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淵在太子、李元吉、裴寂、封德彝反覆勸說後,已經下定決心要穩固太子的地位……
李淵在太子、李元吉、裴寂、封德彝反覆勸說後,已經下定決心要穩固太子的地位……

【大唐聖王李世民 】第36集 國難當頭秦王憂心 東宮趁機最後一搏 (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8-28 18:41
李世民被太子鴆毒,大難不死。突厥策劃南侵,李世民憂心國難,太子和齊王卻乘機奪取兵權。

聽眾朋友您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千古英雄人物》專欄,我是陸平。

今天播出的節目是大唐聖王李世民第36集《國難當頭秦王憂心 東宮趁機最後一搏》

上一集我講到秦王李世民受太子邀請到東宮喝酒,大口吐血,生命垂危。秦王沒有死,那麼他是怎麼逃過這一劫的呢?我們老百姓有一句話:叫天有眼睛,自有貴人相救。當天,因為秦王妃身體有些病痛,請了御醫韋天成來家中診療,不料秦王遇此大難。御醫發現秦王可能是吃了來自西域的結環草,御醫韋天成馬上開了葯,徹底清除毒素。

他告訴秦王妃:“秦王洪福齊天,體質特殊,腸胃裡天生容不得髒東西,吃下去後便起了反應,嘔血逾升,雖大損元氣,毒便隨着血水排了出來,故此只要多將養些時日,便不礙事了。”

便在此時,李淵起駕來到天策府,卻見李世民的目光由渙散漸轉清明,嘴唇艱難地動了幾下,聲音嘶啞地說道:“勞動父皇御駕,兒臣—– – -自從打洛陽落下這麼個病根兒- – – 。

皇帝擺了擺手:“你乏了,不要多說話,靜養些日子,御醫說了,不礙事的。

李淵拉住了李世民的手,長嘆道:“看來你留在長安,終歸難保全性命,罷了!罷了!待你身子大好,還是帶着天策上將府去洛陽吧,朕若不在了,你可獨建天子旌旗,仿梁孝王故事。國家有召,你還可為國效力。

然後李淵下了口御:告訴太子以後不要再請秦王喝酒。

李淵說,仿照梁孝王故事,是什麼意思呢?梁孝王是漢朝文帝的兒子,叫劉武,景帝是他的哥哥,因為劉武在鎮壓七國之亂中立了大功,所以允許他在封地可以建一個小朝廷。李淵的意思,他允許李世民在洛陽也可以建一個小朝廷。

李建成和李元吉得到這個消息,一起商議說:“如果秦王到了洛陽,擁有土地與軍隊,便再也不能夠控制了。不如將他留在長安,這樣他就只是一個獨夫而已,捉拿他也就容易了。”於是,他們暗中讓封德彝等上奏皇帝,以秦王去留的得失利弊來勸說李淵,李淵便改變了主意,秦王前往洛陽的事終於半途擱置。

武德9年4月,突厥3萬騎兵侵擾靈州要塞。靈州,今天寧夏自治區的靈武。24日突厥與唐朝李靖大將軍交戰。突厥失敗退兵。勝利的消息傳到京城,皇帝李淵非常高興,召開御前會議,商議獎賞有功之臣。

李淵宣布,李靖立了大功,晉陞為兵部尚書。李世民提出建議,他說:兒臣以為,李靖領兵部尚書則可,但是,回京就任似應暫緩!

他皺起了眉頭問道:“為何?”

李世民躬身答道:“頡利此來雖沒有成功,然則國都以北道路郡縣,他們都摸清楚了,兒臣料想不出數月,他們必傾巢南下,再犯邊界,直取長安。李靖精於戰陣熟知兵略,有他在靈州、懷州、原州、慶州一帶主持大局,或能為我朝集結兵馬,籌措緩急爭得時機,待得北部邊境的危險解除之後,再調他回京任職比較合適。”

李淵目光忽轉凌厲,語氣冰冷地問道:“你說頡利數月之內必然再次南下,有何依據?

李世民不慌不忙地答道:“父皇是知兵的,此番頡利南下,只帶數萬人馬,不打州郡,不掠奪牛羊,非常可疑。而其縱橫于南北東西,所跨地域之廣,亦是史無前例。兒臣年初曾遣十餘名出身草原的偵察兵遠赴塞北打探消息,突厥各部落都在積蓄牛羊肉乾及草料、出征的生活用品。突利與頡利二個頭目數月之間曾會晤多次,雙方於今年二月互相交換自己的兒子為人質,如此鄭重其事,若說只為此番出動數萬騎兵擾我邊境,兒臣實難置信。故兒臣以為,這次頡利南下,只是為了勘察道路探我虛實,為大軍突入我北部邊防直撲長安預作演練。”

李淵靜靜地聽着,頃刻間面上神色變了數變,待李世民說畢,他緩緩掃視了一眼眾臣:“你們呢?你們是什麼意見?”

裴寂上前奏道:“陛下,頡利方在靈州之戰中大傷元氣,即便起兵南來,總要休整半年左右,數月之間,恐無力南行。”

李淵說:“世民是有根據的啊,若是頡利在三個月內當真再度南下,且率師十萬以上,那麼朝廷部署在京師以北的軍隊恐怕就真的不夠用了。何況各路軍馬不相統屬,指揮節度不便,局面似乎危殆得很呢!”

尚書右僕射蕭瑀奏道:“陛下,臣以為當務之急是敕命秦王以天策上將北上提調節度諸路軍馬。”

李淵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冷笑數聲道:“蕭瑀,指揮調度朕自有安排。”今天退朝吧!

李淵在太子、李元吉、裴寂、封德彝反覆勸說後,已經下定決心要穩固太子的地位,使唐朝局勢穩定。所以不能再在大臣面前議論軍隊的指揮權。李世民看到父皇對蕭瑀的不滿,心中明白,今後自己將失去一切,再也不能為朝廷效勞了。一種很強的失落感和擔憂升了起來。

天策府的將軍們並不知道皇帝的決策,還興沖沖討論如何出征,尉遲敬德說:長久不使刀箭了,手痒痒的,突厥再南犯,我們又可以馳騁疆場了。秦王卻憂心重重。李世民說,如果突厥帶十幾萬金狼鐵騎圍困長安,那可是建唐以來最大的一次劫難。尉遲敬德、程咬金、侯君集等都不解的說,我們現在的軍事力量比以前強多了,為什麼有這樣的憂慮呢?秦王說:問題是我們的軍力分散在各地,戰線很長。長城以南的關口處處駐兵。處處設防,就是不設防。而突厥的優勢是,行動速度快,戰鬥力強,集中一個攻擊目標。如果他們十幾萬騎兵迅速包圍長安,那麼我們從各地來支援的軍隊,就會被突厥像割韭菜一樣,來一批,割一批。何況我們現在內部還在爭權奪利。大唐江山將毀於一旦,本王怎麼能不憂心、不痛苦呢?

武德9年5月19日,突厥侵犯蘭州。26日,李淵接受太子李建成的動議,通過尚書省連續發布了兩道皇帝的命令:第一個命令:任命四皇子齊王李元吉為掃北行軍元帥,任命李靖為副元帥;第二個命令:撤銷 天策上將秦王李世民所兼陝東道大行台尚書令和隴西道行台尚書令二職,由齊王接任。

李淵另外又下了一道命令:房玄齡、杜如晦調離天策府,不得再事秦王。

皇帝李淵的命令發出之後,太子下令:天策府的尉遲敬德、段志玄、程知節、秦叔寶等眾將軍,調到齊王大元帥帳下。

李元吉哈哈大笑道:“殿下真是好手段,如此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好端端一個天策府攪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嘿嘿,沒有了房玄齡、杜如晦,再去了程知節、秦叔寶、尉遲諸將,我那可憐的二哥縱然有通天徹地之能,在這危機四伏的長安城裡,又能耍出什麼花樣來呢?臣弟倒是真想看看二郎此番那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有趣嘴臉呢!”

那麼秦王的下一步棋會怎麼走呢?請繼續收聽大唐聖王李世民第37集《唐王朝大廈將傾 秦王智囊獻計獻策》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9-20 05:57

堅持聽!

雲天
2019-09-15 01:05

這就結束了嗎?沒有下回分解了嗎?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