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認出拿玫瑰花的婦人就是電影海報上的大明星梅歐文小姐。
比爾認出拿玫瑰花的婦人就是電影海報上的大明星梅歐文小姐。

【心靈驛站】並非到處都是壞人

轉載
2019-09-9 18:41

作者:F·奧斯勒

紐約的老報人協會定期聚餐,席間大家常常講些往事助興。這天,老報人威廉·比爾先生——這個協會的副主席——講了一段自己的經歷。

比爾10歲那年,媽媽死了;接着,爸爸也死了,留下7個孤兒——5個男孩2個女孩。一個窮親戚收留了比爾,其他幾個則進了孤兒院。

比爾靠賣報養活自己。那年月,報童有菜園裡的螞蟻那麼多,瘦小的他不容易爭到地盤。比爾常常挨揍,吃盡苦頭。從炎熱的夏日到冰封的隆冬,比爾都在人行道上叫賣。小小的年紀,比爾已經學會了憤世嫉俗。

暮春的下午,一輛電車拐過街角停下。比爾迎上去,準備通過車窗賣幾份報紙。車正在啟動的時候,一個胖男子站在車尾的踏板上說:“賣報的,來兩份!”

比爾迎上前去送上兩份報。車開動了,那胖男人舉起一枚硬幣只管鬨笑。比爾追着說:“先生給錢。”

“你跳上踏板我就給你。”他哈哈笑着,把那個硬幣在兩個掌心裡撮着。車站越開越快。

比爾把1袋報紙從腋下轉到肩上,縱身一躍想跨上踏板,腳卻一滑,仰天摔倒。他正在爬起,後邊一輛馬車“吱”的一聲挨着他停下。

1個拿着一束玫瑰花的婦人,眼裡噙着淚花,衝著電車罵粗話:“這該死的滅絕人性的東西,可惡!”然後又俯身對比爾說:“孩子,我都看見了,你在這兒等着,我就回來。”隨即對馬車夫說:“馬克,追上去,宰了他!”比爾爬起來,擦乾眼淚,認出拿玫瑰花的婦人就是電影海報上的大明星梅歐文小姐。

10分鐘後,馬車轉回來了,女明星招呼比爾上了車,然後對馬車夫說:“馬克,給他講講你都幹了些什麼?”

“我一把揪住那傢伙,”馬克咬牙切齒地說,“左右開弓把他兩眼揍了個烏青,又往他太陽穴補了一拳。報錢也追回來了。”說著,他把一枚硬幣塞進比爾的手中。

“孩子,你聽我說,”梅歐文對比爾說,“你不要因為碰到這種壞蛋就把人都看壞了。世上壞蛋是不少,但大多數都是好人——像你,像我。我們都是好人,是不是?”

好多年後,比爾又一次品味馬克痛快的描述時,猛然懷疑起來:只那麼一會兒,能來得及追上那傢伙,還痛痛快快地揍他一頓嗎?

不錯,馬車甚至連電車的影子也沒追着,它在前面街角拐個彎,調過頭,便又徑直向孩子趕來,向一顆受了傷、充滿怨恨的心趕來。而馬克那想象豐富的哄騙描述,倒也真不失為一劑安慰幼小心靈的良藥,讓小比爾覺得人間還有正義,還有愛。

比爾後來還經歷過千辛萬苦。他沒有上過正規學校,僅憑自學當上了記者,又成了編輯,還贏得了新聞界的聲譽。他和弟弟妹妹們後來也團聚了。

比爾向他的報界同仁說:“謝謝上帝,艱難困苦是好東西,我感激它。不過,我更感激梅歐文小姐,感激她那天的火氣、她眼裡的淚花和她手中的玫瑰,靠了這些我才沒有沉淪,沒有一味地把世界連同自己恨死。”

來說幾句


wpDiscuz