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享】《一滴淚》(89)——血吸蟲病

齊玉
2019-09-6 05:23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下面請您收聽長篇連播節目。今天我們將繼續為您播出巫寧坤先生的自傳小說《一滴淚》。

   怡楷和我稍感寬慰的是,至少一丁和一毛倖免于眼睜睜看着爸爸遭受新一輪的政治迫害。一村在一中上初中,每天上學穿過師大校園。這時候,行政樓四周貼滿了大字報。他放學回家路過那兒,常停留一下瀏覽大字報。有一天,他回家時臉上露出頑皮的笑容。“爸爸,你是白貓還是黑貓?”我感到莫名其妙。“一村,你什麼意思?”他說:“財務科長吳瞎子貼的大字報說,鄧小平講過‘不管黑貓白貓,逮着耗子的就是好貓’。魏心一把你調來任教,又強迫命令財務科支付你的旅館費,正是執行鄧小平這條資本主義路線。爸爸,你說吧,你到底是白貓還是黑貓?”我們父子二人都哈哈大笑。我很高興看到孩子也並沒給聲勢洶湧的運動瞎倒。

    正當運動進入高潮時,一毛突然間從生產隊回來探親。我們看到她當然喜出望外,但也告訴她,選擇的時間不完全恰當。她滿不在乎地說 :“沒事兒,我已經全都知道了。那個姓許的女將到皖南各大學做報告,每次都要點爸爸的名。恭喜恭喜,爸爸!你現在是全安徽省的頭號反動教授,比我認識的任何人都有名。”她在高中時最好的朋友小王是本校體育老師的女兒,她是個愛好運動的假小子,天真無邪,有話就說。她聽說一毛回來馬上就跑來看她,一見面就說:“一毛,這幾個月我好想你。可我爸說我不能再跟你交朋友,因為你爸爸受批判了。”一毛說:“我無所謂。你自己決定吧。”我插話說:“小王,你爸爸也許說得對。你為什麼不回家去呢?”小王衝著我嚷嚷:“我才不幹哩,巫伯伯,除非你攆我走!”我們三人都笑開了。

    大學和全國的心態都和文革早期大不一樣。大多數人對於沒完沒了的政治動亂和越來越艱苦的生活感到非常厭煩。儘管“十面紅旗”鬧得滿城風雨,學生和教師隊伍中很少有人對眼下的運動表現出任何熱情。許多中層幹部都憤世嫉俗,紛紛公開對目前整肅老幹部的運動表示不滿。全市街談巷議的是貼在大學一面牆上的對聯。上聯是“小平小平為國為民”,下聯是“江青江青是個妖精”。普遍的感覺是中央的變化迫在眉睫,人人臉上都有“等着瞧”的神情。毛死後不到一個月,以他的遺孀為首的四人幫覆沒。新領導核心公開承認文革為“十年浩劫”,是毛掌權後所犯的最嚴重的“錯誤”,也是中共歷史上最嚴重的“錯誤”。然而毛仍然不失為(所謂)“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中共當然永遠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

    面對全校大部分師生的反對,“十面紅旗”拒絕撤退。後來學生們公開建議為他們開歡送會。模範煤礦工人們惱羞成怒,再次召開全校師生大會,揚言要在校園過冬。他們的頭目宣稱:“我們把棉大衣都帶來了。我們一定要把運動進行到底,不獲全勝決不收兵!”不料,冬天還沒到,“十面紅旗”就灰溜溜地打鋪蓋回煤礦去了,連歡送會也沒開。

……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