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反思所形成的思潮足以在歷史合法性上徹底否定共產黨政權。-辛灝年(圖片:公有領域)
三十年反思所形成的思潮足以在歷史合法性上徹底否定共產黨政權。-辛灝年(圖片:公有領域)

專訪辛灝年(12): 究竟誰是抗日戰爭的領導者和生力軍?

辛吉
2019-09-2 04:34
三十年來,我們的歷史學家、業餘的歷史研究者,我們的作家、記者、各行各業的朋友,拎着自己的腦袋,為反思這場抗戰,反思中華民國歷史,做出了無數的奉獻和犧牲。在歷史反思已經獲得相當成就,並且對中國現存的統治產生壓力的時候,共產黨又設計了這一招,用這一招來統戰海外,抹平它不抗戰的歷史的恥辱,把抗戰的國民黨和國民政府的功勞一併抹殺了,從而去掌握和奪取它的不應該有的歷史合法性。——辛灝年

2019年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大坎兒”,民間流傳的“逢九必亂”之說對中共的命運不是虛言,從美中貿易戰,到香港“反送中”,到台灣“反紅媒”,以及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反共聲音,共同形成的全球去共化大潮到了勢不可擋的歷史階段。

這股歷史大潮的其中一位推動者就是辛灝年教授,尤其在中共建政70周年、中共統治搖搖欲墜的這個年頭裡,各地邀請辛灝年教授演講的安排接連不斷。本台節目製作人方偉也特別專訪了辛灝年教授。

辛灝年教授現在已是71歲高齡,定居美國。他的原名是高爾品,安徽巢縣人,在中國大陸時是著名作家,後專注研究歷史,來到海外後著有揭示中國現代史真相的歷史巨著《誰是新中國》。因對中國現代史深刻獨到的研究和見解,辛灝年教授被譽為“中國現代史忠誠守護者和代言人”。

在訪談中,辛教授從他的個人成長和成名,到他對歷史的學術研究和反思,再到他對台灣和兩岸未來的分析,等等等等,充滿理性和激情的侃侃而談更像是一場精彩的演講,而他早早就洞見中共之命運真相的真知灼見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我們把這次對辛教授的專訪用第一人稱整理成文,陸續發表已到最後兩集,感謝您的熱誠關注。

(接上文:專訪辛灝年(11): 從對文藝美學核心理論的思考說開去)

三十年反思所形成的思潮足以在歷史合法性上徹底否定共產黨政權

中共在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2015年的時候,大張旗鼓地搞閱兵,那麼在中國對抗戰反思、對中國現代史反思已經持續三十年的時候,它這麼做是為什麼呢?

中國大陸從1985年反思抗戰開始的對於中華民國歷史、中國現代史的反思,已經形成了在中國大陸廣泛懷念民國的思潮,各行各業、各個層次、老少、男女都是。我們不能說每個人都在反思,但是絕大多數人都在反思中知道了一點什麼,比如抗戰,比如“雙十”,比如孫中山……等等。當這個反思已經深入到民間社會,深入到基層,進入了草根所形成的思潮,對今天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已經帶來了巨大的威脅性。因為這種反思的結果:肯定中華民國是新中國,肯定中華民國走向共和,肯定中華民國戰勝了日本帝國的侵略,抗戰是國民黨領導打的,這樣一些東西,足以在歷史的合法性上徹底否定共產黨政權。

所以《環球時報》才迫不及待地跳出來,寫社論說懷念民國是“病態”。這從反面證明了懷念民國思潮對共產黨的壓力。

民間民國熱、紀念“雙十”對中共造成巨大壓力

特別是近年來的民國熱,已經把懷念民國思潮越來越推向各個方面。

最近國內來了一個做傢俱生意的朋友,是武漢的,他就說:我最近做了一個小旅館,能夠有200個床位,完全按照三十年代民國的方式做的。大學生畢業,要穿着民國的服裝照畢業照;每年“雙十”到的時候,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在家裡或者餐館裡,搞一面小小的中華民國國旗紀念“雙十”,不紀念“十一”……這種狀況對共產黨的壓力非常大,所以它必須把這個歷史合法性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裡面,所以它要大鬧特鬧,甚至於用閱兵的方式,既參加蘇聯的閱兵(不該你去的嘛!那個地方只能打中華民國國旗才合法嘛!它要去,結果遭到全世界的嘲弄),它又要在北京搞閱兵式,耀武揚威,這是表面的。真正的是它想通過這樣一種大力度的宣傳,強勢的宣傳,有力地把共產黨也是領導抗戰的、也是打了日本鬼子的,在人間、在中國大陸社會重新把它灌輸下去,特別是灌輸給青年一代,以維護它的歷史合法性。雖然它從來沒有合法性!

中共海外統戰混淆視聽

共產黨不僅這樣做,而且在海外也發動了,我身邊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舊金山已經請我講演了,我下面按照我的程序走,因為請我講的地方很多,我不能每個地方都去。加拿大的幾個地方我都已經謝絕了,我告訴以後再說。還有今年歐洲請的我不去,澳大利亞請我去我也不去。年紀大了嘛,我只在美國講演。所以我6月20號在灣區講了一場,現在舊金山僑界朋友們還邀請我在舊金山再講一場,在新的文教中心再講一場。然後我7月18號在芝加哥講,紐約正在籌備,哪一天還沒有定下來。原定的8月15號在華盛頓講,現在華盛頓有了變化。為什麼呢?

請我的朋友、請我的華盛頓的僑界組織是極其真誠的,可是在請我講演已經確定下來,而且他們甚至很客氣地為我買了商務艙以後,整個講演的安排發生了一個微妙的變化,整個講演變成了一場戲,這個戲是什麼呢?就是為某個團隊來演戲,而這個團隊的主訴是什麼?它的主訴就是所謂:相忍為國,不要再講哪個黨抗戰,哪個黨不抗戰,抗戰都是中國人打的,希望國民黨、共產黨能夠今天重新國共合作,共同來使中國走向未來和光明。而且他們要把這個思想在美國的華盛頓,在中華民國駐美國代表處處長的指揮下,進行一次重點宣傳。我的講演就成了一個障礙。所以他們在安排上,精心策划了一套程序。我把這套程序交給了我們「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在舊金山的11個朋友,我說:你們看,我該不該去。大家一致決定:不去,拒絕了。

為什麼?因為那些人也都是我的朋友,其主要者是我很好的朋友,在國內確實也做過一些有利於反思抗戰的事業,做得很好。可是,出了國以後,他居然發了這麼個東西出來,還要求大家簽名,然後,他的團隊的那些人,我就搞不清了。他們二年前就要把這個思想開始在紐約講了,這次要把它作為抗戰70周年紀念的重頭戲在華盛頓給它全部擴散開來,就是剛才講的:“誰打的不重要,只要是中國人打的就行了”。

警惕“保共改良思潮”和中共險惡招術

我現在就要講,1993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書,叫《國民黨——1937》。在這本書的封面是一個淡淡的國民黨的黨旗,鮮血從黨旗上銀白色的國徽上淌起來;翻開封面,扉頁上寫着一句話:“五十年前,那一場保衛了我們偉大中華民族血脈的戰爭,究竟是誰打的?誰領導打的?我們有權利知道!”這句話,回答了所謂“誰打的不重要,只要是中國人打的就行了”的論調。

第二,不要忘記,中國人在漫長的六十多年裡面,絕大多數中國人從小學、中學、大學所受的教育都是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不抗戰,國民黨不抗戰,望風披靡,投降逃跑;抗戰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是中國共產黨領導遊擊隊,“平原游擊隊”領導“小兵張嘎”打贏的。三十年的歷史反思糾正了這個情況,讓全體中國人,如果這句話誇大了,讓大多數中國人,關心國事、關心歷史的中國人,都已經知道抗戰不是共產黨領導和共產黨打的,是國民黨、真正的國民政府領導打的,已經成了社會共識的時候,他們這個時候來講這個話的目的是什麼?!

三十年來,我們的歷史學家、業餘的歷史研究者,我們的作家、記者、各行各業的朋友,拎着自己的腦袋,為反思這場抗戰,反思中華民國歷史,做出了無數的奉獻和犧牲,我本人就是其中一個,我在國內生活得那麼好,正廳級待遇,跑到海外來,現在吃飯靠太太,就是為了這個!今天居然要不說是誰打的了,這是在抑善揚惡嗎?!試問,是在為誰服務呢?因為共產黨到今天為止還強調它是抗戰的中流砥柱。所以這就叫做歷史反思中的保共改良思潮!在歷史反思已經獲得相當成就,並且對中國現存的統治產生壓力的時候,共產黨又設計了這一招,用這一招來統戰海外,抹平它不抗戰的歷史的恥辱,把抗戰的國民黨和國民政府的功勞一併抹殺了,從而去掌握和奪取它的不應該有的歷史合法性。

堅守「真實」是我的底線

那個華盛頓的朋友是到了海外才變成這樣的。對華盛頓的講演,他們的背景我都知道:他們有台灣藍二代名門貴族世家的後人在運動,也有紅二代的後人在操作。

當我了解了全部情況以後,我決定不去華盛頓講演了,我們的「光復會」正式告訴了他們不去了。他們打電話給我,我講了我不去的原因。我說:如果你們按照這樣的安排,誰都能看明白,就是要突出這些人的思想,也就是不論抗戰是誰打的,只講中國人打的,相忍為國——相忍為了中共國!那麼如果你們這樣做了,只能說,共產黨能接受,甚至很滿意;國民黨也很高興,沒有鮮明的反共色彩,有利於國共合作。而我是要講真實的!要請我去了,我今天講一個大題目,是《國共抗日戰略對比》,我是一定要從戰略上看,國民黨執政的國民政府是通過大小戰略的設定,如何贏得了抵抗日本侵略的必然性,我要證明這個必然性,我要從共產黨在抗戰中的總戰略和它的部分戰略,來看看共產黨是怎樣在抗戰當中決策讓日蔣火拚,而由自己奪地擴張的。所以如果我要去講演的話,結果會是什麼?結果就是這個由中華民國支持、領導的這一場抗戰講演會,就會得罪共產黨,就會讓現在國共兩黨的合作產生陰影。所以你們才會這樣安排,所以我才會拒絕。

(待續,敬請關注)

點擊此處閱讀本專訪系列所有文章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9-03 21:18

現在的國民黨就是趙家奴才

匿名
2019-09-03 18:34

誰打的無所謂,只要是中國人打的就行。這話本身不錯,但這話得是在一個信息完全公開自由的地方,很容易判斷的情況下才能說,在一個正好黑白顛倒,是非顛倒的情況下,很明顯是故意的作惡。

匿名
2019-09-03 18:22

匪共——來自於俄國共產黨的扶植,豢養的賣國賊集團。

匿名
2019-09-03 18:04

2005年,紀念抗戰勝利60周年,胡錦濤總書記發言:“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軍隊,分別擔任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的作戰任務。”
中華民國前國防部長、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表示:“毫無疑問,正面戰場是決定性的,敵後戰場只是一個補助性的。”“抗戰正面戰場95%,敵後戰場5%”。“八年抗戰是蔣委員長領導的,沒有第二個人!”
“一九四零年一月,周恩來給斯大林的秘密報告提到,中國有百萬以上的士兵傷亡或受傷,其中八路軍傷亡僅有三萬人,新四軍則為一千人,換句話說,抗戰打了兩年多,中共在整個傷亡人數中只佔百分之三。”——摘自《蔣介石與現代中國》

匿名
2019-09-03 07:45

《共匪黑幫垃圾分類》
現在,大陸內地“垃圾分類”如火如荼;試試把共匪黑幫分類如下:
1.死硬分子:認為江山本來就是自己的,生來該耍橫該多吃多佔;
2.投機分子:背靠大樹好乘涼,諂媚甜菊為利益;
3.洗腦餘黨:普通群眾,習慣聽話,錯覺黨天下有安全感;
4.兩面派分子:內心已經非常厭惡憎恨黨文化和黨體制,已經在暗暗準備天下大亂的時候逃生,或者改朝換代的時候易幟。
香港反送中運動,徹底曝露了共匪黑幫的醜惡嘴臉和邪惡本性,除非它自己收手調和緩解形勢,不然就是一條道走到黑,最後只能是驅除馬列光復中華!!

匿名
2019-09-02 11:57

這個事實還用說嘛?誰打的抗日戰爭???當然是國民黨打的!!!!誰搶的勝利果實????當然是共產黨!!!!毛賊子是勾結日本侵略軍的罪人!潘漢年毛賊東是大漢奸。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