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撤修例難平民憤 北京難控香港局面 (音頻/視頻)

楊光
2019-09-6 15:19
從林鄭月娥給中央打報告被拒,到內部講話外泄,再到突發的提出一直拒絕做出的撤回修例,這是北京策劃還是林鄭自主?貿易戰加香港反送中抗議,北京面臨執政以來最嚴重的統治危機,如何應對?同時警方鎮壓暴力升級又是怎麼回事?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林鄭的內部講話的流出多少解釋了之前外界的疑惑,就是為什麼香港特首面對百萬民眾的怒火會無動於衷。那麼特首到底有沒有自主權?是否僅僅是一個擺設?兩天之後,林鄭又正式宣布撤回修例,這個時間的巧合和局勢的發展,加上北京對內部講話的尷尬的反應,都讓人懷疑之前這個講話的流出是否是林鄭故意為之,為自己解套。

雖然送中條例被正式撤銷了,香港人並不買帳,這個結果是否出乎政府的意料?抑或這是政府緩兵之計的第一步?我們今天就這些問題來請橫河先生點評一下。

和以前一樣,如果您想在網上參與我們的討論,或者發表您的意見,您可以通過Skype聯繫我們,我們的Skype帳號是hhpl;或者您可以通過電子郵箱給我們反饋,我們的電子郵箱是[email protected]

橫河先生,您知道前幾天有一個林鄭的內部講話流傳出來,林鄭自己也承認這個錄音是真實的。有人懷疑這是林鄭故意為之給自己解套,您覺得有這種可能性嗎?

橫河: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是非常小的,首先,這個內部講話是有一個前提的,因為在這之前,8月30日路透社有一個獨家就披露有三個消息來源,說是8月初的時候林鄭給中央打了個報告,就是對香港局勢進行一個評估,其中有一個建議就是撤回送中條例來部分回應抗議者的要求,結果遭到北京拒絕,而且是說五項訴求都不能答應。

但是這個路透社的文章馬上就被《環球時報》指控說是假新聞。於是路透社在9月2日的時候就公布了一段錄音,就是這個內部講話。講話內容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我這裡只談一下跟剛才問題相關的,一個是她說她要為中央和港人服務,只有非常有限的空間來解決這個危機。

第二個,她說這個事情上升到國家層面,她已經無能為力了,這個其實和她在6月15日的時候,宣布暫緩送中條例;後來在7月9日的時候又說條例已死,但是都拒絕撤回,實際上是一樣的。也就是說,她明確自己是魁儡,不願意讓步是中央不願意讓步,不是她不願意讓步。

從講話場合來看的話,她是對香港的商界人士,這個肯定就是親共的香港的商界精英,是個非常小的圈子。但是這種內容講話,她肯定不是為了向商界抱怨。特首是這些商界領袖的頭,你怎麼能向他們抱怨呢?這是一個基本常識,所以實際上就是為了泄露而開這個會的。

一種可能就是林鄭自己利用這個機會對外泄露,偽裝成當時參加會議的商界人士哪一個把他泄露的;另外一種就是,真的是參加會議的人泄露的,但是這個也是林鄭預先希望的,開這種會你就指望着就是這個消息要傳出去的。

無論哪一種情況,我想都不會是林鄭自己做的,因為她沒有這個膽子,而且最主要的是這樣做沒有意義!因為她的解套是為了保自己,但是這樣做的話,等於是把她背後的中共給賣了,這不是對自己造成的危險更大嗎?

能夠被看中當特首的,我們不講能力怎麼樣,她聽話是絕對的,林鄭絕對不敢做這樣的事情,那麼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說她得到允許了。至於說誰允許的,為什麼會允許是另外一回事。

我個人認為很可能是林鄭撐不下去了,在中共還沒有拋棄林鄭的時候,允許她用這種方式緩解一些壓力。另外,中共本身也想在10月1日之前找個什麼借口或是什麼機會,把香港的事情稍微緩一緩,以便讓中共能夠把所謂70年建政的日子能夠平安的度過去,我想這也是一個可能性。但不管怎麼說,那不是林鄭自己的想法。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說不是她主動去做,也不是她安排人去做,但是這種結果是她比較期待的,對吧?您看這個內部講話,它跟林鄭在後面公開的記者招待會上的表態就不一樣,您看她既然已經承認這個錄音是真的了,她事後又做不同的表態,說她根本就沒有正式辭過職,她是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呢?她想表達什麼呢?

橫河:實際上如果仔細聽一下她的講話,你可以看到她事後的表態和錄音差別並不是那麼大,這裡講的差別實際上就是一條,其它的都差不多,只有一條有差別。在錄音當中,她說如果她有選擇的話,她會辭職和深刻的道歉;但是在錄音釋放以後的記者會上面,她說她從未向北京提出過辭呈。

這兩個其實沒有矛盾,我不覺得她是改口,因為在錄音當中,她說如果她有選擇的話,很可能她只是試探了一下,試探一下以後,馬上就被北京拒絕了,所以她就沒有正式提交辭呈。這個一般來說是要先問一下,然後再正式提交的;如果不答應,她就不提交了。也就是說錄音當中可以解釋為她沒有被中共給予選擇的機會,所以她就談不上辭呈,可以這麼去理解。

在這種現在處于危機的高峰,香港危機是在最高峰期間,在這個期間中共是絕對不會讓她辭職的。我覺得至少有三個原因它不會讓她辭職,第一個,讓她辭職了,第一個沒面子的是中共。因為中共歷來是這樣的,只能它來解僱你,你辭職的話,按照西方的說法,就是你把僱主給解僱了,哪裡讓你來解僱僱主的道理?絕對不會有!你可以看到實際上沒有發生過,哪一個人如果他自己要去辭職或者要怎麼樣的話,中共一定會說不行,必須我們定時間、地點來解僱你,讓你走路。

第二個,這個時候的辭職就屬於逃兵的行為,因為是在最關鍵的時候、最難辦的時候,你突然跑掉了,這樣你的責任就全沒了,那你難道想把這副爛攤子讓中共自己收拾,或者是中共現在派個人替你收拾這個爛攤子?那也脫身的太便宜了,所以不可能讓她辭職。

第三個就是留着,到必要的時候,還能拿她做替罪羊,不管是誰應該真正負責任,包括林鄭自己應該負的責任,不管怎麼說,留在那個地方,中共的機動性要大的多。所以從這幾個角度來看的話,我覺得林鄭實際上並沒有真正在事後記者會上面否定她那個錄音的內容。

主持人:她這個錄音里還透露出來一些大家比較關注的事情,比如說中共高層對香港事件的態度,我們知道外交部和港澳辦的新聞發布會上的發言人也對香港問題做了比較強硬的表態。您覺得這三個渠道他們傳達的信息是一致的嗎?

橫河:這三個渠道的信息我覺得聲音不是太一致,主要是林鄭內部講話的時候,她似乎想表達的是,她本人並不拒絕部分妥協,但是北京不允許,強硬的是北京。所以這樣一來,她的角度多少有一點是站在港府的立場上來說話的,而不是直接站在北京的立場上,也就是說在這裡透露出來港府的立場和北京的立場可能有所差別,如果讓港府自己選擇的話。這是她講話的信息。

而外交部和港澳辦的新聞發布會,他們的強硬似乎呼應了林鄭講話當中談到北京是真正強硬的,呼應了這一點。另外一方面比較明顯的區別是林鄭談到了北京不會動用軍隊,而且說解決香港問題沒有定這個限期,deadline,他叫死期。而外交部和港澳辦的記者會似乎要強硬的很多,就是它很有一點那個就是,軍隊就是可以去鎮壓,這種直接的威脅的意味,這一點差別很大。

現在主要問題是我們還不很清楚林鄭內部講話的日期。因為這個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還有這個港府和北京的互動,港府對民間的態度,這個變化非常快,它實際上是每天都在變,所以說這個講話的時間就很重要,也就是說這個林鄭內部講話講到的這些東西是會變的。

現在知道這個講話大概是在8月底的那個星期。我們上次談到就是8月18日之前的那個星期是局勢最緊張的,很可能是由於美國的強硬表態,中共放棄了武力直接干涉的這個選項。所以8月18日那個周末的抗議是最和平的,因為警方和黑幫沒有出現。

在這之後,8月24日、25日那個周末,警方的暴力就明顯升級;到了8月31日的時候,警方的暴力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特別是在港鐵太子站車廂裡面無差別的毆打乘客。這個很可能當時有學生被打死,現在有人估計有3個學生被打死。這個事件被港人認為是反送中以來最大的兩個恐襲事件之一,另外一個是元朗黑幫。

所以這個不同調也有兩個可能性,就是一個是時間不同。我們剛才講了,林鄭的內部講話,路透社披露的時候沒有說準確日期,它只是說是上個星期,那麼路透社是9月2日發表的這個講話,也就是8月底的那一周。就是說鎮壓已經升級了,但是沒有達到8月31日的那個頂峰。因為形勢每天都在變嘛,所以這幾天之內會有很大的差別,這是一個可能性。

另外一個就是扮演的角色不同。就是林鄭講話和中聯辦、港澳辦、外交部的這個發言,他們起的作用不一樣。對於中共方面的那種赤裸裸的威脅呢,他只能由外交部或者港澳辦出面,因為他代表的是中共。而林鄭她是不代表中央來威脅香港的,所以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她扮不同的角色。再一個可能性就是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在這一次香港的事件上面的表現會有不同的聲音。這個我們上次已經詳細分析過了。

主持人:既然北京沒有給香港問題設定解決日期,那您覺得是不是說北京打算以拖待變?而且就說為什麼,就是既然它沒有設定解決日期,那林鄭為什麼會下令說8月31日這麼瘋狂的鎮壓?

橫河:現在還不好說就是林鄭下令鎮壓,但是因為她是警察的頭子嘛,就是主管嘛,她當然要負責任。目前的情況,很多人都認為林鄭可能已經指揮不了港警了,而港警也不一定就是港警,很可能有大批大陸的武警或者特警加入進去了。因為大家知道這次這個香港換防,據說是換防以後只有部隊進港,沒有部隊撤出來,所以很可能就是說是增援,而不是換防。

而且這個港警很可能就直接受大陸警方指揮了,你比如說我們剛才講的在那個太子站的車廂裡面的無差別打人,甚至可能打死人的警察,那看上去的作風就很像大陸的武警或者特警。

為什麼8月31日這麼瘋狂鎮壓呢?我想這應該是在確定了就是中共不派軍隊鎮壓以後,在緩和了一個星期以後他們制定出來的政策,就終於想出辦法來。既然五條訴求都不能讓步,港人的抗議就不會停下來,中共事實上它也只有一條路了,就是加大以港警為名義的鎮壓力度。就是它不以中國人民解放軍出面,那就是港警為名義,但是實際上把人插進去。

當然它還有很多其它的手段了,比如說對企業、對學校、對公務員施加各種壓力。現在這個警察隨機的不出示任何證件就可以檢查行人和乘客的這種做法,它基本上就是沒有宣布的《緊急法》了嘛。因為按照香港的這個規定的話,你不能隨街抓個人就來檢查的。我覺得北京並不是待變,而是說他會使用所有的手段來威嚇和分化抗議者。這個就是說瘋狂鎮壓實際上是在不動用軍隊下的最大限度使用武力。

主持人:這裡插一句,港警這次的表現確實是非常出人意外的,完全讓人無法理解,因為你想警察自己也是送中條例的受害者,而且抗議的年輕人中一定有警察的孩子,他們怎麼能下得去手呢?如果您說這個大陸警察在冒充香港警察,除了您剛才講到的這個軍隊換防只有進去沒有出來,還有什麼其它的證據呢?

橫河:現在很多人就在這個太子站進行抗議,就是要求公布這個錄像,這個錄像可能會提供一些線索,但是我想港府現在不大會把這個錄像拿出來。因為拿出來就露餡了嘛!但是我想直接證據早晚會出來的,現在暫時還沒有。

但是有幾個方面可以分析的,一個是現在警察,港警都沒有警號了,那這個就等於是送給別人去懷疑的嘛。如果不是非常必要的話應該不會這麼做,就是警號的問題。

第二個就是一般情況下,警察的表現主要是受兩個因素的影響,一個是他的世界觀,還有一個就是他所接受的訓練。香港警察他雖然經常和中共的警察有交流項目,特別是領導層,甚至到中共的一些鎮壓很嚴重地方,甚至新疆那些地方去學習,但是他多數警察還是和抗議者在同樣的環境、同樣的價值觀影響下成長起來的。

特別壞的當然有,任何人群都有特別壞的人,但是說要香港的警察整體上一下子壞到中國大陸警察的水平,還是有困難的。而且他們接受的訓練,平時的訓練不是這樣的,至少以前的香港警察,人們不認為是亞洲最優秀的警察嗎?他還是屬於服務性質的,就像一般的民主國家差不多。雖然後來有些變化,但是不可能說一天就變成鎮壓的,就是他的技能也達不到嘛!

你像中國人民解放軍,他就沒有受過城市鎮壓的訓練,所以八九年的天安門就變成了大屠殺。這跟訓練有關,因為他只受這種大屠殺的訓練,殺人的訓練,他沒有受過不大量屠殺的情況下怎麼樣來控制城市,這種訓練他沒有受過。

另外一個例子是,解放軍沒有受過這個救災的訓練,所以地震救災幾十年如一日,就是用手去扒拉。這不是這個訓練是沒有用的,裝備也不一樣。中國大陸城管的戰鬥力,我講是最強的,因為他每天在城市裡面和小販實戰。

那麼這一次車廂裡面的打法呢,實際上就是一種屠殺性質的,就在那個太子站,而且衝進去的警察人人如此,就作為衝進去的這個警察作為一個整體來說的話,他們這種殺人的心理素質和動作就不像港警,更像是中共的武警和特警。

這裡還有一個疑點,就是這個抓老外的鏡頭。因為新唐人有一位記者是全程拍的,包括他在地鐵裡面就碰上了。大家就知道,後來中共還把這個錄像剪接剪接然後去造謠,做假新聞。這個老外的英語很好,但聽上去不像是第一語言,後來知道他好像是一個瑞典的記者。但是抓他的警察小隊沒有辦法跟他溝通,你這個錄影過程可以看到的,就是連帶隊的隊長都沒有辦法聽懂他講的英語,而且這個帶隊的隊長講的英語也沒法讓他懂。

這和我們所知道的就太不一樣了。你看這次抗爭當中,西方媒體採訪香港的這個抗議的年輕人包括很多中學生,幾乎每一個人的英語都是一套一套的,非常流利。為什麼到了警察都不同了呢?如果是港警的話,那麼他應該跟這些抗議者的學生英語一樣好,所以說這也是一個懷疑點,就是他們可能不是香港警察。

主持人:對,說英語這個問題的確是一個很大的疑點,因為香港人英語是最最基本的。現在網上有一位網友提問,他說港警打人的視頻我看了真讓人震驚和憤怒,如何嚴懲打人的兇手?不過我想如果是政府授意的,或者就是大陸派過來的,它根本就不存在一個嚴懲的問題對吧?

橫河:那是誰嚴懲的問題了,這個歷史會做出結論的,最終是這些做了壞事的都得清算的,這個是跑不掉的。

主持人:那麼您如何看待4日林鄭突然宣布撤回修例?您覺得這是她自己的主張嗎?還是北京的意思?

橫河:這個我們也回頭看一下,就是你必須把這個用背景來分析。6月16日不是大規模抗議嗎?在6月16日大規模抗議之前,在15日的時候,林鄭有個宣布,說是暫緩送中條例,但是拒絕撤回。也就15日這天,中聯辦和港澳辦就紛紛表態,支持和理解林鄭的這個說法,但同時也表態支持送中條例,也就是送中條例背後是有港澳辦和中聯辦公開表態支持過的。

到了7月9日這一天,林鄭就宣布條例已經dead,就是壽終正寢。無論記者怎麼追問,林鄭就是咬緊死了這個字,絕對不承認撤回。到了路透社的第一份報導,就是報導林鄭中央不同意她退的,這個是8月30日,就提到林鄭給中央的報告,包括撤回送中條例,被中央拒絕。也就是說林鄭是非常小心謹慎在公開場合選擇用詞的,她用過暫緩、壽終正寢,最後被拒絕撤回,她拒絕撤回。沒有北京的首肯,她是絕對不敢自己撤回這個修例的。其實北京不是首肯了,根本就是北京的決策,就告訴她執行而已。

再說林鄭自己也說她要服務兩個主人嘛,中共政府和港人,所以中間的活動空間極小。當然她實際上只有一個主子,就是中共,她根本沒有港人作她的主人嘛,她要能做一點點主,她解決危機的空間就大多了。如果她有權撤回這個送中條例的話,也就是說她對另外的四項訴求也是有機動空間的,那麼她哪怕做出不是全部,而是折衷的讓步的話,她很快就可以使香港的抗議行動平息下來,但是她沒有這樣做,所以說我覺得她手腳還是捆住的。

另外如果說她是違背中央的意思,自行撤回的話,那麼實際上她就是反了!既然反了的話,那還不如乾脆反到底,因為後果是一樣的,那她不如乾脆五項訴求全部答應,然後就申請政治避難去了。顯然她沒有這麼做。其實她的講話裡面不僅沒有讓步,不僅連協商的餘地都沒有,實際上她對另外四項要求,對港府的秋後算帳,實際上是口氣非常強硬的,就比原來還要強硬,所以我並不認為她能夠在這裡自行撤回這個送中條例的。

主持人:的確,讓她自己去反中共可能有點難,因為她在上海有巨額的資產。那麼您覺得事情到這個地步,政府才撤回修例,但是香港人並不買帳,事實上並不是光香港人不買帳,國際社會也不買帳。那您覺得當局它想到這個結果了嗎?還是說這個就是他們需要的結果,以便他們有下一步的計畫,比如說緩兵之計或者是以退為進啊?

橫河:我想當局實際上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從一開始就看到,反送中抗議本身中共就根本沒想到,然後一步一步的都是進退失據,而且步步被動。我覺得北京當局根本就沒有什麼針對香港在兩制下的治理香港的辦法,根本就沒有!它對港人根本就不理解,所有的手段都是在中國大陸針對中國民眾的做法,問題是香港有相對的自由和法治,它就不能夠像在大陸那樣對抗議民眾這麼隨意的打打殺殺的,所以這就使它沒有其它的辦法。

中共的想法也許是為下一步計畫做什麼事情,因為後面四個訴求都是來自第一個訴求,就是送中條例的。中共可能認為一旦撤回的話,那就像斧底抽薪一樣的,他們會認為港人失去了繼續抗議的道義基礎,就是合理性和抗議的動力,這是一個錯誤的判斷。因為警方的暴力已經造成了惡果,即使造成惡果的原因已經不再存在了,但是這個惡果本身就可以成為獨立的抗議的道義基礎,追查警方暴力,那本身就可以抗議了。

有人統計過的,就這次抗爭,三隻傷了的眼睛,將近1,200人被捕,一百多人被檢控,兩次恐襲,8條生命,現在據說是9條生命了,到了這一步以後,回應一條訴求肯定就不夠!而且現在的情況並不是說後面四條不回應,它不僅不退讓,還變本加厲的秋後算帳,我覺得這個正好是中共的計畫,但是它不會如願的,就像它原來的反應都不能如願一樣。

港人的持續抗爭繼續有正當性,而且現在我們已經看到抗議還在繼續進行。我們從港人和國際社會的反應看就知道,即使是外國政府的外交辭令,說是歡迎撤回,但普遍認為撤回是不夠的,兩個字嘛,太遲、太少!

主持人:現在網友剛好也在提問,他說那麼這起事件會如何發展?究竟如何收場?您還要補充一些嗎?

橫河:我沒什麼補充的,這個大家都在觀察,因為這個變化非常快,很少有人能夠預測到下一步出現什麼事情。

主持人:那您看中共現在授意撤回修例,不光香港人不滿意,其實大陸的網民反彈就更大,他一邊是指責林鄭的妥協投降。那為什麼大陸民眾對香港民眾的訴求是如此反感,如此沒有認同感?

橫河:這個是假新聞和錯誤信息造成的,大陸網民反彈的原因其實都是禁不起分析的。你比如說有這麼一句話,說都是中國人,為什麼香港有特權成為國內逃犯的樂園?這就是灌輸給他的,香港是個法治社會,犯罪分子在香港受到公平的審判,全世界沒有一個人認為香港是逃犯的樂園,除了在中國大陸中共的宣傳以外。人家只是不願意被引渡到大陸去審判,為什麼?因為大陸沒有法治,你像律師只要遵守職業操守,在中國大陸就是犯罪了!709律師案把全世界都嚇到了。大陸民眾應該問的問題是什麼?為什麼人家要抗議送中條例?為什麼人家不願意送到中國大陸來審判?

還有人說港獨,人家只是不願意被引渡到大陸而已,五項訴求沒有一條和港獨有關的。這些都是文不對題的反感,你要對上了還好說,沒有一條對上的。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還不僅僅是假新聞,因為美國也有假新聞,中共花大力氣撒錢,在美國社交媒體推假新聞。但是只要你願意,你可以看到另外一方的新聞,自己可以做判斷。有人上當,但很多人可以不上當。

但中共在大陸它不僅是假新聞,而且用行政和專政的手段來消滅真新聞,誰要轉發關於香港的真信息就會被封帳號、請喝茶、拘留甚至判刑。這樣的話不僅一般的人看不到真的信息,還因為這個趨利避害的本能去拒絕真信息。正確的判斷只能來自於全面真實的信息。實際上中共也受自己製造的假信息、假新聞、假情報誤導,從而導致對香港的民意嚴重誤判。

大陸網民的反應其實還有一點,就是他有受騙上當的感覺,只是說是一種另類的表達,他可能自己明白,只是不便說,或者他自己不明白,但是是感覺到他上當了,所以這裡面的情緒還是可以看得出來的。中共的宣傳和假新聞其實也是雙刃劍,這種事情,每次總會有一些人因為這些事件而清醒從而開始思考的,其實已經看到很多網民的反應,正是思考的開始。

主持人:那麼這次節目時間已經到了,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個話題就不能再繼續討論下去。就像橫河先生剛才講的,香港反送中事件變化非常快,瞬息萬變,所以我們會持續關注,在以後的節目中繼續跟您討論。好,感謝您的收聽,我們這次節目就到這裡。

橫河:謝謝大家,再見。

來說幾句


直接翻牆網址
2019-09-06 22:05

 看真相網址
https://git.io/ccc
https://git.io/p

① https ≠ http 網址首次打開可能較慢,若網址未打開,請重試、多試、重新開機再試、或擇時再試…若網址始終打不開,請轉換其它各公司網絡進行嘗試(如:手機網絡)……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