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考森:政府強迫的“好事”往往是在自由經濟下掩藏的共產主義政策。(圖片:Youtube)
斯考森:政府強迫的“好事”往往是在自由經濟下掩藏的共產主義政策。(圖片:Youtube)

裸體社會主義—斯考森專訪(4): 社會主義就是政府強迫人做“好事”

辛吉
2019-09-7 22:16
在奧巴馬時代就有這麼一個政府項目叫做“用你的爛車換現金”。就是說,你只要不開你破舊的爛車,把它交給政府,政府就給你一萬塊錢的支票。這種做法就是在自由經濟里掩藏着的馬克思主義或者說共產主義的政策,就是政府出面強制來做一件什麼所謂的“好事”,但是它是用納稅人的錢去買那些破車的,所以是用百姓的錢讓少數有破車的人受益。

美國憲法學者、大學教授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的著作《裸體社會主義》(The Naked Socialist),還原了社會主義最真實的面目。對於今天美國出現的大麻合法化、房租管控、日益嚴重的遊民問題等等現象,如何認識?這些現象或政策出現的根源是什麼?社會主義對美國的影響以及對當今和後代的影響是什麼?通過本台節目製作人方偉和記者子涵的系列專訪,斯考森教授為我們做深刻解析。

為什麼說社會主義就是強迫人做“好事”?聽起來不錯的政府決策實際上有什麼問題?為什麼說美國的社會安全金(Social Security)和聯邦健保(Medicare)其實都是典型的社會主義的東西?為什麼說美國《憲法》是對人性的揚善抑惡?斯考森教授繼續和我們分享他的見解。

(接上文:裸體社會主義—斯考森專訪(3): 為什麼搞社會主義行不通?)

社會主義就是政府強迫人做“好事”

斯考森教授說,我再來從另一個角度解釋一下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的意思是什麼呢?就是強迫人做所謂的“好事”。當政府具有強迫力,非得強迫人家做所謂的“好事”時,就是在實施社會主義。這是美國當初為什麼立國的重要原因,因為當時美國殖民地的人民不願意英王強制他們去做一些事情,他們認為,我們自己的事情,應該我們自己做主,才有這個“We the People”——我們人民來做主。

這裡強迫別人做“好事”,出現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誰來定義什麼是好事。

比如我們都喜歡去Wendy’s快餐店買漢堡吃,有時候會買一個紅的牛肉或半熟的牛肉。有人就跟你說,半熟的牛肉對身體不好,不要吃牛肉,吃牛肉對人不好。如果提出吃牛肉不好的人是社會主義的統治者的話,他們就可能關掉所有養牛場,甚至養豬場和養雞場,那麼你就不能吃這個東西,就沒有漢堡可吃。因為他們認為這樣的決定是“好事”,是正確的事情。這就是社會主義的一個例子。哪一天這個社會主義政府換了一個領導,他很喜歡吃紅色的牛肉,那麼所有的牛肉又都可以吃了。

所以政府沒有權力去決定這些事情,政府和商業活動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把政府的權力從這兒拿走,我們的經濟就會繁榮,社會就會發展。再比如說,中共政府可以強迫一個家庭有幾個孩子,這就是社會主義政府的所為。為什麼美國當年有獨立戰爭?因為獨立戰爭本質上就是把選擇的權利,從英國政府那兒拿回來,交還給老百姓自己。

那天我在報紙上讀到,歐洲一個國家針對它的肉類處理加工廠說,你用的水,用的中間加工肉的材料會影響破壞環境,於是就對這個肉類加工包裝廠課以重稅:每噸交多少錢,第一年交多少,第二年稅再往上提一級。於是這個肉類加工廠就得把員工裁掉一部分,否則就入不敷出,最終就導致關掉了。

這就是政府能夠強制企業做事情,強制企業做所謂“正確的事情”的方法。政府沒有這個權力,而應該讓自由市場自己去選擇。

政府強迫的“好事”往往是在自由經濟下掩藏的共產主義政策

在我們國家,我們的憲法規定我們可以選出民意代表,由民意代表來代表選他的老百姓的意願和觀點;這些民意代表聚集在華盛頓DC,在國會裡討論一件事情到底該怎麼辦,存在的問題是什麼,蘊含的機會是什麼……但是如果把國會的這個權力拿走,給了那些腦袋發暈的政府官員們機會,他們會愛怎麼定就怎麼定。這就是我們失去自由的過程,就是我們現在面臨的一個腐敗。

在這裡講一個區別是什麼呢?就是國會是代表老百姓的民意代表組成的。在國會討論問題,這個事情就不會太走樣,因為他要對他的選民負責。但如果把這個權力從國會拿走交給行政當局,它對誰也不用負責,它愛做什麼決定就做什麼決定,沒有人去制約、譴責它,沒有選民去找它。這樣就很容易變成一種腐敗。

在奧巴馬時代就有這麼一個政府項目叫做“用你的爛車換現金”。就是說,你只要不開你破舊的爛車,把它交給政府,政府就給你一萬塊錢的支票。這個項目是想讓破車在街上消失,這似乎是個好主意。但是這一萬塊錢誰出啊?結果就是交稅人給。所以那就是我們在被迫補助人家換好車,說穿了就這麼回事,這跟槍頂在腦袋上問你要錢是一回事。

這種做法就是在自由經濟里掩藏着的馬克思主義或者說共產主義的政策,就是政府出面強制來做一件什麼所謂的“好事”,並且這種“好事”到最後基本上是啥事都做不成,是解決不了問題的。關鍵是它的過程你聽上去挺好,但是它是用納稅人的錢去買那些破車的,所以是用百姓的錢讓少數有破車的人受益。這是不對的!說這樣做可以幫助改善環境,它其實是一個謊言。

其實應該怎麼做呢?不是應該政府花錢直接去買破車,而是應該拿這個錢用去刺激市場,讓自由市場自行去解決問題。比如說你可以拿出10億美元,跟福特製造商說:你如果解決了這個問題,我們會給你免稅10億美元,你可以少交10億美元的稅。你會發現,當你把這個任務交給自由市場的時候,自由市場它能想出來的辦法就會更有效、更便宜,就不會象政府那樣很容易貪污浪費,造成腐敗。

民主黨人承諾的“好事”往往是典型的社會主義政策,最終讓政府債台高築

再看現在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他們說:你如果選我進白宮當總統的話,我會強制人家買什麼樣的車,強制人家的房子怎麼怎麼造……他有很多很多強制別人做的“好事”。但是,這些所謂的好事帶來的代價,常常就是納稅人的錢。

比如說社會安全金(Social Security),聽上去是件“好事”,我們工作一天都要給這個社會安全金交錢,到了退休的時候,我們是不是就可以用這筆錢了?不行。這個錢已經花光了,政府已經挪作它用,但是政府又不得不按照法律規定給你這個退休金,那政府就得去借錢。這就是典型的社會主義的政策。

還有聯邦健保(Medicare),是另外一個例子,聽上去挺好,政府幫助給某些人提供健康保險、醫療保險。問題是什麼呢?這些人從中領的健保的錢,比放進去的錢要多。那政府怎麼辦呢?只好舉債,政府就變得債台高築。

象社會安全金,現在它的庫存里還有2萬億。聽起來2萬億很多,但是年年往外付錢,付很多很多錢,所以很快他們就不得不去動這個儲備金了。基本上看,早到2036年,晚到2042年,社會安保金就會破產——沒錢了。

聯邦健保基金也是一樣,到2026年或者2028年,就會把儲存的錢都用完了,它就會破產。這就是想做“好事”的這些社會主義政策的結果。

無論政府意圖多好,一旦伸手複雜龐大的經濟系統里,結果都是敗局

我們再來看一看私營的健保基金、退休基金,象什麼401K之類的。他們需要舉債借錢來讓這個事情進行下去嗎?不會的。因為他們經營得非常好,他們自由的買賣。當然了,現在這個健保也越來越貴,原因也是因為政府插手。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們跟國營的計劃相比,國營計劃就是完全破產。

所以這個社會主義它是行不通。他們說的很好聽,就是把我選上總統,你要免費的大學教育嗎?我就給你免費的大學教育;你沒有工作嗎?每個月給你500塊錢,免費給,一直給;你要上班,最低工資每小時15塊錢,這樣你的生活就有基本保障……聽起來都很好,但從來就行不通!因為你很快就會發現,因為政府規定15塊錢的最低工資,私營企業就只好解僱工人,因為他付不起,他的企業跑不下去。結果,你工作都沒了,還談什麼最低15塊錢的工作呢。

所以政府不管它有多好的意圖,當它把手伸進這個複雜的、龐大的經濟系統里,因為政府根本就不擅長干這個事,它一定會造成不是這兒卡殼就是那兒卡殼,最終它的結果就一定是事與願違,好的願望最後總是做出大敗局來,一塌糊塗。

很多從中國大陸來的人知道,中國花了幾乎一個世紀,實踐社會主義這個“好”系統,但是證實它根本行不通。可是人們還是喜歡這個主義,現在很多年輕人、自由派說,社會主義多好啊,聽起來太好了!可生活沒有那麼簡單,不是有個“好”的願望就能實現。

美國《憲法》的美好之處在於對人性的揚善抑惡

這個世界有它的自然法則和人性本身。人性都是善惡並存的,善的、陽光的一面就是:人人都願意努力工作,人人都願意通過自己的努力工作來照顧別人。人性惡的、陰暗的一面就是:想抄近路,要佔便宜,就有可能會傷害到別人,甚至有的人為了自己的利益,一旦給了他權力,他就會變成暴君。象毛澤東、斯大林、列寧,他們對殺人是不在乎的,他們覺得無所謂,只要能拿到權力。所以在中國的大躍進,我聽說餓死了三千萬人。這是人性惡的一面。

美國憲法的美好之處就在於,他可以起這麼一個作用:認同人性有善惡兩面,他就是揚善來抑惡。而社會主義它要幹什麼呢?它要改造人性,它要強制的改造人性。我們美國憲法不是改造人性,而是做出精細的設計,讓人性特別是人性惡的一部分,無法改變我們的政府。

你可以用鞭子抽,用鎖鏈來鎖,用槍頂着人家讓人家去做所謂好事,但最終在他的心裡,他還是要自己做選擇,他有他的自由,所以最終就會出現一個大爆發。

我們的憲法,允許人性做反悔,我們不去強制人。比如說人性好的一面,他希望努力工作,我們就給他成果,他掙來的私人財產,我們就能夠保護它,讓它不會失去。在這種情況下,每個人為了他自己(這是人性不好的一面),他會不斷的去做很多很多的好事情。比如說,我的母親住在這個房子里,我們其實非常非常孝順我們的母親,這房子有什麼問題,我們都會幫助來解決。現在我的母親過世了,房子過繼到我身上,是我的房子了。你知道我現在在幹嘛嗎?我現在日日夜夜在那兒修房子,要把這個房子修成一個非常非常漂亮的房子。為什麼?你說我不愛我的媽媽嗎?我愛啊,我愛我的媽媽,也會照顧她的房子。可是那個房子,那個時候不是我的,但今天是我的了,我會拿出所有的精力,把這個房子重新修一遍,修成一個非常漂亮的房子,因為它是我的房子。這就是人性。

所以個人財產它能帶來巨大的力量,個人財產加上個人的選擇自由,就能讓經濟繁榮。

社會主義領導者要改變所有其他人的人性,而不改變他自己

在所有關於社會主義好壞的分析中,壞處總是有這麼一條,誰都不否認:它會減緩經濟活動,會奪走企業的創造力。因為你努力工作最後你也享受不到成果。所以這些社會主義者,不管他給你的承諾有多麼美好,全都是煙霧彈,他就在欺騙民眾。他騙你說:總是有那麼一個天使或者是聖誕老人,會神奇的變出所有的東西,讓大家都有財富。結果是什麼呢?每一個社會主義者奪取了政權的國家,最後都是什麼結果呢?就是它的統治者、他的親戚朋友們享有所有的一切。

換言之,社會主義者他想改變所有其他人的人性,他就是不用改變他自己。這就變成一個很虛偽的結果,最終就是這樣的。你看看這些民主黨的總統,比爾·克林頓、約翰·肯尼迪,他們進了白宮,可是他們都有過婚外情。另外一個社會主義性質的總統奧巴馬,他進去的時候才多少錢,他出來的時候,他現在多少錢?他住在上億美元的房子里,他的財富是來自於為政府工作。在憲法看來,這是非常反動的一個現象。從憲法的角度看,為政府工作,然後能夠致富,是一個非常不正常的現象。

當初喬治·華盛頓當總統的時候,他簡直是等不及了,他趕快卸下總統這個職位,好去照顧他的弗農山莊,去耕種、去撒種子、去培養他的植物,因為他的弗農山莊已經荒廢很久了。這就是說,為政府工作是一種服務,而現在卻變成了一個致富的方法。

這就是社會主義領導者的這麼一個特徵。象歷史上很大的那些社會主義領袖,他們死的時候,都有無窮的財富,甚至是上十億美元的財富。象蘇聯的勃列日涅夫死的時候,他自己收藏了一打還是兩打非常豪華的古典車。這些人都是打着為窮人發聲、為窮人謀福利的旗號上台的,上了台之後,結果就是為自己謀福利。

(待續,敬請關注)

點擊這裡閱讀本系列文章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