待續,敬請關注)

點擊此處閱讀本專訪系列所有文章

來說幾句


8964
2019-08-26 11:19

謊言重複1000遍就成了“真理”,那 真理重複1000遍又會怎麼樣呢?,,,

龘龘
2019-08-26 11:16

不蒸包子,爭口氣;不吃狍子,痴《九評》。

呵呵
2019-08-26 13:10

不挑大麥,挑使命;不近美色,近“美人”。

OTO
2019-08-26 19:27

不褪顏色,推背圖;不傷仲永,賞“梅花”

諸葛高參
2019-08-26 22:39

上聯: 不蒸包子,爭口氣;不吃狍子,痴《九評》
下聯: 不褪顏色,推背圖;不傷仲永,賞“梅花”

橫批: 善哉善哉

匿名
2019-08-25 18:53

看了評論,感覺諸位都是有思想的人,佩服佩服。

拂塵道長
2019-08-26 06:15

都是有思想的人嘛。只不過是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百家爭芳、百家爭鳴、見仁見智嘛!

大陸 一 翻牆菜鳥
2019-08-25 07:15

我現在有以下幾個問題:
㈠:為什麼在中國大陸學習《九評共產黨》這本書的人反而比海外還要多?
㈡:為什麼大陸人對《九評共產黨》這本書反應強烈,而海外卻噤若寒蟬?
㈢:為什麼有人(正常人)接受不了《九評共產黨》,而大陸卻完全相反?
㈣:觀念是什麼? 一個觀念的產生會一直左右一個人的一生嗎?
㈤:人活着就是為了舒服自在,這種“自由自在”與中共邪黨的“無法無天”之間區別與聯繫又是什麼?
㈥沒有人強迫誰去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為什麼有人連了解一下這本書的慾望都沒有?

匿名
2019-08-26 06:42

1》中國人受中共“黨文化”洗腦與迫害最深,所以現在中國大陸的“三退”就尤為緊急與迫切了,而海外這邊呢:他們沒有生活在大陸,訊息比較四通八達,所以相比較而言,洗腦的成度沒有那麼厲害。
2》海外這邊在安全第一的前提下,交流文章還是有很多,你就四處轉一轉,慢慢時間長了——你就明白了。
3》接受不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也要允許人家不接受嗎,強扭的瓜不甜!
4》“觀念”這個詞語以前就有人解釋過了:“觀念”就是人的思想意識嗎,“客觀事物在人腦裡面留下的概況的形象(有時指表象),觀念形態就是意識形態!”
5》“自由自在”要建立在道德與法治的基礎之上,否則發展下去就和中共的“無法無天”就沒有區別了。
6》很正常!有些人啊,還是這個“觀念”在作怪,有些人可能會在時間的長河中慢慢就會有心得體會。。。。

嶗山隱士
2019-08-24 08:16

中共的老祖宗建立這個專制制度用100多年,你若要徹底摧毀____這個到底要用多少年呢?還有一個問題:摧毀一個制度相對來說還算比較容易的,而要徹底清除中共灌輸進我們大腦里的“黨文化”的毒素與“烙印”,這個可就比前面那個問題比較起來就難多了……
再說了,人的大腦不可能“成為真空”的吧?你即使能夠真的把中共“黨文化”也能夠摧毀____那,我們中國人的大腦里再準備裝些什麼呢?也就是唐太宗李世民說的“愛民如子”___ 你又怎麼來“愛”你的子民呢?怎麼樣來“愛”你的子民呢?

溢德閣
2019-08-24 11:59

學術課題需要爭論、需要探討、需要爭鳴!
其實我個人的觀點是:孫中山、蔣介石沒有能制止“外來西方幽靈”在中國建立的這個專制制度,但台灣是自由的!台灣曾經被稱為經濟騰飛的“亞洲四小龍”之一,如果沒有蔣介石先生的嘔心瀝血,能有這麼好的結局嗎?
前天在網上我看到一位網友發了一個帖子說:“啥子民主運動?我覺得你們搞民主的要好好先搞一搞『道德建設』”此話一出話,讓我振聾發聵
美國這個國家雖然也比較複雜,左右博弈得很厲害——但基本上是一半一半,總體上來說我認為還是是處于“陰陽平衡”的狀態吧,而且美國國民素質相比較而言還是比較高,“普世價值觀”在他們眼裡:那是他們生活的基本要素……
有網友曾經問過我一個問題:“請問,美國總統特朗普先生也需要退黨嗎?”
我說,特朗普一沒有入過中共黨組織,二一個他也沒有受到過“黨文化”污染和熏陶,三全球只有他在收拾中共,你再讓他往哪裡退呢?如果說在某些地方對中共耍流氓的手段上還有些盲區——這,倒是可能會有;但特朗普先生也有他的智囊團隊呀。
我覺得如果說要按照辛灝年先生所說的,再來一次人民大革命把這個專制制度徹底摧毀,那摧毀完了又怎麼辦呢?滿目蒼夷,百廢待興……完全搞美國的那一套?可是美國的國民素質有很高啊,中國人民能模仿得過來嗎?可能要經過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要走過很長很長的一段艱難的過程……
那麼,我又在想:有沒有什麼近路可抄?有沒有什麼捷徑可走呢?這樣可以大大縮短“這個艱難的歷程”呢?

匿名
2019-08-24 15:27

你真要是有這個興趣,可以上《大紀元》網站看一看《大紀元時報》的電子版,不同國家的版本都可以瞅一瞅,這樣對打開思路很有幫助哦!

把歷史當酒品
2019-08-23 10:33

蔣介石的日記,這 我在《大紀元》都看了。可能每個人的視角不同,在每個人心裡對蔣介石的評價也不盡相同,我在這裡就斗膽所以說我的內心話吧:
其實,蔣介石是行伍出身、戎馬一生,孫中山還在的時候,他只是輔佐孫中山的武將吧;可孫中山去世以後,這個歷史使命的重擔就落到了他的肩膀上了。蔣介石不像諸葛亮,諸葛亮本身就是謀士、縱橫家、兵法大家,上知天文、下曉地理……那誰又能象諸葛亮一樣來輔佐他呢?再加上性格決定命運,所以我也覺得也夠難為蔣介石先生的了!

暫匿名
2019-08-26 11:09

兒女情長,英雄氣短

匿名
2019-08-23 10:15

好啊,講的好啊!您把我在連載之五裡面所產生出來的問題全部打消了,沒有了。感謝感謝!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