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倫敦大遊行,各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拿着法輪功在自己國家洪傳的橫幅。(晏寧攝)
歐洲倫敦大遊行,各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拿着法輪功在自己國家洪傳的橫幅。(晏寧攝)

遭中共鎮壓後 法輪功緣何在西方受到青睞?

陳亦然、文思敏
2019-09-7 16:08
1999年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到中共鎮壓後,不但沒有停止發展,反而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一個來自中國的古老修煉方法,為什麼受到西方人的喜愛?近十位參加歐洲倫敦大遊行的西方法輪功學員講述了他們的故事。

1999年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到中共鎮壓後,不但沒有停止發展,反而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一個來自中國的古老修煉方法,為什麼受到西方人的喜愛?近十位參加歐洲倫敦大遊行的西方法輪功學員講述了他們的故事。

西方人的中國緣分

圖為接受採訪的西方法輪功學員。上左:來自阿根廷的羅德里格斯女士;上右(右邊第一個):來自莫斯科的科茲洛夫女士;下左:來自英國的厄尼爾和馬爾科姆;下右:來自德國的沼澤先生和他的妻子。(希望之聲歐洲組攝)

8月30日來自歐洲等三十幾個國家的逾千名歐洲法輪功學員在倫敦進行了傳遞真相的大遊行,當遊行到達終點廣場時,來自南美洲國家阿根廷的羅德里格斯女士(Natalia Rodriguez)在廣場周圍,微笑地向過往的民眾發放法輪功的真相傳單。“我哥哥修煉法輪功後變化很大,不再吸煙,變得更平靜和善談,我當時想,哇,這個功法真好,2004年我也走入了法輪功”,羅德里格斯講起她的中國緣時說道,“在看完法輪功的書後,我雖然不是特別明白,但在我心裡,我明白這就是我一直想要在宗教中找尋,卻沒有找到的真相。”

說到歐洲人為什麼會對中國的修煉方法感興趣,身着傳統服飾、來自莫斯科的科茲洛夫女士(Katerina Kozlove)也是因為看到家人修煉法輪功後的變化而走入修煉團體的;遊行中的舞龍隊成員、來自英國的兩個小夥子厄尼爾(Onur)和馬爾科姆(Malcolm)則是被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的理念所吸引;來自德國的沼澤先生(Bernd Sumpf)和西班牙的大衛(David)是因為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而決定開始練習法輪功的。

法輪功給他們帶來了什麼?

圖為接受採訪的西方法輪功學員。最上圖(右邊):來自西班牙的大衛;中間圖:來自烏克蘭的丹尼斯和卡羅利娜夫婦;最下圖:來自法國的維羅尼卡 (希望之聲歐洲組攝)

那麼,中國的修煉方法給這些西方人帶來了什麼呢?羅德里格斯表示,她不是在一個有着傳統價值觀的家庭中成長的,長大後的她比較困惑,不知道在社會上如何做才是正的。她感恩法輪大法教給了她,如何做個好人,讓她在這個現代的社會中不再迷茫,“ 男女之間的行為規範、尊重自己、尊重他人,通過閱讀《轉法輪》,我逐漸地體悟到很多道理,我變成了一個更快樂、思想更簡單、樂觀並且健康的人,而自己之前是一個思想非常複雜並抑鬱的人”。

羅德里格斯還興奮地分享到,她不再是個有閱讀障礙(Dyslexia)的人了,可以很快地閱讀書籍了,“我從來都沒想過我會去大學,我以前在學校,特別是在中學,總是那個最差的學生,我一直都認為自己不聰明,而現在我可以在兼顧工作和家庭的同時,很快地完成了高等教育的學習,感謝法輪大法,讓我的智慧打開”。

對於來自烏克蘭的夫婦丹尼斯(Denys)和卡羅利娜(Karolina)而言,丈夫丹尼斯收穫的是身心的輕鬆,還有自信,不再擔心自己的未來人生;而妻子卡羅利娜在修煉法輪功3個月後,嚴重的胃潰瘍神奇的消失了,在與別人發生矛盾後,她不再怨恨別人,而是找自己的不足之處。

西班牙的大衛也感受到了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在他修煉不到一個月後,折磨他的嚴重背痛不見了,修煉後他與家人及朋友的關係也變得融洽了。而英國的小夥子馬爾科姆稱,法輪功幫助他從一個非常靦腆、焦慮的人,蛻變成了一個自信、好交際的人,也因此,馬爾科姆的家人非常支持他修煉法輪功。

參加大遊行 法輪功學員想告訴世人什麼?

就像許多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一樣,羅德里格斯儘可能地參加所有法輪功的活動和遊行,“我想讓人們了解法輪大法,修煉並從中受益其實是件很簡單和美妙的事情,我也想讓人們記住這些很棒的價值觀。我在法輪功中得到了充沛的精力和快樂,我想用心告訴所有的人。”

來自法國的維羅尼卡(Veronique Rabbon)也表示,自己參加了很多次的遊行,想用一個黑人的面孔來告訴民眾特別是還不了解真相的中國人,法輪大法的美好,“這是我的使命”。

談到這次時隔十幾年再次回到倫敦參加大遊行,羅德里格斯表示,她非常高興看到來自歐洲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再次遇見15年前結識的法輪功學員,大家彼此之間就像一家人一樣。

堅持傳遞真相後阿根廷華人的轉變

2004年在英國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羅德里格斯,很快就回到了阿根廷,就像全世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開始在當地傳遞法輪功的真相,“當時阿根廷受中共的影響非常嚴重,阿根廷政府也未公開譴責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而且當地有很多華人,經營着中國超市,與中共大使館有着密切的關係。

為了讓當地的中國人了解法輪功的真相,阿根廷學員從2004年起在中國城開始派發自己印刷的中文報紙,“剛開始中國人向我們吐口水,撕破報紙並扔到我們身上,非常有攻擊性”,羅德里格斯講述道,“去那裡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但我們知道我們必須去,我們知道自己可能會被欺負,但我們還是想繼續前行”。

那是什麼給了她繼續前行的動力呢?“修煉法輪大法讓我意識到,如果我們想變得快樂、平和,社會回到和諧的狀態中,我們就必須遵循‘真、善、忍’的理念,所以迫害法輪功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羅德里格斯解釋到,“當我看到中國人時,我對他們被中共剝奪了認識中國輝煌文化的權力感到惋惜,所以我想讓他們了解法輪功的真相,而且我想告訴他們,看,即使我是一名西方人都熱愛你們的文化,這和共產黨毫無關係”。在中國城堅持了兩年的傳遞真相後,羅德里格斯看到了當地中國人的變化,“他們接過報紙,並向我們微笑,有的還來到我們的展位上取報紙”,這非常鼓舞人心。

法輪功學員20年和平反迫害 西方民眾的變化

“與15年前我第一次參加在倫敦的遊行時,民眾對法輪功被迫害一事有疑問和不了解相比,今天我看到絕大多數的民眾都願意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對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的事實也都比較清楚了,而且很多人都表達了祝福,希望我們的遊行能接觸到很多人,傳遞法輪功的真相,這在15年前時是聽不到的”,羅德里格斯感慨地表示。這,或許也代表了全世界法輪功學員20年和平反迫害產生的效應。

阿根廷法院曾對法輪功的迫害元兇發出國際逮捕令

2009年阿根廷法院對於法輪功學員起訴迫害元兇做出了歷史性的裁決,阿根廷聯邦法院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法官拉馬德里(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 )發出了對江澤民和前中共政法委書記羅乾的國際逮捕令,罪名是迫害法輪功人員、涉嫌實用酷刑和屠殺罪。這是該國首度動用治外法權追緝違反人道罪行的案例。根據這一裁決,一旦江澤民和羅干進入與阿根廷簽有引渡協議的國家,就可能遭到逮捕,並引渡到阿根廷受審。

這起始於2005年的訴江案的成功,羅德里格斯表示,要感謝來到阿根廷作證的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更要感謝受理案件的正義法官拉馬德里,這位法官是位基督徒,法輪功堅定的信念讓他備受鼓舞,讓他想起了第一批基督徒被迫害的故事。雖然拉馬德里法官因為受理法輪功的這起訴江案而失去了工作,中共在媒體上的抹黑讓他失去了名譽,不過他稱,“我的孩子將來會明白我為什麼要受理這起案件的”,所以他很高興。羅德里格斯在講述這位法官時非常激動地表示,“他真是個了不起的人”。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